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一)

潇洒一世、落魄一时的江湖浪子令狐冲初见方证大师,是在柏阴森森少林寺中。此时的他如孤魂野鬼般,被岳不群逐出师门,身负重伤。


令狐少侠眼中的方证老和尚容颜瘦削,神色慈和,也瞧不出有多少年纪,心下暗暗纳罕:“想不到这位名震当世的高僧,竟然如此貌不惊人,若非事先得知,有谁会料得到他是武林中第一大派的掌门。”



令狐冲看人的眼光,一向是非常不准的。玩政治的讲的是伪装,他看不透师傅岳不群的伪君子真面目,又怎能明白眼前这位慈祥老人如何坐的几十年武林超级大帮的领袖?同样,他看不出当前江湖波诡云谲的形势。


彼时江湖虽说是正邪二元对立,但是实际上,是鼎足而三。以少林武当为首的老牌武林帮派努力维持着自己往日的排场,黑木崖上的日月神教做着自己“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美梦,而近百年来新兴的五岳剑派虽说与魔教不共戴天,但就算是和平崛起,也冲击着正派老牌帝国市场份额。


毫无疑问,往日有如泰山北斗般的少林武当已经日渐倾颓,日月神教磨刀霍霍,五岳剑派剑气纵横。此刻阴阳乾坤异变的江湖,正是大野龙方蛰,中原鹿正肥。



从常理上讲,方证老和尚最应该提防的是死对头魔教,可巧,方证老和尚还真不这么想。卧榻之侧的左冷禅,才是他真正的心腹大患。


明面上江湖正邪不共戴天,双方相遇不问是非拔剑便杀。有趣的是,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厮杀多年,武当派也与魔教争斗不休,而少林派身为正派领袖,在正邪对决中,似乎还真没出什么力,甚至都没有短兵相接过。按少林二号人物方生大师的话说就是“敝派跟黑木崖素无纠葛”。



这似乎很难理解,但也毫不奇怪,历代少林方丈在意的,还真不是江湖大义,而是少林的江湖超级大国地位。而维持这种局面最好的方式,让江湖各派纷争不休,同时也维持江湖各门派的均势,而少林派自己置身事外,才是历代方丈们乐见其成的。


而左冷禅这种野心家的出现,着实改变了江湖的均势。左冷禅和黑木崖上的东方不败并无二致,同样的野心勃勃,同样梦想着吞并武当收拾少林。明面上左冷禅竖起对抗魔教大旗推行五岳并派,实则是扩充实力对抗传统超级大国。


左冷禅的司马昭之心,老谋深算的方证大师又怎么会看不穿呢?


(二)

身为老牌帝国领袖的方证大师,自不会善罢甘休,坐以待毙。


方证初见令狐冲,便提出要收令狐冲为徒,并传授易筋经。要知道方证老和尚三十年不收徒弟,且易筋经的传承规矩也及其苛刻,“非其人不传,非有缘不穿”,“只传本寺,不传外人”。易筋经是少林寺至上武学。连方证大师的亲密战友方生大师都不曾练习,方证就这样随随便便传给这位初见的年轻有缘人了?寻常写手就算是给主角开了外挂,也不敢如此肆意信笔。



方证大师这么做原因无二,其目的就是阻止五岳并派,让内部纷争不断的五岳派继续与魔教对抗,而少林继续坐收渔翁之利。方证大师手中的王牌不是旁的,正是少侠令狐冲,这个对江湖险恶知之甚少的年轻人。


但左盟主文才武略,也并非无能之辈。左冷禅阻刘正风金盆洗手打残衡山派,又收买玉玑子分裂泰山派。方证冲虚见阻止五岳并派不成,便力推令狐冲出任五岳剑派掌门。一则令狐冲浮滑无行,好酒贪杯更于少林武当无损,毫无野心的他即使出任五岳剑派掌门也不会大肆扩张;二则令狐冲权斗能力几乎为零,扶持他做傀儡也能维持少林派在江湖的影响力。



少林对令狐冲的扶持,可以用倾国之力来形容了。前有传授令狐冲易筋经,后为令狐冲上位恒山掌门助阵。五岳并派大会,方证冲虚亲往太室山为令狐冲撑腰。在场的武林豪杰恐怕没有一人不知,这已经不是什么五岳剑派内部大会,实际上就是少林武当出钱出枪,北岳恒山出人出力的代理人战争。


方证大师确实技高一着,左冷禅对少林势力的介入毫无准备,这也不能怪左盟主。要知道少室太室虽同处嵩山,可左冷禅和方证这两位正派巨头平日素无交往。方证老和尚的贺电,还真不是随便乱发的。当年左冷禅就任嵩山派掌门时方证未到,上任五岳剑派盟主的典礼方证仍旧未到。有趣的是,一墙之隔的两个名门正派虽不能说同气连枝,但素日关系何至于差到如此境地?


无独有偶,他日在少林寺中方证一味袒护刚刚残杀八名正派无辜弟子的魔教教主任我行,而对正派邻居左冷禅明嘲暗讽。正邪大义面前方证老和尚尚且如此,两派关系恐怕已经不是一个差字来形容,而是暗中互为宿敌了。



可惜令狐掌门实战拉胯,封禅台上居然输给师妹岳灵珊,着实令方证大师失望。不过还好,挥刀自宫偷学辟邪剑谱的伪君子战胜左盟主,这结局并不是不可接受。岳不群心胸狭窄且能力极差,这样的人自保尚且不足,对少林派是构不成任何威胁的。


可笑的是,令狐少侠眼中的方证大师是“不通世务,当真迂得厉害”的佛门高僧。殊不知自己只是方证的权力游戏中的过河卒子,外交博弈中的提线木偶,让那老和尚任意操控摆布。


(三)

笑傲江湖,笑到最后的,不是拈花把酒的令狐冲,也不是枉费心机的左冷禅,更不是的贪功恋势的任我行,而是看起来清心寡欲的方证老和尚。




五岳剑派死走逃亡,朝阳峰上除恒山一支外仅剩33人,内部唯一有实力的大佬令狐冲带着娇妻归隐,曾经执牛耳雄霸一方的五岳剑派已是名存实亡。日月神教休养生息,任我行和东方不败的内斗让魔教内部内耗严重,新任教主向问天不得不罢兵休战,十年生聚,十年教育后重出江湖尚未可知。经过一番血腥厮杀,江湖儿女日渐稀少,而少林却好发未损,少林这一阵,着实是大胜了。


然而这大胜,背后是无尽的迷茫。毫无疑问,曾经功夫出少林,天下英雄尽入彀中,而今亦是老态龙钟,日薄西山。我们在书中见不到少林精明强干的后辈,可能少林已经出现了人才断档,方证和他的师弟们只能苦苦支撑大局。


若不是金庸开了上帝之手让任我行暴卒,怕是这一次少林寺就笑不过去了。云涛聚散,烽烟落起,老大帝国少林派在方证和他的师弟们圆寂后,还能在下一次武林争霸战继续笑傲江湖么?没有君子剑,江湖依旧会有伪君子,没有任我行左冷禅,江湖还是会有新的野心家。因为权力的养蛊游戏中,所有人都是乌眼鸡,恨不能你吃了我,我吃了你。无论人在庙堂之上,还是身处江湖之远。



令狐冲归隐了,但以他精妙绝伦的独孤九剑和如同白纸的政治素养,怎能不被新的野心家所惦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江湖,可不是谁的武艺高强就能独善其身的。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不过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桃源理想。


壮阔豪迈的笑傲江湖,结尾也难免是潇湘夜雨的萧索悲凉。不知多少人自以为是风清扬式的一代宗师可以置身江湖事外,可最终难免进了派出所做忍气吞声隐姓埋名的莫大先生。





欢迎关注本人知识星球
更多私货内容将在知识星球分享
包括中国古代政治,美国政治等
进入星球可扫码入vip群,vip群将分享一些敏感内容。

在看点一下 大家都知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