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蓝字关注小吏哦


1、Derrick:有个问题,为什么割据一方的势力如曹嶷和成都的成汉都不思进取眼看着石勒一步步蚕食北方,而无动于衷,也不思同盟,一直憋着,其实石勒真的是被养出来的。


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引一下马斯洛同志的需求层次理论。



老马同志对这五个层级分的挺好,通俗易懂,像曹嶷据山东和李家据四川,人家这其实都属于达到最顶级的自我实现了。


生理上就甭说了,没有吃不着的,没有玩不到的;安全上人家有当地最高级别的保安团;社交上人家天天是主席台前排就坐部署开会的;尊严上那天天看到的都是喜笑颜开和吓吓唧唧的脸。


不是每个人,都像刘彻先生那样有着全世界都是我家地的那种自我实现使命感的。


战国传销大神苏秦导师曾经无比实在的感叹:使我有洛阳二顷田,安能佩六国相印?


苏秦导师那是一般人吗?那是胆儿多大的人啊,那是太后的床都敢上的主啊!但他的自我实现预期,最开始不过是“洛阳二顷田”。


他最开始要是有了这“洛阳二顷田”,还会全世界吹牛X去吗?


显然不会了,他顶多在村里打打嘴炮。


咱老刘奋斗了一辈子,生生从大东北干到了大西南,最后《三国志》给的评价是啥呢?


“然折而不挠,终不为下者,抑揆彼之量必不容己,非唯竞利,且以避害云尔”!


都是让曹爷逼得啊!是想活下去啊!是不停止逃跑,不对,不停止奔跑就会被时代的马车碾成灰啊!


所以说,看到历史上太多的偏安一隅,不要不理解。


想想梦想“洛阳二尺田”的苏秦,想想一辈子让人追成野兔子的老刘,就明白了。


我现在要是在北京甭多了,有上五套房,我估计咱百战截稿弄不好就得等我六十见了。


曹雪芹他们家要是家道没中落,你放心咱铁定看不到《红楼梦》,他根本没工夫下狠心写那么烧脑子的东西。


金庸先生他姑父是蒋百里,他表哥是徐志摩,他表夫是钱学森,人家祖上一门七进士,叔侄五翰林,他要是按正常轨迹走,咱也铁定看不到那么多伟大的武侠小说。


为啥写武侠呀?


被逼的嘛!为了办报纸赚眼球嘛!


说到底,基本上宏大的自我实现,都是被逼出来的。


为啥“少不入川”呀?为啥四川出不来全国性的政权呀?


那地方没人逼他啊!


我为啥喜欢成都啊,我到了那就觉得哪哪都是酥的,看啥都特多情,骨子里的那堆生命的怒放就蹭蹭的往外冒,必须得是回天津后让大西北风拍两天,然后脑子才正常,才硬着头皮该干啥干啥。


为啥咱丞相是两川五千年最光环存在呀?


就因为咱丞相不待扬鞭自奋蹄的在那么松快的地方逼着自己从头拼到了尾嘛!


最后再缅怀下咱丞相,丞相千古。



2、末名:有人说别太理性分析魏晋南北朝时期政治人物的所作所为,因为神经病的思路我们是看不明白的。言下之意是魏晋南北朝时期政治水平其实很低,决策具有很大的主观随意性。小吏您是怎么看待这种观点的?


答:回答这个问题,上来还是得先引一句比较脍炙人口的话:幸福的家庭基本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政治也一样,靠谱的政治基本相似,不靠谱的政治各有各的不靠谱。


幸福的家庭大概其跑不出经济足够、夫妻和谐、家庭健康那几点必备要素。


不幸的家庭你就听去吧,各有各的苦水,而且苦水没有一家是一样的。


题干中,魏晋南北时期的政治决策通常神经病思维其实并不太准确。


应该把“魏”刨除去的,除了司马昭大庭广众拍三级那次之外,魏的政治家水平整体还是相当靠谱可预期的。


魏晋南北朝应该换成两晋南北朝更为准确。


问题中的“这段时期政治水平其实很低,决策具有很大的主观随意性”其实和司马家轰塌了秦汉政治底座,开启了无敬无畏的时代有着巨大相关性。


靠谱的政治和幸福的家庭一样是有具体硬性指标的。


比如幸福的家庭男主人需要不嫖不赌知道把钱挣家里来和赡养老人与孩子对吧。


他的所有行为就特别好预期。


这人要是赌,我的天,他的行为就不可预测。


因为你不知道他最近是不是朝不保夕,不知道他是否现在极度缺钱,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赌瘾正上头,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行为去供自己再上牌桌。


他的尊严、口碑、健康甚至自由与亲情就都不重要了。


他也许下一秒在大街上就临时起意把人抢了,你根本无法预测。


归根结底是啥呢?


让人陷入黑洞的陋习会让人失去长远的眼光,会让人为了眼前的苟且不顾一切。


这人靠谱可预期,不过是因为他还有长远的计划和打算,他的人生是一个长跑游戏,他有他太多不能输不能失去的东西,所以出不了圈。


靠谱可预期的政治也一样,和长远性极度正相关。


两晋南北朝时期由于司马家的无节操无下限让整个世界懵逼了,前面我们讨论过很多次了。


这个时代的每个有点资源的参与者都觉得“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的口号让整个时代陷入了巨大的内卷当中。


巨大的内耗使得每个人都深感自己朝不保夕,所以眼光无法看的长远,只能过一天算一天。


没有长远眼光和利益考量,就不配称之为政治家。


特朗普算是政治家吗?


他不是,他没有过从政的最基本规则了解和经验,他不知道政治的长远利益和打法是怎样的,他只看得到他眼前的,所以你真不知他会干出啥事来。


他一走人,全球自媒体如丧考妣。


因为别的领导人都是政治家啊!不作不出圈呀!不像这位爷三天就一个出乎意料的神经病操作呀!


我们看到很多两晋南北朝的政治家之所以无节操无下限让人觉得是个神经病本质上也是如此。


无敬无畏,只能顾得上眼前了。


只看得见眼前,就会衍生出无穷无尽的肆意妄为。


无论何时,当那个时代成百上千年约定俗成的规则和秩序崩塌后,必然会带来整个时代的无秩序与大混乱。


所以对司马家的三代谋国,我们下了巨大篇幅去细讲,两晋的开篇第一章,也是“君权神授”的信仰崩塌。


那是这个时代的总纲啊!



3、Nine:小吏兄,有一件事不太理解,祖书记能力强,民心所向,就算有个祸祸事的特派员,大不了辞职回家,咋还给病倒了,对于能力者的恶心和平衡历朝历代到职场都有,大不了不干了,怎么这么伤人?


1、先看书记的年龄,老书记死那年56了。


祖书记中流击水那年46,其实就比刘老三小三岁。


创业这事首先是最摧残人的项目,对人的身心是巨大的损耗和伤害。


刘三爷这辈子保养的那么好,49岁出来创业后最终拿下了冠军大奖,不过60也就走人了。


老刘死于夷陵战败后的半年;


丞相是在五丈原的秋风中看到司马懿千里请战和曹叡演戏后知道天命如此。


基本上你就看去吧,大人物一过了五十,通常不太禁得起失败和失望。


一口气窝那也许就给自己憋死了。


人到了老了的时候其实最决定寿命的是心情,我们对老人最多的都是“哄着点,高高兴兴能多活几年”,谁家也没劝老头儿多吃三碗干饭的。


2、泄气了。


我们下周开东晋立国,祖逖死前东晋朝堂的矛盾已经相当严重了,司马睿在伸张皇权,南北士族被推到了一个反马阵线,王敦同志更是早就憋着当司马懿了,东晋内乱之势已经相当明显。


祖逖的梦想,是统一河北,那是需要朝堂拧成一股绳的。


当时中原已无粮,所有的军需都要通过江东往前线拿船调,祖逖再厉害是无法解决中原无粮的给养问题的。


所以,这口气泄了。


功一散,人就顶不住了。



4、kumakun:想问问,魏晋风度到底值得推崇吗?一帮人天天扯淡,搞行为艺术,不生产,不理政。还是我的认识比较片面。


我作为一个天天累得要死的内容输出者角度来讲,一丁点不值得推崇。


哪有那么多可嘚嘚的啊。


所有的事都是随着干的过程开始车到山前必有路的自我迭代,嘴上幻想辩论的那堆东西一到了实战通常就都成了扯淡。


我从我个人的工作角度来讲,嘴张着的时候,手就是停下的。


我从我观察他人的工作角度来讲,总是越短的会,开出来的成果越高;总是懒得废话的那帮人定期总能抱出来一大堆工作成果。


5、


同志们,别说人家闲话,永远别说,最后都会传过去的。


谁也不知道会以啥形式传过去,但一定会传过去。


你总纳闷为啥这么隐秘的谈话都能传出去,别疑惑,人性如此。


所以,只要涉及别人的谈话,别他娘的再说人家的不是了,不要吝惜你的赞美,夸死他。


6、


7、Ricardo_Sun:秦并天下像是《活着》,楚汉像是《阳光灿烂的日子》,西汉那是《红高粱》,东汉是《让子弹飞》,三国是《霸王别姬》,到了两晋突然变成了《逐梦娱乐圈》了。这谁顶得住啊。


8、山气日夕佳:突门,也叫“暗门”。是守军必要zhi时出城突袭攻城军队、在城墙上所挖的出城通道。由城墙内侧向外挖掘,接近最外侧时留56寸城墙不挖通。这样,不仅可使城外敌军不易觉察,而且在使用时可迅速捣开外壁,出城突袭。


9、张敬:派箕澹(音为“鸡蛋”)打石勒=以卵击石


10、郭:最近放假在打德州扑克,其实各位可以去体验一下,非常能够体会乱世中人的感受:


1.大家的初始积累都差不多,但是用不了几把牌,就会产生三足鼎立甚至一家独大的局面。


2.当你处于劣势时是很难翻盘的,不入场你永远没机会,入场别人加注你跟不住,只能不停的被薅羊毛,唯一的机会就是一把梭哈,但是失败了就要退场。


3.处于优势时,时刻保持克制,及时止损,不上头,才能保持稳赚不赔,要不然不管有多大优势都难免被一波翻盘。


4.比起跟一家硬刚,有时候在大家牌都不行的时候下大注吓跑所有人收门票才是最好的盈利方式。


11、DJ limbo:动图里面用了很多陈可辛电影《投名状》,是一部被忽略的好片,建议收dvd听一下陈可辛的导评音轨,非常多料。


就是这套dvd加入了一条导演评论的音轨,看片是可以选择听(影碟制作方是可以一部电影配置多条音轨,例如给一些经典外国片配一条国配一样的原理)


陈可辛全程用不大标准的普通话随片讲述的一些当时的细节,场景人物解读等,非常值得一听。可以去淘宝或其他影碟市场看看能否淘到这张dvd。



亲们,帮点“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