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以来,科技、金融、外交、政治等领域无不渗透着中美的贸易摩擦。在经贸领域,美国对华加征关税规模不断扩大,税率不断提高。在金融领域,美国发起对中资银行的调查,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对中资企业赴美上市设置了层层门槛。在科技领域,美国不断打压华为、海康、大华等高科技企业。

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增大,对一些涉外企业造成重重困难。当然,这种阶段性的摩擦会让更多中国企业在一定程度上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和不足,促进企业自身的活力与创新力。同时特朗普在位时发起的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全球性贸易政策,向四面开战,最终遭遇了广泛的反弹。

拜登政府登台后,美国白宫发言人萨基在简报上表明,包括2020年1月签署的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在内的,前总统特朗普实施的各项国家安全措施将被重新审查。拜登政府在评估期间,会暂停实施对37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措施,直到全面评估完成,再决定做出哪些改变。

(图片来自网络)


趋势:

通过联合盟友制衡中国

拜登政府的核心内阁成员对华态度基本一致——在避免冷战的基础上强调自由、规则与竞争。

拜登当选新任美国总统后,纠正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策略。但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拜登与特朗普均将中国的崛起视为对美国的挑战。不过,拜登更希望通过联合盟友,在避免冷战的基础上制衡中国


贸易:
在贸易方面,拜登反对特朗普的广泛关税战、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呼吁建立盟友统一战线。2020年12月初,拜登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不会立即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出口美国近一半产品征收25%的关税政策,亦不会撤销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会全面审视与中国现有的协议,并会与亚欧盟友磋商,制定连贯的策略

拜登曾表示,中国应该对不公平的贸易政策负责,但他不认可特朗普单方加征关税的做法。拜登的经济复苏计划中包括打击中国贸易不正当行为的承诺,涵盖补贴、倾销、汇率操纵、强制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拜登政府可能在未来中美经贸协议谈判中着重转向非关税贸易措施

科技:
在科技方面,美国已意识到中国高技术发展对美国的冲击,拜登强调团结盟友并制定行业标准,以管理高科技技术在全球的使用

拜登曾在民主党总统初选辩论中表示,将不允许中国公司在美建设能源、金融服务、通讯等关键基础设施。但考虑到科技公司在拜登竞选募资中的贡献,拜登政府可能放松对中国公司出口一些次高精尖科技技术和产品的限制,但不会放开人工智能、5G等高精尖技术的进口。

外交:
在外交政策方面,拜登政府大概率会延续奥巴马时期的外交政策,重返全球化、修复盟友关系、恢复美国领导地位。拜登曾表示,其上任后第一项外交方面的工作就是尽快修复与各盟友之间的关系,恢复美国在国际间的领导作用。通过重新主导WTO改革,重返《巴黎气候协定》、世卫组织、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谈判等,重塑美国领导地位和国际规则体系。

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的大势也仍会以“遏制”为主题,但在手段与方式上,更会偏向于良性竞争。美国商界人士普遍希望两国关系尽早重回正轨,给两国企业一个正常的、有利的营商环境。在全新政府登台之时,JLG伯盛仲合将依旧为广大出海企业主保驾护航,做大家最信任的涉外法律顾问



专精疑难复杂案件 争取最大法律权益


立即扫码预约您的专属咨询时段

⏬⏬⏬

往期精彩回顾

⏬⏬⏬


JLG伯盛仲合独家整理原创,版权归JLG伯盛仲合所有。

如需引用或转载,请在微信后台留言。JLG伯盛仲合欢迎各种品牌推广以及战略合作,请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2021 Jia Law Group保留所有权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