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早起床,看到留言中这样一条留言。



这张图点开后是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这“最后再试的一次”是啥,但我有种相当不好的感觉。


本来涉及重度郁抑症,还有过三次自杀未遂,我应该紧紧闭住嘴的。


因为不知道哪句话会不会触及到啥敏感地带从而引起不好的连锁反应。


但是您能给我留言这样的感悟和想法,咱俩多少有缘,我说说我自己吧,甭管咋想的,先看完咱再决定,好吗?


本来触及到我好多永远不想说的回忆,但这就好比郭德纲只能说于谦他们家事一样,我也只能说说自己的事。


每天我都会收到类似于这样的留言,问我为啥会有很多超出这个年龄的感悟和笔触,有没有啥培养方法。


我想和大家说,这东西都是靠痛苦为主的经历堆出来的。


我不知道咋培养,因为我都是被动的,而且我绝不想再经历一次。


我是公务员,我也曾经在银行干过几年,我还近距离经历感悟了数量上远远超于同龄人的死亡。


有远,有近,有至亲。


我上大一后就被家族赋予了考公务员的使命。


然后吧,人生的剧本相当有意思。


我大四那年国考差了0.3分进面,地考差了0.6分,然后我无心插柳报的银行考试却一路稀里糊涂的顺利通过了。


我面试银行后中间过了一个寒假,隔了俩月我就把这事给忘了,努力的准备天津公务员的地考,人家给我邮箱发的录用通知我都没回复。


最后是人家电话通知我,问我还来不来,我才反应过来还报过这家银行。


按理讲这就是命是吧,你努力的准备,你早早就被家里安排的方向没开花,你无心插柳的地方却长了棵树。


但之后的几年,我开是思考认不认这个命。


天津地考后我没考上随后就大稍息了,最后一学期看了风水八字等一大堆命理的书,那是我第一次对命运这东西产生好奇。


我的命是啥呢?


看了半天能简单的看明白别人的,却看不明白自己的,随后这事我就又忘了。


现在想想,要超级感谢最后那半个学期闲书的胡翻乱看,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对信仰和命运开始产生思考,也最终对我的人生旅程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帮助。


因为我开始对很多哲学信仰的思辨产生兴趣。


毕业后没多久,我接到了第一个死亡电话。


我们班的一个女孩,相貌好,性格好,家境好,工作好,总之哪哪都好的那么一个姑娘,在从美国毕业旅行的最后返程途中,在去机场的路上被一个13岁的美国孩子开车撞死了。


不仅英年早逝,还客死异乡,还死在了个熊孩子手上。


那个女孩在我眼中本来应该是那种未来妥妥的人生赢家,家里宠着,嫁一个棒小伙子,幸福开心的过一辈子。


她才22啊,也不是个短寿的相啊,说没就没了。


第二个死亡电话是在我上班后半年,那时快过年了,我在三亚旅游时接到了的,我高中一个相当好的兄弟总闹喊胃口疼,等去医院后查出来了胃癌晚期。


我记得我那时在海边踢沙子,接完电话哭的跟个傻X一样,我们同事还以为我工作压力太大看见海然后疯了。


他才23啊,仨月后也没了。


我们这兄弟是那种品学兼优的暖男,高考后第一年考上了一个211,觉得配不上自己的实力,随后决定复读,第二年人家考了个985。


这两个人的死让我陷入了思考,很久都无法忘怀,当时有长辈给了我一种说法,说了父母和孩子的四种缘分:讨债,还债,报恩,抱怨。


这俩孩子就是那种讨债的,让爹妈把他养大,让爹妈高兴,最后要挣钱自立的时候债讨完了,他就走了,无论是金钱还是情感,都在讨债。


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看了很多哲学信仰上的书籍,这些思辨在我脑子里开始和我原来看的闲书们产生了巨大交集和碰撞。


上班第二年,我接到了第三个死亡电话,跟我一块入行的班长从银行跳楼了。


北师大的一个女博士。


很多人听到这种情况,通常对这种自杀的死者并不宽容。


心理素质差嘛!女博士不接地气嘛!步入社会心理有落差就受不了了嘛!你这天之骄子有啥过不去的想想人家农民工嘛······


很多人并不知道有些特殊地方的职场环境有多么的吃人不吐渣子。


我从那时候开始对一种人深恶痛绝,就是那种只听见几句话就开始大肆评论人家人生的人。


又过了一年,我极其尊敬,带我入行的一个副行长哥哥跳进了海河。


我近距离的看到了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


我也近距离的看到了他死后的人生百态。


总有一种声音,说自杀的人都活该,都是自己放弃了自己。


但实际上,为啥公务员队伍中除了贪污违纪的之外,就没听说过自杀的呢?体制内的咋就都能想的开呢?咋就银行每年这么多自杀的呢?咋就我身边总发生呢?


那个北师大的博士班长和我的行长哥哥要是在体制内,我敢打包票,他们不会走上这条路。


很多声音,无知且廉价。


我那哥哥出事后,第一时间收到的消息是禁止任何形式的转发与讨论,出殡的那天,那家银行在一个礼堂中开展主题为“弘扬正能量”的大会,禁止任何形式的请假,连最后一面都不让人去送送。


看着很多“貌似”与此事无关的人在喜笑颜开,在弘扬正能量,我满眼泪花。


很多人死了,那些操刀的人永远不会认为跟自己有关系。


他经历的,我也经历了,我现在很多油然而生的悲悯,也是在银行那几年慢慢产生出来的。


很多我当时的痛苦,即便在我爹妈那,都是不当回事的。


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对和自己无关的苦难有什么共情心理的,我在无助的时候听到最多的就是片汤话和甩锅话。


读者朋友们从我的文章中看到的那些很多所谓看透了的东西,很多要得益于我在银行的那几年。


那是个练蛊的地方,那几年我对钱和人的思考开始开窍。


不得不说看书是人生最大的投资。


因为人生的痛苦经历在和脑子里的思考进行碰撞后,会产生巨大的升华效果,但如果我们大脑空空,那些苦就仅仅是白受的罪。


我那位哥哥死后,我决定换个地方。


君子绝交不出恶语,我不想评论啥,有些人我这辈子也不想再看见,人永远有自己选择的权力,我们至少有资格选择离开。


我记得当初备考的时候,每天七点回到家时已经快累死了,还要应付一大堆家里外面的事,然后还要顶着脑袋做题到12点,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


这一次好神奇,似乎一切开始随着你的努力与坚持顺起来,笔试第一面试第一,尤其申论和面试,仿佛开窍了一般。


当初差0.3和0.6,几年后却一切水到渠成,这用命咋解释呢?


我要是认命了,就没有后面的事了。


我考上后收到了原来行里几十个人的电话,问我咋考上的,并强烈表示了自己不想再从这待着了的想法。


好些年过去了,他们都还在那,继续骂着街的说行里有多么的不是东西,多么的榨干了他的精力和时间。


用很多朋友们问我的问题,我有没有这命呢?


我也不知道,但总归活着就有新的希望。


至少我们又努力的希望。


进入体制后新的工作模式开始又一次对我的大脑进行冲击,尤其当生完孩子后,我开始莫名其妙的冒出了想法,要给孩子写套历史教材。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我不知道,也许就是时间到了,该把肚子里的东西往外倒倒了。


随后的三年,就是和大家相濡以沫的三年。


这三年发生了很多事,尤其我家孩子,又是绝大多数家庭可能永远不会经历也不想经历的剧本,我的很多文章都是在自己都觉得活着没劲的时候写出来的。


不知道大家经历没经历过自己极度痛苦,身边却漆黑一片,不仅没有一个人能去说说,甚至未来怎样都很迷茫的经历。


我毕业后的这些年,这种经历比较常态化。


很多人可能永远不知道,他们的开心和潇洒背后有着另一个人在为你默默的买单。


即便在去年,我对自己的目标仍然是活一天,就努力一天,蹬腿那天我没啥遗憾也没啥留恋,这世间挺苦的。


今年过年,我突然感觉,也许也该为自己考虑考虑。


你看,只要活着,只要努力着,就一切都有变化和转机。


这个系列的主旨是“因果”与“善恶”,我之前写过具体的原因:为什么这个系列的主旋律是因果和善恶?


很庆幸去年写了,今后很可能都不会再有那种掰开揉碎讲自己心理动态的文章了。


因为我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辩解和希望别人了解自己做法的欲望了。


我懂我自己就可以了,剩下真的与我无关。


今年我32,我不知道百战系列写完我是个啥心态。


对内容,我其实没啥担心,因为我知道内容缺的仅仅是时间。


对人生,我倒是充满好奇,因为不知道还会给我扔过来啥剧本,还会让我经历啥刻骨铭心。


我有时又感觉,这种因果善恶为主纲的历史作品,可能除了我之外,又不太会有另一个人去愿意写出来。


因为专业学历史的人很可能不会有我如此密集丰富的社会经验;


等到他们有的时候又不会有我现在的精力与表达抒发的欲望;


就算二者齐备,他们不一定会有我对生命和宗教的种种经历与思考;


也不一定会有我把复杂问题接地气的给大家讲明白的能力。


也许这就是我这辈子的使命。


但真的是吗?


不知道,也不好说,毕业不到十年我觉得就已经活的像个老人了,谁知道下一个十年又会有啥新的感悟和状态呢?


但我坚信的是,只要活着,就永远有希望。


只要活着,你就仍然有机会去改变自己的人生,去帮助到别人的人生。


比如我生命中的很多天其实都是在苦熬苦业,但不耽误我将希望分享给别人,我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自己也在改命。


比如我们很多人其实都是自己圈子里解开太多把锁的唯一的那把钥匙,我们都快被拧折了,我们活的都很苦闷与无奈,但我们仍然在为别人的幸福而微笑着。


比如我天天都会收到一些恶意到极致的话语。



我们还每个都当回事吗?


昨夜留言的那位兄弟,你的人生我没经历过,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也知道没有人有资格评价别人的人生,所以我绝不会插一句嘴。


我早晨看到你的留言,这一上午心中都堵着块大石头,因为我总怕这是你跟陌生人说的最后一次心里话啊!


甭管怎样,好好活着吧,啥最不最后一次的,这次没成咱还有下一次,行吗?


相信我,我绝对经历过和你同等量级的苦难,生命中最珍贵的事物随时被上天拿走的心情可远远比自己的成败要撕心裂肺的多,但只要活着,就一切都有希望,不是吗?


我知道你很累,我知道你很苦,我知道无人理解你,我今天写自己的故事就是想说你的那些苦难我感同身受。


努力活着,看看老天为我们准备的一辈子的剧本全集是长啥样的,你说呢?


至少你看你这俩留言就给我吓够呛,我这一中午饭都没吃为你写的这篇文章也许又会给很多朋友起到打气的作用,你说是不是只要活着就有无限可能,只要活着就能对万事万物产生巨大的蝴蝶效应呢?


今后每年过年都给我留言吧,跟我说说今年有啥变化吧,我每年都会等你。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