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在巨龙之国的五千年历史中,乱世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

在历史的轮回中,人人都恐惧乱世的到来,但是乱世似乎总是不可避免。


今天这篇文章当然不会讲为什么会有乱世,因为这个话题明显超纲了。

今天这篇文章讲讲乱世中的国运:

为什么有些乱世爆发之后,整个国家能够在短短数十年内再次崛起?

为什么有些乱世爆发之后,整个国家一度处于亡国灭种的边缘,需要数百年的沉沦才能慢慢恢复元气?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抛去一切变量的因素,而聚焦非变量的因素。

一个国家最核心的非变量因素其实只有两个:

精英阶层的规模以及主体民族的人口结构。


这两个因素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互相强化的关系:

主体民族的人口规模越大,则精英阶层的规模越大;

精英阶层的规模越大,则主体民族的人口优势越明显。


上面这个逻辑关系在现代文明诞生以前,一直适用于分析巨龙之国的历史。


秦朝末年,军国体制的秦王朝精英阶层在激烈的内耗中,面对乱世的第一波冲击是手足无措的。

这种手足无措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是整个王朝的中上层精英们面对突然爆发的乱世宛如猪狗一般的虚弱表现。


对比前期随着秦王扫六合、威加六国的英明神武对比,我们几乎不敢想象同一批精英阶层从牛逼到傻逼的蜕变速度会如此之快!


这种现象恐怕不能单纯的用无能来解释。

(也许整个精英阶层内部有一个两个无能之辈,但是定义为集体无能就实在太滑稽了。)

毕竟,十几年前同样的一批人在秦始皇的带领下鲸吞了整个天下。

反过来看,乱世刚刚爆发的时候,反而是秦王朝的下层精英们(刘邦这种人是典型的代表)迅速抓住了乱世的机会迅速崛起。


为什么呢?

核心原因其实只有一个:

中上层精英阶层对于体制的依赖性太强,当体制刚刚崩解的时候,也是他们最脆弱的时候;

下层精英们对于体制的依赖性相对较轻,当体制刚刚崩解的时候,他们反而能够迅速放弃幻想,另起炉灶。


当乱世的第一波冲击对原有体制的中上层精英伤害越大,则旧王朝续命的概率越小;

当乱世的第一波冲击对原有体制的中上层精英伤害越小,则旧王朝改头换面再次续命的概率越大。


秦王朝面对乱世的第一波冲击,其原有的体制内精英阶层基本完蛋,因此秦王朝只能彻底完蛋,由底层精英刘邦再起炉灶。

相反的情况是,当隋朝面对乱世的第一波冲击,其原有的体制内精英阶层相对保持完好,因此隋炀帝的表弟李渊能够拉着关陇贵族集团这一批人再造大唐王朝。


以上是开胃菜,现在我们谈点深刻的话题:

从一个民族的角度来看,其国家在面对乱世的摧残时,接下来的国运取决于乱世的成因以及主体民族的坚韧程度。


如果乱世的起因仅仅只是王朝的内耗,则只要王朝的整个精英阶层(体制内外所有精英的集合体)不在乱世的第一波冲击中遭受毁灭性打击,则王朝续命的难度不大。


这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西汉以及东汉:

西汉因为王莽改制造成的内耗,以及由此引发的农民起义并未对西汉王朝的精英阶层造成毁灭性打击,所以光武帝刘秀有足够的条件在短短十几年内再造东汉王朝;

东汉末年,董卓引西凉军进京,加剧了东汉王朝的内耗,对于整个精英阶层造成了毁灭性打击,导致新王朝难产了近百年才再次建立。

(三国是过渡阶段。)


如果乱世的起因不仅仅是旧王朝的内耗,而是不同民族之间争夺生存空间的恶斗,则接下来的国运就完全取决于旧王朝精英阶层的存活率以及主体民族的人口结构健康程度。


在巨龙之国的历史上,主体民族第一次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起点就在西晋末年。

西晋末年的王朝内耗(八万之乱),叠加了五胡乱华的不同民族之间的争斗,让整个乱世的烈度大大超出当时人们的预期。


在乱世的第一波冲击中,不仅仅是西晋王朝的整体精英阶层遭受了近乎灭绝性的打击,同一时间主体民族的人口规模也在五胡乱华的大背景下急速的缩减。


不管是存活下来的精英们还是主体民族的人口规模都没办法支撑汉民族的再次崛起了,偏安江南几乎是当时唯一的选择。


体制内的精英刘琨和体制外的精英祖狄空有一腔英雄血,由于没有主体民族的人口规模支撑,也始终难以在黄河以南站稳脚跟进而收复旧都。

更悲惨的是,这样的历史画面在南宋期间居然再一次上演。


现在,我们把话题的深度再次提升一下:

面对乱世,未来巨龙之国与灯塔国谁的容错率更高?


我直接宣布答案:

因为缺少民间组织力量的缓冲,巨龙之国面对乱世的容错率其实不高。

而灯塔国因为各类民间组织的存在,建立了相对较高的乱世缓冲垫,因此灯塔国的容错率更高。


在中国近代史上,民团其实是巨龙之国的主体民族对抗乱世非常重要的一股力量。

是清末的天平天国运动、陕西捻变还是民国期间的军阀混战,无数普通人团结在下层精英(乡绅阶层)身边形成的各类民团组织都是普通人抵御时代洪流不多的手段之一。


但是万分遗憾的是,在巨龙之国,大一统的政权天然抵触民团这类民间组织的成立。

大一统的政权越是处于巅峰期,其治下民间组织力量必然是慢慢消解的。


因此,民间组织力量的增强,只能在政权的虚弱期才有可能。

而只有乱世对整个国家的第一波冲击结束之后,当精英阶层的存活率足够高,同时主体民族的人口规模并未遭遇毁灭性打击,民间组织的力量才能迎来飞速发展。


如果我们用这个逻辑去看待巨龙之国的近代史,很多事情其实就非常清晰了:

鸦片战争之后,清王朝开始进入衰退期,汉人的民间组织力量开始聚合;

天平天国运动兴起之时,以及北方的捻乱爆发之时,在曾国藩、左宗棠这些存活的汉人精英的号召下,主体民族依靠其人口规模扛过了乱世的持续冲击,并且形式上维系了国家的存在;

但是熬到了近代军阀混战的阶段,因为精英阶层的存活率不足,同时主体民族的人口规模持续衰退,新的大一统契机直到1948年才出现端倪。


所以,我们现在其实可以问自己一个有趣的问题:

如果明天乱世就突然爆发,巨龙之国的国运如何?


我的回答是:

最多二十年内就可以重新崛起。

因为目前这个阶段,巨龙之国的精英阶层规模足够大,主体民族的人口结构也足够抵御一切灭世级别以外的危机。

(从这个角度来说,《流浪地球》的背景设定从概率的角度来说是成立的。)


如果你要多问一句:

如果三十年后乱世爆发,巨龙之国的国运又会如何?


我的回答是:

不太乐观。

因为现阶段的教育分级以及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会在三十年后集中爆发,如果那个时候出现乱世,我们的精英阶层以及人口结构能否抵御这类危机将是一个谜题。


今天这个话题多少有点过界,所以就点到为止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