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eberhard grossgasteiger from Pexels


文/呦呦鹿鸣

这几天,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网易新闻上,有一批“V”,围绕“集体跪拜”话题,发起了对呦呦鹿鸣的围剿。一群网络水军跟着沉渣泛起,对我个人进行网暴撕咬,各大平台传播数千万,各种造谣、人身攻击、悬赏,不堪入目,祸及家小。(证据已保存

很多朋友都建议我说,放弃吧,不要理睬这帮人了,经过这一次你还看不透吗?这些人素养已低到匪夷所思,不值得拯救,不值当,划不来。

朋友们的建议,中肯理性,爱护之意溢于言表,但是,如果我是那么容易退让的人,那我就不是今天呦呦鹿鸣了。鹿这种动物,固然人畜无害,但头上也是长着角的。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之前我只是只言片语回复读者,并未在呦呦鹿鸣公号专文阐述,今天,鹿角出击,干脆把这波“集体磕头风”理上一理。
以下是事实经过,请大家公评
首先,看一位读者给我反映的情况:“鹿鸣君,我是山东济南人,家里向来只给已故亲人跪拜过;本想今年订婚,结果听说男朋友那边(山东枣庄)结婚要当众给全部结过婚的亲戚磕头,包括哥哥表哥堂哥嫂这样的平辈,一共要磕一整天!还说必须磕,他嫂子(某top3院校博士)都磕了,这是他们那的规矩!他初一拜年给小P孩磕头了,因为辈分比他大:)我🤮了,辱没斯文的目的显然是为了巩固和延续封建等级秩序,早就不适合现代社会,强迫磕头的话瞬间一点也不想结婚了!”
这位准新娘说的情况,我很惊讶。我来自中国宗族势力最盛的地区之一福建客家地区,家乡历来强调“古礼”,族风很隆,但是,也从未听说我们国家还有这样的“习俗”。刚好我还看到一个视频,是东北的,一个11岁的侄儿,给5岁的舅舅磕头拜年。
我很迷惑啊,这样拜年真的合适?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孟母三迁”的故事吗?孟母第一次搬家,就是因为离墓地太近,结果小孟跟着学祭拜,玩丧事游戏,孟母立觉这绝不适合孩子久居,马上搬走。如果这个11岁的侄儿与5岁的舅舅是在大人的包围下进行“跪拜游戏”,那么,这种地方,同样不适合居住。
“见人就磕头”的氛围,是一种无形的社会压迫。对于不想磕头的人,自是千般委屈。正如那位准新娘对我说的,“有一种孤独感和无力感”。
她和准新郎感情没问题,情投意合,但是,听到要磕头磕一天,而且将来还要给小P孩磕头——仅仅是因为他辈分大,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准新娘感觉到“辱没斯文”“有辱人格”也是很自然的事。
本来欢欢喜喜、两情相悦的结婚,何以至此?
我同时疑惑的是,那位已经按照习俗磕过头的名校博士嫂子,对那些接受磕头的人又有几分真正的敬意呢?

我稍微搜索了一下,不仅仅这位准新娘如此,在各大论坛上,早有人表示了相同的委屈,因此,这不是个案:


初一,还有的读者给我发来私信说,跪了一天,太疼了。于是,关于这个话题,四天前,我发布的第一段话是:【集体磕头,此风绝不可长】,截图如下:

我这段话是随手写的,只是为那些不想跪又不得不跪的人说几句话意思也很简单,我们在家,在私人空间,心甘情愿向父母跪拜,这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扩大到公共空间,在街头巷尾,要求人磕头一整天,见人就磕头,这就是陋习,这是对别人的压迫。跪拜,是在清朝灭亡时被一并废除的,难道我们今天还要复兴它吗?
正确的拜年方式是什么呢?
1. 亲友见面,从容作揖(男女手势有别,《礼记.内则》:凡男拜,尚左手;凡女拜,尚右手。也就是说男士左手在上,女士右手在上)。如果要表示隆重,还可以加上躬身作揖。如果要表示简便,则是拱手

上图为新闻联播主播,下图为电视剧《琅琊榜》剧照

一百年前,一个英国人开的医院,小患者向医生院长行作揖礼表示感谢,医生回礼
2. 到祠堂、灵位前,上香(态度肃静恭敬)、鞠躬
在农村,还可以按照习俗燃放拜年鞭炮。在城市,携带鲜花。
有好的传统放在面前不用,满大街跪来跪去,还向年小者跪,成何体统?今时今日,你们见过我们国家哪位身负公职的人物在公众场合跪拜?

但许多人不是这样,我这段话引来无数的攻击,好像我掘了他们祖坟一般。有一位比较善意的读者来和我探讨跪拜的文化,说“跪拜对跪拜者身心的一次健康疗愈,是任脉和督脉的一次循环”,全文如下:

我又把这段对话张贴了出去,“有的人说,别人爱跪,你要去管。我觉得有必要管,跪了这么多之后,跪上瘾之后,跪出理论,就会要求别人也跪。”结果,引来更多的谩骂。这场攻击中所暴露的众生乱像,可谓是人类奇葩行为大赏,因为过于庞杂,也因为我被气得够呛,我将在下一篇文章集中说说。这里我们只回到问题的原本:
这样扩大化的集体跪拜风,是不是陋习?应不应该遏止?

我想大家都有自己的观点。这是我的:

1. 礼仪首要,在真情实意;虚情假意的形式,再隆重也是人间祸害,因为它会消弭我们的耻感(“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这次各大平台上对呦呦鹿鸣无廉耻无底线的人身攻击就是证明
2. 尊敬父母,秉持孝道,敬天法祖,是我们为人本份,但同时我们这些已经做了父母的人也要明白:天下无德行的父母比比皆是,既为父母,当有受得住晚辈尊敬的德行。同理,天下无德不仁的老师,也比比皆是。我们要敬的是父母师长,但更要敬父道母道师道。
3. 那些给“小朋友长辈”跪拜的大礼,对跪拜者和受跪者都有害无益,立即免了。

呦呦鹿鸣:由“每天一千字”发起人黄志杰打理,只关注民生,倡导“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