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华盛顿是个奴隶主,他曾签订《逃奴追缉法案》以维护奴隶主的权利,他对于黑奴问题一直采取投机的态度,直到死前他才宣布赦免他的奴隶,但遗憾的是,这些奴隶仍完整的由他的富人继承。


60年代前华盛顿在美国一直是高大上的存在,人们普遍相信华盛顿是一个道德上的完人,他心胸宽广,一诺千金,拥有远超常人的智慧。但随着60年代后历史学界的祛魅,人们渐渐发现华盛顿绝非宣传的那样毫无瑕疵,相反他是一个私德有亏的大人物。

一、华盛顿默许奴隶制的存在

独立宣言说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美国宪法立足于人人平等的原则之上,但遗憾的是,黑人不属此类。美国宪法只保护白人的人权而对黑人置若罔闻,独立战争后,黑人仍然是奴隶,他们没有投票权,没有私人财产,连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

建国初期,曾有不少人对奴隶制表示质疑,认为号召人人平等的美国却允许奴隶制是莫大的耻辱,比如美国先贤之一的潘恩,就极力在宾夕法尼亚州促成了《废奴渐进法案》,这项法案规定任何在费城生活了半年以上的奴隶将自动失去奴隶身份而变成自由民。法案的通过给了奴隶们一个重获自由的希望。

虽然潘恩和一些美国进步人士极力促成黑人的解放,但国父华盛顿的态度却十分消极,他不仅不促进废奴事业,反而想尽办法进行规避。

华盛顿本人就是个大奴隶主,他在弗吉尼亚的农庄有几百个奴隶,他的日常生活离不开奴隶的照料,美国建立后,华盛顿住在费城,费城的《废奴渐进法案》严重威胁到了华盛顿的利益,他想出了一条规避的途径。

(华盛顿本人就是个奴隶主)

《废奴渐进法案》规定在费城待上半年的奴隶自动获得自由,为了躲避这一限制,每隔半年,华盛顿就让夫人玛莎带着身边的奴隶会弗吉尼亚老家,等几天后再将他们带回,这样半年的期限就被清零,奴隶们又得重新开始计算年月,为了避免被人撞见,华盛顿还在总统府下挖了一条地道以方便奴隶出入。

华盛顿的这一计策断绝了手下奴隶重获自由的希望。

虽然华盛顿使了小手段,但奴隶们追求自由的心是挡不住的,于是很多奴隶开始逃亡,华盛顿知道后大发雷霆,他立即签署了《逃奴追缉法案》,规定任何州都有义务逮捕、审讯逃亡的奴隶,并将他们物归原主,任何人一旦被发现窝藏或协助奴隶逃亡,将面临500美元罚款甚至遭到监禁。

华盛顿此令一出,立即得到大部分州的支持,当时美国的很多富人都蓄奴,这条法案保障了他们的权益。华盛顿此举显然违背了美国宪法的精神,但在宪法和利益面前,华盛顿还是选择了利益。

直到死前,华盛顿才下令赦免自己的奴隶,但最终他的奴隶完整由他的妻子继承,虽然华盛顿在美国建国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但对于废奴和进步主义,华盛顿的态度一直很消极。


二、对好友潘恩见死不救

如果说华盛顿默许奴隶制的存在还是时代使然,那么对潘恩的忘恩负义则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潘恩可谓是华盛顿的人生导师,没有潘恩,华盛顿最多是个英军军官,绝无可能成为开拓新天地的美国国父。

华盛顿年轻时一直为英国打仗他的理想是成为英军军官,独立战争爆发后,华盛顿想的也只是反对英国议会,他甚至没想过脱离英王的统治,但潘恩告诉他北美应该开拓新的道理。

潘恩认为北美幅员辽阔,而英国不过是狭小的岛屿,断没有大陆服从岛屿的道理,潘恩主张美国应该独立建国,摆脱英国的统治,在潘恩的影响下,华盛顿彻底脱离了保王党,潘恩也一手参与了美国的建立。

(潘恩可谓是华盛顿的思想导师)

但是好景不长,两人的友谊很快因为政见分歧而破裂,首先在奴隶制下,潘恩主张废奴,就是他推动了《废奴渐进法案》,逼得华盛顿不得不挖地道来规避法案,此外,潘恩还批评基督教,潘恩说自己相信上帝,但他不信任何一种宗教他认为任何教会都是人创造的,目的就是为了垄断权力,恐吓人类。

潘恩的进步主义思想遭到了大多数美国人的反对,其中包括华盛顿。

后来潘恩到了法国试图指导法国大革命,但激进的雅各宾派不但不听从,反而将他关到了监狱里,潘恩便给华盛顿写信希望他能解救自己,对华盛顿来说,这项任务再轻松不过了。但华盛顿却选择置若罔闻,任潘恩烂在牢里。

之后潘恩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出狱,但他在美国遭到了人们的唾弃,以至于晚景凄凉,死时只有亲人送葬。

潘恩为美国的建国作出了卓越贡献,他为美国提供了建国方案,甚至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也是他提的,对于华盛顿,他相当于华氏的思想导师,他一直将华盛顿视为自己的挚友。

但因为废奴问题上的分歧,曾经的挚友还是反目成仇,为了保障自己奴隶主的特权,华盛顿抛弃了潘恩。

(潘恩,写出《常识》,奠定美国立国基础的思想家,但因为废奴和基督教上的政见分歧,被大多数美国精英排斥,最后晚景凄凉)

三、美国的“造神运动”

华盛顿有着诸多污点,但是这些污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禁忌,在这期间,各种作者对华盛顿进行包装、美化,终于把一个寻常的政治家说为了一个没有瑕疵的圣人。

最先包装华盛顿的是威姆斯,他认为美国需要一个守护神式的英雄,而华盛顿是最好的人选,华盛顿死后,他写了一本《华盛顿生平录》,很多人熟知的樱桃树故事就源自此书,在这本书里,华盛顿宛若一个圣徒一样完美无缺。但后来史学界证明这本书相当多的内容是杜撰,华盛顿的早期生活一直是史学界的空白,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生平录的内容。

此后又有多本华盛顿传记出版,包括斯帕克斯的《华盛顿生平和文集》,以及欧文的《华盛顿传》,这些书不仅将华盛顿描绘为一个圣人,还将他写为一个英雄,其中斯帕克斯由于把华盛顿写的过于完美,华盛顿家族的人还砍了一根枝条做成手杖送给了他。

(樱桃树的故事家喻户晓,但这个故事来自威姆斯的杜撰,华盛顿的父亲在华盛顿11岁时就去世了,没有任何史料证明故事的真实性。)

丹尼尔在《美国人:建国的历程》中写到:华盛顿还活着时,他曾受到各种攻击,当时还有人诅咒他,但是他死后却成了一个圣人。

与其说华盛顿是圣人,不如说美国需要一尊神灵,而华盛顿不过是有幸被选为神灵的普通人。

四、华盛顿的污点不能掩盖他的成就

60年代历史学的解构风潮确实有力还原了历史的真相,对美国国父这一话题进行了祛魅,人们终于得以了解历史的真实样貌。

但这种解构日渐走向反面,比如2017年,一些黑人抓住华盛顿蓄奴的历史要求取消华盛顿的国父地位,2020年,一些激进示威者甚至推倒了华盛顿的雕像,这引起了黑白之间剧烈的冲突。

我的观点是,要辩证看待华盛顿,华盛顿私德有亏,曾维护奴隶制,但这不能否认他的贡献。

历史是进步的,观念是进步的,在华盛顿的年代,富人蓄奴稀松平常,并非罪大恶极之事,人类越来越文明是必然的趋势但不能因此就苛责古人。比如清代男人普遍要求女性裹小脚,那那个年代的男人就都是坏人恶人吗?

(弗洛伊德示威中,华盛顿雕像被推倒)

对于政治人物的评价要看他执政的客观效果,而事实是,华盛顿在每一个历史时刻都作出了正确的选择,极大促成了美国的建立,为美国的团结立下了汗马功劳,正是他组织确立的美国宪法,为今后黑奴的解放奠定了基础。

试想如果没有华盛顿,黑人会过的更好吗,恐怕只会更差。以黑人自身绝对弱势的地位,如果没有白人精英的觉醒,不可能获得解放。

华盛顿确实私德有亏,但他同样是个优秀的政治家,一个政治家的好坏并不必然和私德有关,刘邦是个无赖,但让百姓安居乐业,李世民杀兄弑弟,却开创了贞观之治,他们都干过违背伦理的事情,但这不妨碍他们成为伟大的帝王,而一些私德貌似高尚的人,却有可能成为屠杀千万人的刽子手。

罗伯斯比尔在当政前私德完美,他洁身自好,温文尔雅,还进行某种禁欲,但当了领袖后,他却对反对的人大开杀戒,使得巴黎笼罩在恐怖之中。希特勒在私德上也是良好的,他爱国,敢于牺牲,生活规律,远离酒色,闲暇时还会画几幅画,但正是这样一个人,导致了二战和大屠杀。


盲目的道德主义未必带来正确的结果,一味的解构只会水至清则无鱼。人类历史上不乏圣人造就地狱的惨状,更不乏私德有亏之人开创盛世的先例,如果抓住一点过失死活不放,甚至无限放大,进而否定整个人物,无异于缘木求鱼。





关注新号防止失联

欢迎关注本人知识星球
更多私货内容将在知识星球分享
包括美国政治,官方文件解读等

在看点一下 大家都知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