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先生笔下有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而徐克导演则将这个江湖跃然银幕之上,林青霞更是在其中塑造了一个又一个的侠女形象。


但要说真正的侠女,非徐克前妻、林青霞闺蜜,施南生莫属。



01


施南生出生在1951年香港的一户殷实之家,父亲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母亲是富家大户的大小姐。所以施南生从小不愁吃穿,还能接受到良好的教育。


可是等施南生长到15岁时,父亲觉得香港的社会环境不太安稳,于是托朋友将女儿送到了非洲读书。实际上,非洲也不太稳定,而且施南生觉得非洲的国际学校不够好,让父母转送自己到英国学习。



施南生在英国学习计算机专业和统计学,聪明的她还学会了五国语言。在接受西方教育的同时,母亲也没有忘记对施南生传统文化的培养,时不时会寄一些中国诗词歌赋的书籍让施南生学习。


如此一来,施南生成为中西文化都非常擅长的高材生。不仅如此,西方文化让她性格干练,而中国文化又造就了她的古典气质,施南生成长为妥妥的大家闺秀,器宇不凡。


作为学成归来的海归高材生,从英国毕业回港后,施南生也曾经到过不少大公司工作。她先到一家公关公司任职,在那里她遇见了陈韵文,曾凭代表作《疯劫》提名金马奖最佳原创剧本的作家、编剧。


在陈韵文的推荐下,施南生加入无线,正式踏入影视圈。因为不认同TVB签约式的工作机制,施南生跳槽到对家亚视,之后陆续在佳视、丽的等顶级影视公司工作。


从宣传部,到制作部,施南生一路晋升为副总监,最终成了影视制作的一把好手。



就在施南生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她遇到了她一生中最重要的男人,徐克。


1978年的某一天,施南生和闺蜜张培薇在餐厅吃饭,施南生不认识徐克,只是偶尔在闺蜜口中了解到对方,而当天吃饭的时候,张培薇同样跟施南生提起了徐克。


张培薇正在夸奖徐克多么有才时,正巧徐克本人缓缓而来。张培薇和徐克并没有约好,真的只是非常凑巧的偶遇,偶像剧一般的情节也开始发展。


徐克也是在国外留学回港,曾经在无线和佳视工作,现在当起了导演。也许是因为相近的生活经历,也许是互相倾慕对方的才华,徐克和施南生很快走到了一起,并确定了恋爱关系。



虽说是导演,但那时的徐克根本没有拍过多少作品,更别提拿得出手的代表作。不过,他却和曾志伟、黄百鸣、麦嘉等人,一起开了家小电影公司,后来却成了可以和邵氏、嘉禾等匹敌的赫赫有名的“新艺城电影公司”。


而这一切,少不了施南生的功劳。



新艺城的六个合伙人中,黄百鸣能力最高,能编能演能导,其余五人也点子多多,各有长处,但唯独有一项短板无法克服,就是他们只知道怎么拍电影,却不懂得如何管理公司。


这个时候,徐克想到了施南生。



02


当时的施南生已经是非常有名的影视制作人,麦当雄的电影公司邀请她加入,她拒绝;许鞍华导演也向施南生抛去橄榄枝拉她入伙,她拒绝;前东家无线高薪力邀施南生回巢,她拒绝。


施南生放弃了所有高薪厚职,甚至是大好前途,加入到男友徐克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新艺城不无法与其他影视大头相比,内部管理更是一片混乱。资金运转、落地拍摄、后期发行,六个大男人一窍不通。





于是,施南生行政、财务、制片、发行,包揽所有后勤事务。她制定了一套新制度,让公司参照这套制度运作,这套制度还成为了后来不少新创立的电影公司的运行模板。


也是在施南生的运营下,新艺城拍出了《最佳拍档》、《鬼马智多星》、《我爱夜来香》等系列影片。《最佳拍档》电影系列,更创下了香港电影最高票房记录。



《鬼马智多星》还是徐克在新艺城导演的第一部影片,上映即创造了700万的高票房纪录,还夺得了当年金马奖最佳导演。


虽然新艺城凭借多部口碑之作,在香港影视打响旗号,甚至可以和巨头并肩而立,她和六位合伙人还被香港人称为“新艺城七怪”。但施南生并不满足,她希望新艺城,希望香港电影能走向国际。



施南生先自行到戛纳做考察,她发现,香港电影比起国外的优秀电影作品,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于是第二年,她把所有合伙人都带到戛纳来,他们看遍当时最新最热的电影,钻研别人的影视制作技术,并且对国际电影市场的需求作深入研究。


就在这一番琢磨之下,后来的新艺城达到了影业事业的巅峰,新艺城制作的电影在国际市场上的盈利几乎达到总收入的一半。这一点,就连邵氏和嘉禾都难以望其项背。



然而就在新艺城逐渐壮大的时候,合伙人内部也因为利益分配出现了矛盾。徐克选择退出,一心拍电影,而施南生紧紧跟随着徐克。


脱离新艺城后的徐克和施南生,创办了自己的“电影工作室”。和以往在新艺城一样,徐克只需要专心拍电影,其他的事,都有施南生处理。除了运营工作室,施南生还当起了徐克的助理和跟班。


徐克一直有一个江湖梦,殊不知,真正的造梦者其实是施南生。


徐克拍电影的制作成本很高,他热衷追求诡谲多变、颠覆传统,这往往导致拍摄过程中出现资金紧张的问题。而一旦资金不够,施南生就马上出动替徐克拉赞助拉投资。


徐克追求精湛的电影特效,也是施南生远赴海外找来最尖端的特技制作人员。为了保证电影的好口碑,施南生还动用自己的人脉,为徐克的电影找来最当红的演员出演。



众所周知,施南生是王祖贤的好友,但是在拍摄《倩女幽魂》之前,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到朋友的地步。施南生是邀请王祖贤出演《倩女幽魂》的过程中,和她逐渐成为了好朋友。


徐克要上雪山拍戏,施南生就到当地与人交涉;徐克要拍深海戏份,施南生就让剧组人员学潜水。


徐克的所有要求,施南生都一一满足。自己本是雷厉风行的霸道总裁,在徐克面前却秒变小女人。


就连好友张艾嘉也曾调侃她道,“徐克是她的软肋,平日里再怎么英明神武,只要他对她笑笑,她就乖乖做回他身边的女人。”


施南生用尽一切努力,做好“徐克的女人”,结果仍然不如人愿。



03


在越来越多口碑之作的面世之下,徐克已经成为了华语影坛的知名导演,当然这里面少不了施南生的功劳。


徐克的成就越来越来,名气也越来越大。大家都把徐克叫做“老爷”,实际上,这个称呼也是始于施南生。


施南生曾经回应道,她将徐克喊作“老爷”,一是觉得他有时候穿着拖鞋,拿着大茶盅的样子,很像旧时的大老爷。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将徐克视作自己最尊重最重要的伴侣。



成名之前,徐克一心都放在了拍电影上,施南生的朋友们都觉得,徐克对她关心不够,平日里分隔两地工作,电话也不会多打一个,有时候甚至连施南生的英文名都会拼错。


但是施南生却觉得无所谓,因为对她来说,她只希望徐克开心,希望他有所成就。


可是,当徐克成就越来越大的时候,施南生也开始觉得不能承受如此不对等的爱。徐克成名后,花边新闻越来越多,在他拍《刀马旦》那一年,他还和叶倩文传出了绯闻。


人红是非多避免不了,但就在他绯闻传得沸沸扬扬之时,他甚至忘了施南生的生日。当年施南生一个人孤独地度过了自己的生日,而这件事只有张艾嘉知道,因为施南生在好友面前也坚强不起来了,可怜地向好友哭诉。





之后,施南生在伤心和愤怒之下,远走美国散心。徐克在那个时候才感到懊悔,到美国追爱,并且两人在美国注册、举办婚礼。那一年,施南生已经45岁,从27岁到45岁,她用了18年才等来一个名分。



可是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拥有了合法的婚姻而变得更加牢固,相反,他们频繁被曝出婚变的消息。


一直到2012年,徐克和助理乐乐牵手外出被拍到,两人甚至有摸脸等亲密的行为,似乎已经坐实了徐克出轨。



当记者找到施南生的时候,她没有像以往记者采访她关于徐克的绯闻一样,回答同样的一句话,“我知道的,都是事实,我不知道的,就不知道了。”


而是回复了更为惊人的答案,她向媒体回应道,自己和徐克早已离婚。相守三十多年,却无法继续携手走完下半生。


曾经,她一直追随徐克左右,似乎都快让大家忘记了,她是香港赫赫有名的制作人,她将一家小公司运营成香港电影巨头。


徐克曾是施南生的全世界,而离婚后,施南生要在真正的世界里找回自己。


她开始专心投入到电影工作上,在2015年获得了意大利远东电影节金桑树终身成就奖,2017年还夺得了柏林国际电影节金摄影奖,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女制作人。



不仅如此,她还获得了法国艺术与文学勋章军官勋位,这是法国政府授予文学艺术界的最高荣誉,还有洛迦诺国际电影独立制作人奖等荣誉加身。


施南生曾经在领奖台上感谢过徐克,是因为有他,才迫使她成为了比自己预想中更出色的制片人。


但世人都知,成就她的,更多是她自己。如今的施南生已经69岁,在她的眼神中,仍然有着锐利的光芒,她知道,除了爱情,还有更多的东西值得她去坚守。


施南生,这位侠女,还要怀着她的一腔热血,在电影的江湖中继续快意人生,在自己的人生中,创造更多的奇迹。




——好书推荐——


哈佛大学本杰明教授曾说:越是到了高等教育的阶段,人们就越重视从历史中总结经验,尤其是精英阶层。无论是梁启超、胡适、林语堂这些文学大师,还是纵横商界的马云、任正非等都是历史爱好者。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历史—地图上的世界简史》,既系统、严谨,又好读、易懂。

点击视频,快速了解

作者杰弗里•瓦夫罗是耶鲁大学的教授,深耕世界史领域数十年,耗费了三年心血,从宇宙形成到21世纪初,政治经济、文化科学、商贸民俗……所有现代人想知道、应该知道的人类历史时刻,在此一览无遗。


它还是一本可以听的历史书。由国内专业配音团队朗读,边听边看,阅读体验真是前所未有的完美!它足足有900多页!优惠价才一百出头,性价比真的很高!


注:赠送听书卡,扫描二维码,即可用手机随时收听。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购买

优惠价¥169 市场价¥29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