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2周,美国散户和华尔街空头的斗争,越来越扑朔迷离:


表面上看,似乎是散户团结起来的胜利,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这场史诗级逼空的主力军,也许并不是散户——摩根大通的数据显示,在美股散户购买量最大个股排名当中,游戏驿站,仅排在第15位

 

也就是说,逼空机构的不仅仅是散户,也有其他人。

 

这些人把散户当成掩护,暗中分了一杯羹,如果说散户是蚂蚁雄兵,那么散户的对手就是秃鹫。


秃鹫在空中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随时会成为秃鹫的猎物,或是引诱其他猎物的诱饵

 

这群秃鹫已经在华尔街上空盘旋了30年


其中的代表,叫乔治·索罗斯。



1992年,他盯住一个庞然大物,撕下“一大块肉”,一战成名,向全世界展示了秃鹫的战斗力。


当时,美国人对华尔街的崇拜,达到了顶点,他们甚至想把华尔街的精英刻在国会山上。


谁也不会想到,之后,美国人想把他们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曾经,华尔街是价值投资和财富的象征。


今天,华尔街的秃鹫告诉世人,这里也是一个蚕食希望的狩猎场


曾经,财富的增长或者减少是在拥有财富的基础上发生的。


今天,拥有已经不是前提,而是建立在虚无的“空”之上。


做空,本是一种正常的市场行为。但现在,它成了一种掠夺的手段


人们总说,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但如今,做空者的胜利,就建立在目标的惨败上。


而那些自以为能抗衡机构的散户们,盲目入场,高位接盘,又一次成为了“韭菜”


过去几十年里,华尔街上空的秃鹫一直在盘旋,等待时机,随时发起攻击

 

这不是秃鹫的第一次胜利,更不会是最后一次。



华尔街秃鹫的狩猎,开始于1992年。


1992年9月16日上午8时30分,英国财政大臣拉蒙特召集财政部处理危机小组成员召开紧急会议。


就在前一天,德国的货币马克与英国的货币英镑之间的比价,已经跌到了2.80,这是英国加入欧洲汇率机制以来的最低价


财政大臣拉蒙特在英镑危机期间举行新闻发布会


比价低于2.7780,英国就必须退出这一协定。


二战结束后,为了摆脱美国的控制,欧洲各国决定“抱团取暖”,欧洲汇率机制,就是这个时代大背景下的产物。


具体是这样操作的:


11个欧共体国家和德国的马克挂钩小范围波动内,马克升值,大家一起升值,马克贬值,大家一起贬值。


共同进退,自然也就不分彼此。


但汇率统一,就得保利率的统一——如果英镑的利率比马克高,趋利的心态下,人们势必会把马克换成英镑。


大规模集中兑换会使英镑快速升值,而马克就会快速贬值,这种情况下,汇率体制也要崩塌


最初,这个机制运行平稳。


但1990年,两德统一。



这本是个政治事件,但索罗斯,却以秃鹫般的视角,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东德的基础设施相对落后,统一后的德国政府一定会增加在原东德地区的投资,这也会直接推高德国的经济增速。


德国经济,必然会出现过热趋势。


为了避免通货膨胀,德国人也必定会提高利率


相应的,其他国家也该提高自己的利率。


但当时的英国,经济陷入衰退,1990年,英国GDP增速只有0.5%


这种情况下,英国需要的是降低利率,来刺激经济,而不是提高。


英国,会陷入两难。


在这样的情形下,索罗斯决定,做空英镑


确定猎物后,秃鹫开始了等待——索罗斯开始秘密地借入英镑,为做空做准备。


而现实,正如索罗斯预料一般。


当德国提高利率时,英国政府同样选择提高利率,来保持和德国的汇率。


高利率下的英国经济,一定扛不住多久。


摆在索罗斯面前唯一的问题,就是做空时,德国会不会冒着损伤自己的风险,主动降利率,拉英国一把。


此后,英格兰银行多次请求德国中央银行降低利率,以便英国降低利率,但都遭到了拒绝


这种情形,也让索罗斯不断加码,几个月后,他手里已经有价值70亿美元的英镑。


英国政府,也有所察觉,他们不得不四处借贷,以备不时之需。


索罗斯,同样在准备着。


随着英国经济的持续萎靡,1992年夏天,英镑和马克的比价,已经由年初的2.95,跌到了2.85,8月下旬,又跌到了2.80。


山雨欲来,双方都心知肚明,再跌,索罗斯就会出手了。


于是,就有了9月16日的这一幕,英国财政部如临大敌,以一国,对一人。


9点,索罗斯开始将手中的英镑,换成马克。


如此大规模的抛售,引发了市场的恐慌,一时间,大家都开始抛英镑。


英镑,开始迅速贬值。


英格兰银行在第一时间予以回应,他们用20亿美元分3次购入英镑。


但石沉大海,这20亿,连个响儿都没听到,英镑的汇率,还在不停下跌


拉蒙特打给了英国首相梅杰,要求把利率提高两个点,梅杰同意了。


▲1992年9月16日的首相约翰·梅杰和财政大臣诺曼·拉蒙特


英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哪怕牺牲政府信誉,也要阻止英镑贬值。


政府入市了,利率提高了,但英镑,还在下跌。


9月29日,梅杰要求重新召开国会。


二战结束后,英国国会被要求开会的次数,没有超过10次,而梅杰一贯的立场,也是拒绝重开国会。


英国,顶不住了


短短13天内,英国已经花费了55亿外汇储备,去购买英镑。但仍无法止住英镑的颓势。


万般无奈之下,当天,英国又分两次,将利率从10%,提到了15%,这在英国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第二天,英镑对马克的汇率已经跌至1:2.703,低于欧洲汇率机制的最低限额


当晚,梅杰打给了德国和法国总理,告诉他们,除了立即让英国退出欧洲汇率机制外,他已经想不出任何办法了。


最终,汇率的比例定格在1:2.4。


也就是说,之前的1英镑,需要2.8马克兑换,现在,只需要2.4马克。


最关键的是,他之前卖出的英镑,有不少都是借来的,并不是他实际拥有的,先卖出后,他只需再买入等额的英镑还回去即可平账。


先后之间,汇率已经急剧变化,相当于在高点卖出,再在低点买入,中间的差价,都是利润,这一幕是不是眼熟


胜利的那一刻,秃鹫在睡觉。


那一天,他赚了9.58亿美元。而整个做空过程,他的全部收益,达到了20亿美元


当年,中国的外汇储备,还不到200亿美元。


索罗斯,一战成名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一次捕猎他等待了36年,耐心得令人后怕。


36年前,在他抵达美国的前一站,正是英国。


他当时的想法很简单,5年赚够50万,然后带着这笔钱,回到英国。


36年后,他以一种咄咄逼人的姿态,回到英国,只不过带的不是钱,而是镰刀。


华尔街,改变了一个人


年幼的索罗斯,曾经体会过畸形的资本,给普通人带来的苦难。


当时,匈牙利爆发了超级通货膨胀。一张纸币,一天之内就可能贬值三分之二。


最夸张的时候,匈牙利纸币的面值,有19位数。


同样是钱,1美元,能满足索罗斯一家人一周的生活所需。


而匈牙利的货币,废纸都不如。


但当他来到美国后,却看到另一番景象:


二十世纪80年代,美国掀起了一波并购潮


时任美国总统里根,降低了政府对企业经营的控制。


越来越多的大企业意识到,依靠冷战增加国防预算造就的增长率,维持不下去了。


1980年,美国的并购案例只有1800多,6年后,这一数字变成了3300余例


随着并购增多,企业报表越来越漂亮,看上去是一派繁荣的景象,然而索罗斯见识过虚假繁荣破碎后的一地鸡毛,也更加懂得如何钻进空隙,戳破泡沫。


时代,让索罗斯,选择了做空。


此后的日子,他先后做空了英国、意大利、瑞典,割了日本的韭菜,将当时“全球第九大经济体”的墨西哥,揍成了第三世界。


1997年,他又做空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引发亚洲金融危机。


索罗斯所到之处,股市崩盘,富豪破产。


这些国家辛辛苦苦几十年积累的财富,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我在别人的眼里,就像一个罪犯”,索罗斯,很清楚自己的形象。


但他并不承认,“我从未制造危机,只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经过华尔街的“洗礼”后,这些人的遭遇,已经无法引起索罗斯的共情。


资本,不存在道德


2016年,索罗斯把目光转向了美国国内,开始做空美股。尽管中间有赚有赔,但索罗斯一直在持续做空。


很明显,他的目标,换了。


曾经吞食英国、日本、东南亚等国家的秃鹫,这一次,准备分食美国



华尔街秃鹫得手的次数越多,猎物的警惕性也就越强,破绽也越来越少。


此时,秃鹫只能自己创造机会。


付出的代价,会越来越大,甚至,会伤及自身。


在索罗斯的众多门徒中,卡尔森·布洛克和他的浑水公司,深谙其道。


卡尔森·布洛克,浑水公司的创始人。


他把狩猎场布置在了华尔街,目标猎物是一家家公司。


作为一家咨询机构,浑水首先要保证信息的真实性


但华尔街秃鹫,首先要保证的是,把肉,吃到嘴里


只要能引起市场对目标企业的不信任,股价下跌,布洛克和他的浑水公司,就有得赚。


什么手段,都可以,不惜以损害自身为代价


2019年7月7日,浑水突然做空安踏。


在接下来的14天内,浑水接连发布了5篇对于安踏的沽空报告,指控安踏“有意欺瞒消费者”以及“安踏收购的FILA品牌门店造假”。



第一篇报告发布当天,安踏股价下跌8%,市值缩水百亿港元。


但在接下来的几天,针对浑水报告里的每一项指控,安踏用数据,打了浑水的脸。


专业打假的浑水,报告中的数据,也造假


10月16日,安踏第三季度运营表现发布,当天,安踏股价刷新历史新高。


从7月7日到10月16日,短短三个月,安踏的股价上涨了37.5%


浑水的做空报告,成了安踏的垫脚石


这种事,浑水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事实上,浑水近些年的光环,也在遮着它的“黑手”


2012年,浑水做空新东方,声称新东方“北京地区数据造假”。


▲浑水发布长达90页的做空报告,对新东方进行质疑。


接下来的两天,新东方股价暴跌34.32%和35%,市值蒸发近20亿美元


这份报告,也使得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介入,开展对新东方的调查。


危急关头,新东方成立了特别委员会,回应浑水的质疑。


当天,新东方股价反弹,上涨15.27%。


随后,SEC的调查也表明,新东方的数据,并没有造假。而新东方的股价在短暂波动后,又重新回到正轨。


财务造假,确实可耻,浑水在经过详实的调查后,戳破谎言,也无可厚非。


但当浑水公司找不出问题时,它就会通过一份虚假的报告,把水搅浑,然后,浑水摸鱼


为了获利,浑水不择手段。


而浑水,又哪管这份报告引发的“洪水滔天”


除了中概股,特斯拉,也是做空者持续狙击的对象。


2018年4月13日,特斯拉成为美股市场被做空最多的股票。


做空者仍在不断加码,去年12月,特斯拉的空头头寸达到345亿美元,是排名第二的苹果公司的3倍。


做空者,就是马斯克的“一生之敌”


2006年,刚刚进入电动车行业的马斯克,给自己做了个“4步走”的商业计划:


第一步,造一台跑车;第二步,用挣到的钱,打造便宜一些、销量中等的车;第三步,继续用挣到的钱,打造畅销车型;第四步,同时,提供零排放的电力系统。


回头来看,特斯拉确实是按照这个计划进行的。


但正因如此,特斯拉才吸引了这么多的做空者——没按时完成,就是最大的利空消息。


2017年7月,特斯拉首辆Model 3下线,预计第四季度每周生产5000台,但全年,特斯拉只生产了2700台。


摩根大通立即站了出来,呼吁投资者做空特斯拉,并预计未来一年,特斯拉股票会暴跌40%


2018年第一第二季度,特斯拉亏损金额较上一年翻倍增长。


彭博直言,特斯拉会在3-6个月破产——当时,特斯拉的账上还有27亿现金,按照它每分钟烧钱6500美元的速度,只够到年底。


与此同时,美国推出了新的“燃油经济法”,放宽了对车辆的燃油排放限制,而国际油价,也处于低位。


对于做空者来说,这些,都是可以利用的“好消息”


2018年3月,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将特斯拉的信用,直接评为“垃圾”级。


2018年3月27日,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将特斯拉的信用等级从B2下调至B3

各大媒体也在不断渲染特斯拉即将破产的消息,当周,特斯拉股票下跌60美元


2018年8月,《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对马斯克的专访,文章称马斯克是一个“精神处在崩溃边缘的人”,第二天,特斯拉股票下跌30美元。


2018年9月,马斯克参加一档访谈节目,期间主持人给了他一支混有大麻的香烟。



第二天,美国的媒体都在报道马斯克是“精神恍惚的吸毒者”,当天,特斯拉股票下跌30美元。


发达的社交媒体让做空者根本不用大费周折地去散布负面消息,甚至连假的做空报告都不需要,几段话,一则推特,就能达成目的。


这些假消息最终伤害的,是他们自身。


但秃鹫不在乎,秃鹫的眼里,只有利益。


而这些利益,建立在侵害绝大多数未知者利益之上。


可能是散户,可能是投资者的信心,也有可能是,美国创新的基因。


但只要能分一杯羹,秃鹫不在乎。



现在的美国,在“逼着”人们做秃鹫。


从2009年的低点开始算起,道琼斯指数上涨了3倍多,标普500指数上涨了4倍,而纳斯拉克指数,上涨了7倍。


指数不断创下新高,但美国企业的利润,却在原地踏步


2014-2019年,美国企业利润已经有5年,停止增长


刺激美股上涨的,并不是企业的盈利能力,而是公司回购


利润没有增加,这些企业的钱,都从哪来?


2017年12月,特朗普签署了自1986年以来美国最大规模的减税法案。其中一半的福利,流入了美国最富有1%纳税人的腰包。


2018年,美股就迎来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回购


疫情期间,美国开始“无限印钞”模式,而这些钱,又流入了股市,推动美股创下一个又一个的新高。


面对这样的美股,巴菲特看了,也会害怕,因为它是脱离实际价值的虚高


这好比将腐肉堆积成山,静候秃鹫来享用。


在这样的时代,“最好的选择”,是做空。


而泡沫破碎的后果,可能比2008年,还要严重。


二十世纪90年代后,美国制造业开始外流。没了制造业,资本一窝蜂地涌向互联网行业、股市和房地产。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美国民众一片哀嚎。但房地产行业,仍然坚挺。


于是,房地产行业,成为了资本唯一的避风港


热钱涌入,美国房市,买到,就是赚到。


按照道理来说,批房贷之前,一定要查征信、开资产证明……经历一系列审核流程


但当时的美国,不需要。


把狗的名字填上去,银行也会批房贷给你——完全不需要审核。


电影《大空头》中,就连没有稳定收入的脱衣舞女郎,都贷款买了5套房,1套公寓。


当然,房贷也分三六九等


律师、医生、硅谷的程序员,这些人,工作稳定,收入高,基本没什么风险,是A类贷款。


稍微差一点的,是B类贷款。


而就像脱衣舞女郎这些没有稳定工作的,就是C类贷款,又称“次级贷款”


次级贷款风险高,利息自然也高。


相应的,办理人能拿到的抽成,也就越多。


所以这些人,疯狂地去找客户,办理更多的次贷。


当然,华尔街的银行家也不是傻子,这些办理人几乎没有正常还款的能力,很容易暴雷。


为了转移风险,他们想出了一个新的游戏规则——金融衍生品


他们把这些欠条打包,卖给其他银行或者机构。用拿回来的钱,继续放贷。


当然,在这之前,要先把这堆“狗屎”,包装一下:


这时,美国的评级机构入场了。


他们把次贷,又做了一次分类,稍微好一点的,标为AAA级,差一点的,标为AA级,以此类推。


这些垃圾资产摇身一变,成了“优质资产”


不明所以的美国人,开始疯狂购买这些优质债券。


但不管怎么包装,狗屎,始终是狗屎。


这些炸弹,也终会有爆炸的一天。


2007年,全球的金融衍生品金额高达596万亿美元,规模是同期全球GDP的12倍。


2008年,美国房贷逾期记录创下历史新高,金融衍生品,瞬间崩塌。


而当金融危机的海啸形成,那些原本属于A级的优质资产,也如多米诺骨牌般,瞬间倒下。


在这个过程中,华尔街的每一个人,都是做空者。


他们不像索罗斯所言,是“最后一根稻草”,相反,“每一根压死骆驼的稻草,都是他们亲手加上去的”。


令美国民众心寒的是,民众可以死,但华尔街,并不能倒。


在美国政府的注资下,不少“罪魁祸首”,免于破产。


愤怒的美国民众走上街头,发起了“占领华尔街运动”。




如今,10年过去了,美国普通投资者的命运,并没有改变——他们被迫发起第二次“占领华尔街运动”。


但最终的结局,终究还是失败。


而从次贷危机中,也很容易理解华尔街“拔网线”的行为——几个做空机构爆仓,可能会引发连锁踩踏,到时候,原本优质的资产,可能也会瞬间崩塌。


今年的美股,已经注了太多水,你以为的轻轻一戳,就很有可能爆掉,没人能承担这样的风险。


所以,华尔街联起手来,通过限制交易,给做空机构争取平仓的时间。


于是,短短几天之内,游戏驿站的空头头寸,就从140%,跌落50%以下。


尽管游戏驿站的股价还在波动,但这场大战的输家,一定还是散户。


因为秃鹫,早已毫无底线


他们不需要再捕风捉影、炮制利空的消息来制造恐慌。因为最大的利空,他们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但问题是,当下的美国,又能坚持几次呢?


做空者眼中,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空的。


每一个做空者,都希冀自己能复制“索罗斯式的胜利”


华尔街的秃鹫不断蚕食着腐肉,而这些腐肉也正是他们当年诞生的温床。


成功,不能复制。


但灾难,会重复上演


当他们把自己的巢穴“掏空”,“吃饱喝足”的秃鹫们,安然无恙。


受伤的,只有那些一枝一杈搭起巢穴的无数美国人。


扫一扫看更多精彩解读

华尔街又爆大战,哪家沦陷?


这个问题,会是中美合作的优先领域吗?



 美国还能被做空几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