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作为公众人物,特朗普要对粉丝的行为负责,他从未谴责粉丝的越轨行为,一直在纵容谣言和暴力,他的言行已不受宪法的保护。


民主党主持的第二次弹劾案落下了帷幕,参议院以56:44的票数认为特朗普弹劾案符合宪法,但以57:43的票数没能将特朗普定罪(定罪需要2/3票),已是平民身份的前总统特朗普在虚惊一场后无罪释放。


特朗普躲过了一劫,但他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参议院没将他定罪,但他仍要面对一系列的民事诉讼,特朗普在四年任期内多次违反州法律,纽约州要追究他的偷税漏税,佐治亚州要起诉他干预大选,而最可耻的,是特朗普作为美国唯一被弹劾两次的总统,将载入史册,遗臭万年。


10年后,美国小学生在学习美国历史时,老师会这样教导他们: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被弹劾两次的总统,他煽动暴力的行为给美国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大家千万不要学他,成为破坏民主的罪人。


特朗普已被民主党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整个特朗普家族和共和党,都因此蒙羞。


一、特朗普的“七宗罪”


整场弹劾的核心论点是特朗普是否要为支持者的暴力行为负责。


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难辞其咎,特朗普的律师则辩称特朗普从未直接命令支持者使用暴力,他的其他言论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双方各有其证据和逻辑。


在民主党看来,特朗普是有罪的,民主党众议院首席弹劾官尼古斯提出了三个关键点。


  1. 暴力可以预见吗?

  2. 他鼓励暴力了吗?

  3. 他是否采取了行动?


民主党认为特朗普三个要素全符合。


暴力是可以预见的。


因为特朗普一直在造谣大选舞弊,几个摇摆州已经按照他的要求反复计票,未发现任何舞弊的行径,州法院也多次驳回了特朗普团队的上诉,特朗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不断散步虚假信息。这些虚假消息为川粉的暴力行为提供了合法性。


只有在大选被窃取了这一前提下,川粉暴力冲击国会的行为才具有合法性,既然选举被窃取了,自然要用暴力这一非正常手段,原本的暴徒行径就演化为了人民重新夺取政权,驱逐腐败政客的正义之举。


特朗普的造谣决定了支持者迟早会用暴力来逆转结果,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特朗普一直在鼓励暴力。


特朗普的推特和演讲一直充斥对暴力的默许,无论支持者多么出格,特朗普都拒绝谴责他们,在计票阶段,很多特朗普支持者大喊stop stealing粗暴打断计票进程,他们将计票员围在房屋内,严重干扰了大选程序,但特朗普从未对此进行批评。他不仅不制止支持者的行为,反而鼓励他们要和华盛顿的腐败政客做斗争,将属于人民的选举夺回来。


1月6日,当彭斯拒绝特朗普的要求时,特朗普公然抨击彭斯是叛徒,并要求支持者做点什么以改变大选结果。特朗普的言语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当天他的支持者就冲进国会,并要求吊死叛徒彭斯。一些人一边翻着国会的机密文件,一边给特朗普打电话,说他一定为今天的起义感到自豪。


特朗普自始至终从未谴责支持者的越轨行为,直到国会暴动发生后,特朗普才谴责支持者的暴力行为,并声称他们不是自己的粉丝,在此之前,特朗普从未表示过一丝一毫的反对。


(国会暴动后,特朗普第一次谴责支持者的暴力行为)


特朗普用行动支持了暴动。


关于这点,民主党人找到了一项关键证据,就是麦卡锡和特朗普的通话,国会暴动发生后,麦卡锡跟特朗普进行了一次通话,麦卡锡抱怨国会的混乱场面,并要求特朗普制止暴徒,撤回对他们的支持,但特朗普不仅拒绝谴责暴力,反而站在暴徒一边,说他们对选举的不公正感到愤怒,同时特朗普没有及时调遣国民警卫队保护国会议员,他对支持者的暴力表示了默许,直到几小时后在助手的劝说下特朗普才发推谴责暴力,并呼吁支持者回家。


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安东尼认为特朗普并不为国会暴动感到愧疚,相反他为此感到高兴,他乐于看到背叛自己的副总统和国会遭到暴民的袭击。


多名共和党人均作证特朗普没有及时保护国会议员,他用实际行动支持者这场暴动。


相比于民主党的犀利,特朗普的律师显得力不从心,他们的几个说法均站不住脚,他们说这场暴动左右两股极端势力都有参与,但警方没有找到任何极左安提法参与冲击的证据,他们之后又说特朗普不该为此负责,说拜登和哈里斯也没有谴责弗洛伊德暴乱,但民主党很快就找出拜登、哈里斯谴责暴力的推特,称他们一直呼吁和平示威。


最后特朗普律师援引宪法第一修正案,认为特朗普拥有言论自由的权力,他不该为他人的错误买单,但这一点是站不住脚的。



二、特朗普的言论已不受宪法的保护


美国的宪法第一修正案保证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引用宪法第一修正案,试图撇清特朗普的责任,但很遗憾,特朗普的言论早已不受宪法的保护,因为公众人物的要求本就和普通人不一样,而且特朗普的言论早已突破了自由主义的底线,对他人造成了严重的误导和损害。


美国宪法源于洛克的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演变到今天,有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的说法,但无论哪种自由,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的自由不能伤害到他人,如果你的自由对他人基本权利造成了损害,则这种自由必须被限制。


特朗普的言论显然侵犯了他人的人权,特朗普对暴力行为的默许、鼓励让支持者铤而走险,试图用暴力推翻大选,当川粉冲进国会时,所有议员的生命安全都受到了威胁,而整场暴动确实造成了4人死亡,特朗普的言论已经侵犯到了其他公民的生存权,他的言论已不受宪法的保护。



另外,特朗普是一个公众人物,无论哪个国家,对于公众人物的要求都比普通人要高,公众人物的言行会影响到成千上万的人,因此他们必须要对自己的话负责,并对粉丝的行为承担责任。


比如国内肖战粉丝的恶劣行径自然会引到肖战身上,肖战在粉丝中拥有权威,他有能力引导粉丝的行为,粉丝犯错偶像也有失察的责任,公众人物需要负起公共道德,让粉丝成为社会良性的力量而不是破坏秩序的暴徒。


特朗普也是同理,他作为几千万共和党人的偶像,他的一言一行都能影响到粉丝的观点、行为,如果他妥善利用权威,他本可以促进美国的团结,但他却滥用权威,对暴力无底线的默许、鼓励,最终分裂了国家,特朗普的责任无从推卸。


一个普通人包庇朋友的犯罪行为尚且负有法律责任,特朗普明知粉丝在寻求暴力而不制止,特朗普显然要为此负责。


(公众人物需要对粉丝的行为负责)


三、迷茫的共和党与两种未来


对于审判的结论,共和党也是认同的,虽然他们投票反对定罪,但他们大都认同了民主党人的说法,比如麦康奈尔在弹劾结束后就说特朗普在骚乱之前的行为是可耻的,共和党人对于无罪的判决不代表共和党人会支持特朗普于四年后再次参选,他认为共和党需要和特朗普划清界限。


共和党人反对定罪的理由是不能对前总统进行弹劾,他们是质疑弹劾的合法性,而不是特朗普的罪名。


但更实质的原因是共和党议员害怕被选民抛弃,虽然特朗普已经社会性死亡,但他在共和党选民中的影响力仍然举足轻重,国会暴动后,大部分中间选民抛弃了特朗普,但仍有80%的共和党人支持他,他们中的不少人仍然相信拜登窃取了这次大选,相信副总统彭斯和国会背叛了特朗普和美国宪法。无论是麦康奈尔还是麦卡锡,共和党人对他们的支持率都远远低于50%。


(七名共和党议员支持对特朗普的二次弹劾,其他共和党人虽然投了反对派但原则上同意民主党人的说法)


现在有两种未来摆在共和党面前,一种是继续极端化,走茶党路线,彻底拥抱白人至上,考虑到拉丁裔无法接受白人至上,而保守派白人的数量越来越少,共和党会逐渐沦为一个边缘政党,支持率不会超过30%,这样的共和党无法和统一的民主党抗衡。


另一种是淡化种族概念,强调保守主义价值观,构建一个多种族的保守主义联盟。通过小政府、减税、宗教伦理、爱国主义等保守价值观吸引选民。2020大选,接近三分之一的拉丁裔投给了共和党,以至于卢比奥声称共和党有了新的未来,而拉丁裔是美国人口增长最快的族裔,掌握至少一半的拉丁裔,共和党就有了和民主党抗衡的资本。


但拉丁裔投给共和党是出于对左派的畏惧和对保守主义、基督教的忠诚,如果共和党滑向白人至上,这批温和的选民迟早会流失。


从长远看,共和党只有第二条路可走,即切割特朗普,在四年到八年内输给民主党,但在八年后依靠保守主义联盟和民主党分庭抗礼,由于政治的钟摆效应,共和党将依靠民众对左派的厌弃而重新上位。美国也将重回阶级政治和价值观论战,摆脱种族分裂的阴影。


在接下来的八年,我们将看到民主党的一党独大和共和党的再造,时隔50年,美国将再次迎来政治格局上的根本变革。


(拉丁裔是美国人口增长最快的族裔,谁能抓住拉丁裔谁就赢得了未来)



——点击“图片”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切割特朗普,共和党的分裂与败亡




关注新号防止失联

欢迎关注本人知识星球
更多私货内容将在知识星球分享
包括美国政治,官方文件解读等

在看点一下 大家都知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