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缅甸军方的掌控力世所罕见,在缺乏外力干预的前提下,缅甸军方的统治仍然稳如泰山。


缅甸民主转型10年后,军方再次以一场血腥的政变了结束了缅甸的民主制度,军队切断了互联网,实施了长期的宵禁,并逮捕了缅甸的民选总统昂山素季,在公众有所反应之前,军方就干净利落的结束了战斗。


军队政变成功后,缅甸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示威游行,无论是律师、医生、教师、学生、产业工人还是无业游民,他们都参与到了公民不合作运动中,由于军方遭到了公众大规模的抵抗,政府运转陷入了瘫痪。


正如一个在脸书上发帖的缅甸青年所说:我们知道军方的医院可以继续运转,他们可以用军人代替文官,可以有人代替工程师,但他们没法替代工人和教师。缅甸示威游行的主力是90后、00后,即Z世代,他们不像老一辈那样习惯于军方的政治宣传,他们会浏览国外媒体并善于利用互联网组织力量,他们成了这次反抗运动最积极的一群人。


如果所有缅甸民众都对军方采取不合作态度,确实会对军方的统治造成极大的困难,但我不认为依靠大规模示威,缅甸的民主力量就能翻盘,因为天时地利都不在缅甸民众一边。


为了更好探讨这个问题,我把缅甸的局势和韩国民主转型进行对比,对于军人威权国家来说,他能否还政于民取决于三个因素,军队内部的态度、外部势力干预和军队-民间力量对比。相对于韩国民主转型,缅甸这三点时机都不成熟。


一、军队内部的分歧


军人威权政府最大的软肋就是合法性,军人政府往往得不到民众由衷的支持,因此他只能依靠暴力和政绩进行统治,其中 暴力是政权的基础。要想维持暴力,军队内部必须铁板一块,不能出现重大的政治分歧。


纵观韩国现代史,军人政府在夺取政权前往往会摆平军队内部的反对者,朴正熙在发动516政变时已经赢得了大批军官的支持,全斗焕在发动1212政变前已经在军队中建立一心会这一秘密组织,通过一心会,全斗焕笼络了大批的精锐士官,这成为他政变的核心力量。


(全斗焕依靠一心会在短时间内清除了军队中的反对派,巩固了军队的忠诚)


朴正熙死后,全斗焕在一心会成员的支持下通过突袭先后除掉了陆军参谋总长郑升和和首都警备司令张泰玩,在完全掌控军队后,全斗焕才逮捕了金大中、金钟泌等民主领袖,并镇压了光州市民的大规模反抗。


朴正熙、全斗焕的成功都离不开对于军队内部的统合。而1988年韩国民主转型成功也离不开军队内部的异见,当时卢泰愚急于就任总统,和全斗焕已经有了冲突,而军队内部在内外的重压下也对镇压产生了分歧,这种分歧让全斗焕不得不三思而后行,为了防止内部生变,全斗焕最终选择了同意直选而非再次利用军队进行全国镇压。



与此相似的例子还有苏联,当时苏联由于军队长期欠饷,士气低落,很多退伍老兵甚至投到了叶利钦麾下,军队内部的动荡让苏联的镇压机器无法顺利运行。而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的垮台也和军队的叛变有关。


可以说,军队内部的分歧是民主转型的必备要素,但如今的缅甸军队仍然看不到内部分歧的迹象。相对于韩国军队、苏联军队或罗马尼亚军队,缅甸军队更加独立,更加与社会相脱节,是一个独立的利益群体。


一个很简单的标志,就是缅甸军队普遍经商,掌握着缅甸的经济命脉,即使不与社会合作,军队也可以独立供养军队,这使得缅甸军队成为超脱于社会的存在,他的决策往往不易受到民意的影响。


有评论家称缅甸是军队拥有国家而非国家拥有军队,这话说的十分准确,缅甸军队的独立性让民变无法引发政变,因此缅甸无法像韩国那样利用大规模群众示威来逼迫军队就范。


二、外部势力的干预


外部势力也是民主转型的关键一环,外部势力尤其是美国的干预往往促成军政府的倒台,就拿韩国来讲,韩国是走向军政还是民政往往取决于美国的态度。


在80年代前,出于对抗苏联的需要,美国往往容忍专制的军政府,将其作为对抗苏联的前线。


朴正熙发动516政变赶走了民选领导人张勉,但在朴正熙保证维护美国利益后,美国对朴正熙的独裁表示了默许。在之后民主势力反抗朴正熙的游行中,美国更是亲自到青瓦台为朴正熙助威,当时美国极力组成韩日和解,从而巩固美日韩三足同盟,以对抗中苏,而民主势力无视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反对韩日和解,最终美国选择了国家利益而非民主自由,在关键时刻投向了朴正熙,美国的态度直接导致了在野党的崩溃。


1979年全斗焕发动1212政变时,美国最初也表示反对,但在伊朗人质危机后,美国对全斗焕的统治表示了默许,伊朗革命中,卡特秉持人权外交,抛弃了原本亲美的国王政府,转而支持霍梅尼,最终,号称民主的霍梅尼最为反美并引发了伊朗人质危机,多名美国公民被扣押,卡特由于救援不力支持率大跌。由于伊朗的教训,卡特不再以民主人权作为外交方针,反而强调美国的现实利益。


因此在1980年的518光州事件,美国不但不支持起义的光州市民,反而派出航母替全斗焕助威。这次事件直接导致光州起义的失败,让全斗焕政权得以巩固,韩国民主派就此和美国反目成仇。


(美国出于现实利益考量,往往支持军政府而不是民主势力,光州事件中美国派出舰队替全斗焕撑腰,导致光州起义军全军覆没)


韩国1988年民主转型成功取决于美国的态度和国际大形势,1988年,苏联大为衰弱,美国遏制苏联的欲望下降,因此政治上不再依赖军政府,美国重新捡起价值观外交,要求韩国进行民主转型,当时美国以切断经济援助和制裁要挟全斗焕,令其不要采取过激行为。


同时1988年也是奥运年,韩国第一次举办奥运会不得不考虑国际形象,而且1988年脱冷战的氛围浓厚,民意大势就是冷战结束,走向和平、民主,在国内外的压力下,全斗焕被迫同意直选。


(美国的态度和国际形势非常重要)


可见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民主转型都离不开美国,但缅甸恰恰是美国影响力的末端,美国在韩国有驻军,无论是韩国军队还是民主势力都和美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缅甸并非如此,美国要想对缅甸施加影响必须采取大规模的制裁。但是目前来看,拜登并无此等意愿。


虽然拜登嘴上说要制裁军政府,但是由于拜登的总体策略是战略忍耐,修复特朗普造成的创伤,因此美国这两年的主要活动是休养生息,恢复经济,激进外交并不符合拜登目前的方针,加上中国与缅甸的经济交流,缅甸军政府被外部势力赶下台的几率很低。


三、军方-民间的实力对比


最后一个因素是军方-民间的实力对比,军队作为一个专业化组织一般是不能脱离社会存在的,军队的供给、工资、运营、维护都要依靠社会的援助,军队同样需要一个文官政府为其提供保障,因此在大多数国家,军人在夺权成功后往往致力于建立文官政府,由军政转为民政。


如朴正熙夺权后立即脱下军装参加总统选举,并建立自己的执政党共和党。全斗焕夺权成功后立即任命大量专业人士管理经济,并组建民正党。治理国家毕竟是一门学问,往往需要专业政客和文官体系来管理,因此韩国军人在夺权后会立即转向坐天下的模式,军人会穿上西装成为职业政客。


但是缅甸军队不同,缅甸军队最大的问题是军队大量经商,拥有自己独立的产业,在缅甸,军事工业、采矿、啤酒、烟草、服装、银行、酒店、房地产、航空等诸多领域都由军队掌控,虽然对外宣称是民营企业,但背后的鼓动是缅甸军方,管理者多是退伍老兵,企业的收入直接流入军方的腰包,这种对于经济的垄断让缅甸军队完全成了一个独立王国,即使没有社会的支援也可以生存。


(军队是个独立王国)

这点也说明了为何韩国军政府带动了经济发展,而缅甸军政府让国家经济大幅倒退,因为韩国军人完成了转型,而缅甸军人仍是军人,仍用非专业的方式管理经济,对国家经济命脉的直接掌控助长了他们的怠惰思维,成为了国家的蛀虫。

缅甸军队是一支拥有国家的军队,军队的力量无孔不入,远不是民间可比,这种悬殊的力量对比让缅甸公众几乎难以和军队抗衡。

这点在昂山素季执政的八年中已经有所显现 ,昂山素季夺取政权后,军方仍然拥有很大权力,军方垄断国会两院1/4的席位,垄断政府内阁多个重要职位,军方议员对新立法有否决权,军方高级官员还享有司法豁免权等一系列特权。对于军方的干政,昂山素季几乎毫无办法,这和韩国民主转型后军方势力的退出形成了鲜明对比。

1993年金泳三上台后以反腐之名清除了大量军方势力,解散了军队中的政治组织一心会,金泳三还建立了文官掌控军队的制度,从此韩国军队被彻底逐出了政界。

(韩国的军方势力受到了清算,而缅甸的转型非常不彻底)

与韩国对军方势力的驱逐相比,缅甸的民主转型显得不痛不痒,主动权仍然在军方手里。

基于这三点因素,我对于缅甸民间的反抗并不看好,因为军方的势力实在过于强大,除非美国这样的外部势力大举干预,否则军方的统治还将稳如泰山。

缅甸的乱局显露出一个真理,那就是军队一律不许经商,军队已经掌握了枪杆子,如果再掌控了钱袋子,那就真是为所欲为了。






关注新号防止失联

欢迎关注本人知识星球
更多私货内容将在知识星球分享
包括美国政治,官方文件解读等

在看点一下 大家都知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