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新一代俄罗斯人不记得叶利钦时期的天下大乱,只看到普京统治下的经济凋敝与世态炎凉。


普京逮捕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后,俄罗斯多地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游行,包括首都莫斯科、圣彼得堡在内的140座城市均爆发了反普京运动,为近十年来俄罗斯规模最大的游行。到1月31日,普京已逮捕5754名抗议者,其中包括多名纳瓦尔尼团队成员,由于重要成员被捕,纳瓦尔尼团队被迫宣布暂停第一季度的抗议计划。


纳瓦尔尼的组织力量被悉数摧毁,但游行依然在继续,游行的队伍中有大量18-25岁的年轻人,他们初生牛犊不怕虎,往往站在与军警对抗的前线。他们上街不是为了支持纳瓦尔尼,而是反对普京。


与老一辈不同,新一代俄罗斯人不记得叶利钦时期的天下大乱,他们只看到普京统治下的经济凋敝与世态炎凉。他们厌倦了停滞与缺乏希望,他们希望作出改变。


一、年轻人对普京缺乏敬畏


游行已经持续了两个星期,根据俄罗斯媒体的调查,发现抗议者的领头羊多是30-35岁的中年人,而队伍主力则是18-24岁的年轻人,他们用TikTok躲避警方的审查,不断组织大规模的示威活动。各项数据显示,年轻人对普京缺乏敬畏,普京在年轻人中的支持率远低于其他年龄段。


列瓦达中心的民调显示,自2017年11月以来,俄罗斯人对普京的信任率从59%下降到29%,支持率从81%下降到64%,由于经济低迷,普京的支持率一直呈下降趋势,这一趋势在年轻人中更加明显。其中18-24岁年轻人对普京的支持率和不支持率为51%对46%,支持者与不支持者各占一半。



普京正遭遇二十年来最严峻的合法性危机。


当年普京说: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二十年过去了,俄罗斯依然深陷经济停滞和政治腐败,普京当年的承诺俨然成为一句笑话。


虽然政绩乏善可陈,但老一辈俄罗斯人仍是普京的坚定支持者。因为他们亲眼见识过叶利钦时代的天下大乱,他们觉得普京再差也比叶利钦时代要好。


叶利钦时代,国家解体、财政崩溃、休克疗法让全国陷入一片混乱。俄罗斯GDP在短时间内蒸发一半,寡头、黑帮把控了俄罗斯的命脉,在街头横行霸道。动荡不安的局势下,俄罗斯人的出生率从苏联时期的14-17%下降到8.3%,死亡率从苏联时期的8-12%增加到14.7%,每年国家人口的减少高达100万人,男子的平均寿命也下降到50多岁。


犯罪猖獗、动荡不安是叶利钦时代最佳的写照。


经历过黑暗时期的俄罗斯人,无不记得普京恢复了秩序,普京或许残忍,或许独裁,但唯有他能保证俄罗斯的平安,这是多数老一辈俄罗斯人的想法,他们对普京又敬又畏,把他当做慈悲的沙皇看待。


但年轻人不同,他们出生时叶利钦时代已经临近终结,他们不记得叶利钦时代的乱象,只记得普京时期的经济凋敝与政治腐败,他们无法忍受国家停滞的现状,希望作出改变。


纳瓦尔尼的成功就是建立在年轻人的叛逆之上,他深知随着老一辈人的逝去,普京将丧失神圣的光环,沦为和他一样的凡夫俗子。



二、物价上涨与政治腐败:纳瓦尔尼的两支箭


作为普京最大的政治对手,纳瓦尔尼深知普京的弱点,经济凋敝与政治腐败,是普京的阿克琉斯之踵。


普京执政初期,用铁腕恢复秩序,铲除了叶利钦时代的寡头与大型黑帮,但普京的政治野心让他迅速变质,他逐渐扶植起一批新的寡头,这些寡头把控俄罗斯的经济命脉,占有大部分稀缺资源,导致俄罗斯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普京也无意铲除腐败,因为他仍需旧官僚的支持。


普京时代的政治秩序不过是叶利钦时代的延续,只是普京更为强势,足以压住各路豪强,让他们维持一副表面和谐的景象。


经济上,普京乏善可陈,多年执政仍未改变俄罗斯依赖能源和军工的畸形经济结构,意味着一旦美国做空油价,俄罗斯的经济将立即下滑。而普京出于维护统治的需要,不断鼓吹民族主义,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大秀肌肉,和西方正面冲突,导致俄罗斯不断遭到西方的制裁,经济雪上加霜。



二十年来,俄罗斯相比叶利钦时代好了一些,但叶利钦时代的顽疾一个也没解决。纳瓦尔尼抓住这一点对普京进行猛烈攻击。


2021年1月28日,在接受法庭审讯时,纳瓦尔尼将普京形容为一个躲在地堡里的独裁者,称他二十年来在经济上乏善可陈,还犯下了难以置信的腐败丑闻。


纳瓦尔尼说:


我们有20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我们有几千万人的生活没有丝毫前景。莫斯科的生活还勉强过得去,但只要离开莫斯科100公里,那就是一团糟。我们整个国家都处于这种糟糕的状态,没有丝毫前景,只要给两万卢布,人们全都会沉默。现在他们就是想用这种作秀审判堵住人们的嘴,把这个人关起来为了吓到其他几百万人,只要有人上街,那就再关五个,这样就能吓倒1500人……。


俄罗斯人,被剥夺了前景与未来,他们生活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但从国家的财富中能获得的为0,我们只有亿万富翁的数字是增长的,其他一切都在下降,黄油涨价了,通心粉涨价了,鸡蛋涨价了,作为一个石油天然气大国,都2021年来,通心粉都还在涨价。


我们要求正常的司法,选举,参与国家财富的分配,我们永不会将国家交给贪官污吏,绝不让他们把我们的国家变卖,卖成自己的宫殿、葡萄庄园和水迪斯科厅……。


纳瓦尔尼在演讲中怒斥俄罗斯物价上涨和政治腐败的现状,认为普京是导致一切的罪魁祸首,而他的核心诉求就是通过建立正常的司法程序和选举让俄罗斯人参与到财富的分配中,以缩小俄罗斯悬殊的差距。


纳瓦尔尼的言语一针见血,确实指出了俄罗斯的问题。实际上纳瓦尔尼本人的支持率并不高,只有19%,而不支持率则有56%,但年轻人依然选择和纳瓦尔尼站在一起,因为他们不是因纳瓦尔尼而愤怒,而是因普京的无能而愤怒。

纳瓦尔尼的成功表明,俄罗斯人对于寡头、腐败和物价的愤怒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三、普京的困境——政绩合法性的丧失


统治的合法性有四种来源,一是君权神授、二是意识形态狂热,三是选举,四是政绩。


到了19世纪,第一种不复存在,苏联解体后,第二种也宣告破产,如今世界上国家的合法性,要么依靠选举,要么依靠政绩,在民主思想深入人心的今天,威权国家要想遏制民众政治参与的热情,只能通过层出不穷的政绩来安抚人心。政绩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经济增长,另一种是民族主义。


普京上任后发现俄罗斯的经济结构存在根本缺陷,变革难以成功,于是他放弃了大规模的经济改革,而转向了民族主义,通过不断的外交胜利来巩固自身的统治,但普京此举无异于饮鸩止渴。


所谓外交胜利,就是通过强硬的姿态逼迫西方让步,激起民众的大国心态,让民众因虚荣心而支持现政权。但对于国力衰弱的俄罗斯来说,每一次出击都意味着国力的损耗,而国力损耗势必会让经济雪上加霜,一旦国民的爱国热情散去,经济凋敝、物价上涨将成为无法逃避的难题。



早在2009年,奥巴马就认为随着俄罗斯的衰落,美国再无必要视俄罗斯为敌,美国应将主力部署在亚太,以对抗日渐崛起的中国。就在美国转向之际,普京突然插手克里米亚,造成欧洲国家的普遍恐慌,美国被迫回归冷战时期的对俄政策。


长期的制裁让俄罗斯经济一落千丈,美国做空油价的行为损害了俄罗斯的石油产业,让俄罗斯福利水平下降,2020年的新冠疫情给普京政权致命一击,2021年逮捕纳瓦尔尼则让俄罗斯欧洲的关系降至冰点,开启没多久的北溪二号再度被禁。


糟糕的经济形势,外交环境,加上愈发叛逆的年轻人,只会让普京的连任之路愈发坎坷。


对纳瓦尔尼来说,坐牢绝不是政治生涯的终点,而恰恰是政治生涯的开始,坐牢前,纳瓦尔尼不过是一文不名的小角色,坐牢后他却名声鹊起,成为了人尽皆知的大人物。正如列宁所说:我不担心敌人憎恨我,我担心敌人无视我的存在。历史上,曼德拉、金大中、施明德都因坐牢而获得了非凡声誉,对于反对派来说,坐牢是恩赐而非惩罚。


纳瓦尔尼的反叛不过是开始,随着俄罗斯局势的每况日下,普京大帝的统治只会愈发艰难。



——点击“图片”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普京大帝最危险的敌人




关注新号防止失联

欢迎关注本人知识星球
更多私货内容将在知识星球分享
包括美国政治,官方文件解读等

在看点一下 大家都知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