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蓝字关注小吏哦



本来想留着脸等都写完时再露的。


总觉得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游戏是成熟男人的标志。


但是,事物的发展似乎永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我近来见到了好几个几年没见的老哥哥。


曾经风华正茂,现在找不着腰,还动不动就半脑袋白头发。


比较可怕的是,我上个月也被发现长白头发了


我大怒拔之,心有余悸。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是陪大家慢慢变老。


而不是将来见到我时就是个老。


人在拥有啥的时候通常对调侃和取笑无感,但失去后就会突然间发现自己没那么淡定了,近来看到留言区里有人管我喊渤海大爷时,我就已经不再像过去般从容了。


随着孩子的越来越不懂事,我深感时光匆匆流走,在我猛抬头的一刹那,发现年华从没提醒我它走的如此突然。


为了避免大家将来看到我两鬓斑白时心存怜悯买我的书,或者觉得岁月在我身上砍下了一刀刀太多的沧桑,我觉得现在趁着年轻还是有必要和大家时不时见上几面的。


感恩大家的问候,眼睛快好了,处于收尾阶段,每天还是要散瞳,每天看到大量的关怀,我真的很感动。


庚子年,我们终于过去了。


雷霆雨露,俱是天恩,无论好年份还是坏年份,都是我们一生中永不会再回来的365天。


整个庚子年我们写了56万字的《三国争霸》和27万字的前五章《两晋悲歌》,回首这一年,唯一无愧的,也就是没耽误时光了。


知我罪我,一任诸君


辛丑将至,我很平静


我会一如既往,日拱一卒的迎接壬寅年的到来


我敬爱的长辈们,我亲爱的朋友们


感恩这一段段神奇开启的美丽缘分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小吏百拜于渤海之滨


亲们,帮点“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