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新朋友,记得点蓝字关注我哟




人到四十,除了赚钱,还需要一个爱好。

我的爱好是写作,以及观察。

在所有事物中,最值得观察的无疑就是人类这种生物了:

时而愚蠢、时而聪明、时而高贵、时而卑贱、时而天真、时而狡诈,等等。


上帝如何造人我不知道,但是上帝是用来塑造人灵魂的原材料,我大概可以分辨出来:

蛇的毒液、狐狸的心、北极的冰雪、山顶的岩石、狮子的勇猛、豺狼的狡诈、骆驼的忍耐,当然,最后还需要有七种欲望,才共同编制了人类这种生物的灵魂。


从今天开始,我将用我的笔做刀、墨为画,为一些有趣的灵魂做一副素描。

这是第一篇。


              *   *   *   *   *   *


文是一个北京人。

文是一个地道的北京土著。

但是文显然没有选择属于北京土著的那种典型活法。


           *   *   *   *   *   *


文在年轻的时候喜欢看漫画《进击的巨人》,他觉得这部漫画真是深刻。

等到文考上研究生,被学术圈的各色人等捶打了一遍之后,他发现还是生活更深刻。


文当然有过女朋友,但并不是北京土著。

刚开始他以为这是爱情,投入了很多很多,后来却发现生活往往比父母更严厉。


因为父母没有因为他找这位女朋友而反对他,但是生活最终却暴击了他。

他和前女友因为一些事情拜拜了。

(现在年轻人的爱情真可怕,我刚刚写了二行字他们就分手了)。


绝大多数年轻人被生活捶打一遍后,往往会悟出一个真理:

认真的活着好累啊,还是躺下来舒服一点。


作为一个北京土著,文当然有这个资格躺下。

以他的情况,虽然不能躺赢,但是躺着吃还是可以的。



                  *   *   *   *   *   *


文在私底下有写一个公众号。

最开始是写漫画评论的,可惜二次元的世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打赏。


文后来考上国际政治类的研究生,当然开始写国际政治事件分析了。

他惊奇的发现自己有打赏了,虽然不多。

他惊奇的发现自己有粉丝了,居然不少。


没有女人,但是有粉丝也可以。

因为除了广告费,粉丝们多多少少还是会打赏你一下,如果哪天看你不顺眼,顶多就是取关,相忘于网络。

和女人比起来,粉丝真是强多了。


文当然不缺钱,但是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这种被人养的感觉。

即使他的绝大部分粉丝都是男人。


           *   *   *   *   *   *


文选择的专业是国际政治学,但是说实话,最开始他没学好。。

这个可以理解,因为国际政治专业的核心学习内容就是人性、利益和权术。

文连自己的老妈都斗不过,怎么能理解这些东西。


不过网络是个神奇的东西,他居然莫名其妙的找到了两个老师。

其中一位老师是一位网络大V(因为他没给广告费,我就不宣传了)。

另一位老师是一个网络资深老流氓。


前者教他的是历史深处的人性,后者教他的是如何计算利益。

当然,前者他付了学费,后者暂时还没要他的学费。


文对此有深深的警惕,因为他记得老流氓说过的一句话:

免费的东西往往最贵。



           *   *   *   *   *   *


因为专业的要求,文常常公费下基层。

下了几次基层以后,慢慢的他看到了众生诸相,有修罗相、有夜叉相、有恶鬼相。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不是北京你好、也不是晚安北京的那种歌舞升平带着摇滚范的世界。

这是一个搭建在生存需求之上的的世界。

在这里,人性并不阴暗,只是残酷。

生存面前,一切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那种残酷。


有一年,在几个教会志愿者的邀请下,文第一次接触了北京城的窝棚区。

这是一个他超出他想象之外的世界。

大量的留守儿童,大量的孤寡老人。

每个人对于生存的渴望像一把刀赤裸裸的刻在他们的脸上。

很多人为了一顿免费的午餐选择加入教会,孩子们读教会学校,老人们皈依教会。

这是一个压抑、沉默但是还不算特别冷酷的世界。

因为弱者们在宗教的麻痹下紧紧的挤在一起取暖。

对于一个北京的大孩子来说,这是一种真实而惊恐的体验。

他惊恐的意识到,这个他从未接触过的世界也是真实的世界。

这是他所处世界的背面,一个被网络和大众忽视的,但是真实存在的世界。


他带着怜悯去观察这个陌生的世界,并写了很多的文章。

这些发布在公众号上的文章给他带来了满足。

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去关注这个真实的世界,并能和他想办法去改变这个世界。


但是老流氓对这种纯真美好的愿望不屑一顾。

他明明白白的告诉文:

底层是野兽。

对于底层,怜悯是最大的傲慢。


怜悯是不是最大的傲慢文并不确定,但是文觉得受到了人生最大的侮辱。

对他内心深处善良的侮辱。


          

                   *   *   *   *   *   *


文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因为老流氓的学费他不准备付了,虽然老流氓一直没要过学费。


对于一个爱财的人来说,让他损失学费无疑是最大的痛苦。

所以老流氓耐住性子推荐文去看一部电影《狗镇》。


文看的似懂非懂。

他觉得老流氓这种人虽然道德底线很低,或者说非常有可能就没有所谓的底线这种东西,但是至少在智商上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可取之处。


所以他郑重的请教了老流氓。

老流氓没有讲大道理,他讲了自己的过去。


在血汗工厂的经历,做农村收款人的经历,在台企打工的经历,与政府打交道的经历,等等等等。


当老流氓以当事人的角度讲述他的经历,讲述他的算计,讲述他的零和博弈,讲述他的狠辣时,他开始朦朦胧胧的意识到一件事:

他的怜悯对底层并无太大价值。

底层需要的是整个生态的改变,而不是个人的怜悯。

他不知道他的理解是否正确,但是他决定用一种相对客观的态度去观察这个陌生的世界。


           *   *   *   *   *   *


文再次开始跑基层。

男人的成长和年龄无关,与经历有关。

文以一种超越同龄人的速度开始成长。


但是他真正获得老流氓的肯定,是因为后来的两篇文章。

这是两篇他认为尚可的文章,他不清楚老流氓为什么如此肯定这两篇文章?


老流氓的回答简单直接:

在这两篇描写底层的文章里,我没有看到怜悯。

底层是野兽,而野兽无需怜悯。

你能认识到这一点,就是真正的成长。


一个人能不带怜悯的、客观的去观察另一个更低的阶层,这是一种比才华更可贵的能力。

截止目前,这是老流氓对文最大的肯定。


           *   *   *   *   *   *


文依然年轻,文还在路上,但是和同龄人相比,文已经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风景。

认知提升太快显然是一种痛苦。


因为这种对世情的通透不是你自然领悟的,而是世界以某种方式强塞给你的。


文依然在纠结是否考博士,文依然在勤奋的更新自己的公众号。

从外表看,文还是那个地道的北京土著。


但是文自己知道,他的心已经经受了尘世间第一次风刀霜剑的考验。

他开始真正的用客观的心态去观察这个世界。


文再看《进击的巨人》这部漫画,他觉得这部漫画真是深刻。

年轻的他问自己:

什么是真正的勇敢?

是明知世界如此糟糕,但是依然坚持冷静活下去。


文是一个北京人。

文是一个地道的北京土著。

文是一个正在进击的北京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