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钱立华, 方琦, 鲁政委


当前,碳中和已成为全球趋势。我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在2020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首提碳中和目标,预示着我国的绿色发展进入了新阶段。要实现碳中和目标,我国的经济结构、能源结构、产业结构等都面临着深度的低碳转型,这意味着巨大的资金需求,而绿色债券具有期限长、一定价格优势的特点,未来市场需求必将日益提高。

 
在过去一年中,国际绿色债券市场持续增长,我国绿色债券年度发行规模虽有下降,但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券发行表现亮眼。展望未来,在碳中和目标下,面对庞大的资金需求,我国绿色债券市场将迎来广阔的发展空间。一方面,我国全国层面和地方层面支持绿色债券的激励约束政策在不断出台,同时在碳中和目标下绿色债券标准有望实现国内统一、国际接轨,这都为绿色债券市场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另一方面,围绕碳中和目标,绿色债券品种也将迎来更大的创新空间,包括碳中和债券、气候债券、转型债券和蓝色债券等。

 

一、碳中和成为全球趋势

 

1、碳中和成为全球趋势

 

碳中和是一个全球未来必须达成的目标。气候变化是全球可持续发展最为重要的领域,《巴黎协定》明确提出了为控制本世纪2℃和1.5℃温升的全球温室气体控制目标:“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尽快达峰,到本世纪下半叶实现全球净零排放”,因此根据《巴黎协定》,碳中和是一个全球未来必须达成的目标。

 

当前,全球已有部分国家和地区率先实现了碳中和(如不丹和苏里南),部分国家和地区已将碳中和目标写入法律或在立法进程中(如已写入法律的瑞典、英国、法国等,立法中的欧盟等),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陆续提出碳中和目标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如中国、美国等),据不完全统计,包括我国,全球有120多个国家和欧盟正在努力实现到2050年温室气体净排放为零的目标,随着气候变化问题日益严峻,“碳中和”已成为全球趋势。

 

2、我国首提碳中和目标,绿色发展进入新阶段

 

2020年9月22日,我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讲话中宣布,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随后,12月12日,习近平在气候雄心峰会的重要讲话: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这样一个具有雄心的强化的气候目标意味着我国整个社会经济体系都需要发生根本性的转变,以实现我国经济社会全面的高质量发展。

 

碳中和目标的提出预示我国的绿色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在“十三五”期间,我国绿色发展的最主要目标为“改善生态环境”,而根据“十四五”规划建议中的总结,我国在“十三五”时期“污染防治力度加大,生态环境明显改善”,因此到了“十四五”时期,我国绿色发展的重点将从改善生态环境转向生产生活的全面绿色转型,绿色低碳发展与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性明显提升。从更长期目标看,正如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到2035年,我国“广泛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碳排放达峰后稳中有降,生态环境根本好转,美丽中国建设目标基本实现”。

 

二、绿色债券市场持续增长 

 

1、国际绿色债券市场继续增长

 

根据气候债券倡议组织(CBI)近日发布的数据与报告,全球绿色债券2020年发行2695亿美元,略高于2019年绿色债券的发行总额2665亿美元(2018年:1714亿美元)。[1]2020年的发行规模达到历史最高值,保持了绿色市场连续九年增长的趋势,自2011年以来,绿色债券的年发行量稳步增长,2015年之后有明显上升,2015-2020的年均增长率达到60%,到2020年末,绿色债券的累计发行规模已达到1万亿美元。

2020年全球绿色债券年发行规模前五名的国家分别为美国(511亿美元)、德国(402亿美元)、法国(321亿美元)、中国(172亿美元)、荷兰(170亿美元)。

 

从绿色债券发行用途上来看,主要投向能源、低碳建筑、低碳交通、以及水基础设施和土地使用领域。其中能源领域发行规模为936亿美元(占比35%),低碳建筑领域规模位706亿美元(占比26%),低碳交通领域规模637亿美元(占比24%)。水基础设施和土地使用领域发行规模分别为175亿美元(占比7%)和136亿美元(占比5%)。

 

2、我国绿色债券年度规模下降,但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券发行表现亮眼

 

累计发行规模过万亿,年度发行放缓。根据Wind绿色债券概念板块统计,截至2020年末,我国境内市场贴标绿色债券累计发行规模突破1万亿元,达到11521.43亿元,存量规模8721.27亿元。2020年以来,受新冠疫情影响,我国绿色债券市场发行明显放缓,2020年全年发行规模为2276.48亿元,较2019年同比减少21.4%。

 

绿色债务融资工具发行规模增长较快。从不同债券类型来看,2020年绿色债务融资工具发行表现亮眼,全年发行规模达到403亿元,同比大幅增长了22.9%;绿色企业债券发行规模477.40亿元,与2019年基本持平;绿色公司债券发行规模737.10亿元,同比下降了7.5%;绿色资产支持证券发行规模322.98亿元,同比下降36.6%;绿色金融债券发行规模337亿元,同比下降60%。可以看到,自2019年以来,我国绿色债券市场结构已经开始发生转变,非金融债券发行占比超过金融债券,2020年绿色非金融债券发行规模占比已达85.2%,比2019年还要高12个百分点。

 

三、我国绿色债券市场将有更多创新空间

 

1、在碳中和目标下我国绿色债券市场空间广阔

 

碳中和目标下,我国具有庞大的资金需求。要实现碳中和目标,我国的经济结构、能源结构、产业结构等都面临着深度的低碳转型。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发布的《中国长期低碳发展战略与转型路径研究》显示,要实现2℃目标导向转型路径,我国2020—2050年能源系统需要新增投资100万亿元,约占每年GDP的1.5—2.0%;要实现1.5℃目标导向转型路径,能源系统需要新增投资约138万亿元,超过每年GDP的2.5%。

 

绿色债券具有期限长、一定价格优势的特点,在碳中和目标下,未来市场需求必将日益提高。大部分的绿色项目,具有环境的正外部性,但由于此外部性未实现内部化,因此前期资金投入大,投资回收期长,且收益率不高,因此,此类项目并不容易融到中长期的资金,根据气候债券组织的统计,2019年中国绿色债券总规模的40%期限是在5年以上,主要的发行人是非金融企业和政府支持机构,如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绿色债券,可以成为企业开发中长期绿色项目的重要融资渠道。

 

与此同时,部分绿色债券发行价格具有一定优势。目前债券的发行价格主要还是取决于发行的时点,以及投资人更看重风险和收益的匹配,但很多绿色债券还是展现出了一定的发行价格优势。根据中诚信近期发布的《绿色债券年度报告》,2020年发行的绿色债券中,可比的106只绿色债券中,68.86%的绿色债券低于当月发行的同期限、同券种、同评级的普通债券平均发行利率,成本优势约43BP,对发行人而言,持续显现出一定发行价格优势。

 

2、支持绿色债券的激励约束政策不断出台

 

全国层面,政策强化对绿色债券的激励。人民银行将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纳入货币政策操作的合格抵押品范围,同时纳入对绿色金融业绩评价的考核范围,并将考核结果纳入央行金融机构评级;银保监会将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投资纳入绿色融资统计范围;交易所下调了绿色债券相关费率。2018年6月,央行决定适当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主要包括绿色金融债券、A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优先接受涉及小微企业、绿色经济的债券)、以及优质的绿色贷款。2020年7月初,中国银保监会将原《绿色信贷统计制度》升级为绿色融资统计制度,将银行对非金融企业的绿色债券投资纳入统计;2020年7月21日,人民银行发布了新的《银行业存款类金融机构绿色金融业绩评价方案(征求意见稿)》,将原绿色信贷业绩评价升级为绿色金融业绩评价,同样将绿色债券业务纳入银行绿色金融业绩评价考核的业务范围。2020年1月,上交所印发《关于调降债券业务收费标准的通知》,上海清算所决定调降债券业务收费标准。其中,将支持绿色产业可持续发展,对绿色债券的发行登记费率、付息兑付服务费率降低50%。

 

地方层面,部分地方政府持续推出绿色债券实质性激励措施。部分地方对绿色债券、绿色信贷等制定了很多激励性的措施,鼓励各类机构发行绿色债券,对绿色债券贴息、担保和补贴等。以江苏省为例,其对环境基础设施资产证券化和绿色债券进行贴息,对于长江生态修复债券等绿色债券,按照年度实际支付利息的30%进行贴息,贴息持续时间为2年,单支债券每年最高贴息不超过200万元。除了江苏外,还有绿色金融试验区、四川省、广西南宁市等多地政府实施对绿色债券发行人提供补贴等实质性的绿债激励政策。

 

以上国家和地方的绿色债券激励约束措施,以及未来可能出台的更多激励措施,将有利提升绿色债券的市场吸引力,激励更多机构发行绿色债券和投资绿色债券,从而有助于绿色低碳项目和绿色低碳企业获得更多资金支持。

 

3、碳中和目标下绿色金融标准或将迎来更新

 

当前,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于2019年3月发布的《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是我国的绿色金融基础标准,其他绿色金融产品标准都参考这个基础标准进行更新与修订。而目前这个基础标准中,包括了高碳的传统能源清洁高效利用等高碳燃料的生产和利用,如清洁燃油生产、煤炭清洁利用、煤炭清洁生产。碳中和目标提出后,这个标准就与我国的碳中和目标不再吻合了,未来绿色金融的相关标准进行更新和修订的过程中,或将不再纳入高碳能源的清洁高效利用等项目和产业,以与国家碳中和目标以及国际绿色标准保持一致。

 

绿色债券标准有望实现国内统一、国际接轨。在2020年7月人民银行、发改委和证监会联合发布的《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中,将化石能源清洁利用的相关项目剔除,实现了与国际标准的接轨,这为我国绿色债券市场吸引境外投资者创造了条件。此外,未来该新版目录正式发布后,还将实现国内各类绿色债券标准的统一,未来或将进一步实现与绿色信贷等其他绿色金融产品标准的统一,这将促进各类金融产品之间的衔接,降低业务管理难度和成本,如商业银行绿色金融债与绿色信贷的衔接、绿色信贷与绿色信贷资产证券化的衔接等。

 

4、绿色债券品种将迎来更大的创新空间

 

首先是碳中和债券。为了更好的服务于我国的碳中和目标,交易商协会推出了碳中和债,聚焦于碳减排领域。交易商协会推出的贴标碳中和债券是绿色债务融资工具的子品种,主要是指募集资金专项用于具有碳减排效益的绿色项目的债务融资工具,首批支持项目主要涵盖绿色债券支持项目中的三类:一是清洁能源类项目,包括光伏项目、水电和风电项目;二是清洁交通类项目,主要为电气化的轨道交通类项目;三是低碳改造类项目,主要为绿色建筑类项目等。2月7-8日,交易商协会支持6家企业同步发行了首批碳中和债,均为2年及以上中长期债券,发行金额64亿元,牵头主承销商包括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兴业银行4家金融机构,募投领域包括光伏、水电、风电、绿色建筑等项目,预计每年可减排二氧化碳4164.7万吨,减排效果显著。我国碳中和目标提出后,碳中和领域的投资机会受到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而碳中和债券的推出将有助于投资者识别出对碳中和目标贡献最大的领域,满足投资者的需求,同时也为我国实现碳中和目标吸引更多的社会资金投入。

 

第二是气候债券,随着碳中和目标的提出,我国对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重视程度上升到了新高度,而这也是国际上最为关心的领域之一。目前国际上有绿色债券相关原则,气候债券倡议组织(CBI)发布了气候债券标准,相较于我国交易商协会提出的碳中和债券,气候债券支持的范围更广,包括所有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领域的绿色项目,而碳中和债券则更加聚焦于具有碳减排效益的领域。目前,国际部分发行的绿色债券,按照气候债券组织的标准经过认证后,也被归为认证气候债券。探索发行经第三方认证的气候债券,投资者将知道这类债券专门用于应对气候变化,既有助于吸引国际投资者的投资,更有助于我国应对气候变化工作。

 

第三是转型债券。转型债券主要支持向低碳或零碳转型的企业或活动,特别是针对传统高碳排放行业。与碳中和债、气候债券不同的是,前两者均属于绿色债券的范畴,而转型债券则支持的范围更加广泛,包括那些不在绿色债券支持范围内的部分传统高碳行业的低碳和零碳转型,同时募集资金的使用可以专项用于转型活动,也可以作为一般公司用途,但整个公司必须处于转型路径上。2020年9月,气候债券倡议组织和瑞士信贷共同发布《为可信的转型融资》白皮书,提出了一个转型融资框架,包括符合转型融资需要遵循的五项原则。2020年12月,国际资本市场协会(ICMA)发布《气候转型融资手册》,旨在明确为气候转型进行融资时,对发行人层面的信息披露提供指引和建议,以提高转型融资的可信度,特别是来自“难以减碳”(碳密集)行业的债券发行。转型债券发行人必须对四个关键要素进行披露:1)发行人气候转型战略和公司治理;2)业务模式中考虑环境要素的重要性;3)气候转型战略应参考具有科学依据的目标和路径;4)执行情况有关信息的透明度。目前我国实现了首笔转型债券的落地。在ICMA的框架下,中国银行在2021年1月成功发行了全球首笔金融机构公募转型债券,募集资金用于支持天然气热电联产项目、天然气发电及水泥厂余热回收项目,并按照ICMA手册的要求发布了《转型债券管理声明》,对四大关键要素进行了披露。

 

第四是蓝色债券。在我国,海洋经济占据重要地位,海洋生产总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9.0%,占沿海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7.1%,同时海洋的可持续发展也与气候变化问题息息相关。为此,2018年人民银行、银保监会、海洋局等八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改进和加强海洋经济发展金融服务的指导意见》,2020年1月3日,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中首次提出积极发展蓝色债券。纵观全球市场,虽然蓝色债券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全球仅发行了几只蓝色债券,但却已经激起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部分投资人认为蓝色债券市场是继绿色债券之后,可持续金融领域又一极具潜力的市场。2020年,中资机构也实现了蓝色债券的落地。2020年9月,中国银行发行中资及全球商业机构首只蓝色债券,募集资金用于支持中行已投放及未来将投放的海洋相关污水处理项目及海上风电项目等[2]。2020年10月,兴业银行中国香港分行在国际资本市场上成功发行三年期美元固定利率蓝色债券,实现了中资股份制银行首单境外蓝色(海洋和水资源保护)债券发行[3]。2020年11月,由兴业银行独立主承销的青岛水务集团2020年度第一期绿色中期票据(蓝色债券)成功发行,募集资金用于海水淡化项目建设,成为我国境内首单蓝色债券,也是全球非金融企业发行的首单蓝色债券[4]

 

注:

 [1]资料来源:Record $269.5bn green issuance for 2020: Late surge sees pandemic year pip 2019 total by $3bn,Climate Bonds Initiative,2021/1/24,https://www.climatebonds.net/2021/01/record-2695bn-green-issuance-2020-late-surge-sees-pandemic-year-pip-2019-total-3bn(查于2021/1/27)

 [2]资料来源:又一新概念将火起来 中行发行的蓝色债券受热捧,21世纪经济报道,2020/10/16,http://bank.hexun.com/2020-10-16/202241000.html (查于2021/2/5)

 [3]资料来源:兴业银行发行中国香港首单抗疫债券和中资股份行首单境外蓝色债券,兴业银行官网,2020/11/2, https://www.cib.com.cn/cn/aboutCIB/about/news/2020/20201102.html(查于2021/2/5)

 [4]资料来源:兴业银行落地境内首单蓝色债券, 2020/11/4, https://www.cib.com.cn/cn/aboutCIB/about/news/2020/20201104.html(查于2021/2/5)


🔝特别提示

本报告内容仅对宏观经济进行分析,不包含对证券及证券相关产品的投资评级或估值分析,不属于证券报告,也不构成对投资人的建议。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