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每天收到你意想不到的好文

--------------------------------

曾经被伊朗当局以间谍罪非法囚禁三年,最后在川普政府的营救下返回美国的华裔美国历史学者王夕越近日表示,他反对拜登提名奥巴马时期的高级顾问马利(Robert Malley)出任伊朗问题特使,因为马利对伊朗的绥靖态度行不通。


图中为王夕越于2019年12月7日,在瑞士与川普政府的伊朗特使胡克(Brain Hook)的合影


据泰晤士报2月8日报导,拜登上任后放弃了川普政府对伊朗的“最大施压”政策,并欲启用奥巴马时期的中东问题高级顾问马利出任美总统的伊朗问题特使,同时恢复奥巴马政府与伊朗签署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普利斯顿大学的历史学者王夕越对此表示非常失望。


王夕越表示,这些都是奥巴马前政府对伊朗的政策,他曾经也认可奥巴马政府对伊朗的方这些政策,并相信国际社会可以通过缓解与伊朗的关系而将伊朗政府变好,然而在遭到伊朗当局违法扣押的经历让他意识到,伊朗并不愿意通过与国际社会交往或缓解与国际社会的关系而改变,他说:“这美国政府正在依赖于通过加强和伊朗的交往和缓解与伊朗的关系,来试图推动伊朗行为的改变,但是伊朗却没有改变的意愿。”


王夕越是北京人,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历史学博士。2016年8月8日,在他结束了在伊朗实地进行的“19世纪波斯地区统治王朝”研究准备返回美国时,却被伊朗当局以间谍罪扣押并于2017年7月被判处10年徒刑,被关在伊朗的埃温监狱三年(Evin Prison)后。他最后于2019年12月7日被川普政府救出。


王夕越表示,他被捕时马利正是奥巴马政府的高级中东问题顾问,而奥巴马政府当时由于忙于与伊朗签署《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完全顾不上解救困于困境中的他。


王夕越在今年1月底,在得到拜登准备任命马利为伊朗特使的消息后在曾推特上推文道:“当我被伊朗扣押期间,马利是奥巴马政府的高级中东问题顾问,他在我获救方面没有起任何积极的作用,如果他获得任命,这将意味着,伊朗扣押的美国人质将不会是美国政府优先考虑的事项。”


报导表示,王夕越和目前仍然被关押在埃温监狱的伊朗裔英国人拉特克利夫(Nazanin Zaghari-Ratcliffe)一样,都是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签署后被捕的,拉特克利夫的被捕掀起了英国政府与伊朗长达5年的“人质外交”,期间几乎没有证据显示伊朗对西方的援救努力有任何积极态度,但是王夕越被川普政府成功救回。


马利参与了2015年关于伊朗核协议谈判的首轮谈判,因此美国的鹰派和亲以色列的人士都对马利非常不满意。作为总统特使,马利的任命无需国会批准,因此如果他愿意,他将立刻开始与伊朗的谈判。虽然他还没有介绍他准备与伊朗谈判的细节,但是无论他启用什么战术,这都将是对通过与伊朗交往来改变伊朗的尝试。


王夕越认为,这说明拜登政府将重复以前犯过的错误。他说:“拜登政府需要扭转他们对伊朗的绥靖政策,因为这种政策行不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