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蓝字关注小吏哦


325年,屠各老大刘曜和杂胡书记石勒之间正式开打,两国边界的河东和弘农两郡成为了双方的角逐战场。

 

此时匈奴汉的国号改成了“赵”,历史上非常无厘头的同时出现了两个“赵”政权。


史称匈奴汉为“前赵”,羯赵为“后赵”。


但实际上,从时间的角度来说,人家石勒应该是“前赵”。


早在318年靳准内乱之时,刘曜为了喊石勒来帮架就已经将石勒封为赵公了,战后还打算封石勒为赵王,但半截反悔了,派杀手追杀了使者。(刘曜自长安屯于蒲阪,曜复僭号,署勒大司马···进爵赵公;刘曜又遣其使人郭汜等持节署勒太宰,领大将军,进爵赵王)


319年,刘曜觉得关中这江山是自己打下来的,并州老家的政权也早就让人家灭了,再用不吉利,于是改弦易辙决定重新立号了。


结果换了个更不吉利的。


刘曜问了一下同志们的意见,太保呼延晏等说道:您当年是亲手灭晋之人,功成后被封为中山王,中山那是原赵国之地,该叫大赵。赵为北,北为水,晋为金德,水继金德超吉利(五行次序为金、水、木、火、土)(太保呼延晏等议曰……陛下勋功茂于平洛,终于中山,中山分野,从大梁赵地,宜革称大赵,逐以水行)


刘曜当年灭晋后被署为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雍州牧,封中山王,刘曜也觉得这个封号好吉利,雍州牧为关中,为他此时立业之地,那个中山王肯定也错不了,于是刘曜决定用自己龙兴时的“赵”为国号,以冒顿配天,刘渊又变成了上帝。(以冒顿配天,光文配上帝)


其实吧,任何时候讨那种嘴上便宜的“遥领”都是不太吉利的。


没有这东西你偏说有,把美好愿望天天挂嘴边,这都是不吉利的。


《道德经》里讲:“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从来事办成之前,都是要尽量藏着掖着的,更何况“国号”这种国之根本,自古政权那都是占着啥地方,喊啥名号,那叫扎根啊!


刘邦起于汉中,人家叫汉王;


曹操古魏地邺城为都,人家叫魏王;


司马昭以晋之故壤十郡为封,人家叫晋王。


你一个关中政权叫“赵”,这不找乐嘛!


324年,前赵立国后终南山崩了,有百姓于山崩处得白玉方一尺,上有文字:"皇亡,皇亡,败赵昌。井水竭,构五梁,咢酉小衰困嚣丧。呜呼!呜呼!赤牛奋靷其尽乎!"


给同志们乐的呦!全都在说石勒要死啦!刘曜更是斋戒七天把这白玉供太庙去了。(时群臣咸贺,以为勒灭之征。曜大悦,斋七日而后受之于太庙,大赦境内)


在所有人都自作多情时,中书监刘均站出来泼冷水了:自古国主对应的是山川,山崩川竭,这说明完蛋的是特么咱啊!


理由如下(下为原文,相当通俗,不翻译了)


1、终南,京师之镇,国之所瞻,无故而崩,其凶焉可极言!


2、“皇亡,皇亡,败赵昌者',此言皇室将为赵所败,赵因之而昌。


3、今大赵都于秦雍,而勒跨全赵之地,赵昌之应,当在石勒,不在我也。


4、“井水竭,构五梁”者,“井”谓东井,秦之分也,“五”谓五车,“梁“谓大梁,五车、大梁,赵之分也,此言秦将竭灭,以构成赵也。


5、“咢”者,岁之次名作“咢”也,言岁驭作咢酉之年,当有败军杀将之事。


6、“困”谓困敦,岁在子之年名,玄嚣亦在天之次,言岁驭于子,国当丧亡。


7、“赤牛奋靷”谓赤奋若,在丑之岁名也。'牛'谓牵牛,东北维之宿,丑之分也,言岁在丑当灭亡,尽无复遗也。


总体上就两件事:


1、预言了未来:你家将被石勒吞并。


2、预言了时间:鸡年死大将,鼠年国当亡,牛年种当灭。


你说这是封建迷信吧,人家提前好几年把日子都给你算出来了,班子会都讨论了,证据都供太庙去了。



爱咋咋地吧,来看看匈奴人在中国历史主线上的最后一节吧。


石勒统一关东的这些年,其实刘曜在西边也没闲着。


只是他比石勒更艰难。


石勒面对的状况,看似地盘更广,成分更杂,但经历了二十年的大乱,早已整合成了地方坞堡势力;而且更重要的是,没有别的民族跟着掺和,石勒只用专注的面对各汉人坞堡主这一个阶级对手。


刘曜那边则头疼的多。


因为关陇一带除了汉人和杂胡外,还有很多羌人和氐人。


羌氐二族那都是独立数百年的原生本土民族,像羌族人民人家跟武德爆棚的炎汉都能拍百年开干的连续剧,而且之前你匈奴屠各在并州被打出来时晚节不保,刘乂案后在民族问题上算是臭大街了。


320年,他屠各内部自己出了叛徒,本族的路松多起兵于新平、扶风以附东晋司马保势力,秦陇地区的氐、羌也纷纷帮场。(屠各路松多起兵于新平、扶风以附晋王保,保使其将杨曼、王连据陈仓,张、周庸据陰密,松多据草壁,秦、陇氐、羌多应之)


没多久,刘曜内部的禁军将领都造反了,勾结巴族酋长句徐、厍彭准备造反,因为消息泄露未成。(赵将解虎及长水校尉尹车谋反,与巴酋句徐、厍彭等相结)


刘曜发现后囚禁了谋反的五十多人准备开刀放血,光禄大夫游子远劝道:不能多杀啊!杀了准出大乱子!叩头流血刘曜都不听,将所有叛乱分子全部诛杀。


杀了之后,人家巴族全都反了,推巴族酋长句渠知为主,自称大秦,改元叫“平赵”,瞅瞅这气性,关中各山头的氐、羌、巴、羯各族三十余万全都闹起来了,关中大乱,城门昼闭。(尽杀徐、彭等,尸诸市十日,乃投于水。于是巴众尽反,推巴酋句渠知为主,自称大秦,改元曰平赵。四山氐、羌、巴、羯应之者三十余万,关中大乱,城门昼闭)


刘曜杀完后傻眼了,硬着头皮准备亲自平叛,被游子远再次劝阻,说民族问题要妥善解决,这帮蛮夷没有大志,就是害怕被您宰了,我现在去把不追究的政策说明白了自然就降了,先礼后兵后还不听话的咱再动手打,您现在要是直接打的话人家都在山沟里,没有几年你都擦不完这脏屁股。


刘曜随后大赦,命游子远为车骑大将军带着政策去宣讲。


游子远屯兵于雍城时安抚说降了十多万人,到了安定,只有句氏宗党五千余家继续顽抗,被游子远灭了。


游子远灭了句氏后,又打败了氐羌酋王权渠,随后公布优待政策后权渠投降,封为征西将军、西戎公,并拆分迁徙其部落二十余万口于长安。


西戎诸部中权渠部最强,权渠投降后,这次民族大乱算是被暂时压下来了。(西戎之中,权渠部最强,皆禀其而为寇暴,权渠既降,莫不归附)


322年,刘曜亲自南下攻打仇池氐王杨难敌,杨难敌逆战不胜退保仇池,仇池诸氐、羌及晋人残余力量全部归附,刘曜随后迁陇西万余户于长安,但此时军中大疫,刘曜染病而回。


刘曜染病后,原晋朝降将秦州刺史陈安反了,上一次投降游子远的那帮陇西氐羌又都跟着陈安闹腾起来了,陈安聚众十余万自称凉王准备攻打关中。(陇上氐、羌皆附于安,有众十余万,自称大都督、假黄钺、大将军、雍凉秦梁四州牧、凉王)


结果人家刘曜从疫情中挺过来了,开始和陈安开战,323年,刘曜打平陈安,徙秦州大姓杨、姜诸族二千余户于长安,氐、羌又都投降了,但这回被要求送上人质。


刘曜弄平陈安后,乘胜西进吓唬西凉张氏。


排场超级拉风,史载:曜自陇长驱至西河,戎卒二十八万五千,临河列营,百余里中,钟鼓之声沸河动地,自古军旅之盛未有斯比。


刘曜带着这队伍前来后给凉州吓够呛,诸将全都全刘曜速速进军,但清醒者刘曜随后说了段相当有价值的话:


1、咱们规模虽然大,但是三分之二近20万人都是虚假归附的羌氐仆从军。(吾军旅虽盛,不逾魏武之东也。畏威而来者,三有二焉)


2、咱们本族的屠各中坚力量都老了,打不了硬仗了。(中军宿卫已皆疲老,不可用也)


3、张氏害怕不过是因为我们刚平了陈安,能让他们称藩就不简单了。(张氏以吾新平陈安,师徒殷盛,以形声言之,非彼五郡之众所能抗也,必怖而归命,受制称藩,吾复何求)


后来西凉张家向刘曜献马一千五百匹,牛三千头,羊十万口,黄金三百八十斤,银七百斤,女妓二十人以及大量珍宝和西域土特产向刘曜称藩。


刘曜艰难的靠着武力整合了鱼龙混杂的关陇


但是你能这样一直靠武力镇压下去吗?


如他所说,他自家屠各的中军宿卫已皆疲老,不可用也”。


震慑凉州,已经是他屠各的末日余晖了。


他将巴氐不服部众大量迁到长安,效仿当年破洛阳后迁汉人于平阳。


但这样真的有效果吗?当年的“匈奴、六夷、汉”三民分立的政治结构还能建立的起来吗?


从刘曜的表现来看,他是个好将军,但却并非个好皇帝。


他好喝大酒,听不进劝,陈安之乱未平就为其父母建陵,六万人兴建耗费过亿,为了建他爹妈的陵挖了古墓上千,骸骨露于野,缺德无极限。(今二陵之费至以亿计,计六万夫百日作,所用六百万功。二陵皆下锢三泉,上崇百尺,积石为山,增土为阜,发掘古冢以千百数,役夫呼嗟,气塞天地,暴骸原野,哭声盈衢)


匈奴啊匈奴,就到这里吧。


东面的杂胡书记不会给你们继续表演的时间了



325年,后赵石生进屯洛阳,寇掠河南,晋司州刺史李矩、颍川太守郭默多次兵败后遣使归附,后赵开始西进。


刘曜派刘岳、呼延谟共攻石生,刘岳克孟津、石梁,斩获五千余级,进围石生于金墉城。


石虎率步骑四万自成皋救援,与前赵军战于洛西,刘岳兵败中流矢,退保石梁。


石虎作堑栅围城隔绝内外,刘岳断粮杀马充饥,石虎不久又击斩了呼延谟。


刘曜亲自带队来救刘岳,石虎率骑兵三万逆战,刘曜前军将军刘黑于八特阪(河南新安东)大破石虎先锋石聪,刘曜进屯金谷。


正在前赵势如破竹耀兵洛阳城时,神奇转折出现了。


当夜,刘曜军中无故大惊,士卒奔溃,退屯渑池,在渑池刘曜军中又无故夜惊,大军溃散,刘曜无奈撤回长安。


六月,失去了希望的刘岳被石虎拿下,刘岳及其将佐八十余人,氐、羌三千余人全送到了襄国,剩下的九千余人被坑杀。(六月,虎拔石梁,禽岳及其将佐八十余人,氐、羌三千余人,皆送襄国,坑其士卒九千人)


石虎乘胜攻王腾于并州,又杀了王腾并坑其士卒七千余人。


从此次对羌氐降卒的态度以及后面的民族政策,石虎杀降的大概率都是匈奴人,非匈奴族裔的都在团结范围内。


不久,司州地区仅存的几个晋坞堡帅在此次石虎西征中也全部被打平,郭默被石聪打的抛妻弃子南投建康,李矩将士阴谋叛乱,长史崔宣率其余众二千投降后赵,李矩率余众南归,路上几乎全部亡散,仅仅百余人跟随最终死于鲁阳,至此,以淮水为界,司、豫、徐、兖皆入后赵。(郭默复为石聪所败,弃妻子南奔建康。李矩将士陰谋叛降后赵,矩不能讨,亦帅众南归,众皆道亡,惟郭诵等百余人随之,卒于鲁陽。矩长史崔宣帅其余众二千降于后赵。于是司、豫、徐、兖之地,率皆入于后赵,以淮为境矣)



刘曜在两次抽风般的夜惊后接到了同胞被坑杀的消息,在长安城外素服大哭,然后又病了。


大败后的刘曜进行了如下的调整:以儿子刘胤为大司马、大单于,置单于台于渭城,其左、右贤王以下,皆以胡、羯、鲜卑、氐、羌豪桀为之。


啥意思呢?


从制度上恢复了当年的“六夷”制度,但和当年比起来,变化很大。


当年刘渊于平阳西建单于台,六夷系统是被紧紧控制在首都边上的。


现在刘曜于关中平原最西头的渭城建单于台,不仅高级领导岗位大量开放给了异族担任左、右贤王以下,皆以胡、羯、鲜卑、氐、羌豪桀为之)而且位置上也临近羌氐的本部。



这是刘曜超低姿态的讨好与认命了。


承认自己没本事再把人家异族控制到自己身边,让人家紧密的团结在以自己为中心的周围了。


328年,石勒派石虎率兵四万自轵关(今济源西北)西上蒲阪攻打河东,所到之处河东五十余县响应,石虎一路如无人之境推到了黄河要津蒲坂。



打到家门口了,刘曜尽起中外精锐水陆赴之,倾国亲自前来救援。


石虎虚了,率军而退,被刘曜在高候原(运城东北)追上,大战后干掉了石虎骁将石瞻(冉闵他爹),尸横二百余里,收其军资不计其数,石虎逃奔于朝歌(河南淇县)。



刘曜乘胜进军,石勒的荥阳太守尹矩、野王太守张进等全都投降,襄国大震,刘曜自大阳渡过黄河,攻石生于金墉城,决千金堨以灌城。


石勒接到战报后下令各地兵将迅速归队,刘曜是匈奴第一名将,我亲自去!



左右长史、司马郭敖、程遐等全都在劝:石虎被虐,刘曜乘胜难与争锋,金墉城粮食够用,他攻不下来,刘曜千里出击撑不了多长时间,就算去也不该您御驾亲征,您要是再输了咱就该土崩瓦解了。(不可亲动,动无万全,大业去矣)


其实挺有道理的,你石勒要是输了,整个河北的汉人坞堡会作何打算呢?


但石勒大怒,按剑把这帮都骂出去了,喊来徐光说:刘曜大胜后围洛阳,庸人都说其锋不可当,其实刘曜十万大军攻一城而百日不克,师老卒殆,我现在去那就是逮那老小子去的!


徐光说:刘曜乘高候之势而不来襄国决战反而去打洛阳,由此可知这小子没啥能耐了,现在他们孤军深入多日,您去了就是望风披靡,赶紧去!


石勒笑道:你说的真好。


给石勒当参谋,这是我看史书后第一次觉得我也能干的差事。


这大哥通常会第一时间把自己的想法扔出去,然后和我心思不一样的就全是反动派。


我觉得我还是有能力顺着这位爷说的,反正你都对,你咋想的你又都告诉我了。


石勒听完徐光说的后又高兴了,内外戒严,谁再废话就杀谁。(勒尤悦,使内外戒严,有谏者斩)


十一月,石勒命石堪、石聪及豫州刺史桃豹等各统所部会于荥阳;命石虎进据石门;自率步骑四万尽起倾国之力救援洛阳。


过黄河后,石勒对徐光说:刘曜大兵据成皋,上计;阻洛水,中计;在洛阳跟我决战,等着死吧。


到了成皋,石勒见刘曜放弃了这块战略要地,举手指天,自指额头道:天助我也!


人家石勒的战略眼光确实是天纵奇才的,成皋这地方是刘邦的防空洞,古来兵家必争之地啊!


三百年后,几乎是同样的剧本,一位23岁的千古神将带着三千五百骑兵抢占了此地,随后一战干平了河北十万大军。



诸军集于成皋,石勒拢了拢家底共“步卒六万,骑二万七千”,随后石勒开始了全军奔袭洛阳。


刘曜那边情报上算是输的一塌糊涂,直到石勒大军都过了黄河,才开始想起来往荥阳派兵,等都在洛水和石勒前锋交上战了,才从抓来的俘虏中问来了此次石勒大军的真实状况。


刘曜问:杂胡老大亲自来了吗?规模多大?(曜问曰:大胡自来邪?其众大小复如何)(石勒此时代号“大胡”,着实写实搞笑)


俘虏说:我们书记亲自来了,规模吓死你。(羯曰:大胡自来,军盛不可当也)


刘曜虚了,终于意识到此战的重要性了,于是撤了金镛城之围,将大军布阵洛阳之西,南北十余里。(曜色变,使摄金墉之围,陈于洛西,南北十余里)


刘曜的这个阵,比较有意思。


南北十余里,相当于今天大约四公里左右,几乎等同于洛阳西城墙的总长度。(今魏晋洛阳城遗址西城墙残长约4290米)


大军十余万,分布于四公里,每列大约25人左右,相比于秦汉军阵的五十人列、百人列,薄了许多。


之所以这样排兵布阵,更多的原因是应对此时已经威力无匹的突骑战法。


过去的步兵方阵相对纵深比较大,讲究的是个势大力沉,但突骑普及后,无论你步兵方阵咋发挥主观能动性,都不可能比人家骑兵军团劲儿更大。


此时如果步兵军阵纵深过大,就会导致如果被敌方突骑深入冲击,你这一个步兵阵就废了,就会四散奔逃彻底失控。


所以从此时开始,越来越多的战争记载中会发现步兵阵越来越如同一个大长条一样散开。


其目的就是为了分散风险,并且利于被骑兵突阵成功后再次重组队形;


甚至在骑兵突阵时散开将对方骑兵放过去,待敌骑冲过之后重新合拢阵型,使得骑兵需要掉头进行第二次甚至多次的反复冲击,起到浪费其马力的效果。


石勒听说刘曜大军列阵城西的时候,开始鼓舞士气对身边人说:同志们,可以向我祝贺了。(知曜陈其军十余万于城西,弥悦,谓左右曰:可以贺我矣)


石勒战前率所有部队进入了洛阳城,并对此战进行了三道布置。


还是那句老话,以正和,出奇胜。(“正”为常规军,“奇”为预备队之意)


石勒派出的“正兵”,是石虎率领三万步军自城北而出,向西攻击刘曜中军。(季龙步卒三万,自城北而西,攻其中军)



石勒出招后,刘曜那边啥反应呢?


史书无载刘曜方面“正兵”、“奇兵”的部署是怎样的,有可能根本没布置,也有可能布置了但最终没发挥出来就大溃败了。


因为,在决定种族国运生死存亡的大会战中,屠各刘老大喝的跟王八蛋似的。


会战之前,刘曜拿自己当了武松,饮酒数斗(一斗约为12斤,咱也不知这货哪来那么大的肚子),不知是马不愿意拉喝多的人怕吐自己一身呀,还是预感到了这货要现眼,玩命尥蹶子,于是刘曜骑了匹小马晃晃悠悠就出来了。(曜少而淫酒,末年尤甚。勒至,曜将战,饮酒数斗,常乘赤马无故局顿,乃乘小马)


等会战打起来了以后,大哥又喝了十多斤。(比出,复饮酒斗余)


作为最高指挥官,喝成这揍性了要是特么还能看得懂战局那就见了鬼了!


喝多了的刘曜段末柸附体,自己冲成了前锋,直冲到了洛阳正西的西阳门前,而且跑到了军阵的最南边,被石勒看到了赛点!放出了第二道布置,也就是“奇兵”,石堪、石聪等率精骑一万六千自城西南门冲了出来,北上直奔刘曜而来!(石堪、石聪等各以精骑八千,城西而北,击其前锋,大战于西阳门;(曜)至于西阳门,捴阵就平,勒将石堪因而乘之,师遂大溃)



石勒这辈子啊!人家这命不服不行啊!每到关键战役必有天降大礼相送!


人家突然骑兵冲锋了,自己主帅喝的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也不知道刘曜战前是咋布置的,总之,前赵大军被一冲就崩了。


随后石勒顶盔掼甲亲自率领最后的总预备队自西阳门之北的阊阖门杀出夹击刘曜。(勒躬贯甲胄,出自阊阖,夹击之)



前赵军大溃,石堪乱阵中抓到了刘曜。


石勒下令:别杀了,匪首已经搞定,令将士们差不多得了,跑就跑了吧。(勒下令曰:"所欲擒者一人耳,今已获之,其敕将士抑锋止锐,纵其归命之路。"


即便如此,此战仍然斩首五万余级。


完完全全的毁灭级大溃败。


未见石勒军有多么出彩的布置,用郭德纲老师的话讲:全靠同行们的衬托。


刘曜见了石勒后,腆着大脸问了一句话:"石王!忆重门之盟不?"


具体“重门之盟”是个啥史书无载,但大概率我们能从后面的史书对话中猜出来当年这哥俩在重门做过啥“盟誓”。


石勒将刘曜送回了襄国,高级政治犯待遇给了女人和吃喝。


在襄国,刘曜又见到了之前在战争中被俘虏的屠各宗室刘岳、刘震等人。(遣刘岳、刘震等从男女盛服以见之)


刘曜说:我以为你们坟上的草已经很高了,没想到石王如此仁厚,让大家都体体面面的活下来了,我却当年在大战中杀了石佗,实在对不起石王,今日之祸,我咎由自取啊!(曜曰:“吾谓卿等久为灰土,石王仁厚,乃全宥至今邪!我杀石佗,愧之多矣。今日之祸,自其分耳)


所谓的“重门之盟”,内容是啥呢?


大概率就是无论日后是否拔刀相向,刘家和石家永远厚待对方的宗室成员。


刘曜被抓后都喝成那德行了,肯定顾不上要脸了想求活命:你还记得当年不能杀我那盟誓吗?


石勒后来命刘曜给他儿子刘熙写信命其投降,刘曜比较有恃无恐的写了句“匡维社稷,勿以吾易意也”。


石勒看完很来气,过了很久后还是背盟了,杀了刘曜。(勒见而恶之,久之,乃杀曜)


石勒开了头,石虎随后肆无忌惮的展开了屠杀。


329年,留守长安的前赵太子刘熙弃长安西奔上邽,各征镇都弃守防地跟随而走,关中大乱。


随后前赵将领以长安城归降后赵,石勒又派石虎入关进攻前赵的残余力量。


当年九月,刘胤率军反攻长安时被石虎击败,石虎乘胜追击,横尸千里,刘曜太子刘熙等最后的匈奴核心力量三千余人被石虎杀掉。(虎执赵太子熙、南陽王胤及其将王公卿校以下三千余人,皆杀之)


很快,关中屠各力量被剿灭的同时,洛阳的战败屠各俘虏五千余人被坑杀。(又坑五郡屠各五千余人于洛陽)


就这样,以屠各为首的匈奴帝国,在享国27年后,以一种近乎于灭种的结局,合上了自己的历史剧本。


这个古老的民族,在与汉民族纠缠相杀了六百年后,终于彻底结束了自己民族的历史旅程。


后面还会有少数的残余势力参与到历史的小角色中,和鲜卑混血的铁弗匈奴甚至又一次的拿下过关中,但那也都是来去匆匆。


正如煌煌炎汉再怎么雄浑壮烈,也终要给别人家留下上场的机会。


你匈奴不仅贯穿秦汉,还引领了这五胡入中原的第一棒,也已经占据了太多的历史篇幅了。


总要给别的种族留下些机会。



我们常讲“杀降者必不祥”,“刨坟掘墓者断子绝孙”,你屠各的最终悲凉结局,我觉得可怜之人,却也有你可恨之处。


你屠各自刘渊以下,其实无一位领导是无辜之人,且不说别人了,单单你刘曜当年入洛阳后就杀了已经投降的晋朝王公及以下三万余人,还在洛水北造了京观;(曜于是害诸王公及百官已下三万余人,于洛水北筑为京观


你给你爹妈修陵,长安周边上千古墓惨遭毒手白骨露于野。(发掘古冢以千百数,役夫呼嗟,气塞天地,暴骸原野,哭声盈衢)


你族大运在时,似乎那京观上的每一个头骨,也都挺可怜的。


当年陪你一起虐华的族人们,此时大概率也跟着你被亡国灭种了。


当然,也别不平衡,此时杀降灭你种族的人,将来也被另一个自己养出来的狼灭种了。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这虽是个无敬无畏的时代,但却并不是个算不明白账的时代。


330年,代国拓跋部和西凉张家称藩后赵。

 

至此,除东北一隅,石勒统一中国北方。



330年二月,石勒称大赵天王,行皇帝事,并设立百官,分封一众宗室。


九月,石勒正式称帝。


自301年赵王司马伦政变成功废司马衷杀贾南风,整个天下开始了倾轧互杀的腥风血雨。


三十年过去了,整个中国北方终于看上去被再次整合在了一起。


瓷实吗?


差的远了。


任何短暂的成功,基础都是谈不上坚牢的。


汉初花了三代七十年才算彻底安排明白。


光武中兴的发动机刘秀以其强大寿命保障续上了后汉一百多年的余烈时光。


汉末崩塌后直到司马炎这,天下才迎来了短暂的所谓“太康盛世”。


上述雄主无不天降大任,但亦无不励精图治数十年时光。


更何况石勒这个杂胡。


太多民族的矛盾与天下的满目疮痍和坞堡中一双双不信任的目光射来的寒意都将让他的统治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大乱了三十年,看似渐渐平静。


实际上,汹涌的暗流才刚刚开始!


数千年之未有的大变局,胡、汉的艰难磨合将贯穿后面整整三百年的凛冬时光!


石勒继“匈奴汉”的三权分立后,靠着普发公民权的将“杂胡”变为“国人”,算是接过了棒,往前又走了一步。


这个中国史上出身最卑贱的皇帝,在这纷乱的时代,靠着自己极强的军事天赋和特殊的历史机缘几乎模到了这个时代所有能达到的最高天花板。


中国北方,开始了一次次血泪痛楚的迭代实验


这三十年中,中国的淮河以南在忙些什么呢?


石勒打平前赵的关键年份328年,南方同样大戏上演,江左又一次经历了皇权的生死存亡。


东晋艰难的平定了苏峻之乱。


东晋所谓的皇权,似乎像一个可笑的木偶一样,被随意把玩,凌辱。


中国历史第一次的在中国的局部地区发展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政治状态——门阀政治!

 

一个个世家大族开始凌于皇权


成为权力场上角逐的中心人物了


北方的故事,在三十年大乱后要缓一缓了


视角,由北境的黑渡鸦,转到了王谢的堂前燕


该把时间,交给南方了



亲们,帮点“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