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蓝字关注小吏哦


刘琨被杀后,段匹磾开始了迅速的衰亡。


史书中给出的结论是刘琨死后段匹磾的名声臭了,无论胡汉全都离他而去了。(于是夷、晋以琨死,皆不附匹)


实际上,只能说这时间点比较凑巧。


段部自始至终雄霸北境靠的都是自家的突骑,段匹磾衰亡于自家的内乱,段疾陆眷死后段部第一战神段末柸武力拿下了段部老大的位置,随后段匹磾被段末柸和石勒联手打残了。(末遣其弟攻匹,匹帅其众数千将奔邵续,勒将石越邀之于盐山,大败之,匹复还保蓟;孔苌讨平幽州诸郡。时段匹磾部众饥散,弃其妻子,匹磾奔邵续)


当年段末柸浪大了被石勒俘虏后,段匹磾的弟弟段文鸯曾经劝段疾陆眷别管段末柸的死活。(文鸯谏曰:“今以末波一人之故而纵垂亡之虏,得无为王彭祖所怨,招后患乎)


结果人家段末柸回来了,也再也没忘过当年的这段过节。


这种“放弃自己人”的建议,啥时候也别说。


一旦人家胡汉三回来了,你这辈子都将身处被动之中;


就算人家没救回来,你在所有同志的眼中也都是一个冷血分子。


319年,段匹磾被打出了幽州,带着残兵投奔晋冀州刺史邵续还据有的厌次。(山东阳信)


这位邵续原本是个厌次当地的坞堡主,被王浚收编了,后来渐渐的收集亡散百姓成了一股势力王浚被灭后,邵续算是有气节,没有归附石勒,而是跟着段匹磾奉晋朝正朔。


321年,石勒派石虎和孔苌进攻厌次,段匹磾、段文鸯兄弟被擒,这股力量被彻底平定。


最后讲一下段文鸯的勇烈。


石虎带兵围攻孤城之时,段文鸯打算出击,段匹磾不许。


段文鸯说:我以勇烈闻名,所以百姓依附仰仗于我,现在见人被劫掠而不救不是老爷们!士众一旦失望,谁还为我效力死战呢!


说罢带着数十壮士出战,杀敌甚多,给马都累趴下了。(遂将壮士数十骑出战,杀胡甚多。遇马乏,伏不能起)


石虎起了爱才之心又惦着给人家发羯族户口,远远呼号道:段大哥咱们是一个阶级的,我早就中意你啦!好不容易见到心上人咱哥俩还打啥啊!别打啦!(季龙呼曰:"大兄与我俱是戎狄,久望共同。天不违愿,今日相见,何故复战?请释杖)


后世光知道石虎是个顶级的人间恶魔,却很少观察到这大哥是个深得石勒收揽豪杰精髓的少数民族书记。


在民族问题上;在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上;在谁是我们自己人的问题上,石虎这辈子精明的不能再精明。


段文鸯大骂:你是大混蛋,我那傻哥哥不用我计才让你活到今天,我死也不会被你抓到的。


马累死后,段文鸯下马再战,把槊都冲折了,拖起大刀接着砍。(遂下马苦战,槊折,执刀力战不已)



最后石虎命令解下战马的防护罩,四面围住段文鸯跟斗牛一样的活捉了他,段文鸯自辰至申苦战了七八个小时,力尽被抓。(季龙军四面解马罗披自鄣,前捉文鸯。文鸯战自辰至申,力极而后被执)



之所以专门写段文鸯最后的战役,是想从两晋史料为数不多的细致战争描写中和大家还原一下当时的战争场景,这段战斗基本上还原出了一个细节:双马镫极大概率已经发明完成并在北境大规模使用,突骑冲锋已经成为了时代最强战法。


1、段文鸯最后那槊都捅折了,说明是用的突骑战法。


槊就是加长的重型长枪,槊锋刃通常长达半米,远远长于普通的枪,一寸长,一寸强,是突骑战法时的重要武器。



突骑战法时是不太可能用方天画戟那种武器的。



因为刺中敌人后武器非常容易卡在身体里拔不出来。


一定要用那种非常容易拔出来的枪或槊。



马冲锋时那冲击力极大,只要捅中了那就是必死的贯通伤,你根本不用在乎扩大创伤面,赶紧拔出来捅下一个去了。


2、段文鸯拿槊用突骑战法几十人战斗了好几个钟头,最后把马活活累哭了,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战将在战马上是极度稳定的。


因为突骑战法的后坐力非常大,你捅死人家的同时自身也要受到巨大的反冲击。



没有双马镫固定骑手是不太可能连续高强度鏖战几个钟头的。


3、石勒军也具有相当规模的突骑部队了。


整个两晋交接,天下兵王一直是段部鲜卑。


段部所在之处战无不胜逮谁干谁,其实所部兵力加一块不过四五万骑兵。(自务勿尘已后,值晋丧乱,自称位号,据有辽西之地,而臣御晋人。其地西尽幽州,东界辽水。然所统胡晋可三万余家,控弦可四五万骑)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段部在多年征伐和自我内讧的损耗后开始出现颓势,与此同时霸榜北境多年的突骑战法,现在石勒军团也配齐了。


石虎军的骑兵部队拥有大量的战马护甲(马罗披),这种东西是在骑兵大量冲阵步兵方阵时为了保护战马不被步兵阵射伤或捅伤时才会用的。



双方互相骑兵对战时是不会用护甲的,都是秃马上阵,因为加重的护甲对马力是一种巨大损耗,双方骑兵对战时,机动性更加重要。


之前我们说过,双马镫下的突骑战法,对步兵那就是降维打击。


但是,从这个背景下,我们要引出的下一位英雄才会显得有多么的可贵。


320年,石勒同志罕见的做了一件事,给幽州的一座祖坟进行了尽善尽美的维修,还专门设了守灵人。


这超级罕见,因为石大哥是专业刨坟的。


这座祖坟,是中原之光,祖逖祖豫州的祖上。


与此同时,石勒给祖逖写了封外交文书,请求互市,祖逖没搭理,但默认了互市,河南的官家和百姓都开始恢复元气。(因与逖书,求通使交市,逖不报书,而听互市,收利十倍,于是公私丰赡,士马日滋)


这意味着石勒官方承认对方牛X。


纵观石勒一生,能够逼他做到这份的,也就是祖逖了。


来看看这位国士无双吧。


祖逖是范阳遒县人(河北涞水),世吏二千石,为幽州豪族,父秦祖武是上谷太守。


祖逖是世家,但早早父亲就死了,这也导致了教育没抓起来,祖逖十四五的时候仍然没读书,他的哥哥们经常担忧,你不读书哪行呀,但祖逖不当回事,史载“轻财好侠,慷慨有节尚”,其实在家里人看来就是败家子。

                                                        

他经常假称兄长之意给穷人发救济,博得乡里的好名声。(每至田舍,辄称兄意,散谷帛以周贫乏,乡党宗族以是重之)


不是不能做好事,但不建议慷家族之慨,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要是祖逖他哥我就饿这小子几顿,再断他仨月零花钱。


后来祖逖开始读书,事实证明,读书这事不在早晚要看悟性,比如祖逖和吕蒙,祖逖学成后代表家族来往洛阳公干,开始被洛阳的人才鉴定师们给出了超高评价。(后乃博览书记,该涉古今,往来京师,见者谓逖有赞世才具)


后来祖逖成年后入仕司州主簿,在这里碰到了另一个干部家庭子弟,刘琨。


哥俩好的天天一块睡觉。(与司空刘琨俱为司州主簿,情好绸缪,共被同寝)


他中山靖王之后貌似都爱跟老爷们睡觉。



有一天大半夜,听见鸡叫了,哥俩没有追究西晋周扒皮在哪,而是说:该起来练剑了。


也不知这段故事后来是这哥俩哪位在采访时泄露给媒体的,反正这哥俩以他们立功南北的人生,背书了一个鼓励年轻人奋发努力的成语,闻鸡起舞。



后来祖逖和刘琨都属于那种游走于多位领导中间被重用的,他先后跟过司马冏、司马乂、司马越,后来跟着司马越北伐河北战败后回到了洛阳,开始了韬光养晦。


自此,祖逖开始了和刘琨人生的分野。


因为刘琨自此开始紧紧的抱住了司马越阵营的大腿,而祖逖则放弃了司马越多位兄弟及其本人的征召。(大驾西幸长安,关东诸侯范阳王虓、高密王略、平昌公模等竞召之,皆不就;东海王越以逖为典兵参军、济阴太守,母丧不之官)


这种姿态,某种意义上决定了祖逖未来的人生剧本。


他本可能有着更大的舞台,但他放弃了司马越集团的征召,也就意味着也不会是司马睿集团的自己人。


因为不仅“越府”和“睿府”的政治渊源极深,日后避乱于江左的司马越残党们也不会为他说话。


永嘉之乱洛阳陷落,祖逖的老家此时已经成为了王浚的地盘,在私生子和琅琊王之间,祖逖选择了后者,开始率亲族乡党数百家南下前往淮泗避难。


在南下避难的过程中,祖逖在路上对各种危难应对自如被同行诸人推为“行主”,走到泗水入淮的泗口时,司马睿任命祖逖为徐州刺史,后来不久又被征为军谘祭酒,带着队伍来到了未来不久后的传奇之地,京口(镇江)。


这个地方,在后来的历史发展中,成为了东晋的脊梁。


313年,政治犯司马炽给刘聪做服务员时被杀,关中的司马邺即位,任司马睿为大都督陕东诸军事,命其率兵赴洛阳勤王。(以镇东大将军、琅邪王睿为侍中、左丞相、大都督陕东诸军事······又诏二王曰:······今左右丞相茂德齐圣,国之昵属,当恃二公,扫除鲸鲵,奉迎梓宫,克复中兴)


司马睿接诏后想骂街,他自己就是个光杆司令,江南还搞不定了,你这不说便宜话嘛!(时帝方拓定江南,未遑北伐


就在西北的叫花子朝廷传来了号召北伐的文件时,祖逖决定利用这个政治时机收复故土了。


当年石勒攻打淮南失利,决定调整匪帮发展方向向河北转型的时候,兖州豫州的大片土地出现了巨大的权力真空。


一个个当地的坞堡组织在兖州豫州作为绿洲,并没有一个强力的,能产生合力的政权组织进行渗透,这让京口的祖逖看到了机会。


祖逖上表进言:你家乱成这个德行不是皇帝无道百姓造反,而是藩王争权自相残杀,给了夷狄可乘之机,现在北国百姓受尽蹂躏,让我北伐雪耻吧。


司马睿刚想睡觉祖逖就给递枕头,你赶紧去,正好我对天下也有交代了,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给了一千人的物资,三千匹布,没有武器,你自己招募北伐吧。


有点打发叫花子那意思。


祖逖不气馁,你给政策就行!带着百余家部曲渡江,中流击水,祖逖击打舟楫而誓:我祖逖要是不能扫清中原,就如这滚滚长江般有去无回!(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


言辞壮烈,众皆慨叹!



过江后祖逖屯于江阴,开始招募流人,冶铸兵器,组织了二千多人后开始北上。


祖逖北上后的第一轮征伐,是豫州只能有一个老大的问题。


刘琨的侄子刘演曾经任命谯地的流民坞堡主张平为豫州刺史、樊雅为谯郡太守,张平手下还有十多个几百人的小坞堡势力。(北中郎将刘演距于石勒也,流人坞主张平、樊雅等在谯,演署平为豫州刺史,雅为谯郡太守。又有董瞻、于武、谢浮等十余部,众各数百,皆统属平)


几百人的规模都进了史书了,被扫荡了十多年后的可怜豫州啊!


祖逖随后采取了内部分化战术,勾引了小坞堡股东谢浮杀了张平。(逖诱浮使取平,浮谲平与会,遂斩以献逖)


张平被弄死后,樊雅很紧张,率众夜袭祖逖,祖逖遣使求救于南中郎将王含和蓬陂(开封南)坞主陈川,在双方援助下,祖逖反攻拿下谯城。


后来石勒看到祖逖很猛的样子,于是派石虎带兵来围谯城,被祖逖打跑,给司马睿兴奋的传檄天下进行新闻联播。(石勒将石季龙围谯城,平西将军祖逖击走之。己巳,帝傅檄天下)


陈川派来帮祖逖客战的将领李头看上了樊雅的坐骑,眼馋又不敢说,被从小就给人免租子的祖逖看见了,直接就送马给了李头。


这李头回总部后开始了祸乱军心,经常叹息:我要是能跟祖逖好一回死也值了!(头感逖恩遇,每叹曰:"若得此人为主,吾死无恨)


让你出去帮忙你把心帮丢了不说还搁那穷嘚嘚,陈川一怒就杀了李头。


李头的亲党冯宠等率四百部曲直接投奔祖逖去了,陈川大怒随后派兵掠豫州诸郡,大获子女车马,祖逖派卫策阻击于谷水,救下了被劫掠的百姓,令各还本家。


陈川大惧,率众投降石勒。


祖逖率众讨伐陈川,石虎领兵五万救援。


双方大战后,石虎被祖逖的伏兵杀的大败。(逖率众伐川,石季龙领兵五万救川,逖设奇以击之,季龙大败)


这是石虎第二次被祖逖打跑。


石虎战败后将陈川部众迁徙到了襄国,留桃豹等守陈川故城蓬关西台后自己撤了。


祖逖驻扎在了蓬关东台,双方对峙了四十多天。(留桃豹等守川故城,住西台。逖遣将韩潜等镇东台。同一大城,贼从南门出入放牧,逖军开东门,相守四旬)


祖逖随后使了计,拿布装了土当做军粮运到城头上堆得跟小山一样,又令几个人担米装作特别累在路上歇着,结果引来了桃豹守军抢粮食。


赵军抢到军粮后以为祖逖军人家还一城头的粮食了,认为晋军天天吃饱了撑的,我们天天饿的眼都绿了,于是士气越来越低落。(贼既获米,谓逖士众丰饱,而胡戍饥久,益惧,无复胆气)


蓬关并未挨着运河,运粮上有些困难,石勒无奈以一千头驴驮着粮食质朴的来了,结果让祖逖全都笑纳做火烧了。(石勒将刘夜堂以驴千头运粮以馈桃豹,逖遣韩潜、冯铁等追击于汴水,尽获之)


桃豹趁夜退据东燕城。(延津县东北)


祖逖先锋进屯封丘仅仅逼上,祖逖本尊镇雍丘(河南杞县),开始不断派兵截石勒的粮道,石勒军就像炮楼里的鬼子,憋得那是相当难受。(数遣军要截石勒,勒屯戍渐蹙)



祖逖这已经顶到黄河边上来了,侦查兵四处出击并宣传解放军政策,濮阳坞堡主深感祖逖的恩德率乡里五百家投奔南下。(候骑常获濮阳人,逖厚待遣归。咸感逖恩德,率乡里五百家降逖)


石勒作为杂胡联盟书记相当敏感,祖逖这是个汉人版的自己呀!


汉人可比我们杂胡多的多呀!让他闹起来还了得!


石勒派遣精骑军团万人打算教训祖逖,但是又让祖书记给击破了,边境越来越多的石勒小弟开始投奔祖逖这来!(勒又遣精骑万人距逖,复为逖所破,勒镇戍归附者甚多)


自从祖书记北上后,那些在黄河沿岸本来互相攻伐的赵固、李矩、郭默等汉人坞堡帅全都被祖逖整成大联盟了。(时赵固、上官巳、李矩、郭默等各以诈力相攻击,逖遣使和解之,示以祸福,遂受逖节度)



祖逖和刘琨比起来最大的区别是啥呢?


祖逖留得住人,刘琨留不住人。


准确的说祖逖不光留的住人,还抢的来人,祖逖作为世家高门的子弟,却对底层人民极度关怀,温暖能照耀到所有阶层,当时的形势好到了黄河以南全都听祖书记的号令。(逖爱人下士,虽疏交贱隶,皆恩礼遇之,由是黄河以南尽为晋土)


祖书记体贴到了啥程度呢?


当时黄河两岸的已经将人质押到石勒那的坞堡主也倾心祖逖,祖逖动不动就派抢劫大队上各坞堡主那演戏假装劫掠,表明坞堡主的清白,所有坞堡主全都身在石营心在祖,一个个都成了祖逖的情报特派员,石勒南下的军事行动基本都被祖逖埋伏了。(河上堡固先有任子在胡者,皆听两属,时遣游军伪抄之,明其未附。诸坞主感戴,胡中有异谋,辄密以闻。前后克获,亦由此也)



将士们稍有微功,祖逖的赏赐当天就到绝不隔夜,他自己生活俭朴,不畜资产,劝督农桑,带头耕作,收葬枯骨,发送祭祀,百姓们拿祖逖当爹,祖逖经常搞军民大联欢,老人们哭着说:我一把年纪了,现在见到了再生父母,就算死了又有何恨啊!(其有微功,赏不逾日。躬自俭约,劝督农桑,克己务施,不畜资产,子弟耕耘,负担樵薪,又收葬枯骨,为之祭醊,百姓感悦。尝置酒大会,耆老中坐流涕曰:吾等老矣!更得父母,死将何恨)


石勒在面对汉人版的自己时非常挠头,过了黄河就是祖逖的铁道游击队,根本不敢再动南侵的心思,派人去修祖逖祖坟和其母亲的墓,修书互市通好就是在这个情况下发生的。(石勒不敢窥兵河南,使成皋县修逖母墓,因与逖书,求通使交市)


石勒对祖逖怵头到了啥地步呢?


祖逖手下出了叛徒投奔了石勒,石勒直接砍了脑袋送来了,高调表示:我最恨的就是叛徒,将军恨的人也就是我石勒恨的人。(祖逖牙门童建害新蔡内史周密,遣使降于勒。勒斩之,送首于祖逖,曰:"天下之恶一也。叛臣逃吏,吾之深仇,将军之恶,犹吾恶也)


石勒迎来了人生中的最大挑战。


如果说整个两晋之交晋将方面只有一个人能强行逆天改命的话,这个人就是祖逖。


石勒最大的优势在祖逖这全都不怵头。


1、他有见招拆招的军事能力,无论是坞堡帅的拉和打,还是对阵北国骑兵哪怕是大规模的精锐骑兵军团,他全都有办法破解。


2、他有组织起最广大范围内汉民族群众力量的政治水平,黄河两岸,所有的势力范围全都买他的账,全都甘心为他效力。


这在汉人圈里是相当罕见的。


不过其实说实在的,放眼所有民族,内斗那都是极其残酷和普遍的,屠各怎么样?段部怎么样?拓跋又怎么样?


都一个德行。


但人家祖逖就有本事全拢成一股绳。


不过石勒也不必太担心,顶梁柱都是从内部被轰塌的。


公元221年,正待祖逖打算打过黄河之时,司马睿派来了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兖、豫、幽、冀、雍、并六州诸军事、假节镇合肥。


这位戴渊并不是那块料,但人家是司马越集团的旧人,又是本土吴人。


司马睿啥意思呢?


你祖逖太牛了呗,打算制衡了呗。



这位戴渊,让祖逖心中受伤了。(方当推锋越河,扫清冀朔,会朝廷将遣戴若思为都督,逖以若思是吴人,虽有才望,无弘致远识,且已翦荆棘,收河南地,而若思雍容,一旦来统之,意甚怏怏)


而且令祖逖忧心的不仅仅是后方受制,还痛苦于听到了此时司马睿和王敦之间巨大的隔阂,他深感江东的朝堂山雨欲来,自己恐怕没机会北伐了,情绪波动壮志难酬后发病了。(且闻王敦与刘隗等构隙,虑有内难,大功不遂。感激发病)


虽然时局不济,但祖逖仍然日拱一卒的使劲,他开始修缮北临黄河,西接成皋的武牢城,城未修完,祖逖已经病重。


祖逖之病,牵动了太多人的心。


因为此时王敦与司马睿的矛盾逐渐公开化,祖逖作为中流击水的忠贞之臣在北面对打算逼宫建康的王敦起到了巨大的制衡作用,朝中的华谭、庾阐问术人戴洋祖逖的病情,戴洋说:祖豫州的寿过不去九月了。


此时天有妖星见于豫州之分,会看天象的历阳陈训也对人说:"今年西北大将当死。"


祖逖是全才,人家也会望天象,看到了当空妖星,叹道:现在刚打算平定河北,要我命的就来了,此乃天意,国运如此,不可强求啊!(逖亦见星,曰:"为我矣!方平河北,而天欲杀我,此乃不祐国也)


两晋之交,其实也是有个能逆天改命的低配版丞相的。



321年九月壬寅,祖逖卒于雍丘,时年五十六。


华夏的中兴脊梁折了。


豫州百姓如死爹娘,百姓们为祖慈父立祠。(豫州士女若丧考妣,谯梁百姓为之立祠)


石勒这辈子最可怕的对手,被老天收走了。


南面王敦这辈子最顾虑的忌惮,被司马睿作没了,转过年来,东晋爆发了王敦之乱。(王敦久怀逆乱,畏逖不敢发,至是始得肆意焉)


祖逖,就是这个时代汉人版的石勒。


他能拢住这个时代不同阶级,不同地域受尽压迫的汉人,成为他们的慈父,带领他们去对抗这肆虐华夏的胡虏。



祖逖一死,这个抗胡共同体就散摊子了。


石勒那是多机灵的人啊,开始不断派兵南下,相继攻下襄城、城父,围谯城,祖逖之弟祖约根本没本事抵抗,不断南撤,退守寿春。(时祖逖卒,勒始侵寇边戍;祖逖既卒,后赵屡寇河南,拔襄城、城父,围谯。豫州刺史祖约不能御,退屯寿春)


豫州再次进入后赵的势力范围,同时石勒又派兵侵扰徐、兖二州,东晋部队纷纷南退,当地坞主再次向石勒归降。(后赵遂取陈留,梁、郑之间复騷然矣)


祖逖死,南北淮河为界,开始清晰!

 

323年,石勒派石虎率步骑四万攻打三面被围,一直割据青州的曹嶷。


山东地区永远是作为整个关东最终胜利者最后一个摘的轻松之桃,赵军南下后如入无人之境,到了广固曹嶷就投降了,石虎坑其降众三万,青州全郡坞堡势力易主。(青州诸郡县垒壁尽陷)


至此,淮河以北,函谷以东,尽为石勒所有。



整个中国北方,放眼望去


只剩下了大分裂后退入关中的匈奴屠各了


杂胡与屠各


五胡第一时代权柄的交接,该见分晓了



亲们,帮点“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