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 洛克杂谭 关注我


我想重新解释历史
文:网摘  编:李强

几年前,有出版社把他的采访整理成了合集,以《我想重新解释历史》为名出版了。

有人说黄仁宇的历史是把水烧到了80℃,而吴思老师这本书则把历史这盆水烧到了100℃。

接下来,李强好书伴读为您详细介绍一下吴思老师写作的故事。


1644年4月25日,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崇祯皇帝杀了后宫所有的嫔妃,逃到煤山,把自己的生命结束在了一颗歪脖子树上,大明王朝就此覆灭。

明朝覆亡之原因,流传种种解释。乾隆爷说的直接:「明之亡,非亡于流寇,亡于神宗之荒唐...」;嘉庆持类似看法:「明之亡,不亡于崇祯之失德,而亡于万历之怠惰。」

明神宗,亦即万历皇帝。就连历史学家黄仁宇,分析明史,也找到明神宗头上。他选择万历年间发端,写了本轰动一时的历史学著作《万历十五年》。

吴思老师读了四遍《万历十五年》。

开始就是感觉写的好,说到了要害,但要害是啥,说不清。黄仁宇也绕来绕去、想说明白却没有说明白。所以他对黄仁宇的历史分析也不满意。

用吴思自己的形容,黄仁宇把水烧到了九十多度,但差一把火没到沸点。这一把火,吴思自己找到了,就是「潜规则」的历史观察角度。

在传统体制下,要想有所作为,除了要应付表面的「明规则」外,还要能处理藏在幕后的「潜规则」。

更准确地说,「潜规则」才是笼罩一切的要害。「潜规则」之下,无论是张居正、海瑞、戚继光,还是万历皇帝,都是失败者。当然,还有末代皇帝崇祯。

为了解决李自成的兵乱,崇祯需要更多的兵将,也就需要更多的粮饷。在《潜规则》书里,征粮饷的「明规则」是这样的:

多征粮饷→①增加地主负担②不增加百姓负担→多练士兵→打败李自成,实现崇祯的愿望。

可实际上,「明规则」下的「潜规则」却是这样的:

多征粮饷→官员贪污、地主压榨百姓→①朝廷拿不到练兵的钱②百姓更愿意投靠「不纳粮」的闯王→①官兵得不到补充②李自成的军队越来越大→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崇祯上吊。

显然,真正起作用的是「潜规则」。


吴思老师吸收、补足了黄仁宇,在戴上「潜规则」这副眼镜后,看到了中国官场及传统的真正奥妙:由于官吏身怀利器,可以合法运用手里的低成本伤害能力,即「合法伤害权」,因此造就了大大小小的潜规则。

2001年,吴思的《潜规则》一书,一经面世,风靡一时,畅销至今。

如今,「潜规则」一词早已深入人心,成了汉语中的日常用词。就此而言,吴思的历史解释,超越了黄仁宇,直达人心:「潜规则」已经成了中国人「日用而不知出处」的当代奇迹。




只是如果要解释历史全貌,解释中国社会全景,那还要从元规则出发,继续考虑更全面的历史解释。

因为,即使暴力决定一切,在对待收益与成本上也有不同算法。是一次性买卖的计算收益成本?还是说长期计算暴力集团的掠夺与生产集团收益之间的平衡?

道理简单,我拥有暴力我说了算,但情形却很复杂,如何掠夺才能利益最大化?无怪乎,匪可以变为官,从流匪作派变为坐匪,不同匪帮间划分地盘,各自抽税,还保民保生产;

官也可以变为匪,只要短期利益足够。变来变去,存乎一心的,依然在吴思老师提出的元规则支配下的血酬定律框架下。

但是,这样刻画出来的历史,在吴思的思考中,还是不够,还只是历史全豹身上的斑斑点点。

他在书里提过,这样讲到他更宏大的计划:我用了十年的时间,建立了一个解释整个中国历史的历史观的理论框架。它不是一个讨论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的那种非常正面的历史观,它是要讨论暴力,讨论破坏力的历史观。

很清楚,历史已经是吴思老师安身立命之处,他想积十年之功,重新理解中国历史,用中国自己语言的自我表达与自我命名,来重建对中国历史的解释。这本书就是《我想重新解释历史》。


正如张鸣老师所言,吴思老师是一位有趣又思想非常深刻的学者。吴思老师创造的“潜规则”、“血酬定律”、“元规则”……等等概念都大火。认识吴思老师的朋友都知道近年来他不断有鲜活的思想涌现,但近年来鲜有作品公诸于世。

为此李强好书伴读诚荐“吴思亲笔签名套装”:《潜规则》+《我想重新解释历史》:

《潜规则》:一本书读懂从古至今现实的利害计算与趋利避害,本书获2013年第八届最佳经典畅销书,更荣获“30年来30本书”。

《我想重新解释历史》:有人说黄仁宇的历史是把水烧到了80℃,而吴思老师这本书则把历史这盆水烧到了100℃。

李强好书伴读有幸获得吴思老师两本书的亲笔签名,但奈何数量稀少,只能是先到先到。感兴趣的书友,识别下图二维码,一键收藏,即可立即发货。(注:限量100套)




精彩阅读
其上老聃者,其下必庄周
外星人!外星人!
驴美老革命与缅甸新问题
为什么说“丢了洛克,就丢了美国”
谁来拯救这位法学家的大脑
川普不是摩西,他比摩西还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