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 洛克杂谭 关注我



王夫之说“其上申韩者,其下必佛老。

王夫之认为老庄、佛教、申韩(法家)为三害。三者相辅相成,造成得祸害更大。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上者如果玩严刑峻法搞治理,在下者只有玩“玄虚”以避祸,从老庄玄学或佛教禅宗中寻找安慰。

王夫之这句话影响很广,但并不透彻,因为所谓“申韩”,正是老聃的实际应用,没有老聃的《道德经》,申韩就不可能把严刑峻法玩得那么天经地义、理直气壮。

不求甚解的人都以为法家蛮不讲理,为了严刑峻法而严刑峻法。其实法家搞那一套是有自己深刻的理论依据的,这套理论依据,就是以《道德经》为代表的老聃哲学。

如果只用一句话概括《道德经》的核心要义,就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有人会以《道德经》中的“无为;自然;上善若水”之类的词句概括解释老聃思想,其实这些意思乃至全书,都包含在“天地不仁、圣人不仁”之内。

“天地不仁”句的意思,就是指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天地万物都只能按照客观规律生老病死、苦集灭道,这一切生生灭灭,唯一的目的就是用来证明“天地不仁”这个客观规律,所以“万物为刍狗”。刍狗,就是一种向真理致敬的工具。

“圣人不仁”句的意思,就是指人类社会必须效法自然界,自然界中的“天地”是最高存在,万物生死由它掌控,那么“圣人(王者)”就是人类社会的最高存在,百姓之生死命运,也要由“圣人”掌控。

这两句话,从自然哲学到政治哲学,为申韩奠定了绝对专制的理论根基。不管“圣人”品性如何,他就有资格以百姓为刍狗。

为了让这套哲学落到实处,申韩和商君们为圣人编制了诸多严刑峻法,对百姓“壹、贫、弱、疲、杀”,对应的是《道德经》中的“非以明民,将以愚之;弱志强骨,虚心实腹;为奇者执而杀之”之类的训示。

申韩们认为,这并非成心残民虐民,而是顺应天道,返朴归真,天下大同的必然程式。适时杀一些“为奇者”,保的是国泰民安,以及大多数本来就愚昧不堪百姓众生的静好安宁。

所以,提到申韩商君之类的人物时,不要把他们看得多么浅薄,人家是有雄辩的哲理依据的。能对《道德经》顶礼膜拜的人,必然具备接受法家思想的潜能。当然了,许多人不接受商韩,最重要的原因无非是自己身处的是刍狗位置,心有不甘而已。

“其上申韩者,其下必佛老。”这句话是错的,因为申韩就是老子思想的执行者。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其上老聃者,其下必庄周。

虽然并称老庄,其实庄子和玩法和老子既一脉相承,又截然不同。

老子的自然哲学和政治哲学上面说了,滋养出了申韩商君的治理方略,“为奇者”被各种铲除,但百姓刍狗们怎么办?最高明的做法就是庄周——明哲保身、保命全生、死皮赖脸、见缝插针,总之一句话,去特么,活下去最要紧。


精彩阅读
外星人!外星人!
驴美老革命与缅甸新问题
为什么说“丢了洛克,就丢了美国”
谁来拯救这位法学家的大脑
川普不是摩西,他比摩西还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