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日,距离英国启动脱欧(2020年2月1日)整整一周年。
颇为巧合的是,这一天,英国政府正式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成为第一个申请加入该组织的“非发起国”。
此举一出,随即遭到了不少网友的调侃:退群欧洲的英国,这是要大老远跑去亚洲加群了?
事实上,英国之所以希望加入亚洲朋友圈,简而言之“脱欧入亚”,主要是因为鲍里斯政府正在一心打造“全球化英国(Global Britain)”。
脱欧后的英国,目标是放眼全球,其中亚洲是重中之重。
早在今年1月,《金融时报》就援引英国首相鲍里斯的话指出,2021年是实现“全球化英国”极为重要的一年。

鲍里斯认为,为了实现“全球化英国”的目标,不仅要对英国脱欧的经历进行反思,还要做好七国集团(G7)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COP26)的东道主,在促进全球合作的同时,提升英国海内外的声誉。
“全球化英国”这盘棋,英国政府要怎么下?美好的愿景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挑战呢?
作为英国脱欧后未来走向的系列文章之一(之后还会陆续推出别的文章),今天我们将关注
对外政策
这个领域,讨论脱欧后的英国如何精准定位,处理好与世界各国之间的关系:

脱欧后,英国誓要打造“全球化英国”
在我们解析具体政策之前,先来一起回顾下“全球化英国”的演变历史。

其实,这个被鲍里斯时常挂在嘴边的“全球化英国”,最早可追溯到他的前任——特蕾莎·梅(Theresa May)执政时期。
2016年,特雷莎·梅在保守党大会上首次概述了对“全球化英国”的期待。
她指出,“脱欧”不应只是让英国思考与欧盟的新关系,还应思考英国在更广泛世界中的角色。
2017年,特蕾莎·梅在瑞士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时,在各国政商精英面前提出了这一构想,第一次向世界传递英国脱欧后的野心。
当时还在深陷脱欧泥潭的她承诺,英国脱欧的主要论点之一就是摆脱束缚,成为全球贸易领袖。
具体来说,脱欧后的英国将具有税率低、繁文缛节少、贸易更自由等重要优势,并据此来和欧盟以及整个世界竞争等。
有意思的是,英国并非唯一一个打出“全球化XX”口号的国家。
“老东家”欧盟和“邻居”爱尔兰此前就分别打出过“全球化欧洲(Global Europe)”“全球化爱尔兰(Global Ireland)”口号,都希望趁着全球化的浪潮分一杯羹。
所以说,口号只是一方面,关键还是要看实际行动。
保守党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达特(Tom Tugendhat)就认为:如果鲍里斯能够帮助脱欧后的英国重返国际舞台,那“他真的是一位政治炼金术士。”

鲍里斯自己也表示,他将用实际行动证明脱欧决不是“小英格兰(Little England)”的白日梦,而是去建立一个全球化的平台。
接下来我们就来重点看看具体行动。
为了重返世界、登上全球舞台,英国政府都做了哪些努力?
1. 脱欧入亚:正式申请加入CPTPP
首先自然是本文开头提到的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CPTPP大家可能不熟悉,但这个组织的前身——TPP,大家应该就知道了。
TPP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发起,而后被特朗普推翻,随着拜登上台,外界也预测美国有意重返CPTPP,目前韩国方面已表示有意入群。
值得一提的是,CPTPP现在拥有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墨西哥和秘鲁11个成员国,都是位于亚太地区的国家
目前,CPTPP成员国涵盖5亿全球人口、占近14%的全球经济总量,该组织每年的总贸易额高达9万亿美元,有望在数年后超越欧盟
对于英国正式加入CPTPP,首相鲍里斯表示:
“在离开欧盟一年后,我们致力于打造新的伙伴关系,这将为英国人民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申请成为第一个加入CPTPP的新国家,表明了我们以最佳条件与世界各地做生意的决心,英国愿意成为全球自由贸易的倡导者。”
英国国际贸易大臣Liz Truss将CPTPP描述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贸易区之一”,并将其视为一个利润丰厚且不断增长的商品和专业服务出口市场。
有分析指出,英国之所以想加入CPTPP,是为了让英国经济受益于更低的关税。英国政府说,该协定取消了成员之间95%贸易商品的关税。
据英国国际贸易部公布的数据,2020年英国与CPTPP成员国的贸易额达1110亿英镑,且自2016年来每年以8%的速度增长。
同时,英国认为CPTPP也将为技术和服务等现代行业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与欧盟不一样的是,CPTPP不会涉及到国家主权问题,也不会形成关税同盟,成员国依然可以自由制定自己对其他国家的关税,并不受限制地进入他国市场。
英国加入CPTPP,无疑是迈向“全球化英国”的关键一步。
2. 与63国达成贸易协议
拉新盟友的同时,脱欧后的各种贸易协议也不能忘。
英国还在欧盟里的时候,所以协议都是欧盟带头签,然后英国照单全收;现在脱欧了,自然就需要英国去和每个国家一个个重新谈贸易协议了。
好在,英国在谈判上的速度可比抗疫快多了。
截至2021年2月1日,英国已经和包括欧盟在内的63个国家签署了脱欧后的自由贸易协议,包括日本、加拿大、瑞士、挪威、土耳其、新加坡、墨西哥、越南等国。
新的一年中,英国还有望和美国、澳大利亚这些国家签署价值巨大的自贸协议。
贸易部预测,未来10年,这些协议将为英国经济带来至少1000亿英镑的增长。
3. 当好东道主:G7峰会和COP26气候大会
对英国来说,2021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英国将作为东道主,举办两大国际盛会——七国集团峰会(G7)和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
G7峰会,是主要工业国家会晤和讨论政策的论坛,成员国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加拿大七个发达国家。
去年12月,英国首相鲍里斯已经邀请印度、韩国和澳大利亚以嘉宾国的身份参加今年的G7峰会。
对此,保守党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达特(Tom Tugendhat)表示,英国此举,反映了鲍里斯此前提出的“民主十国”(D10)的构想。
《金融时报》分析称,英国政府计划利用6月举行的G7峰会,为世界制定“疫后重建”的战略,并展示国际体系的实力。
在防疫规定允许的情况下,鲍里斯计划在峰会前与七国集团领导人会面,讨论应对新冠大流行的措施,并把重点放在疫苗问题上,以尽可能避免未来可能出现的卫生紧急情况。
此外,鲍里斯还希望通过G7峰会,为11月在格拉斯哥召开的COP26提前造势,届时全球主流国家都将公布自己的减排计划。
如果说G7更多是为了解决国际问题,那么对于鲍里斯来说,召开COP26绝对有他的私心。
2020年12月,鲍里斯就宣布了新目标:
  • 2030年起,英国将彻底禁止销售新的柴油和汽油汽车。
  • 2050年起,英国实现净零排放。
这是目前为止所有主要经济体中最雄心勃勃的减排计划。
此外,鲍里斯还希望将COP26与国内环保和经济议题对接起来,包括投资新绿色环保技术、为落后地区提供更多就业岗位、促进经济增长,例如工党大本营——英格兰北部地区。
3.“英加澳新”四国互通

脱欧入亚的英国,当然也不能忘了英联邦内部的老朋友。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CANZUK。
CANZUK是一个预想的、由英联邦成员国——加拿大(Canada)、澳大利亚(Australia)、新西兰(New zealand)和英国(UK)组成的政治经济联盟。
其最大卖点是护照互通,人员互通。



据此前报道,由于四国当下共享着相同语言、文化、政治体制与君主,联系极为密切,因此就有提议称:
  • 四国公民有权在彼此国家生活、工作和学习。
  • 在四国之间建立全面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消除海关和商业限制。
  • 四国在情报、国防和外交政策方面加强合作,帮助五眼联盟(Five Eyes Intelligence Alliance)、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联合国安理会。
  • 除了贸易、移民和情报外,CANZUK合作的领域还包括高科技创新和太空探索,预计CANZUK航天局将是世界第十大航天局。
对于以上计划,英国首相鲍里斯也很感兴趣。2013年8月,时任伦敦市长的鲍里斯在访问澳大利亚时就提出,英国应当和澳大利亚实现“人口自由流动”。
鲍里斯认为,四国互通的潜在好处是巨大的。统计显示,仅增加与澳大利亚的贸易就可能使英国在现有180亿英镑的收入基础上增加净赚9亿英镑。
如果CANZUK取得成功,将对英国就业、经济增长和国际安全合作产生巨大的推动,真正实现鲍里斯”全球化英国“的目标。

2020年6月,英国和澳大利亚共同宣布启动脱欧后自由贸易谈判,似乎预示着CANZUK正在朝着现实迈进。
据此前报道,英澳两国政府有意通过放松相互之前的签证限制,让更多居民到彼此国家长期工作和生活,真正实现护照互通、人员互通。
“全球化英国”挑战几何?
说完美好的愿景,这边我们也谈谈英国面临的挑战。
首先是疫情
疫情当下,全球许多国家都采取了“封国”策略,特别是关闭边境阻止其他国家公民入境,这样的客观事实,肯定会影响全球人员的交流和流动,也给全球化英国提出全新的挑战,未来英国如何在形式上创新,打破地理上的隔离,是当下政府需要思考的主要议题。
其次是欧盟
虽然已经脱欧,但英国和欧盟之前还是保有公平竞争条款。
在去年签订脱欧后英欧贸易协议时,英国和欧盟就在这个条款上争了很久。
根据最终达成的协议,在公平竞争的要求下,如果英国和欧盟有一方认为对方破坏了自己的规则,主动大幅度降低了标准以构成不公平竞争,任何一方都可以以主权平等的身份决定采取行动。
如果英国被认为破坏欧盟规则,欧盟将可以对英国的出口产品征收关税,反之亦然。
值得注意的是,四年后该协议将被审查,以确保英欧双方都遵守了协议中的规则,确保公平的竞争环境。
最后是美国那边。
如果还是特朗普政府,那美国对于英国加入CPTPP,积极举办联合国气候大会肯定不感冒,甚至还会构成对全球化英国战略的一大挑战。
但现在拜登上来了,这一情况肯定会比之前好很多。
所以美国这点或许已经称不上是挑战,可能还会是帮助。
比如,如果美国也加入CPTPP,那英美贸易协议可能就不用谈了,直接套用CPTPP就行。
另外,美国现在重新开始重视这些国际组织(如联合国、世卫等),对于一贯以来就在这些全球化组织非常积极的英国,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英媒此前也写过,拜登上台后,英美之间的跨大西洋关系将变得容易一些,少一些不可预测,少一些意想不到的推文。
英伦投资客写在最后
英国脱欧入亚、主推“全球化英国”,打的算盘其实很简单,就是:
既然已经离开动作迟缓欧盟,那就积极加入高速发展的亚太,毕竟全球市场和世界未来都在亚洲。
与此同时,英国还希望主动调动并尝试主导各种国际组织。
当然,加拿大澳洲新西兰等英联邦的关系也不能放,联系肯定要比以前更紧密。
美国方面,鲍里斯是第一个接到拜登电话的欧洲领导人,显示英美之间依然保留着特殊关系,女王也向拜登发出了邀请,请他于今年6月来白金汉宫做客。
全球化英国面临的挑战也不能忽视,比如疫情造成世界更加割裂,比如欧盟可能经常会动用脱欧贸易协议来反制英国,从这次的疫苗大战就能窥见一二。
总结来说,未来的英国,将继续奉行实用主义外交,以上所有的政策,也都是以实用主义、机会主义和以国家利益来考量的。
脱欧后的英国,我相信依然会是国际舞台的主要玩家。
英伦投资客—原创延伸链接:
End -



*欢迎星标英伦投资客,不错过每条重要推送
欢迎关注英伦投资客
服务于对英国有兴趣且能独立思考的读者
推送投资讯息和原创分析文章
博主常驻伦敦
是英国皇家特许测量师MRICS
和英国注册会计师
---------
*如你希望防止失联,或想要咨询英国房产投资问题,欢迎长按下方二维码添加我的个人微信: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