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历四年,即公元1044年,副相范仲淹正主持庆历新政;下放岳州的滕子京在筹划几项大工程。就是这年秋天,首都开封爆出一桩公款吃喝事件,“震动都邑”,举国议论。
一顿饭怎么会弄出这么大动静?第一,参加饭局的干部很有名气,人们喜欢围观。第二,饭局组织者对处理结果非常抵触,情绪很不稳定,最终气死了。第三,在同情者看来,在《宋史》上和历代文人笔下,当事人很可怜,差不多是个悲剧英雄。
事实到底如何呢?
宴会很奢华
饭局的组织者叫苏舜钦,才气冲天的明日之星。他的工作单位是进奏院,相当于各地联合驻京办。
又到了秋季祭神的热闹日子,按惯例各单位都要组织职工会餐和文娱活动。有人跟领导建议:年年在食堂搞,大家都烦了,能不能出去吃?苏舜钦从善如流,说既然出去搞,就要吃好玩好。
看《清明上河图》就知道,京城餐饮娱乐业十分发达,但高档消费钱从何来?苏主任有办法:靠山吃山。于是,下面把成堆的草稿纸、旧信封、没发出去的报纸、有印刷错误的废报,甚至崭新的文具和邮袋,统统拉到收购站,小金库瞬间建成。苏舜钦很有领导范儿,自己又掏了点钱。
有钱就是任性。活动在一家顶级酒楼隆重举行,大家放得很开,玩得很嗨。请了文艺工作者唱歌弹琴、陪酒伴舞。有人借着酒劲作起了打油诗,把孔子、周公和皇上挨个戏谑了一遍。到了深夜,多数人睡的睡、醉的醉,苏主任精神正好,叫负责服务的办事员先撤,然后叫来了几个官妓……
就在他们津津回味的时候,御史中丞王拱辰拿着宋仁宗的手谕,把这帮好汉请到了规定地点。十多名参加者统统受到惩罚,包括“宋诗第一人”梅尧臣;苏舜钦处分最重,被开除公职,而且“永不叙用”。这就是史上著名的“进奏院狱”。
本来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苏舜钦不答应。
苏主任很生气
苏舜钦坚决认为自己是冤大头,至死不服气,将剩余的人生统统交给了这件事。
一是托关系
苏舜钦不是一般人,后台硬得很。他首先想到的是好朋友欧阳修,而办案组长王拱辰正是欧阳修的老同学。欧阳修知本分,两手一摊:超出职责范围的事,我怎么开口呢?庆历新政进展不利,范仲淹焦头烂额,自己很快就下岗了。苏舜钦只好硬着头皮去求老岳父,当朝首相杜衍!老杜正后悔把闺女嫁错了人,差点儿没动手。
二是找借口
苏舜钦最恨的是李定。李定虽是太子办公室的小干部,却爱学习求上进,听舅舅梅尧臣说各机关单位的能人都在,很想混个脸熟。他兴冲冲地跑到酒楼,提出自费参加。苏舜钦可能酒喝多了,说了一句伤人的话:你层次不够。李定下不来台,扭头就去了御史台。后来苏舜钦逢人便说,李定对我有意见,故意找茬害我。
三是发牢骚
苏舜钦写信向欧阳修诉苦,中央和地方机关祭神节活动经费都是这样来的,进奏院怎么就不行?何况我还自掏了腰包。我的前任们谁不是这样干的?到我为什么就是问题?要处理一块儿处理!他甚至对恩师表示不满,说去年滕子京同样是公款吃喝,只受到轻处分,领导照当、岳阳楼照修,不就是你老范说的话吗?把我一撸到底,眼里还有我老丈人吗?
四是自我安慰
眼看没指望了,苏舜钦一边卷铺盖,一边跟欧阳修表白:我想通了,何必天天为别人累死累活?以后我要做生意,造园林,想旅游就旅游,不挺好吗?
其实他并没想通。举家迁到苏州之初,他修建了今天的世界文化遗产——沧浪亭,写下了千古绝唱《沧浪亭记》。但很快就不停地给范仲淹、欧阳修、各大机关的哥们儿和有关部门写信,车轱辘话说了八十遍,鸣冤叫屈,强烈要求平反昭雪。他无心观赏亲手打造的美丽花园,抱着酒壶度日,害得老婆跟着流泪,家庭气氛同他的身体一样,越来越糟。
好不容易挨到第四年,即庆历八年,开封突然决定起用苏舜钦,任命他当湖州长史,负责办公室工作。官虽不大,却显然是给出路。但他并不领情:朝廷光发了任命书,并没发平反文件,怎么有脸作?他就是在这种情绪中离开人世的,刚满四十岁。
看门道
苏舜钦理由一大堆,牛角尖钻到死,单单绕过了事实本身:自己的行为到底有没有问题?
  • 第一个问题:公费还是自费?宋代有一项财务制度,叫做“公使钱”,即合法的公务接待费。因公出差、办事开会需要公家管饭的,发给“券食”,就是领饭票吃食堂。通过其他途径获得经费都属非法。
进奏院纸张多,顺便又把非废品一块卖了,所以小金库比一般单位胖得多,不然不敢那样烧钱。因此说苏舜钦搞公款大吃大喝,并不过分。
  • 第二个问题:公客还是私客?按照“公使钱”相关制度,参加消费的人员规定明确。苏舜钦攀比说大家都这样,本单位过去也这样,但他回避了要害:他组织的是哥们儿的私人聚会,跟职工福利和公务活动八竿子打不着,不然李定凭什么要参加?
用公款支付私用叫做“监主自盗”,依法可判死刑,这是王拱辰最主要的指控,也是这个案件的核心问题。
总之,苏舜钦不但违反了职业操守和行政纪律,而且触犯了刑事法律。朝廷给予他的不是刑事处罚,而是行政处分,应该说是宽大得体的;后来又决定重新起用他,可见不是一棍子打死。苏舜钦得了便宜还不满足,拿宝贵生命和全家幸福为错误买单,真是糊涂透顶。
苏舜钦的教训启发我们,正因为人无完人,所以对待错误的态度至关重要,“过而能改”是一个干部重要的“德”,从这里可以推断他的未来。明白人应该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遇到挫败感到难堪是人之常情,重新站起来就是一条汉子。

摘自 | 《领导文萃》2021年1月下
稿件来源 | 《华声》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