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啃老这件事上,全世界都一样。
都说中国90后用六个钱包买房,英国的年轻人又何尝不是如此,2020年的新冠疫情,更是加剧了这一趋势。
最近,Bloomberg发文声称,疫情加剧了英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再加上房价不断飙升,英国年轻一代越来越难凭借个人能力买房了。
相反,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伸手党”——“啃老”买房。

早在2019年,就有英媒指出,英国父母平均“借出”63亿英镑(约合550亿人民币)帮孩子买房,相比2018年还增加了33%,创历史新高。

而“父母银行”(Bank of Mum & Dad,特指千禧一代必须靠跟父母借钱才能买上人生的第一套房子)也早已成为英国社会津津乐道的一种普遍现象了。
那么,如今的英国年轻人靠自己买房难吗?疫情是否真的加剧了这一困境?今天这篇文章将为你一一揭晓答案。
2020年英国房价创新高,年轻人更买不起房
2020年是英国房市井喷的一年,低廉的借贷成本和印花税假期推动房地产价格创下历史新高。
据抵押贷款机构Halifax银行的数据显示,2020年12月英国的平均房价为253,374英镑(约224万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上涨6%。其中,伦敦房价涨幅最大,平均房价首次超过50万英镑。
事实上,作为英国房地产市场的投资高地,过去10年伦敦的房价几乎翻了一番。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伦敦年轻人略显微博的收入。
Bloomberg援引Nationwide的数据指出,截至2020年底,伦敦平均每个首次购房在买房上面的开支是420,618英镑(约371万人民币),相当于他们收入的9倍。
这意味着,在伦敦购房的年轻人需要拥有巨额存款,或者得从家人那里获得资金支持,即我们在文章开头所提到的“父母银行”。
Halifax的另一组数据也显示,2020年英国首次购房者的首付飙升至近6万英镑,增加了近1.1万英镑,与2019年相比上涨了25%。
可以说,疫情不仅增加了英国年轻人的购房压力,“父母银行”也得跟着受累。
如此一来,在英国,有房一族的年轻人也变得越来越稀有。

英国财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的一项调查显示,1996年,超过50%年龄在25-34岁的年轻人是“有房一族”,2017年这一比例已降至35%左右。
与此同时,35-64岁的中年人拥有房产的比例相较2004年前也有大幅下降。只有65到74岁的老年人中持有房产比例逐年上升。

对此,Bloomberg分析称,这一现象说明英格兰央行(Bank of England)为应对此前几轮金融危机所采取的刺激措施,最终导致资产价格大幅飙升,这一结果对无产年轻人的打击远超有产老年人。
很明显,这一趋势在2020疫情年进一步加剧。

虽然英国央行基准利率创历史新低、政府出台印花税假期,为不少投资客降低了准入门槛,但随之而来的房价上扬再次将年轻人挡在了房地产市场的门外。
同时,由于对年轻人还款能力的不信任,更加重视风险的银行贷款机构正考虑拒绝对低首付者发放贷款,并提高还款利率。
进一步来看,疫情让年轻人买不起房,折射出的是更深层的贫富差距问题。
财政研究所副所长Robert Joyce表示:“这是关于经济力量失衡的问题。越来越多的房子归社会的一小部分人所有,然后他们再把房子出租给年轻人”。
作为一家美国媒体,Bloomberg指出,虽然英国的贫富差距远不如美国,但这一差距在过去10年中有所扩大。
为了解决贫富差距过大的问题,英国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曾在2020年考虑向富人征收财富税,但这个想法很快被推翻。
英国执政党保守党大多数人认为,向富人多征税的做法“太不保守党”,并且违背了保守党的理想价值观。
对此,经济学家盖里·史蒂文森(Gary Stevenson)就警告称,如果不向富人多征税,那伦敦房价未来可能会再次翻番,并表示“这使得社会流动性完全不可能,因为社会底层50%-60%的人将买不起房。
盖里·史蒂文森是一位坚定的财富税倡导者,他此前曾准确预测金融危机后利率长期维持在最低水平。
疫情后,英国年轻人“啃老买房”更普遍
面对房价飙升、失业、降薪等一系列疫情连锁反应,英国的年轻人想买房,很大程度上需要父母的帮助。

Legal & General最新研究显示,疫情爆发后,“父母银行”成为英国楼市复苏的主要动力,甚至超过了印花税假期新政。
2020年,23%的英国年轻人买房时收到了父母部分或全额现金的资助,平均资助金额约为35亿英镑(约309亿人民币)。2019年,仅有19%的年轻人由父母资助买房。
在35岁以下的首次购房者中,每2人中就有1人获得了父母的资助。
71%的年轻房主表示,如果没有家人或朋友的经济支持,他们不太可能买房。而19%的人表示,如果没有父母资助,他们可能会将买房计划推迟5年以上。
地区分布上,伦敦买家获得父母的资助最多,平均获得2.58万英镑(约23万人民币),其次是中英格兰东部(East Midlands)的2.41万英镑(约21万人民币)。

年龄分布上,啃老买房绝不是年轻人的专利。
35岁以上的购房人群从父母那里获得的财政支持约21.4亿英镑,占2020年“父母银行”借贷总额的61%。9%的55岁以上购房者甚至表示,如果没有父母资助,他们将推迟买房计划。
这一现象,可能是因为35岁以上的中年人需要购买面积更大、价格更高的房子。

但从绝对数量来看,有10.2万笔中年人的购房交易获得了父母的资金支持,仍比35岁以下的年轻人多出约3万笔。
这再一次说明:即使有稳定的收入和储蓄,在面对买房问题时,拖家带口的中年人依然束手无策。
Legal & General的数据还指出,疫情促使父母在资助儿女买房时比以往更加慷慨,有15%的受访者计划提供更多的资金帮助子女渡过难关。
近74%的受访者说,尽管自己在疫情期间收入有所下降,但他们仍愿意帮助子女购买房子。
究其原因,英国年轻人之所以要靠父母买房,除了他们超前消费、不爱存款的习惯、和连年上涨的房价以外,还和英国相对较高的租金水平有关。
在过去的十年里,英格兰地区的平均每周房屋租金从153英镑涨到了193英镑。
在这样的背景下,有不少英国年轻人既不打算买房,也不出去租房,而是选择和父母同住。
英国国家统计局(ONS)的官方数据显示,与15年前相比,2020年与父母同住的英国年轻人数量增加了100万。
这意味着,英国20-34岁的人群中,约340万人仍同父母一起居住,占据了这一群体的四分之一。
数据还显示,在英国20-34岁的无子女单身成年人中,近三分之二的人要么从未离开过父母独自生活,要么因为就业不稳定、工资低、房租高、与伴侣感情破裂搬回父母家居住。
年轻人买不起房怎么办?政府建房计划任重道远
综上所述,英国年轻人想买房,单靠自己确实会力不从心。这时候除了父母来帮忙,还需要政府对房地产市场进行干预。
多年来,建,建,建(Build, build, build)一直是英国政府的口头禅。在政府看来,建设经济适用房是解决年轻人住房危机的关键。
2017年,时任英国财相的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就表示,将拿出440亿英镑新建住房,每年平均新建30万套住房,到2025年为止。
去年12月,英国住房大臣罗伯特•詹里克(Robert Jenrick)再次确认了这一计划,并表示该计划的核心是为年轻人提供负担得起的住房。
尽管如此,但英国的建房速度却未必能够上年轻人的需求。
在截至2020年3月的12个月中,英国房地产市场上新建、改建和重新规划的住房数量增加了不到25万套,这与英国政府每年30万套新房的目标相距甚远。

在此期间,英国经济适用房的在建数量仅上升了1%,比全国住房联合会(National Housing Federation)预计的未来10年每年实际所需的14.5万套少了近9万套。
英国住房政策负责人威尔·杰斐威兹(Will Jeffwitz)悲观地表示,这一目标短期内不会实现。
“这将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人将住着负担不起、不安全或质量差的房子里,这将对健康、福祉和儿童学习能力等产生连锁的负面影响”。
英伦投资客写在最后
总结来说,连年上涨的房价阻挡了英国的年轻人凭借个人实力买房的脚步,如果年轻人真要买,很大程度上需要“父母银行”的帮助,而疫情更是加剧了这一趋势。
除了买不起房,在租金翻倍的情况下,这届年轻人还租不起房,只能与父母同住。

面对这样的情况,英国政府已经画出了每年30万套新房的大饼,希望通过建设经济适用房,解决年轻人的住房危机。
只是这饼画出来了,但如何加速建设、真正把建房愿望实现,才是摆在英国政府面前的最大难题。
英伦投资客—原创投资干货:
---------
*如你希望防止失联,或想要咨询英国房产投资问题,欢迎长按下方二维码添加我的个人微信:
End -

*欢迎置顶英伦投资客,不错过每条重要推送
©本文原创,版权归“英伦投资客”所有
欢迎关注英伦投资客
服务于对英国有兴趣且能独立思考的读者
推送投资讯息和原创分析文章
博主常驻伦敦
是英国皇家特许测量师MRICS
和英国注册会计师
微信公众号ID:BuyLondon
长按关注英伦投资客公众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