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线上电商终于露出锋利獠牙,正在一口口吃掉线下百货。


过去24小时,英国零售界传出了两件大事:


1)首先是英国网红电商ASOS宣布:正式加入竞购Topshop的队伍。


据卫报(2021年1月25日)报道,在线时尚零售商ASOS正在和Arcadia进行谈判,欲收购旗下已经宣布破产的品牌Topshop、 Topman和Miss Selfridge。


市场猜测,仅Topshop的收购价就在2.5亿英镑至3亿英镑之间。



如果ASOS能够达成这笔交易,对于Topshop母公司Arcadia的1.3万名员工和500家商业街店铺来说,则是一个噩耗。


因为,ASOS只做线上经营。



跟ASOS一起竞价收购Arcadia的还包括以下7个公司:Shein、Boohoo、JD Sports、Next集团、Forever 21母公司Authentic Brands Group和DKNY母公司G-III。


其中Shein是一家来自中国南京的线上快时尚企业,出手阔绰、报价很高,同样是目前极具竞争力的收购者之一。



2)无独有偶,视ASOS为直接竞争对手的Boohoo,刚刚直接宣布了一个大交易


1月25日,英国在线快时尚电商Boohoo宣布,将以5500万英镑的超低价格,正式收购英国老牌国民百货Debenhams



和ASOS竞购Topshop的要求一样,由于只做线上,Boohoo无意挽救Debenhams的高街门店和相关工作岗位。


这意味着,在英国商业街存在了242的Debenhams将落下历史帷幕,124家门店全部关闭。



Boohoo还表示,不会收购Debenhams的任何库存,只会收购Debenhams这一品牌,及其包括Manta Ray和Principles在内的时尚子品牌。


根据收购公告,在英国结束当前的封锁措施后,Debenhams总共124家门店将会重新开放,清仓出售剩余商品,然后再次关闭,也就是彻底关门。


作为英国最老牌的国民百货之一,Debenhams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40多年前。



但辉煌的历史已是过去式。


Debenhams最近一直在困境中挣扎,沉重的租金和门店高额的地产税拖累了它。


再加上转型线上过于迟缓,和来自疫情的致命一击,Debenhams于2020年4月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并寻求买家接盘。



随着与JD Sports的出售谈判失败,这家百货连锁店于去年12月决定清盘,出售剩余任何有价值的资产。


然后就是Boohoo适时出现,一番挑挑拣拣后,付了5500万英镑,买走了几个品牌和网站。



站在英国商业因为疫情大洗牌的当下,Boohoo收购Debenhams的事件,正好成了我们观察英国零售业巨变的重要切口。


比如,这次异军突起的黑马新贵Boohoo,其实就大有来头,也非常值得一说。




Boohoo是谁?


要介绍Boohoo,就不得不提到其创始人——印度裔富商Mahmud Kamani。



今年55岁的Mahmud Kamani出生在印度。上世纪60年代,像很多印度人一样,为了赚钱,Mahmud爸妈举家迁至肯尼亚。


4年之后,因为肯尼亚的局势越来越不稳定,且当地的就业法律严重偏向原住居民,于是Mahmud全家又迁移至英国,并在曼彻斯特定居。


有报道称,Mahmud当时是借助英国的难民庇护法,从肯尼亚来的曼彻斯特。


后来有记者曾在采访中问Mahmud的父亲,当初为什么选择在曼彻斯特发展,而不去伦敦。


他开玩笑地说:“因为飞机刚好在那降落了,如果去伦敦,还得多花60英镑的机票钱。”


到了曼城后,Mahmud的爸妈最初只是摆摊创业,卖一些廉价的包包和衣服。


赚到一点钱后,他们便开始了批发业务,从印度采购服装卖去英国,自此赚入第一桶金。


然后,Mahmud家族开始在英国投资建服装厂,主要给一些服装品牌做供应商。


21世纪初,Mahmud的家族公司每年要向英国高街品牌New Look、Primark和Philip Green等出售价值5000万英镑的服装。


在发现互联网的潜力后,当时42岁的Mahmud借助家族在英国直接拥有服装厂的优势,于2006年与设计师Carol Kane创立了Boohoo.com,出售价格超低的自有品牌服装。



2019年,Boohoo销售额达到8.5亿英镑,使其家族以11.6亿英镑的资产登上英国富豪榜第131位。


根据Boohoo公布的业绩报告,在截至2020年2月29日的财年,Boohoo收入同比增长44%至12.3亿英镑,超过公司预期的40%至42%,税前利润为9220万英镑。


数据显示,Boohoo集团在全球所有品牌的活跃用户约为1400万。



Boohoo员工透露,他们疫情期间每周经手的订单量从平时的12万张飙升至40万张。


2020年黑五和圣诞节,Boohoo销量大增,集团的收入增长了40%,达到6.608亿英镑。


Boohoo创始人也已然成为欧美名流。




Boohoo为什么发展的这么快?


从商业的角度来说,Boohoo之所以突然爆发,主要是因为三点:更快、更新、更便宜


简单对比来看,快时尚巨头Zara每天可以出120个新款,而Boohoo目前的日新款数量达到200个。


有句话说,“后浪”Boohoo硬生生把Zara逼成了“传统企业”。


换个方式讲,快时尚已经不能满足英国女性客户的需要,她们现在要的是超快时尚,而且还要便宜。


Zara的衣服,从设计到上架用时2-4周时间,H&M是3-5个月,而Boohoo可以做到1-2周之内,就让衣服从设计师的桌上到达仓库。


在Boohoo官方网站上,可以用12英镑(约合人民币110元左右)买到一条牛仔裤,用10英镑(约合人民币88元左右)买到一条连衣裙。


由于拥有自己的工厂,供应商出身的Boohoo可以完全控制产品的定价、所有的成本以及利润。


举个例子,当Boohoo要打折的时候,打多少折、打多久,都是Boohoo自己控制,完全不用和第三方供应商商榷。




除此之外,Boohoo快速发展的秘密还有一个...


如果大家有仔细看上面的文字,会发现Boohoo发展的很顺利,但大家可能会有疑问,为什么Boohoo能在英国建工厂却能把价格保持的这么低?


要知道,英国的人工可是很贵的。


这次的新冠疫情,意外曝光了Boohoo的这个秘密——那就是在英国本土建血汗工厂。


还记得当时英国第一波疫情的事情,莱斯特确诊突然飙升,发生多次聚集性感染,原因就是Boohoo在莱斯特的工厂,被爆出在疫情期间依然强迫工人生产。


有卧底记者就爆出,Boohoo在疫情封锁期间,莱斯特工厂仍然在违规打包、生产,且并没有让工人保持安全距离。


为Boohoo生产衣服的Faiza Fashion工厂员工举报说,老板们并没有为工人提供口罩或手套,就赶着他们在疫期重开工厂生产线。


据爆料,Boohoo英国莱斯特工厂的工人时薪仅为3.50英镑(约35元人民币),甚至远低于某些远东工厂的工资水平。


Boohoo英国工厂的画风,也和印度本土工厂无异。




英伦投资客写在最后


商业的秘密,其实都在细节里。


为什么Boohoo能成功,为什么老板是印度裔,为什么Boohoo工厂放在了印巴裔聚居的莱斯特。


如果说更快、更新、更便宜是Boohoo能够成功的直接原因,那如何能够做到更快、更新、更便宜,就需要一些想法和手段了。


都知道要在远东开血汗工厂,但现代商业发展的速度,已经等不了那么长时间的物流了。


Boohoo把设计、生产、销售等环节全部内包,且都放在英国本土,并打造了强大的供应链,于是才能在疫情期间迎来大爆发。


所以说,血汗工厂帮了大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Boohoo自己也赶上了时代的大潮。


疫情放大了商业社会的残酷,加速了各个行业的洗牌和调整,像Boohoo这样的故事,还会继续上演。


希望今天的案例分享能对你有所启示。


下期文章我们将重点分析:为什么是曼城?曼彻斯特如何悄悄转型电商之城



英伦投资客—原创延伸链接:

英伦投资客—最新项目推荐:



End -





*欢迎星标英伦投资客,不错过每条重要推送
©本文原创,版权归“英伦投资客”所有



---------
*如你希望防止失联,或想要咨询英国投资问题,欢迎长按下方二维码添加我的个人微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