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事件,观鉴君贾老湿一直在持续关注。
刚开始时,我看到了,不厚道地笑了,就说:”高,实在高,里面真有高人啊!”因为有不少高招已经出现!
“现实比小说更精彩”,而我呢,曾经是写过小说,也对人心深有研究,不妨以小说的形式,沙盘推演一下“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的来龙去脉,并揭开其中不为人知的隐秘!
看完就明白:事情真没有我们看到那么简单!
1
故事是从4年前就开始的。
2016年8月,张战伟来到济源市,从省纪委正厅级别直接来到济源市做市委书记。
3个月后,即2016年11月,翟伟栋从市委副秘书长擢升为市政府秘书长。
张书记和翟秘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晋升途径:
一种是“上往下”,大多是省厅或国部级官员交流到地方来充实履历;另一种“下往上”,从基层一步步干起,一步一个脚印,步步高升。
虽然市府秘书长是服务市府而非市委,但是作为市府的大管家这样的重要岗位,作为管干部的张书记不认识翟秘,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更何况,张书记初来乍到济源,除了认识市委班子的同僚,就是自己的大秘班子,而这个大秘班子里就有翟秘的,只不过,当时他是副秘书长。
图:就是他俩!
可以说,他俩早就非常熟悉了。更何况,翟秘还是从市委副秘晋升市府大秘位置。
从这个层面来说,张书记还是翟秘的“老领导”。
市委市政府一般都在一个大院里办公,一个机关食堂吃饭,济源也不例外,时间都四年多了,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要说一起吃饭的次数多着,可能同坐一个会议室开会的次数也不少了。
以前都是相安无事的!甚至之前,很可能两人关系还不错的!
张书记是从省纪委下来主政一方,除了在劳动人事干校工作的几年外,从科级一直干到了正厅级,全在省纪委,属于工作经历非常单一的人。
工作经历单一有一个坏事,那就“隔行如隔山”,除本部门工作外,其余工作并不是很精通的。特别是张书记纪委工作“老革命”了,轻车熟路,确实不错,但对于一个地方来说,纪检监察的事只是“千条线万条线”中的一条线,尤其是主政一个地方的话,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吧,要管方向,比如工业走什么路子,怎么招商引资,怎么搞国家级、省级的大型项目,农业要不要特色发展等,还要管用干部和作重大决策等等。
一个家开门要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更何况是一个偌大的济源市了,那要有多少事啊!这些都需要有点政务经验的。
所以呢,我们国家一向重视干部的交流,上往下或者下往上挂职锻炼什么的,尽量多岗位锻炼,只有锻炼足够,才能是复合型人才,是优秀的官员,这类就是大家熟知的“政治官僚”。
否则,那就只能是某个岗位的业务官员,也就是“技术官僚”。在官场实操中,“技术官僚”显然上升空间极为狭窄,往往作为“副手”和“配角”示人的。
如果省官或京官下到地方,也往往先平调一个政府长官来熟悉一下工作,比如省里厅长下去,先干一段市长再上到市委书记,成为实际上的“一把手”,这才是常规情况,就为了工作上有一个熟悉的过程,时间一般需要二到三年时间。
不过,张书记是个例外,他一直在纪委线工作,从省纪委下去就直接当了市委书记。
这个安排其实有点为难张书记的意味。张书记政务工作不熟悉,是没有人教他。主要大家都不敢教。
谁指手画脚,谁就是“政治不正确”了!
毕竟现在规矩是“双峰政治”,书记和市长是平级的,但平级也讲究一二三的。特别是一二是有分工的,但要“坚持党管一切”,所以呢,彼此很谨慎,大家都是懂规矩的。至于那些三四就是下属了,谁教书记,谁就“不三不四”,这是僭越啊!
那么,工作不熟悉会产生什么情况?很容易瞎指挥,导致在工作上被下属轻视。
我们领导干部的权威不是天然存在的,个人能力往往能提升自己的权威,最终能力和权力共同起作用。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没能力那就难免被人架空的,不架空也被人当作空气!
所谓威望就是要下属服你、敬你,你说的话大家自愿听,你说过话大家愿给办了。但你说“门外汉”的话,他们可能表面不敢怎么样的,毕竟你是书记你是“一把手”,但背后呢,就敢嘲讽你,敢把你的话当作“耳旁风”,甚至当作官场笑话来讲的!
中国官场的人历来注重自身形象,也是十分在意自己的权力,所以呢,很容易察觉下属是否轻视的态度。
如果是能力不足导致的,往往察觉也没办法。
但张书记不一样,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力差——我哪里能力不足了?从基层干部升到厅级干部,我凭的正是自己的本事。我是纪委出身的,看我怎么治你这些不听话的人——这一点能力自信还是有的!
于是,他就想通过威严来压制下属。
然而,不以德服人,不以能驭众,你越压制就越反弹,下属们就“敢怒不敢言”,背地会越来越看不起他的。
2
2017年,济源市来了位新市长,“双峰政治”的另一极。
他叫石迎军,以下称石市长。
图:他来了!
石市长是北京大学经济系高材生,从考上北大的那一刻时,再加上经济系毕业建设家乡河南,你说自己不行都不行,从省委机关担任秘书起步,关键是在各地方、各个部门都待过,一步一个脚印,干到了市长的位子,也就是说,他是“干上来”!
可以说,石市长正是高配版的翟秘。
更何况,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石市长的政务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可以说是“门清路熟”,到一个地方三下五去二就能抓住“牛鼻子”,理清地方发展的方向——要思路有思路,要魄力有魄力,所以,很快就在济源市官场获得了不少的威望。
石市长刚来时,张书记已到任快一年半了,从资格和职务而言,张书记确实是可以压上石市长一头的。
但等石市长到了一年多后,人心无疑都倒向了石市长这一边的。
问题就来了,大家就是“高看”石市长的,且石市长年轻有为,前途更为光明!所以呢,济源官场就出现了站队。
济源官场“亲石市长而远张书记”的现象还是非常明显的,明显到让张书记内心有点酸酸的感觉,大概就是所谓的“瑜亮之恨”!
特别是到2020年年底,眼见着就要2021年换届了,张书记1963年,过了年即2021年就58岁了,厅级干部到了58岁晋升空间不大,只是部分中的部分才能晋升到副部,去省人大或省政协任职副主任或副主席,多数人是到省人大做专委会主任或者去省政协干个类似的位置,也就是退居二线,做好“到站下车”的准备。
当然,按济源市的级别,高于县级市又低于地级市的,所以呢,张书记晋升到副部的可能性极低。
而石市长不同,1970年出生,北大经济系高材生,上升空间还很大,而且接任张书记位置的可能性很大。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年纪与石市长相仿的,又给石市长服务3年的翟伟栋大概率也会有上升空间的,比如升任济源副市长。
在官场中谁的人很重要,谁上去了谁的人也会鸡犬升天一下的,叫“一起前进”!
一般到这个时候就是暗流涌动的,当然表面上还是风平浪静的!
当然,也有上面的消息释放下来,从上海来的省长非常看重石市长的能力的,也希望石市长能前进一步。
一般这个时候,石市长和翟秘最能沉得住气的!因为也就几个月的时间的“窗口期”,过了就双双晋级成功的。
而张书记就有些不爽了,或者说更不爽了——原因就是他还没走,大家就提前不当我一回事,当作“空气”不说,不有意“反”着来了!
张战伟越想越不开心,甚至有了很大的人生挫败感。
人说“人走茶凉”,怎么我还没走,茶就凉了?甚至大家还有一种“送瘟神”的暗爽!
关键在情绪上也慢慢失控了,表现了自己对搭档石市长的不满,在会上也开始忿忿不平地说:
“打牌还知道大小王呢?”
说者无心,闻者有意——谁是大王谁是小王,在座的开会的各位心里没有数吗?这是很明显张书记在告诫大家,济源的真正的一把手,现在还是他!
话是这么晾出去了,但还是找个人来适当敲打敲打一下,让这些人长点记性!
找谁下手呢?
在济源市的官场,除了“双峰”是其他地方交流过的,其余的大多数,处级科级都是土著的。
土著官员除了作为普通人遇到对领导能力不认可会轻视外,往往会多出一层不满。毕竟你是交流过来的领导,你干完后就是拍拍屁股走人了,土著官呢全家老小都常年在济源啊,从政治正确而言,这是“家乡情怀”,谁不愿自己家乡好?从经济正确而言,这是利益所在,家乡发展好了,拥有一点政治资源的自己和家人能攫取更多利益!
所以,很多人渐渐地对张书记就是表面上“呵呵”了,甚至连“呵呵”也变得阴阳怪气了。
是该给这些土著们一个下马威了,是该真正让这些土著们认识一下谁才是真正的一把手!杀鸡儆猴是必须的了!
谁最好下手,而且下起来效果最好?
市府的翟秘!
3
为何是翟秘?
一则翟秘是市府大秘,是服务石市长的,敲打他就是敲打石市长,这叫“隔山打牛”!
二则翟秘是除了市领导外几乎地位最高岗位了,敲打他也提醒济源大小官员我才是“一把手”!
可惜的是,可能是张书记可能一时气昏了头,导致如何敲打还没有得想明白,一时间就乱了章法,或者说,毕竟只在纪委线待过,政治手腕有限!
那天,也就是2020年11月11日一大早上,应该是张书记早餐的饭点,张书记无意间撞上了翟秘!
一般吃饭的规矩就是市府的管家跟着自己主官一起吃了,而且基本会跟市委错峰吃饭 的,这种默契还是心照不宣的。
这一天就这么特殊,石市长的大管家翟秘落单了!
怎么落单的呢?
说来,翟秘也是很后悔的事,本来也不至于尴尬到要跟张书记共同用早餐的。原因么,可能如下:
刚好那天自己老婆尚小娟娘家有事,没给他做早饭;
又刚好一大早接到石市长的紧急任务去高速公路口接贵宾来济源考察……
事情就这么巧合地撞在了一起。
如果就这么巧合的话,那么尚小娟和石市长是知情的,坚定地认为张书记就是找翟秘的碴。
接下来的巧合是食堂里的巧合了。
张书记进来的时候,翟秘刚好坐在那里,低着头喝着胡辣汤,根本没注意到张书记的到场。
而等到翟秘注意时,张书记已经止不住发飙了。要知道,张书记早就对大家对他不Care的样子很感冒的,一直都耿耿于怀的!
好啊,你……你……连你都来小看我,看我怎么削你!
接下来,就是一出伊索寓言《狼和小羊》的官场版,大白话就是纯粹找碴!
图:重温《狼和小羊》
直接进入这种狂飙模式:
“你是谁啊?谁让你来这儿吃饭的?”
“你是副市长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市领导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
“服务员,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
谁知道作为“小羊”的翟伟栋真的像天真的小羊,或者说“小看”张书记习惯了,就跟他论起理来了!
张书记啊,吃早饭的事,我不是经常来吗?
翟秘说得确实没错,是经常来的,只不过时间不对点!
张书记立即“狼”性大发,还跟我顶嘴,“Pia”一个耳光过去了!
这下就尴了尬了!
张书记一时手爽,但回头一想,形势大不妙啊,找碴是找碴,但这打了脸的事,就有些过了!人家背后毕竟是站着石市长的,打狗要看主人脸的!
接下来翟秘百分之一百会向石市长诉苦的:我的工作没法开展了,我的仕途可能到此为止了,张书记要整我,而张书记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整我就是整你石市长啊,借我的脸打你的脸啊,Balblabal……
也就是说,翟秘回头会拉人拱火的,最想拉的人当然是自己的主官石市长的!
张书记这一点还是非常清楚的!
既然明白其中的厉害,那只能把它做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趁热打铁,整得翟秘毫无脾气!
第二天,张书记就去翟秘的地盘上调研,当众批评有的同志对领导不忠诚,声称“决不允许目无组织、自以为是、自行其是、阳奉阴违或当政治上的‘两面人伪忠诚’”!
决不允许出现翟秘这种“两面人”,看来“领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啊!
大致意思就是让济源的广大干部们知道我跟翟秘的矛盾,谁敢跟翟秘走近就是跟我作对!
翟秘吃了耳光后,当然委屈得要哭,又听说张书记将自己定性“两面人”,就请假不上班了。
有没有心脏病不能确定,但有心病那是一定的。
翟秘最担心的是张书记的利用权力进行“合法”伤害,如果到此为止,翟秘也就是忍辱负重了!
翟秘应对还是正确的,张书记也慢慢地冷静下来了。
但张书记一想,心里有点后怕:这翟秘不上班,说明对我很情绪啊!我也都57岁的人了,要不了一两年,肯定要离开书记的位置。到时候,这家伙会不会串联一些土著告我黑状,这可怎么办?
到时候,哪怕我是一身正气,但也是惹一身臊啊。
悔不该自己这么冲动。他往翟秘那里看看,这家伙很有情绪——你越是不想上班,越说明咽不下这口气,越说明有报复我的可能!
张书记越想越不对劲了,那就先下手为强,让市纪委查查这翟伟栋翟秘的问题。
翟秘在济源从基层公路段职工干到市政府,各个地方各个部门都干了个遍,哪能一点不干净都找不到?
努力找找!努力找找!
张书记就是想做成铁案,就是不让翟秘翻出一点浪花来!
只有这样,济源的土著干部们就没法拿他甩翟秘耳光说事,毕竟对腐败分子甩个耳光算便宜了,而且还是正义感爆棚的表现好不好!
对,就这么干!
4
翟秘也算是在济源市政府的资深干部了,各个地方、各个部门都呆过,更何况还是当地的土著,最重要的还是石市长的“大管家”,他不可能是个聋子、瞎子、傻子。
随着调查的深入,这事就传到了正在“养病”的翟秘耳边。
心里天天在温习《狼和小羊》的寓言,我忍了,就忍了,咬碎牙也吞进肚里忍了,难道我忍了还不行吗?
打我巴掌,你定性我“两面人”,现在还想把我打进牢狱?
两个月了,我都退到墙角了,低调如此,你还不让我过关?我爹都气病了,我老婆都要拍案而起,说我窝囊了!
你,你张书记啊,你太欺人太盛!
逼急了,兔子也会咬人的!
我让你三分,谁曾想你得寸进寸,我不可能坐以待毙的,我要反击!
我要反击,对你进行致命一击!
反击也是需要技巧的,特别是以小搏大的反击!
关键翟秘真不是李逵,拿起板斧就开干的那种!他很巧妙地让石市长避了嫌,选择一场迂回式“单挑”,将大火烧向张书记!
张书记能查我,利用权力对我“合法”伤害,我不能查张书记,毕竟实力根本不对等的。如何引“火”烧向张书记?
抓住张书记能力差说事?
这把“火”是烧不起来的!能力的东西又不能量化的,根本就不能石锤服众,尤其今年疫情,哪里GDP不出现点下滑啊!
必须要攻其要害,而且一击必中的那种!
好,那就只有“党风党纪”这把火了!
你不是省纪委下来地方当一把手的吗?工作能力可以差,纪律观念总应该比一般人好吧?
但是你倒好因为大家对你不服,就用自己的威权来压人,还当众打了我嘴巴子的事。
不少人看到的,也不知道人知道的,毕竟我没上班就是因为被你打了嘴巴子的。这是整个济源官场都知道的事。
你当众打人这事,你抵赖不掉吧?
还有你平时说话,怎么教训人的?我跟你都四五年了,什么“口头禅”还有我不知道的?那就太小看我在官场混了二三十年了!这些“口头禅”别说我知道,整个济源官场都知道:
你当众说“国民党还知道尊敬领导”的训话,好家伙,你一个书记搬出国民党什么意思?政治非常不正确!
你当众说“我手里有枪就把你崩了”的狠话,好家伙,你一个书记咋就像一个军阀作派呢?真的是无法无天的“一霸手”!
这些怎么是一个老纪委干部说出来的话吗?
一个巴掌再结合这几句话,好,一个“一霸手”的形象就让非常深刻了!
大家一看,准能人人都传颂:张书记好大的官威啊!
就攻其党风党纪,这是“善水者溺,善骑者坠”,就让他如此翻船落马!
接下来的安排,就是把这个消息释如何放出去,这个安排翟秘还是非常有技巧的:
时间点选在了张书记刚好到省里开会,这会是一年一度都要开的,而且要开几天的。也就是说张书记不在济源的,后院失火的话,只能采取遥控的方式灭火!
发送人选了对自己熟悉的人自己的老婆尚小娟,她确实是局外人,但正是自己的枕边人,可以为自己丈夫鸣不平的,来自家庭的控诉,而且只针对那个巴掌!
博文发了一天,有了点热度就开始自己发酵了,全国人民已经知道“张书记好大的官威”的事实!
图:阅读量不高的举报文截图
翟秘是个精明人,他并不是想鱼死网破,只不过不想坐以待毙,此举就是以攻为守。
他明白这个事,一旦发酵成功,自然会有人加油添醋的,毕竟济源土著们还是比较不满这位张书记的。
他就让自己老婆把微博删了,批评教育了这种“为夫抱不平”的行为。
妙,非常之妙!
一切都朝着既定的计划发展下来的!
张书记顿时遭受到了全网的炮轰,连央视等官媒都下场点名批评起来,而地方上本来对张书记不满的人也开始实名举报了!
大概率张书记要被这把“火”烧得外焦里嫩!
5
石市长一直不动声色,他明白张书记虽然不想让他日子好过,但一直就沉住气,“决定做时间的朋友”。毕竟时间还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必要的时候呢,还是需要翟秘来承受一下来自张书记的倾轧。
因此,石市长是明白翟秘为自己受过!
而翟秘也明白自己在为石市长受过——要不是张书记在查自己,估计翟秘也就忍了——为了自己的利益、官位,宁愿被辱,宁愿被侮辱后继续摇尾乞怜,忍忍就出头了,毕竟在体制内奋斗了二三十年了,难道就不能忍上二三个月了?
说来说去,这巴掌下去还真不是大问题,顶多是就是人格羞辱,但查人家的问题,就是大问题,那是要毁翟秘二三十年的修行的!
这是要撕破脸的。
事实上,在政斗手腕方面,相比张书记这种“政治小白”而言,翟秘才是真正的厚黑高手,是“不露声色”的那种——始终没让石市长出来走几步,甚至高明到自己也不用出来走几步的,只是通过让自己的老婆出来为自己老公说几句公道话——“我老婆看不下去了!”
更妙的是,眼见着事情发酵后,掐准了火候的,他立即对外界表示:“我已经批评了我老婆,而且要求我老婆删掉博文了!”
好,非常好!何止跟石市长毫无关系,是跟我也没关系的!
最重要的是,在这个事件上,我还是显示出了自己的大局观。
火就只烧向一个方向的,控制得非常到位——那就是张书记那边,而且仅限于张书记一人!
火烧向张书记时,关键时刻,就出现一个猪队友来做“神助攻”,直接把张书记给烧焦了!
这个就是“火上烧油”的人——豫港(济源)焦化集团的老板。
他比较有政治敏锐性的,一看翟秘的老婆尚小娟在自己公司上班,事情一出,他很是担心啊,怎么处理才好呢?
这要细细利益权衡一番的。
做企业最注重的是“政商关系”,大家和气生财,特别要和地方上的“一把手”打好关系。现在事情闹大了,必须要有表示一下自己的站队的。
那怎么站队呢?
张书记这人吧,能力是另外一回事,其职业生涯都在纪委度过的,来到济源这个地方做父母官,也就这么一个地方,所以经济方面大概率是干净的。中国官场一般惯例就是经济上一旦干净,那么就很难惩治的,顶多就是调离重要岗位!
调离确实是迟早的事,毕竟张书记的年纪差不多了,但具体多少时间就说不准了,快则二三个月,慢则慢则到底是什么时候呢?就这难说了?
那就是做个样子,做个样子给张书记看看!
公司老板处理尚小娟的做法也算极其微妙的,停止公司党委委员、工会主席等所有职务,停职其间所有工资、补助暂停发放……其实就是暂停的意味,等这个事件官方怎么处理的意义。
企业老板这么做,纯粹做个样子给张书记看看的,但注意,这时张书记还在开会呢!要让张书记知道自己的政治觉悟,最好以文件的形式给张书记看到了。
结果呢,这个文件因为文来文往,毫不意外地出现在了网络上。
具体怎么流出去,济源那边自有翟秘或石市长的人,毕竟济源真不大,而官场则更小了,也就这么几个人头的。
于是,白纸黑字加红头的处理文件,又像实名举报信一样迅速全网热传了。
这下可好了,这家企业老板也是打自己的脸都来不及,本来就是“万全之策”的,就是给张书记看看,表明一下自己的站队态度的。结果呢,估计张书记还没有看到这个文件 ,而全国人民都已经在纷纷热传这个文件!
现在好了,既得罪了翟秘甚至得罪了翟秘的主官石市长,又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自己在迫害翟秘的“护夫有加”的老婆了!
图:企业声明
所以,企业老板赶紧来个笨拙的声明 :那个文件啊,呵呵呵,是假的,大家不要信!
然后呢,然后就没然后了,总不至于要追究造谣者的责任的,这就更打脸的事了!
大家都懂的!
所以,企业老板“表忠心”就莫名奇妙地做了“神助攻”,应该颁发“最佳浇油奖”勋章!
这份处理尚小娟的红头文件的操作,是不是类似尚小娟的代夫实名举报的博文操作,来了又突然没有了,吊足了吃瓜群众的胃口!
企业老板可能想不通,其实我什么都没做啊,就是暂停尚小娟职务,为什么我就中大奖了!
如果企业并不惊讶的话,那么只有一个结果:企业老板本身就是一颗棋子。这背后一直有人在操作,而且操作得很到位。企业的处理文件就是继续送出“燃烧弹”烧向张书记!
大火烧向张书记,让张书记彻底丢大份。
官场上的事真的高深莫测,很多“傻白甜”真的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张书记看似十分嚣张,实际上恰恰就是那个最单纯的、最直接的人,而有些人看似受害者,实则深不可测,往往能谋定而后动的,甚至你根本看不出来他已经动手了。
更关键的是,张书记完败,而这些人竟然毫发无损,甚至还不露真容的!
呵呵呵!聪明人藏得非常深啊,险些把我都带进了坑里!
不过,在官场混啊,确实是坑太多,防不胜防的,而且从来不缺故事!
相信法律
温馨提示:因微信修改了推送规则,没有经常留言或点"在看"的,会逐渐地收不到推送。为此,请将"相信法律"加为星标或每次看完后击"赞"和"在看",感谢您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支持!
温馨提示:因微信修改了推送规则,没有经常留言或点"在看"的,会逐渐地收不到推送。为此,请将"相信法律"加为星标或每次看完后点击"赞"和"在看",感谢您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支持!
来源:行长高参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