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黑龙江省望奎县所有小区村屯实行封闭管理。2021年1月15日,在望奎县后三乡厢白七村,巡逻员陈树声在村头巡逻。(新华社/图)
全文共2627字,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 黑龙江省2020年4月暴发的那波疫情,发生地集中在绥芬河等边境城市,与境外输入有很大关联。而本轮疫情发生地集中在农村,呈现出村、县群聚特征。
  • 红白喜事等聚集性活动隐藏着一条危险的病毒传播链:无症状使受感染村民潜藏在普通人群中,难以被发现。在一次次婚礼、聚餐中,狡猾的病毒逐渐蔓延至大小村庄。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马肃平
责任编辑 | 曹海东
全国产粮大县望奎,一夜之间成为全国新冠肺炎疫情“重灾区”。
根据黑龙江省卫健委通报,2021年1月15日黑龙江省新增23例确诊病例,其中21例发生在绥化市望奎县;新增的30例无症状感染者中,望奎县占25例。截至1月14日17时,绥化市共有确诊病例92例,其中望奎县89例;全市110例无症状感染者中,望奎县占到104例。
短短7天,不光黑龙江省内各地新增病例都和望奎有关,而且总计有3省9市发现了与望奎县相关联的感染者。目前,望奎县惠七镇和石家庄市藁城区,成为全国仅有的两个高风险地区。一条“1传81”的超级传播链条已经出现。
1月14日上午,“重症八仙”之一的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主委管向东赶赴绥化,支援新冠肺炎救治工作。管向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绥化的重症患者不多,但有一名孕妇正在用ECMO抢救。
经过国家疾控中心对病毒基因测序,望奎县所发生疫情病毒与大连疫情病毒毒株100%同源。但是同源并不直接意味着病毒是由大连传入,具体病毒来源正在溯源中。
1月15日,在零下20度的冰天雪地中,望奎县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启动了。
1

首例被发现的感染者病情进展迅速

望奎的疫情警报拉响于2021年1月9日。首例被发现的感染者是王某鹤,一位怀孕3个月的女性。2020年的最后一天,其父亲开私家车将她接到了望奎县惠七镇惠七村的家中。1月9日,望奎县人民医院在发热门诊患者的“应检尽检”中发现王某鹤核酸检测呈阳性,全县就此启动全面排查。
到了当天23点,除了在县城的长子、父亲,王某鹤在老家的母亲、弟弟都被接到了望奎县人民医院集中筛查、隔离,此后陆续检出核酸阳性。1月10日,望奎县共检出6例无症状感染者,1月11日猛增到36例。
“王某鹤与其他45名无症状感染者都是惠七村村民,具有高度的关联性。”1月13日,黑龙江省卫健委公布的流调结果这样写道。
南方周末记者从绥化市委的可靠信源处获悉,前述上ECMO抢救的患者正是王某鹤。“她才30岁。”绥化市第一医院的一位医生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因为处于妊娠期,身体状况不太好,病情进展非常迅速。
2

K350次列车,一条明朗的传播链

疫情“重灾区”望奎县惠七村的李景华屯、洪家屯是两个小自然屯,人口流动范围有限。正常情况下,村里的疫情不至于扩散到外省。
正是2020年底的一场婚礼,成为疫情扩散的导火索。
根据通报,12月29日和30日,王某鹤的父亲曾到绥棱县参加了两场婚礼。虽未提及婚礼的具体信息和规模,但从流调披露的信息来看,来宾至少来自山东威海、吉林长春。在婚礼上或参加婚礼途中,一对来自长春的夫妇也被感染,1月5日,他们乘坐K350次列车(11车27、28座)从绥化到达长春,此后也被判定为无症状感染者。
K350次列车途经佳木斯、南岔、绥化、哈尔滨西、长春、沈阳、唐山、天津、廊坊北等20站,终点站为北京,全程长达27个半小时。该列车车窗封闭,采用空调通风。
1月5日11:22,一位乘客从南岔站上车(11车13座)。16:28,一对夫妻从哈尔滨西站上车(11车19、20座,长春站下车)。事后,这3人都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他们与前述长春通报的无症状感染者,在同一节车厢共同度过了2-3小时不等的旅程。
3

1传81:“听课”送鸡蛋,“下课”染新冠

K350次列车的传播并未休止。1月5日16:25,11车13座的乘客于哈尔滨西站下车,此后几乎跑遍了半个吉林省——长春、公主岭、通化、松原……流调记录显示,他先后到吉林省公主岭市范家屯镇艾尚瀚邦养生馆和通化市的源升品质生活坊进行“培训授课”。
10天后,他成了官方通报中的“超级传播者”,导致吉林省3市81人感染,分布在通化市(61例)、公主岭市(19例)、松原市(1例)。
“培训授课”的内容或与向老年人推销保健品有关。被感染者中绝大多数是60岁以上的老人,年纪最大的出生于1938年,年过八旬。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通化市源升品质生活坊成立于2020年4月,企业经营范围包括保健食品零售、预包装食品、家用电器、日用品零售。
而位于公主岭市范家屯镇的艾尚瀚邦养生馆,南方周末记者并未查询到其工商注册信息,大众点评、美团等点评类网站上亦无相关信息。一位当地居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镇上一直有类似的“培训”,“听课会送鸡蛋,很多老人乐意去听,但多数课程是为了卖保健品”。
4

农闲时节,婚宴助推疫情扩散

在这波疫情的源头绥化市望奎县,三乡村的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村口用秸秆堆和简易栏杆搭起了卡口,由管控人员把守。每个村有一个卡口,全乡再有一个总卡口。
几乎就在一年前,2020年1月23日,绥化市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此后,绥化下辖市县和国内很多农村一样,用封村、封路这种“硬核”方式防控疫情,“路推起来个山,村口出不去”。“至少封了二十多天。”绥化下辖兰西县的一位村民回忆,直到2月下旬有村民要外出打工、回校上课,村子依然处于封闭状态。
据新华社当时报道,望奎县15个乡镇172个大喇叭、65辆流动宣传车、300台出租车LED顶灯及全县所有小区300个扩音喇叭,滚动播出宣传防疫规定、权威信息,让宣传工作“入脑入心”。
为规范农村地区新冠疫情防控,黑龙江省还发布文件,要求“把最严厉的措施落得最实最细”——乡村要成立若干工作小组,保证开展排查、统计、隔离、巡逻、设卡等工作。聚集管制,红事停办,白事从简,并提前报村备案。
到了2020年4月黑龙江省暴发疫情,发生地集中在绥芬河等边境城市,与境外输入有很大关联。而本轮疫情呈现出村、县群聚特征。望奎县的感染者大多在惠七村,齐齐哈尔市的7名无症状感染者均在昂昂溪区大五福玛村。
南方周末记者发现,流调情况通报多次出现“去屯内食杂店溜达、打扑克”“到网吧上网”等表述。“目前绥化农村地区正值冬季农闲季节,村民基本在室内活动。通风不好,呼吸道传染病风险明显增加。”黑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食品安全与学校卫生所所长高飞在1月14日的疫情发布会上表示。
不光是绥化,在河北本轮疫情中,红白喜事等聚集性活动也加速了疫情的传播扩散。
疫情“重灾区”石家庄市藁城区小果庄村、南桥寨村在2020年底和2021年初举办了多场婚宴。有23名确诊患者参加过南桥寨好运来饭店的婚宴;石家庄正定机场北路附近欧景生态苑的一场婚礼过后,有近二十人确诊。一位44岁的女性确诊患者,甚至在4天里参加了3场婚宴。
这些行为轨迹隐藏着一条危险的病毒传播链:无症状使受感染村民潜藏在普通人群中,难以被发现。在一次次婚礼、聚餐中,狡猾的病毒逐渐蔓延至大小村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