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黑龙江绥化市望奎县一个村屯,突然成了疫情风暴的中心。截至1月14日17时,黑龙江绥化市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2例,无症状感染者110例。此外,疫情还波及到省内四地市以及吉林、山东两省。从时空上看,本次疫情传播速度快,波及范围广,当地人员外流后的感染者人数也很多。 
这反映了当前疫情防控的一个难题,冬日适合病毒生存,但年关将至,城乡之间流动加大,人们从城市中返乡,在防控薄弱的村镇聚集,最终又回到城市中。而这,给了病毒从乡村反扑城市的缝隙。
记者|黄子懿
回乡的妈妈
“待疯了,彻底待疯了。”1月14日晚,在短视频平台上拥有1万多粉丝的丽姐发布了一则短视频,记录了她隔离期间的状态。丽姐是黑龙江人,家住绥化市望奎县。1月9日,望奎县人民医院在门诊患者“应检尽检”中发现一名女性核酸检测呈阳性。此后,该病例的关联病例不断被发现,当地疫情暴发,在短期内传播至省内、吉林、山东等地。 
郜超 绘制
丽姐所住的佳兴小区,是该患者在县城的所住地,也是疫情最早的发现地。丽姐的短视频里,记录着佳兴小区这几日的状态。9日晚23点,医疗救护车在夜幕里出现在小区。10日凌晨5时,望奎正式上报该病例,小区当即宣布封锁,所有居民在家隔离,不能出单元楼。之后,消毒人员每天都会背着电动喷雾消杀器,踩过冰雪堆积的路面,对小区进行全面消杀。偶尔也会有救护车和医护人员出现,拉着密切接触者去集中隔离点。
不过,在首例病例确诊后,严密封锁的小区内未再有其他病例曝出,这让小区居民感到幸运。官方通报显示,在案例上报后的首日,黑龙江省当地筛查出36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他们均是望奎县惠七镇惠七村李景华屯的村民。那里属于农村地区,是首例报告感染者王某鹤的老家。
王某鹤今年30岁。流行病学调查显示,2021年元旦前,她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佳兴小区家中,除了在2020年12月29日那天跟表妹到医院做彩超之外,没有再外出;12月31日,她的父亲王某龙开车来小区,接她回到位于惠七镇的老家中,她一待就到1月8日,期间很少外出。1月9日一早,她回到县城,去了医院发热门诊,体温检测正常,但当日下午18时,她的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后被确认为无症状感染者。
佳兴小区地处望奎县城西南部的政府街上,紧挨着和平小学,周边小区众多,餐饮、培训机构等商铺繁盛,是县里的核心居住区。李丹丹是佳兴小区业主群中的成员,在小区内有一个商铺。李丹丹告诉本刊记者,小区约有业主400多人,由于小区紧挨着当地和平小学,小区很多住户很多都是来自乡镇的陪读家长,他们在此买房或租住。“一般都是妈妈陪读,爸爸出去打工,或者爸妈出去打工,老人带孩子在这陪读。一到放假,他们就会回乡下。”
2021年1月14日,黑龙江齐齐哈尔昂昂溪区实行封闭管理。(图|人民视觉)
王某鹤有一个10岁的儿子,在和平小学上五年级,也被确诊为无症状感染者。李丹丹说,由于北方天气寒冷,所以和平小学在12月下旬就放寒假了,王某鹤要陪孩子在当地补习英语,就一直留到了元旦。元旦一到,她就带着孩子回了老家。
她的老家李景华屯地处惠七镇惠七村,距望奎县城有30公里,距镇中心有3公里。从地图上看,这里刚好是县域北部的一角,地理位置偏僻,往北不过2公里,即是紧邻的海伦市版图。在她回家之后,这个偏远的屯子,成了冬日里常态化防疫工作中的一个薄弱环节,给了病毒以缝隙。1月12日,46名惠七村村民在核酸检测中被筛查出阳性。
1月13日,疫情后第三天,惠七镇被列为高风险地区,成为石家庄藁城区之后全国又一高风险地区,确诊病例与无症状感染者增多至100多例,且呈现一地集中传播、跨地区传播的态势。1月14日,绥化市通报,已对疫情重点区域惠七村的李景华屯、洪家屯采取了“安全”措施,将村民悉数转移,进行异地集中隔离。
乡村的难题
官方信息透露,经国家疾控中心对病毒基因测序,望奎县所发生疫情病毒与大连疫情病毒毒株100%同源。但究竟是人传还是物传,尚且需要通过流行病学进一步研判。目前尚无法获悉首例报告病例因何感染。
在很多人望奎人看来,这并不奇怪,望奎当地就有很多人在大连落脚务工。21世纪初,望奎县时任领导亲赴大连考察,决定把大连作为劳务输出基地,原因是其气候适宜、饮食习惯与望奎接近、政策环境宽松。此后,望奎县劳动就业局在大连设立办事处,大连很多劳务公司也在望奎设了办公室。2005年一则政府通稿《黑龙江省望奎人兴起大连打工热潮》透露,当时在大连务工的望奎人就有近7000人。
“那会儿东北不好找活儿,就只有大连好找活儿。”51岁的惠七村村民高大伟对本刊记者说。这些天,他被要求在自家小院待着,除了广播通知做核酸检测之外,其余时间都不能外出。四天之内,他经历两次核酸检测,作为当地应急全员筛查的一部分。

2021年1月7日,黑龙江黑河,市民在黑河市第一中学体育馆核酸检测点进行核酸检测。(图|人民视觉)
惠七镇总共有居民2万多人,下辖7个村,50多个屯子,每个屯子数百人。这里与其他地方一样,很多年轻人外出到大连等地打工,中老年人就留守在村里。高大伟说,每到节假日,都有在外务工的人回来探亲。春节越近,陆续回家的人就越多,有些人一待就直至春节后。“一般在大连打工回来的会比较晚。我们在大连搞建筑的人比较多,气候对于混凝土的影响不是很大。”如果不在大连,就得早点回来,因为天气越冷,能干的活儿就愈少。
北方的冬天,活儿少,“事儿”多。非农忙时节,各家都会在这阶段操办红白喜事,当地俗称“办事儿”,多些在外的人回家后,办事儿也显得热闹。高大伟说,2020年下半年随着疫情平复,办事儿的家庭多了起来,每个屯子每月总有几家,到了2021年,“办的都是新事儿了”,一些村民一月要参加好几次。高大伟也去参加过几次宴席,出席的多是中老年人,“戴口罩的大概只有30-40%”。
王某龙是王某鹤的父亲,今年51岁。从12月底1月初,王某龙曾频繁往返周边城镇,参加宴会,多次在城乡之间流动。12月29日,他到邻县绥棱县双岔河镇富民村下庙子屯参加婚礼,30日又在绥棱县富都酒店参加婚礼,1月3日则在惠七镇李二酒店参加聚餐,期间他去望奎县城接了女儿回家。在此过程中,王某龙似乎已感到身体不适,于1月4日和8日两次到药店自行购药。
在东北,屯即是村,是乡亲们划分各自老家的单位。红白喜事之外的农村生活,多数时刻是平静甚至无聊的。除了在家“猫冬”,看看电视和手机,很多乡亲们最大的爱好就是去屯里打麻将。高大伟说,当地每个屯子一般都有一个食杂店,卖基本的日用品与酒水饮料,也兼具着麻将馆的功能,是村里的社交中心。2020年12月20日至2021年1月2日间,王某龙就曾多次到李景华屯的食杂店中。
1月12日,望奎县通报46名感染者,均是惠七村村民,很多是无症状感染患者。流调显示,这46名感染者具有高度关联性,公布的14名无症状感染者行踪显示,其中7人都曾去过屯内食杂店。比如45岁的常某锋,就经常去屯内食杂店溜达、打扑克,以及23岁的孙某明,在1月7日至10日,他上午、下午均会到屯内食杂店溜达;还有33岁的孙某,在平日不外出聚会时,每天都会不定时到屯内食杂店打扑克、溜达等。
很快,李景华屯内的疫情触达了周边地区,首先是相邻的洪家屯,然后是海伦、绥棱等周边县市。截至1月14日17时,绥化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92例,其中,望奎县89例,北林区3例。无症状感染者累计110例,其中,望奎县104例,绥棱县2例,安达、海伦、青冈、北林各1例。
乡村反扑城市
黑龙江疫情折射出了一个当前防控的难题:冬日里天寒地冻,适合病毒生存。年关将至,城乡之间流动加大,人们从城市中返乡,在防控薄弱的村镇聚集,最终又回到城市中。而这,给了病毒从乡村反扑城市的缝隙。
望奎,本指遥望卜奎(黑龙江早年的省城齐齐哈尔),有近50万人口。它地处黑龙江省域中部,距大庆、哈尔滨100多公里,距齐齐哈尔200多公里,地缘位置较好。以望奎为中心,这次疫情很快呈圆心状扩散到周边大城市乃至省外。
1月11日,望奎宣布“封城”。当日,吉林省长春市通报新增4例无症状感染者,他们为两对夫妻,均来自望奎。此后,黑龙江齐齐哈尔、哈尔滨、伊春、牡丹江等多市,也报告望奎输入的感染者病例,多数是无症状感染者。
郜超 绘制
这些相隔百里大城市报告的输入性疫情,甚至超过了望奎县周边的县市。自12日以来,哈尔滨市累计在望奎县返哈人员中发现确诊病例5例,牡丹江市4例。哈尔滨一名确诊病例父亲对媒体表示,此次回望奎是探亲,期间女儿去了县里办医疗卡,但从未去过此前疫情暴发地的李景华屯。 
疫情还在短期内输入到了省外。王某龙在绥棱县参加完婚礼后,曾在2020年12月29日乘火车返回望奎县。当天与他同乘坐一辆火车的一对夫妇,于1月5日搭乘火车K350次列车,从绥化前往长春。这列始发站为佳木斯、终点站为北京的列车,横穿了大半个东北地区,全程27小时32分钟,共20个停靠站,途经哈尔滨、沈阳、唐山、天津等地。有3人在哈尔滨西站上下车后,都在数天后成了吉林省的输入性案例。其中一名男子后来在吉林省内两地培训授课,有19位密切接触者以及关联密接者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14日,吉林松原也报告了2例望奎输入病例。
疫情也输入到了山东省。1月13日,山东省威海市报告发现1例无症状感染者,来自望奎。他今年22岁,曾在1月6日在望奎参加婚礼,后在1月9日从哈尔滨飞到威海。该男子是威海市临港区一名家电送货员,曾在威海多个小区送过货。
疫情发生后,虽然黑龙江当地紧急采取了封锁、异地集中隔离、全员核酸筛查等措施,但截至1月15日,疫情已然传播至省内四地市及吉林、山东两省四地市。从时空上看,本次疫情传播速度快,波及范围广,当地人员外流后确诊病例及无症状感染者人数很多。

2021年1月12日下午,哈尔滨市民填写新冠疫苗接种知情同意书。(图|人民视觉)
这似乎将是未来一个月中,国内疫情防控面临一个先行考验。1月13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国内多地报告本土散发病例和聚集性疫情,疫情呈现持续时间长、涉及范围广、传播速度快、患者年龄大、农村比例高等特征,有的地方出现了社区传播、多代传播,防控形势复杂严峻。
“和城市地区相比,大部分农村地区的医疗条件是薄弱的,防控能力相对比较弱,特别是随着春节的到来,大量人员陆续都会返乡过年,城乡之间的人员流动会进一步加大,这给农村地区的疫情防控带来很大的挑战。”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监察专员王斌表示。 
这种情况下,问题何解?王斌表示,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会同相关部门指导农村地区防控工作,主要采取了以下几方面措施:要求各地要建立县乡村三级指挥体系,压实疫情防控的责任,加大宣传,提倡在节庆期间少摆席,避免人群聚集,同时还要做好重点人群摸排、提高乡镇医疗机构对新冠疫情的发现报告意识等等。
王斌说,再过十几天,春运就要拉开帷幕,春运的疫情防控是目前疫情防控面临的一次“大考”。
“目前估计,可能境外回国人员会进一步增加,国内人员流动也会增加,会有很多人回家过年。同时,在春节还会有更多的室内聚集,我们也感觉到,为了保障春节的物资供应,很多的食品、货物物流也会增加,这些都是在春运期间疫情传播的风险因素。”

(文中李丹丹、高大伟为化名)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封面图,一键下单
「如何找到好工作
▼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2021全年三联生活周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