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减价来临时,我欣喜地发现名牌口红折扣很大,有些只要原价的一半。本着“不买就亏了”的思想,我坐下来打算好好挑几支:要一支亚光的朱红显得气色明亮,要一支淡淡的粉红显得舒适自然,还要一支几乎和唇色完全相同的,用来打底调颜色,毕竟平时买一支的钱现在可以买两支!
挑着挑着忽然泄了气:天天出门戴口罩,在屋子里也戴口罩,口红有什么用呢?最后还不是全粘在口罩上?然后就不想买了。再一想,正是因为如此,今年的口红减价幅度才如此之大吧。
化妆是职场的一部分,有些工作明令女性必须化妆,也就是认定工作中的女性有被“观看”的义务,“观看”她们的不仅有客户,还有同事和上司。这种规则是什么时候公开化、具体化、普遍化的呢?可能从大量女性进入职业场所的时候就开始了。
男人只要干净整齐没有气味就算一百分,不干净不整齐有气味还能及格;女人则要把自己妥帖地打扮成粉妆玉琢,不然就会有人挑剔。能在通勤路上完成眼线睫毛膏的女孩,都有潜力成为脑外科医生。化妆与包饺子的共同点是都完全依赖个人的手艺。我偶然会遇上韩国旅行团,大热天里姑娘的长发一丝不苟,妆容瓷娃娃一般光洁无疵,总是惊叹她们是怎么做到的。
戴口罩成为常态彻底破坏了许多职场规则,比如服装和妆容。所有在家工作的人都迅速把职业装的下半身换成了睡裤(有些还配动物造型的毛拖鞋),有服装品牌还推出了看起来像正装的睡衣。化妆也变得毫无必要:口罩眼镜双重重压,远程会议雾里看花,一个口红的颜色别说斩男,就是降龙伏虎也没用。所以时髦又精明的女人迅速砍掉了彩妆预算,开会前用一个粉饼拍拍额头面颊已经很专业了。
女人的工作能力受影响了吗?没有。可能因为不用出门通勤不用精心化妆能多睡一会儿,效率还提高了。可以想象,如果口罩再戴两三年,化妆品大牌可能会破产一大半,余下的必须别出心裁另求生路。
化妆品大牌应该设计出什么样的能配合口罩的妆容?一种可能的路线是大浓妆。在伦敦有时见到三五成群的中东妇女,擦肩而过的片刻会发现她们的妆容非常之浓:眼影闪烁有如银河系,睫毛刷出一厘米长。中东妇女五官深邃轮廓分明,大浓妆也招架得住。以前整张脸都可以做表情所以妆容要浓淡合宜,戴了口罩只能靠眼睛,浓妆艳抹才有效果。
京戏脸谱也可能很合适,若是每个人固定使用一张脸谱,戴口罩也容易辨认:蓝脸的项目经理主持会议,红脸的技术人员讲PPT,黄脸的后勤、白脸的人事、黑脸的部门主管叫喳喳!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生活圆桌”栏目读者投稿文章。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三联生活周刊》投稿邮箱
个人问题投稿
微信公号投稿
读者来信投稿
生活圆桌投稿
头条号“粉丝信箱”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封面图,一键下单
「如何找到好工作
▼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2021全年三联生活周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