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被一部韩国的小短剧扎心了,名叫《媳妇过渡期》(又名《儿媳记》),里面有许多真实到令人心梗的婆媳关系,看得让人心情复杂。
整部剧就像一颗劲爆的薄荷糖,甜味只是调剂,辣和凉才是它的本味。
含在嘴里,让你瞬间清醒:
原来,婚前,爱情是神话;

婚后,爱情是笑话。
01
你经历过“儿媳过渡期”吗?
和每一对幸福的新人一样,女主闵思粼和男主武具英在婚礼现场回忆起自己的恋爱过往,每一帧都写满了爱情的甜蜜。
直到婚礼司仪在宣誓环节对新娘说了一句话:
“无论开心或者悲伤,你都要当个儿媳妇吗?”
这句话,让前一秒还在吃“回忆糖”的思粼,猝不及防吃了一口玻璃渣。
几乎没有任何一个新娘在婚礼上被问过这句话,但它又是不争的事实。
当新娘成为了某人妻子那一刻,也就意味着同时获得了一个新的身份:某人的儿媳。
还没等思粼回过神来,婚礼就结束了。
而她,也顺势进入了大部分儿媳都会经历的:儿媳过渡期。
“成为儿媳妇之后,要经历一段时期,特别想得到婆家的称赞和认同,会经常下意识说‘我来吧,交给我吧’这样的话。
通常,这个过渡期会在一两年内结束,也有的人得需要十年,或者一辈子都不会结束。”
这是剧中对“儿媳过渡期”的定义。可能现实中有的人还在准儿媳期,就会经历。
比如第一次到男友家做客,要不要抢着帮婆婆干活,刷碗、洗菜之类的。
而在剧中,女主思粼的新儿媳第一课,出现在婆婆生日那天。
本来以为提前预定好餐厅就已经是个满分儿媳的思粼,没想到,在婆婆生日前一天,她收到了小姑子的短信“友情”提醒。
一句“如果早上可以给妈妈煮海带汤,她肯定非常开心”,让思粼和丈夫带着鲜花和做好的小菜提前一晚住进了婆婆家。
因为满怀着对老公的爱意,而想要在婆婆面前表现一番,这样的心情不是不能理解。但当那颗珍视别人的心,没有得到同等的尊重时,那样的失落感往往要加倍强烈。
和公婆在客厅聊着天,思粼被婆婆问起工作是不是挺辛苦的,她本以为那是婆婆对自己的关心,却没成想她话都没说完,就被老公具英一个哈欠打断了。婆婆看到自己儿子困了,语气里都是心疼,催促儿子赶快进屋去睡觉,却扯着思粼继续陪他们聊天。
至于思粼,同样是辛苦工作了一天匆匆赶来婆家,陪着二老跪坐在地板上聊了很久的天,腿早已酸麻,婆婆却并不care。
这时候的思粼才明白,想必刚才询问自己的工作,也只不过是客套而已。
到了第二天,说好要陪妻子一起准备早餐的具英,磕睡着根本不肯起床。思粼只好一个人在清晨起来,忙活着张罗婆婆的海带汤。
思粼的辛苦换来的,除了家人每人一句的夸赞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在饭桌上她像个活脱脱的外人,听不懂大伙聊天的内容,夹不到爱吃的菜,只能拼了命地伸长胳膊。尽管思粼的内心已经有些失落,但习惯了忍让的思粼,还是在饭后揽下了刷碗的活。
对比一家人吃着餐后水果,开开心心聊天的样子,独自在洗碗池忙碌的思粼与其说是儿媳,不如说更像个保姆。
当看到那位曾经承诺过要一起帮亲娘过生日的男主,屁股像抹了胶水一样黏在餐椅上一动不动的模样,真的很想给他一记栗子!
那一刻大家才明白,到底什么才是儿媳过渡期。
当你作为一个儿媳,摆下一个用力讨好的低姿态,或者碍于情面做无原则的忍让,亦或者还怀抱着一个用真心换真心的天真想法时,你就还处在这个过渡期里,没有进阶到下一关。
02
“你出差了,我儿子饿肚子怎么办?”
而生日宴还仅仅是思粼被当作保姆使唤的序曲。
自打她和具英结婚,每个周末都会被婆家喊去,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以及没完没了的祭祖。思粼要站在厨房一整天,从早忙到晚,帮助婆婆准备各种各样的食物。
本来到婆家帮忙做些家务可能也能接受,但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作为亲儿子的老公却可以摊在沙发上,喝着茶吃着甜点,坐享其成。
就像片中的男主这般,他孝敬父母的方法只是把妻子拉来做牛做马,讨父母欢心,而并非自己身体力行。实话说,这无非就是身体已成家可心却未成家的巨婴。
通常,在这样的“巨婴”背后,都有一个不肯放手的妈。本来在小家时具英都已经答应妻子思粼回婆家要一起干活,但每一次具英前脚刚迈进厨房,后脚就会被亲妈,一边吐槽着“大男人,懂什么家务活”,一边给轰出来。
更过分的是,一听到思粼要出差,婆婆竟然要儿媳编理由把工作推掉,因为她担心自己儿子没人给做饭,会不会挨饿。后来自己也意识到要求有点无理,就改口说干脆让儿子回父母家来住。
难怪有人说,女人在婚礼当天叫新娘,婚礼一过,就变成厨娘。也有人打趣说,婆婆们最关心的,也不过就是小两口的肚子问题,儿子会不会饿肚子,儿媳什么时候大肚子。
事实上,片中思粼和婆婆这样的婆媳关系,在韩国应该也还算挺普遍的。
思粼的婆婆也并没有十恶不赦、心狠歹毒,她只是做了韩国许许多多婆婆都在做的事。就因为,传统观念已经在她的血液里扎根,也曾做过别人儿媳的她,并不觉得男人们在客厅谈笑风生,女人们在厨房忙得脚不沾地有什么问题。
但越是这样的稀松平常,才最令人绝望。
因为这世上本就没有天经地义的事,那些被传统观念擒住手脚的女人们,只不过是把伤痛藏在了心里。就像剧中,中秋祭祖那一天,几个叔伯的家眷都推脱有事,故意没有来,准备祭祖食物的重担相当于都落在了作为长媳的思粼婆婆身上。
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了,婆婆眼中闪过的不甘。但她也只是咽下了这份委屈,把这份沉重的包袱分给了自己的儿媳思粼。
没勇气打破枷锁的女人,就只好为难起其他女人来。同时,总是先觉醒的那个人最受伤、最痛苦。
就像剧中,在祭祖那天被自家婆婆喊来代替自己干活的侄媳,看着别家的男娃连自己去盛碗汤都要被说“一个男人去什么厨房”(言外之意盛汤这种活就交给女人来做吧),而自家五岁的女儿一边拿着抹布一边学着婶婶奶奶的样子擦桌子,却被人“夸奖”乖巧懂事,将来一定能嫁个好人,不觉悲从中来。
愤愤之下,她带着女儿中途离席回家。
要想改变女人的困局,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更应该学会让下一代跳脱出这样的观念。
其实现在,身边已经有许许多多的新新父母,都在教育自家女儿,比起“忍耐”,更应该懂得如何爱自己、合理表达自己的需求,让她们拥有追逐梦想的能力与勇气;还有更多的人,也在教育着自家儿子,尊重女性,摒除家务专属于女人的思想,更有责任和担当,学会如何爱别人。
我想,未来大环境能不能变得比现在要好一些,愈发平等、自由和宽容,都要仰仗于这些从身边做起的点滴变化吧。
03
这世上真的存在像女儿一样的儿媳吗?
在我看来,婆媳世界里最大的谎言,就是“把儿媳妇当女儿看待”。
刚好,在《媳妇过渡期》这部剧里,有一集就讲了这个问题。不得不说,少了血缘这层关系,儿媳妇和婆婆的关系,即便再融洽,也不可能会真的像女儿与妈妈一样。
剧中,思粼婆婆对待思粼和自己亲闺女的态度可谓是天壤之别。不论大小节日,亲闺女都可以用各种各样的理由,不留在家里帮妈妈准备饭菜。思粼婆婆不但没有怨言,反而说“女儿在婆家以后都要做腻的事儿,没必要在自己家再做”。
但她可以不要求自己的亲闺女,对儿媳思粼却要求颇为严格,使唤干活这方面那是一点都不留情。想着把好吃的留给自己亲闺女,可是切好的水果儿媳妇去刷个碗的功夫就吃得所剩无几。
言外之意,当作女儿并不等于拿出对女儿同等的疼爱,而约等于“方便差使”和“方便教育”。
就像剧里女主闺蜜说的那样,真正的女儿和妈妈,是会彼此吵嘴、顶撞、抱怨的。可能母女之间上一秒还像仇人一样,下一秒又在饭桌上有说有笑了起来。
但儿媳和婆婆是绝对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吵个架能彼此记恨一辈子这种事我倒是相信。
作为儿媳,也不可能真的把婆婆当作妈妈。
毕竟,在利益攸关的关键时刻一定会维护自己儿子的婆婆,怎么可能像亲妈一样,无条件的包容、不计回报的付出、随时随地牵挂儿媳呢?
所以,婆媳之间,没必要刻意营造虚假的亲密无间。能做到彼此尊重、保持界限,不相看两相厌就已经很难得了。
婆婆与儿媳之间的关系,因为中间夹着一个既是儿子又是老公的男人,本就微妙。
想要相处得好,真的需要三方都有大智慧。
关于这点,剧里的大嫂慧璘和大哥具日这一对,简直堪称教科书式的典范,虽然两人出场不多,但每一次都特别圈粉。
大嫂对自己该争取的需求决不让步。她刚和大哥结婚不久,便赶上了婆家的中秋祭祖。
一路花了两天一夜才赶来婆家,路上和老公换着开车,明明都很疲惫,婆婆却只说了让大哥去休息,却让大嫂穿上围裙,马不停蹄地一起准备食物。而家里的小叔子、小姑子,却都要急着出门约会,根本没有留下来帮婆婆干活的意思。其他的男性长辈,则只负责聊天喝酒。
对于这样一点都不合理的“传统”,大嫂果断的say no,她说了一句“这简直太过分了”,便一个人离开了婆家。
她明白,一时的忍气吞声,会换回无休无尽地退让和委曲求全。所以,她选择不卑不亢、不撒泼不撕逼,但却果敢、坚定地态度,为自己争取在婆家应有的权益和尊重。
她并非不能接受到婆家帮忙,只是祭拜祖先这件事,难道不应该是所有人一起来筹备,才足够有诚意吗?让两个“外姓人”来操持,本家的人却没一个出力的,那这祭拜的到底是哪家的祖先?
自打大嫂在中秋祭祖这一天为自己立下了“不委曲求全”的人设之后,大嫂基本上在婆婆心中就已经被“放弃”了。
果然,人都是捡软柿子捏。婆婆知道大嫂“不好惹”,也就不好过分要求大嫂。
想起剧中有一幕,婆婆的生日宴上,大嫂听到弟妹一个人一早起来准备了婆婆的生日早餐,而作为子女的小姑子、小叔子却偷懒睡大觉什么都不做时,一边大笑一边嘲讽“世上哪有这种道理”。
这一段看得我简直大呼痛快,弹幕里一众跪求大嫂出书开课,之前在女主那窝的火都被大嫂的帅气一扫而空。
当然,除了怒怼之外,大嫂也明白,尽管不必过分放低姿态去讨好婆婆,但也没有必要和婆婆锱铢必较。
比如,当婆婆和亲戚们说着大嫂为了孩子应该选择顺产而不能选择剖腹产;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害怕而坚持不让大哥跟着大嫂进分娩室,认为生孩子的时候老公没必要陪在身边而耽误自己工作的时候,大嫂选择了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她假装听都没听到,带着礼貌性地微笑回答婆婆:“关于这些事,我们夫妇会自己商量好的,谢谢您啦!”
弹幕里纷纷喊话:“为什么不让我早点看到大嫂,自己也不会吃那么多苦了!”
孩子生下来之后,大嫂也果断地拒绝了婆婆帮着看孩子的提议,请了保姆从旁辅助,自己带娃。
不去麻烦婆家,凡事都和老公商量共同解决,这样的原则,也让大哥具日在身心上都脱离了原生家庭,变得更加独立、有担当。
在带娃这件事上,大哥亲历亲为,换尿布、喂奶、拍嗝不再话下;孕期的时候和老婆一起做家务,帮妻子按摩抽筋的小腿。
妻子在婆家受到不公时,他勇敢地站在父母面前,对他们说:“我结婚了,慧璘现在是我家人,我要先照顾我的家人,因为我是家长啊!”
男人要先“断了奶”,在心理上“分家”,才能帮助自己的爹妈明确大家与小家的界限。
当然,这话对女性也适用。说到底,小家能否经营的好,凝聚力是不是足够,主要看家里的两个人是否足够独立,心之所向是否都指向小家。
这部剧目前还没有更完,很期待后续女主能不能从“媳妇过渡期”顺利毕业,开启婆媳关系的新篇章。也希望大嫂能多一点戏份,让苦于婆媳关系的人们可以观摩学习。
有人说,“这部剧那么普通,又那么犀利”。想想这还是挺贴切的。
普通,是因为那些婆媳之间的隔阂、嫌隙与不满,是你我都可能遇到,或者曾经经历的日常。
犀利,是因为尽管那些矛盾冲突不狗血,不惊天动地,却足够坚硬,在你的心上划开一道伤口。
曾经看有人这样形容理想而健康的婆媳关系:
“有界限、有距离、有联系、有守望”。
这十二个字,看似容易,其实挺难做到的。现实生活中,遇到更多的是越位的婆婆、缺位的丈夫和错位的妻子。
很幸运的是,我和婆婆的关系一直都还挺和谐的。除了有我们彼此性格、处事等方面的原因之外,最主要的可能是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做到“你体谅我的难处,我感恩你的帮助”。
相安无事时,是各自经营自己的小家,却又彼此关心着的家人;一方遇到了困难时,就变成了劲往一处使,彼此配合、帮衬的“同事”。
说实话,婆媳关系这件事,有时候是挺考验情商的,但有时候也真的得看运气。
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剩下的就顺其自然,把心思花在一段值得维系的关系上,就足够了。
-END-
回复以下关键词,查看更多原创文章
【游记】日本、迪士尼、长隆、三亚、滑雪
【阅读】科学、英语、古诗、思维、语言 
【心理】分离焦虑、安全感、T2、慢热、专注 
【睡眠】抱睡、奶睡、夜醒、安抚、小睡短 
【情绪】戒吼、管教、抑郁、听话、 情商
【养育】牙齿、性教育、厌奶、如厕、喂养 
【游戏】玩具、绘画、早教、儿歌、陪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