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can do it! 扫码订阅
暴徒冲击美国国会,使得美国的华人不得不深思:美国还是过去的美国、还有美国梦吗?或者说真的是会“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也许正如五四运动,社会的左右动荡会催发思想的进步。不要忘记,文艺复兴时期,就是意大利面临死去三分之一人口的黑死病瘟疫和连绵不断的战争时创造的辉煌。
事实上如果我们从美国建国的理念出发,也就不会对当前的暴乱和未来的可能的内战而担忧。美国其实是通过每两年一次的小冲突的中期选举、每四年一次的尽可能没有硝烟的大选内战,来实现摇摆中的平衡,使新移民和少数民族能有机会在两党纷争过程中得到“长治久安”。下面分析一下这些能够让我们长治久安的DNA。
 1 在没有神明的政治文化中生活
美国国父对美国政治的设计,是一个由多数人对抗多数人组成的两党互相牵制的体系。在这一点,我们首先要感谢的,是杰弗逊通过他个人杰出的天赋和努力,把迷信从美国的政治,宗教和文化中剔除出来。他要人们不要相信英明领袖,尤其是像亚当斯这样的所谓建国英雄才高八斗的危险人物。杰佛逊也私下用毕生努力把超自然的力量从基督教中剔除。
正如林肯所说的,杰弗逊因此才能把能够超越任何时代和任何个人的人人平等的理念,作为一种DNA注入了美国的政体,使得美国不会在任何时代被某个伟大的人物或政党所左右,也同时不会被一个全能的神或者能代表全能神的大卫王所左右。明君贤相,救世神明,封建迷信,所有超乎常人的人物和思想在美国都要受到质疑或嘲笑。每一任总统只要一上台,就会立刻成为舆论嘲笑挪揄的焦点,生怕他“变成”伟人。
当一个名人成为美国领袖的一天,也就是这位所谓领袖成为大家笑柄的一天。只要在美国有谁够得上名人,那么舆论界、政界老百姓就会开始用各种方式嘲笑挪揄和讽刺以及毫不客气的尖锐的批评他们,揭露他们“皇帝的新装”。杰弗逊把圣经中的四章有关耶稣基督的事迹,和语言,在删掉神迹和超自然的描述部分后重新编辑成的一本杰佛逊圣经也表现了先父们对待各种迷信的态度。每当人们能够破除宗教、文化和政治上的迷信,就能够拨开迷雾看到所谓杰弗逊倡导的理性的力量和伟大。由于不信权威,神明和能够代表上帝的伟人,美国的政治和教会完全分离,不信个人迷信,只讲最基本的理性。
每当人们能够破除宗教、文化和政治上的迷信,就能够拨开迷雾看到所谓杰弗逊倡导的理性的力量和伟大。
从家庭的层次上来讲,美国很多家庭也不一定称谓父母爷爷奶奶,更不用说姐姐妹妹这种长幼之分,而很多家庭都是直呼其名。在社会上大家见面之后,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直呼其名,很少有再加一份尊贵称呼的。人人平等在称呼上得到了体现,这些行为在人们的观念举止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是无法实现人人平等的社会所不能容忍的。这也是去神明和去权威的结果,是美国文化中特有的。迟来的大陆中国人要很长时间才会适应、接受、融入和自豪于这种文化。
很多人支持川普是因为恐惧所谓社会主义,怕这个国家将来变成前苏联。但是查查历史,威斯康星的密尔沃基市社会党统治政府五十多年,也没有造成什么灾难。只要宪法和修正案得到承认,其他细节可以不断调整。事实上即使让美国向左或向右偏转一点点,由于司法独立和两党制衡是极不容易的。看过Basis of Sex电影的人就知道美国女权运动的痛苦改进过程。而且底层人幸福,少数民族幸福,老弱病残幸福,容易受到歧视的少数人群幸福,一个国家就是幸福国家。主张人人平等的基督徒为信仰的国家更该如此。
华人来美国以前可以有各种宗教,各种身份,但来了美国以后都可以安居乐业,因为大家不信神明,英雄,丰功伟绩,显赫身份,和聪明伟大。大家都是差不多的“一般人”,能干啥干啥。英明伟大如川普,作为拯救美国的大卫王,在最后的一个月也因为国会暴乱而被剥去了大卫王的外衣,还原成了一般人。华人移民在美国能够从精神上自信又放松,还要感谢国父打的思想基础。
 2 两党制衡的狭缝中求生
由于遵从平等不信一个全能的、或者神化了的领袖,美国也就成就了一个以多数民族组成的政党,来制衡和竞争另一个由多数民族作为主体的政党,形成所谓“多数人对多数人的党争”,使得少数民族尤显珍贵的局面。由于这种多数人对多数人的状况,外加每个州都是赢一票就赢全州的计票方法,很多州的少数民族成了两党的必争对象。
比如在威斯康星州和乔治亚州,只要当地的华人70%的人投一个政党,那么这个党就肯定会得到本州的所有票数。这也意味着获得总统、众议员、部分参议员、州政府、市政府、教育局、警察局等等各级政府的权利。由于华人人数少,容易做工作,华人也就成为了各个政党在历次大小选举竞争过程中团结争取的对象。在很多决定胜负的“摇摆州”,拿到70%华人的选票,也就赢了选举得到了政权。美国先父们创造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例外:通过两年一次争夺选民的小较量,到四年一次的低烈度内战,比如一月六号的国会流血暴乱。但美国自从建国以来毕竟是世界上极少的能够和平过渡政权两百四十多年的国家,成就了世界上最强大和稳定的政体。
试想一下,如果美国是一个由白人或者西班牙人为主的党占绝对优势的国家,那么有谁会愿意倾听少数族裔的声音呢?谁还会对“排华法案”再打抱不平?拉拢和争取华人选票还有啥意义呢?只要是每人一票,“多数人对多数人”的政体中的少数人就会有机会发声音,有机会决定哪个政党的当政和由此产生的执政党的政策。
在此我们还要特别感谢1854年林肯领导下在威斯康星的瑞蓬(Ripon)成立的共和党。根据维基百科:
共和党于1854年由反对扩张奴隶制、前辉格党和前自由农民的力量在北部各州成立。……1980年以来,共和党的核心支持族群开始定型,其支持多来自白人、男性、中老年人、农民、低学历人士、虔诚基督教徒、美国南方各州及人口稀少偏远地区居民等族群。21世纪的共和党意识形态是美国保守主义,支持降低税收、增加军费、拥护持枪权、限制移民堕胎,倾向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放松管制和限制工会。共和党除了提倡保守的经济政策外,在社会议题上也偏保守。
Wikipedia
1828年第七任美国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创建民主党,1848年成立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本杰明·富兰克林·哈利特(英语:Benjamin F. Hallett)为首任主席,但它的起源最早也可以追溯至托马斯·杰斐逊于1792年创立的民主共和党
Wikipedia
民主党在建立之初主要代表美国南部和中西部农场主的利益,主张民粹主义农业主义。因此民主党在19世纪中期通过法案强制驱逐印第安人,发动美墨战争,获得大量土地以供农耕。在美国内战中则支持奴隶制以维护成型的农业体制。民主党在战后长期获得南方各州的支持。20世纪初,民主党加入支持维护白人的工人权利,创建了联邦储备系统,并通过了反垄断法,限制大企业的垄断。
如果美国是一个由白人或者西班牙人为主的党占绝对优势的国家,那么有谁会愿意倾听少数族裔的声音呢?谁还会对“排华法案”再打抱不平?拉拢和争取华人选票还有啥意义呢?
自从1930年代以来,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总统推行新政并称之为美国的自由主义(英语:Modern liberalism in the United States),成为了之后民主党的主要政策走向。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以及越战导致在民主党内部引发了对国外军事干预的立场及国内政策严重分歧,这种分歧导致之后民主党失去全国性的支配地位,但民主党维持对国会两院的控制权直至1995年(当中仅于1981-1987年失去参议院控制权)。
比尔·克林顿1993年上台后,由于1995年起失去国会两院控制权,民主党转走第三条道路的温和中间路线。2007年民主党夺回对国会两院的控制权,2009年巴拉克·欧巴马领导民主党重新上台后,民主党加强其进步主义路线。2010年失去众议院控制权,2014年失去参议院控制权,2017年再度成为在野党。2018年中期选举后,民主党夺回对众议院控制权,取得15个州的完全控制权(州长及州议会两院)。
美国历史上共计有13位民主党总统。民主党的根基原本是倾向白人、蓝领、工人阶级和农民利益,但现转变为获东西岸及五大湖地区的大都会居民、大企业、城市富裕阶层、女性、非裔拉美裔亚裔犹太裔LGBT族群的支持。
从以上维基百科对两党的介绍,每个党都在历史上各有功过。每个党都必须通过不断改变自己的主张来获得多数选民的支持最后通过自己的能够获得民意的主张而得到政权,然后通过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等各项指标的完成来获得每两年的中期选举和每四年的大选的连任,来最终实现党的主张。总的来讲两党的获得选民支持而执政的官员都忠诚于他们为之宣誓的宪法,并只对选民负责而不必听从任何人的吩咐,除了选民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提升或降低他们的职位和待遇。因此他们因贪污受贿被抓的极少。目前共和党控制了大部分的州政府的州长和州议会以及联邦最高法院,民主党则控制了联邦的众议院,参议员和总统府,使美国就形成政体的两党平衡制约的对华人有利的理想状况。
 3 必要的恶(necessary evil)让华人居安思危
纵观世界各国历史,政府的恶比比皆是。世界上最大的恶一般不是外族侵略,而是本国政府对国人尤其是少数民族的迫害。从德国残害五百多万犹太人到波尔布特残害上百万人民的红色高棉,再到小小卢旺达几个月内残害五十万占人口7%的胡突人,前后仅仅五十年。这期间,也包括了美国对日裔民族的美国人在二战期间的无辜迫害。
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自己的政府在“英明领袖领导下”利用多数人的冲动情绪对少数无辜的人群、宗教、社团或族裔的清洗活动。对的权力必然带来绝对的腐败,即使这种绝对的权力在初始时期是一个让人民欢迎的奋发图强,日新月异的时代。看看发生在世界各国集权国家的历史就知道,早期大部分都有丰功伟绩,只是历史上这种集权政府几乎都无法长期维护和有效的更新自己的政体,最后都会走向贪污腐败和不可避免的崩溃。
美国的由白人为主形成的两党制约,使得全国每两年就会有一个小的中期选举产生的内战,每四年就会有一个大的总统和国会大选造成的内战。这种人为的内战使得这个国家在摇摆中像一个老练的有240年摇摆历程的冰上运动员一样,在动态中获得了长期的稳定, 使一个可能邪恶的政策法令能够每两年得到充分的辩论,并有机会重新评价。
林肯在1838年1月的一次演讲中说:“如何预料什么时候我们国家会面临危险?我回答,这个危险肯定是来自于我们中间,而不是来自国外。如果毁灭是我们的命运,那么必然是我们自己启动,自己完成的。” 事实上哪个国家的灭亡几乎都是从内部的贪污腐败开始的。大多数情况下外部的侵略往往也只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巨大的骆驼。看看北欧小国林立的历史就知道虽然是小国,但哪一个都不好惹。集权的国家最终会因为贪污腐败或无法进行正常政权交接而垮台,虽然集权国家最适合打仗也最能够在短时间创造经济上的辉煌。
华人要有危患意识,知道利益都是争取来的。发出不断的声音才有人会注意我们的利益,倾听我们的疾苦。我们作为一个群体发声,就更有力量,居安思危才会长治久安。
美国的法律系统和法官都是“铁打的”依靠惯例法和历史上可以引用的判例来判案,可是民选官员甚至总统却都是“流水的兵”,使政府或总统即使再邪恶也作恶时间有限。
 4 法律的独立让华人能立命安身
前面说过,两党制使美国事事扯皮,政府效率低下,社会问题长时间得不到解决。但什么时候美国势均力敌的两党制被一个族群为主的政党取代,这个国家的政府不管经济文化会多发达,也难免邪恶化了。好在美国的法律系统独立于白宫和州立政府系统,以及国会,为这个国家的邪恶增添了一份屏障。
川普大帝任期内钦点了三百多位终生无人可以撼动的联邦大法官,紧要关头却没有一位愿意站出来接受川普大选舞弊的六十多个诉讼。美国法官们两百多年来对宪法的忠诚和司法的独立性在此可见一斑。即使是对待他们的顶头上司,也不会放弃原则和对宪法的忠诚。副总统彭斯在国会最后认证选举人票时也顶住川普大帝的一再威胁,宣布拜登胜选。因为这些上司迟早都会走,最多八年,但是这些法官和政要却还要保存一辈子的名声和吃饭的本钱。谁愿意为一个四年或至多八年的“过客”背一辈子恶名?“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美国的法律系统和法官都是“铁打的”依靠惯例法和历史上可以引用的判例来判案,可是民选官员甚至总统却都是“流水的兵”,使政府或总统即使再邪恶也作恶时间有限。
近几十年来世界上很多新型颜色民主都不成功,包括二战后在美国殖民地建立的仿照美国的菲律宾民主,也由于法律的不健全而畸形发展到今天。过去六十年代的菲律宾中产阶级家庭的标配是有一位香港来的佣人。现在香港中产阶级家庭的标配是有一位勤奋老实的菲佣。由美国解放了的黑奴依照美国的民主制度建立的利比里亚最后也因为法律不健全也成为非洲最差的以武力为基础的强权政治国家之一。
所以说繁荣不如自由,自由不如民主,民主不如法治。暴乱结束,国会最后连夜对总统选举结果认证投票时每个人都信誓旦旦要效忠宪法。军队最高将军和前十名退休国防部长也都出面宣布和告诫军队只效忠宪法而不对任何政党,总统甚至国家负责。这就是美国的基石,她让美国左右摇摆但不至于跌倒。那些指望美国就此成为独裁或集权的国内外热情吃瓜者,恐怕要每四年失望一次了。
华人在美国大部分是过去四十年来移民美国的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他们在经济上有地位但在政治上不如其他少数民族,比如二战后移民美国的犹太裔,早期奴隶来到美国的非洲裔,以及最近三十多年来从印度移民美国的印度裔和从老挝移民美国的苗族。已故大法官奥康纳儿说过:For both men and women the first step in getting power is to become visible to others, and then to put on an impressive show. 他的意思就是说:人们无论男女如要想获取(政治)力量,则首先要敢于在人前亮相,然后就是能够做出让人印象深刻的表演。
华人社会要尽量理解美国政体的DNA,遵纪守法,在两党的多数人对多数人的政治游戏中保持自己是一个模范少数民族的形象,在政治的左右摇摆中逐渐争取到自己应得的地位。只有像犹太裔那样在政治上有一定的地位,才会带来长期的经济利益和后代的长治久安。
华人要有危患意识,知道利益都是争取来的。发出不断的声音才有人会注意我们的利益,倾听我们的疾苦。我们作为一个群体发声,就更有力量,居安思危才会长治久安。
We can do it! 扫码订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