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系读者投稿,来稿请投同时投至:
[email protected]n;[email protected]k.com.cn
-本文系读者投稿,不代表本刊立场-

她又给我发邀请了,再次邀请我重回老东家,而且这已不是她第一次邀请我,在充斥着失业、降薪、裁员的2020,我不仅没有遭受到这些危机,甚至还有个“备选”,这是不是有点凡尔赛?

当我再次要拒绝她的时候,她发来信息:咱们见个面,聊一聊,也好久没有见了。

她是我的前领导,自从我离职后,已经三年了,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
其实,即使在我没有离职的时候,由于我们不在一条业务线上,我们之间的交集也不多,但是我对她的好感却由来已久。
那是我们唯一的一次共同出差,是一个南方多雨的小城,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配合默契,把一个积压已久的项目处理得妥妥当当,在当天晚上和客户的饭局上,我们颇有点马到成功的自豪感。
事情处理完后,我们一起坐高铁回京,在高铁站,她从出租车里取出我们的行李,站在路边等我,等我结完账走过去的时候,正看到一个乞丐从她身边嘟嘟囔囔地走开。
她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等我走近,她说:“我不喜欢这个城市”。只是她说这句话的神情完全没有了她平时作为一个领导的清冷和威严,我看到的只是满脸的委屈,甚至带着些小女孩的无助。
在那一刻,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突然心跳了起来,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心跳,是因为她的委屈,还是她站在那儿怔怔地望着我时的那份无助。

图|视觉中国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突然领悟了那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只是,遗憾的是,我也是女生,为这份心跳,我尴尬且不知所措。
即使时隔几年之后的现在,我仍然能感觉到自己当时的那份心跳。我久久地看着她发给我的信息,终于回了一个字“好”。
地方是她约的,约在了大悦城一层的星巴克,上午十点,店里几乎还没什么人。我到的时候,她正站在门口等我,仍然是一动不动地站着,阳光从她背后射过来,让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是我再次感到了那份心跳。
我们进去的时候,她问我:“想喝什么?”
我不假思索的答道:“中杯美式吧”。
她显然是愣了一下:“你也开始喝黑咖啡了?”
我为她仍然记得这个细节有些细微的感动。
那还是我们一起出差的时候,也是在星巴克,我要了一杯焦玛,她要了一杯美式,记得我们还讨论了下,我说,“美式太苦了,苦得让人受不了”,她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仿佛在回答我,“只有苦才和我相得益彰”。
当时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在我也习惯了黑咖啡之后,我仿佛也读懂了她这个“相得益彰”。
我们找了个角落的位子坐下来,能看出来她心情不错。
她开始娓娓道来公司这些年的发展,说了人事变动,说了高层对我的期待,甚至也说到了对我的安排,最后她说:“你来吧,你来了我们肯定是很好的partner。”
在几年前,在我离职之前,那时我多么想到她的业务线上,和她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处理难缠的客户,甚至能再一起出差。
而我,也一直认为我们会是很好的partner。
但是,已经时过境迁,而她在这几年也已结婚生子,俨然一个家庭美满事业有成的女人。我甚至告诫自己:不属于自己的,连看都不要多看一眼。

《卡罗尔》剧照
我静静地听她诉说着,不时品着那杯美式,真的,我总觉得星巴克的美式特别苦,到底是什么咖啡豆?
“有没有觉得星巴克的美式尤其苦?”我忍不住脱口而出。
“啊?”她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我会突然说这个,顿了一下,她说:“是吗?我都习惯了”。
我又想到她说的那个“相得益彰”,我不知道以前的她到底有什么苦楚需要在苦咖啡这儿找到共鸣,但是现在,她应该不会再有这样的体会了吧。
“你现在一切都还好吧?”想到这儿我忍不住问她。
仿佛是她没想到我会突然这么问,她迟疑了一下,边想边回答我,“挺好的,和以前一样。”
“不一样啊,你看你都结婚了,还有了小孩。”我有些故作轻巧地说。
“啊,是啊,你也结婚了吧?”她问道,但是仿佛又觉得不应该这么问,赶紧补充说:“没事儿,结不结婚,我都希望你能来,真的,我已经找不到比你再适合这个岗位的人了。”
她满眼的真诚与纯粹,心中仿佛只有工作,并无其它,当然我也相信她说的这句话。
“我可以去,但是是因为你。”我一字一顿地说。
“不啊,现在大家都觉得你最适合,是公司需要你。”她微笑着,轻轻地说。
“不,我是因为你。”我固执地坚持着,在她看来,肯定没见过这样的我。
我说的是真的,我之所以一次一次没有彻底拒绝她的邀请,并不是在与老东家拉锯战,让他们开出高薪,而是我在享受着她邀请我的过程中透露出来的对我的需要,我贪婪地享受着这一点,我知道这已违背了我的原则。
而如果当我下定决心要去的时候,完全是因为她,我也不想再去综合权衡其它。
我想,我是因为她,这是我在此次谈判中惟一能确定的事了。

《燃烧女子的肖像》剧照
“因为我?”她重复了一遍我的话,怔怔地看着我,没有再说话,然后端起咖啡,看了看,却没有喝。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定定地看着那杯咖啡,似乎在酝酿着接下来要说的话。
终于,她说:“你是一个好女孩,我很喜欢你,你有能力,对工作负责又卖力,我特别希望你不仅工作中有成就,我也希望你幸福,甚至……”她没有再说下去。
“是比你幸福吗?”我试探着问道。
她愣了一下,然后点了下头。
我才发现,到这儿一切都通了,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在那次出差的过程中,在闲聊中得知她很喜欢陈晓东的歌,是那种铁粉的喜欢,在后来,我把陈晓东的专辑听了一个遍,仿佛希望从中体会她感情的蛛丝马迹。也是从那以后,每年她的生日,我都会在朋友圈只她可见的转发陈晓东的《比我幸福》,我觉得只有这首歌能表达出我全部的心境和对她所有的祝福。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发现的,她又是经过了怎样的揣测和解读。

她是不是也同样觉得,到这儿,终于一切都通了?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我仿佛自言自语。
“小万”,她喊了我一声,接着说:“能被你这么喜欢着,我感到很温暖也很开心,但是,你知道的,我已经结婚了。”她顿了顿,然后说,“就当作是一场美妙的体验吧。”
那天,直到咖啡喝尽,我也没能再说出拒绝她的话,我甚至开始后悔自己戳破这张也许早已不存在的纸。
如果我不戳破,我们是不是还有机会成为并肩作战的好战友?
但是,我仍然心存感激,我感激于她表达得感性而体面,拒绝得温柔又得体,我感激于她没有因为这样的喜欢而表现出任何的不适,我感激于她呵护了我的自尊。

《女朋友,男朋友》剧照
从星巴克出来,她执意要开车送我回家。
她把车停在我们小区楼下,与我道别。在我推开车门正要下车的那一刻,我还是忍不住对她说:“姐姐,谢谢你”。
她看着我,笑了,略显郑重地说:“也谢谢你”。
最终,我还是拒绝了她的邀请,而且这一次拒绝的彻底,我知道我们的故事已经结束了。
没有什么遗憾的,我想,如果我们都从中得到过慰藉,那就足够了。
本文为读者投稿。
如果你对社会热点话题有敏锐的感知力与丰富的写作经验,欢迎自荐为《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号自由撰稿人;如果你在艺术时尚、影评娱评、美食体育、旅游地理等任一领域有所专攻,欢迎随时给《三联生活周刊》微信投稿。
原创要求:请作者保证投稿作品为自己的原创作品,未在任何公众平台(包括个人公众号)发布过。作品(包括图片)不含任何伪造、抄袭、洗稿及其他侵犯他人财产权、肖像权、知识产权问题,不涉及国家机密及他人商业秘密。若作品发生侵权或泄密问题,一切责任由作者自负。如因作者侵权等事项给本刊造成直接间接经济损失,本刊保留向作者依法追偿的权利。
此主题征稿将长期开放,被选中稿件将发布在《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二、三条位置,同时作者将获得相应稿酬。请勿一稿多投,一经投稿,即默认由《三联生活周刊》编辑修改及发送。投稿20天后未得到回复的,可转投他处。
来稿请写明联系方式,标题注明“自荐撰稿人”或“投稿+稿件领域”。
稿件字数2000~3000字为佳。
稿件请同时发送至:
来稿请注明联系电话,方便沟通。一经采用,我们将提供有竞争力的稿酬。
期待你的文字。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封面图,一键下单
「嫦娥五号的太空故事
▼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2021全年三联生活周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