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孟妍
音乐厅是爱乐者的圣殿,当乐队奏响乐曲时,音乐厅现场给听者带来的心灵震撼、温暖感、空间感和包围感,即使是最昂贵的高保真音响设备也无论如何都无法替代。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很多城市、甚至是国际知名大都市都宣称,缺少一座能够吸引伟大的音乐家、让全世界的爱乐者慕名前来的世界级音乐厅。
近期建成的巴黎爱乐音乐厅和易北音乐厅可以说填补了法国巴黎和德国汉堡这两个城市的艺术空白。2019年伦敦公布了新音乐厅的设计方案,北京和上海的新音乐厅也还在筹备设计阶段。
多年以来,大大小小音乐厅的建设从来没有停止过,已建成的更有成千上万座,但是显而易见的,高音质的音乐厅真的是凤毛麟角。说到历史上音质评价最高的音乐厅,还仅为维也纳金色大厅、阿姆斯特丹爱乐音乐厅和波士顿交响乐大厅这三座。建成一座伟大的音乐厅不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它还毫不怀疑地必须要有一件法器的加持——建筑声学。
建筑声学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神秘的科学,黑色的艺术,因为声音是随时间改变和消失的,看不见,摸不着,非常抽象。现代建筑声学理论的创立,还与波士顿交响乐厅的建设成功联系在一起。
1895年哈佛大学建成了一座新的半圆形报告厅,但是讲堂内的学生们很难听到站在圆心位置的老师的发言。校长责成当时的物理教授、W.C.赛宾来解决这一问题,赛宾开始在这个与其他学科比较严重滞后的声学新领域里进行探索,成为了建筑声学的先驱。他发现了声音在空间中经受一系列的反射吸收,在一段时间后才衰减到听不见,进而定义了声场特性的最重要和最基本的指标——混响时间。
1898年,作为波士顿音乐厅声学顾问的赛宾提出的计算混响时间的“赛宾公式”,是音质声学设计的基础。建筑师严格配合声学设计选择建筑材料,建成后音乐厅获得巨大成功,大家一致认为音乐厅音质丰满温暖,受到普遍赞赏,成为美国音响最佳的音乐厅。
鞋盒式
三座最伟大的音乐厅都是传统的长方形平面的形状,统称鞋盒式(Shoebox)音乐厅。20世纪以来,对音乐厅音质的多方面深入研究发现,这个形状的音乐厅具有狭窄的跨度(不大于23m),可以从侧墙上获得紧随直达声后的早期反射声,有加强空间感和环绕感的作用,这是鞋盒式音乐厅被认为获得良好音质的主要原因之一。葡萄牙波尔图音乐厅是受到极高评价的当代音乐厅之一,选用的也是鞋盒子形状。
从演奏台上的乐器演奏出的乐曲在音乐厅中传播,然后进入听众耳朵里的声音,主要由几部分构成,直接从乐器进入到耳朵里的声音,叫做直达声,经由大厅内的墙面、天花等表面一次或多次反射的声音,由于传播路径比直达声长,会在直达声之后进入耳朵内,叫做反射声,反射声到达耳朵的时间和强度形成早期反射声、后期反射声和混响声,这些声音给人的感觉,被音乐评论家、指挥、演奏家和广大听众翻译成丰满、围绕、温暖、清晰、纯真、亲切和融合等等主观听闻评价语言,作为音乐厅的最终评价指标。音乐厅的成功在于其具有良好的音质,即听众能感受到优美动听的音乐,演奏家可以充分表现其艺术才华。
葡萄园式
鞋盒式音乐厅由于跨度的限制能容纳的人数有限,而现代的音乐表演需要在最顶尖演奏家演出时容纳尽可能多的观众以便得到最大的收益。并且,样式单调的鞋盒式再也不能凸显当代建筑师对空间的想象力和设计力。因此,当下的音乐厅的设计趋势以“葡萄园式”(Vineyard,也叫做梯田山谷式)为主。
这类音乐厅将听众席围绕着演奏台错落分区布置,使观众与演奏台保持较短距离,确保音量,乐队和听众更加亲近,围合感更强。葡萄园式音乐厅最早的典范是1963年建成的柏林爱乐大厅,这座音乐厅在建成后就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葡萄园式的布局方式虽然有很多优势,但是也增加了音乐厅内声学设计的复杂程度,为声学设计带来挑战。葡萄园式音乐厅内的坐席需要被设计成不规则形状,分区高低错落布置,使每块坐席可以从相邻坐席的墙面得到侧向反射声。洛杉矶迪斯尼音乐厅也是这个类型的音乐厅成功的实例。1998年建成使用的广州星海音乐厅是我国第一个葡萄园式音乐厅,20多年来向600万广大爱乐者奉献了美丽的音乐,其优异的音质一直广受好评。
小提琴之所以可以表现出丰满、复杂的美丽音色,主要的原因是琴音箱将琴弦发出的声音中谐波共振放大,形成一个共鸣箱。同样,很多音乐厅里大量使用木质材料,音乐厅就是一件大型的共鸣系统,除了混响之外,不同频率的声波在音乐厅里通过建筑饰面在空间中产生共鸣,加强谐波,消减非谐波,使音色优美,而这是一个极为复杂而微妙的物理过程。
即使在对音乐厅的声学理论研究有了非常深入的发展的今天,即使有缩尺模型和计算机模拟、甚至声学仿真技术的现代科技的帮助,很多建造出来的音乐厅也只是机械小提琴的水平,其音色和手工小提琴还有很大的差距,逃不过最顶尖的演奏家和最严苛的听众们的耳朵。
结论
音乐厅的声学设计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一般来说,声学设计需要在设计的最初就开始,并且贯穿到建筑设计及施工的全过程。只有建筑师极大的尊重声学设计的建议进行设计,并使建筑设计与声学设计有机结合,才能保证音乐厅声学设计的成功。并且,音乐厅是非常复杂的结构形式,声学家不仅需要与建筑师紧密配合,还必须与结构、设备、机械制造舞台工艺、甚至灯光、音响等共同协作。
至今,几乎没有一座著名的音乐厅是没有预算超支、竣工推迟的,悉尼歌剧院超出最初预算15倍,超出预计工期10年。洛杉矶的迪斯尼音乐厅建了16年。1997年建成的奥斯陆国家广播乐团音乐厅在当时是世界上造价最高的音乐厅,把甲方逼到几乎破产。易北音乐项目延期了6年,差点烂尾,造价7.89亿,超出最初预算二倍。巴黎爱乐音乐厅建设时间8年,耗资3.87欧元(原预算的两倍)。
每一座音乐厅都是建筑师和声学家的最高理想,也是噩梦。毋庸置疑的是,建设音乐厅与打造手工乐器一样,慢工出细活,并且造价昂贵。一分钱一分货,淘宝上面是买不到真正的“斯特拉迪瓦里”的。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封面图,一键下单

【爱乐】2021年第1期

▼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2021全年三联生活周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