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要为防止病毒传播做一点贡献,只有整个社会是安全的,个体才是安全的
石家庄全市人员车辆不得出市 市区街道空旷有消毒人员进行消杀工作  图/澎湃影像
文 |《财经》记者 信娜 凌馨 辛颖 特约撰稿 杜建青 实习记者 林孟筠
编辑 | 王小

从1月7日下午起,北京南部地区的京港澳、大广、京沪等高速公路,开始检查进京人员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有过河北石家庄、邢台行程轨迹的人员,则要被劝返。
为应对河北疫情,当日河北省新出台的规定:河北环京通勤人员,需要三样证明——环京地区居住证明、在京工作证明,以及14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此外,如果是近期首次通勤,或者是非通勤人员需要进京,必须准备72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一位疾控系统专家对《财经》记者分析,每个人都要为防止病毒传播做一点贡献,只有整个社会是安全的,个体才是安全的。
对于疫情中的河北,或者来自河北的车辆来说,通行已成奢望。1月6日起,河北省已有多条公路封路。顺丰、“三通一达”快递公司暂停河北石家庄揽派业务。此外,已有山西、陕西等多地交警和防疫部门发布通知,对河北籍车辆进行交通管制,部分高速路段对河北籍车辆进行劝返或者移交辖区疾控部门。
“现在是非常重要的时刻,我们也希望疫苗能起作用。等这个季节过去,下个季节就会好。所以我们还是得绷紧这根弦。”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姜庆五对《财经》记者说。
石家庄疫情不会像武汉
在北京上班的河北人路明,寄希望于疫情早点被控制住,不要像像武汉疫情持续那么久,自己的生活能尽快恢复如常。
截至1月8日10时,河北省有127例本地确诊病例。7天时间,新增了310例新冠肺炎感染者。
“石家庄不可能像武汉那样。”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医学科副主任医师余昌平判断。
石家庄疫情传播范围和途径有限,且已采取全员核酸检测、快速隔离等措施,无论是政府主管部门还是医生和普通人,都已经有了明确的应对方法,而“武汉当时是一种不知所措的状态”。余昌平分析。
石家庄藁城区全域已成为高风险区,但与当初的武汉三镇相比,疫情传播范围还不算大。
国家卫健委专家组1月5日已到石家庄,随着1月8日江苏、浙江等地检测医疗队陆续前往,当地医疗和检测体系压力也将有所缓解。
目前,石家庄市全民检测仍在进行中,“只要发现得早、治得早,大部分没问题的”。余昌平向《财经》记者表示。
不过,尽管抗疫经验已经很丰富,但依然不时出现隐患。
一位石家庄市民于1月7日反映,核酸检测流程存在隐患。虽然选择一处户外场地作为检测点,在临近采样台时,也要求人员保持距离,却导致人员在场地门前聚集。此外,部分小区将核酸检测点设在地下车库,也有人担忧通风不畅,可能导致交叉感染。
对于当地出现的个别检测点秩序欠佳等问题,余昌平认为,各地治理能力不同,像石家庄这样规模的疫情,如果出现在其他城市,也可能会经历反应不及,或组织欠佳的阶段。毕竟,社区传播已较为严重。
目前,北京、陕西、海南等省市正紧急排查曾有石家庄旅居史人员,要求居家隔离、接受核酸检测。
对于追溯时限,余昌平的建议是,自第一位病人发病往前推一周,“一般从感染到发病,短则3天—4天,长则5天—6天。”行动轨迹显示,最早的一位患者,2020年12月20日起即感不适。
与武汉“封城”时相比,虽然社区封闭,石家庄也出现了居民生活不便利的情况,但小区闭环管理总体有序。1月8日,因燃气用尽,一位当地居民向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后,获准持核酸阴性报告出门缴费。
在1月7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石家庄市市场监管局党组书记宋国宏通报了3起价格违法案例,分别是超市、食品经营部和药店。三家商户均因未明码标价受到行政处罚。
“现在我们的防控压力真的很大”,姜庆五分析,还是要提高警惕,减少活动,能不活动就不活动,尽量在工作的地方过年。
如何改变农村医生和患者就医习惯
此番河北疫情中,越来越多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行动轨迹被公布,其中,患者在确诊前频频去往卫生院、村卫生室、诊所等基层医疗机机构,“自行服药”“村诊所”成了高频词。
1月8日公布的确诊患者行动轨迹中,一名病例曾在1月2日到4日,连续3天,先后5次到卫生院及诊所就诊。1月4日,还曾在本村诊所内输液,其当天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
“遇到问题要怎么处理,都接受过培训。石家庄的村医肯定也是按照要求做的,遇到从疫区回来的病例,肯定要向上级报告,但这次疫情的具体情况不清楚。”一位河北省邯郸市村医对《财经》记者说。
一位乡镇卫生院院长则认为,疫情会在基层快速扩散,和一直以来的诊疗习惯有关系:大多凭经验治疗,很少做检查。在新冠病毒和冬季的感冒混在一起的时候,难以区分。很多卫生院也没有检测条件,连基本的血常规都不能开展。
另外,他也坦言大家确实已经放松了,“这么久都没有本土病例,又都是村里熟悉的人,每个病人的名字、工作、住址,我都清楚,他也没有出省,只是今天去市里转了一圈,感染上了也意识不到”。
“以前如果遇到发热患者,会让他自己去县医院做核酸检测,拿了报告才能回来治疗,这样路上就增加了扩散的风险,或者有些人嫌麻烦干脆就不去了,自己去小诊所买点药就回家了。”上述乡镇医院院长告诉《财经》记者,到县里最少要半小时,远的要三四个小时,错过班车村民就更不愿意去了。
河北的疫情打破了这种“随意”。上述乡镇卫生院院长介绍,“现在遇到高危患者,我们都是由县医院专车来接人,我们必须看着他上了车才可以,也逐步开始由乡镇卫生院采样,送到县医院或者疾控中心去检测。”
无论如何,在石家庄、邢台拉响警报后,多地乡镇一级的防控措施都立刻升级了。
村卫生室、乡镇卫生院和县级医院构成了中国农村地区的三级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也是疫情防控的关键网络。
上述村医介绍,各个村口都有值班人员,特别是从外面回来的务工者、学生,必须居家隔离、登记,从疫区来的一定要隔离、检测核酸、向上级报告。
发热患者,和有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的群体,一直是基层防护网中最明确的“高危”人员,多地村卫生室不能接诊这些患者,如果要在乡镇卫生院就医,也必须持有核酸检测报告。
湖南省湘潭市的程序更严格,从中、高风险回来的务工人员必须要持有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到当地后还要再进行一次核酸检测才能就医。
湘潭市姜畲镇卫生院院长汤冰冰告诉《财经》记者,“我们是没有本土病例的,主要就是严防外部输入。发挥好哨点的作用,重点人群采集好核酸样本后送到上级医院。”
据《财经》记者了解,目前核酸检测项目的收费,都是具有检测能力的二三级医院按标准收费,基层医院只是配合,不收取任何费用。
“从基层采集样本向上送,确实方便了老百姓,可对卫生院、村卫生室只是增加了一项任务。关键时刻作为医生当然可以凭热情、良心、尽职尽责的做好这项工作,但不可能一直奉献,这也影响基层做核酸检测的动力。”上述乡镇卫生院院长说。
如何引导基层的村医做好工作也是防控网中的一项难点,“村医有时候可能更多关注的是怎么能多看点患者、多挣点钱。”汤冰冰坦言,如何做好防控,平时一个月给村医做一次培训,像出现河北疫情这类的紧急情况,就增加培训。
一个明显的数字是,截至1月8日10时,河北省尚在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183例。
无症状感染者,或者没有发热的轻症患者,对村医是一个大难题。
陕西省汉中市留坝县江口镇中心卫生院院长郭发刚正在考虑,是否还让村卫生室为咳嗽、上呼吸道疾病的村民诊治,“农村有很多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如果只是普通的发烧、咳嗽,公共交通不便的时候,没有村卫生室,他们看病真的很难”。
郭发刚介绍,这次疫情防控升级之后,卫生院所有上呼吸道感染病人,统一到一个区域集中治疗,这个诊疗区域配备的空气消毒机24小时开机。此外,所有输液病人必须要有核酸检测报告,否则的话,要么去县医院,要么回家口服药,因为在医院输液时间长,风险更高。普通低风险疾病,现在也必须要检查血常规。
“通过这次疫情,我们必须要改变农村医生和患者就医习惯。”郭发刚说。
(文中路明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财经》所有,独家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财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击查看「《财经》百篇重磅报道」
责编 | 刘思言 siyanliu@caijing.com.cn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授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