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提要
:寒潮来袭,怎样防止低温造成的冻伤冻疮呢?(点击阅读:
最高等级寒潮预警,全国大范围降温,为何在南方更容易“受伤”


连着吵了两天假,今天聊点舒缓的内容。前段时间聊语文相关话题的时候,很多同学问到了相同的一个问题。
杜牧的《山行》,可能是语文教材中最著名的公案之一了。现在的家长大多小时候咬牙记住了“远上寒山石径斜”里的“斜”读xiá,没想到等到了辅导孩子功课的时候,却发现教材上血淋淋地标着“xié”。于是找老师吵架的有之,自己吐血的有之,想找自己从前的语文老师抗议的也有之。

那到底这个字怎样读才正确呢?
上面那个问题其实是在挖坑了。因为汉字的读音兵不应该用“正确”和“错误”来区分,汉字是表意文字,而对应的读音则在时间和空间上都会产生差异。从空间上说:不是普通话读的就对,包邮区或者珠三角读的就不对。从时间上说:也不是近人读的就对,古人读的就不对。相反亦然。
所以我们要将问题问的更精准一些,比如“斜”字的普通话标准读音是什么,那答案只有一种:“xié”。因为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这个字不是多音字,只有这一个音。

但如果是问在古诗词里应该怎么读,这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因为在诗词中,韵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无视这个去教古诗背古诗,那就会伤害诗词的整体美感。所以如果问“远上寒山石径斜”应该怎样读,我们的建议是把斜读成“xiá”,因为只有这么读,才能更好的还原这首诗的韵味。
这其实不仅仅是关于《山行》这一首诗的问题,很多含“斜”的诗词都是如此。
比如龚自珍的《己亥杂诗·其五》,一样也是读成“xiá”,才和后面的涯和花更适合。
浩荡离愁白日
吟鞭东指即天涯。

落红不是无情物,
化作春泥更护花。
孟浩然的《过故人庄》: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同样,寿司,不对,是苏轼的《望江南·超然台作》,“风细柳斜斜”,如果读成柳xié xié,听上去就更想抽人了。
春未老,风细柳
斜斜
。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在这些需要押韵的时候,古诗词中的“斜”,都建议读成“xiá”,因为这样才能还原这首诗的韵,不会读起来别扭的要死。

但如果在一些情况下,读成“xié”就没什么问题了。比如张志和的《渔歌子》
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
风细雨不须归。
那为什么读成“xiá”呢,我们小时候的语文书说这个是古音,其实并不全然对,因为古代这个音也不读“xiá”,古代汉语发音很难用现在的汉语拼音来表示,甚至确定准确的古音。不过大体的发音规律还是可以通过各种韵书来分析。
在韵书中,“斜”字属于下平六麻,所以就是落在了“a”音上。在《经籍纂诂》中,“斜”和“邪”在一起,前面是“瓜”字,后面是“芽”字。发音应该是类似于如今客家话中“斜”的读音:“sia2”或者“cia2”。
不过cia这些音不属于现在普通话中的规范读音,不好读,拼写看着也犯忌讳。所以之前我们的教材就直接说古音读“xiá”。
所以其实原本是一个很简单的知识点:“斜”字现在一般都读xié。但如果是在古诗中需要押韵的位置,而且押的“麻韵”,也就是落在“a”音上,那这个时候就读成xiá比较舒服。
原本就是这样两句话的事情,外加读几首麻韵的唐诗宋词,就能让孩子记住一辈子,同时也加深了对中国古代文学,以及中文的理解。
但我们小时候的教材就是不讲,只是强制性的给一个死记硬背的答案。
而且还朝令夕改,过些年自己觉得麻烦,又改回来。而且改回来还是不说明,照样只是给一个死记硬背的答案。我们小时候,或者现在,
教材在这里都只教其然不教其所以然,自然就导致了混乱。
更无语的是,朝令夕改也就算了。一般人做这样的事情,基本都是偷偷处理掉不让别人知道。而我们的教育还经常把这个作为考点,把自己改来改去的问题弄得四海皆知。这本来就是因为教育不到位导致的知识漏洞,责任应该是由编辑教材的机构来负责。结果反而用这个来为难因为自己的工作漏洞而没教好的学生。难道用自己的错误去刁难考生很得意么?
最好的选择,是在教这首《山行》的时候,花一点时间讲讲诗词的韵,以及汉字发音的变化等等。如果懒得教,或者觉得不重要,不教也可以。但既然不教,就别拿这个作为考点来出题,因为即便孩子做错了,也是教材的问题。
不要把考试变成一种为难。
啰嗦了这么多,关于“远上寒山石径斜”里的“斜”的读音,我们建议这么教孩子:
1,“斜”这个汉字目前在普通话中,只有一个标准读音:“xié”。
2,但在《山行》这首古诗中,可以将它读成类似古音的“xiá”,这更符合诗词对韵的要求,读起来更上口,听起来也更舒服更有美感。

3,在考试中,老师说什么正确就选什么,让选xiá就选xiá,让选xié就选xié。(默认现在的考试是选xié)。
用这种三合一的教学,也许会多花几分钟,但可以更全面的给孩子讲述语文的知识,让孩子明白知识和应试之间的区别,避免等他们长大的时候万一又改成“xiá”,变得和我们一样蒙圈。
在语文教育中,这些年经常出现撕的头破血流的事情,比如“标准读音”的变来变去,比如笔顺题的答案改来改去。核心的问题,其实是无视了语言本身的灵活性,以及在几千年的历史里中文的变化和多样性,非要强迫在一些“没有标准答案”的地方人为的强制规定出一个“正确”,并且根本不讲解背后的原因。
不过好在,近年来语文教育的改革已经朝着减少这些人为制造难点的方向,相比会有越来越多的家长和老师明白,语文教育的目标不是背多少古诗,也不是如何难倒学生,而是要让孩子在接触中文文学的过程中,养成自己的三观,以及学会如何更好的应用中文这个伟大的工具。

我们新增了日常提问咨询的入口,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点击我们公众号下方工具栏的【提问沟通】告诉我们:

与语文教育相关的文章,也可以点击工具栏里的【文章查询】,在搜索栏里输入“语文”来进入相关的文章列表:
  • “既”和“即”,怎么让孩子分清不容易混?(周末的语文课)
  • 死记硬背还总出错的“笔顺题”,背后是舍本求末的语文教育
  • 从扫盲教育到文化教育,2020之后的语文教育变局
  • 别用弟子规来绑架国学教育
  • 别用识字卡破坏孩子心中的汉字之美
  • 修改读音没问题,只要高考别再考拼音题
  • 汉字启蒙中总被忽视的重要一环:偏旁
  • 为什么幼儿园教识字却不让教拼音?
  • 家长对学拼音的焦虑,源自哪些误解和错误
  • 给孩子选择标拼音的注音版书籍,要谨慎
  • 在被弟子规这些污名化之前,真正的国学教育应是怎样的
  • 认字的基础方法,就在“文”和“字”两个字中
  • 天秤座能不能读成 “天píng座”?
  • 如何让孩子分清“三点水”和“两点水”的汉字
  • “熊”的爪子在哪里
  • 一个、一起、一二三的“一”是多音字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