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文共 5359 ,阅读时长约 21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罗隐(唐代)
作 者 | 刘胜军
01
调查组来了
调查组还是来了,虽然并非阿里巴巴辟谣的“中央联合调查组”。
12 月 24 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调查组执法人员进驻阿里巴巴开展调查。有关报道很简短但值得玩味:
• 调查人员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及部门相关负责人进行了调查询问,并提取相关证据资料
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积极配合,认真接受调查组询问,及时提供相关资料,自觉接受调查。
• 整个过程平稳有序,当天现场调查全部结束。
这段话的看点在于:
第一,调查组是来“搜查证据”的,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任何后续行动必须“于法有据”;
第二,阿里很配合,“整个过程平稳有序”,这表明阿里管理层和员工并未进行“抵制和不合作”,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
第三,“当天现场调查全部结束”,这表明调查组有备而来、效率极高、信心十足。
此前,市场监管总局已经有行动。12 月 10 日,“部分省份反垄断工作座谈会”在浙江省杭州市召开,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出席会议并讲话。会议指出:
• 奋力开创反垄断工作新局面。一是要在执法办案上下功夫,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二是要在法治建设上下功夫,着力促进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三是要在改革创新上下功夫,着力强化竞争政策实施。四是在协同高效上下功夫,着力提升反垄断工作效能
往事并不如烟。
五年前的 2015 年,市场监管总局的前身“工商总局”与阿里巴巴有过一次“激烈交手”,阿里笑到了最后。但这一次,阿里不可能再有上次的“好运”了:
• 2015 年 1 月 23 日,工商总局在其网站发布《 2014 年下半年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结果》,披露淘宝网的正品率仅为 37%。
随后宝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名为《一位 80 后淘宝网运营小二心声》的公开信,当头一句:“刘红亮司长(工商总局网监司司长),您违规了,别吹黑哨!”
• 工商总局展开反击,以白皮书的形式披露 2014 年年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工商总局表示,“为不影响阿里系上市前工作进展,该座谈会以内部封闭形式进行。鉴于目前监管情势,为廓清种种认知,现将有关情况如实披露”。
• 在工商总局发布白皮书数小时后,淘宝网官方微博声明称,:“针对刘红亮司长在监管过程中的程序失当、情绪执法的行为,用错误的方式得到的一个不客观的结论,对淘宝以及对中国电子商务从业者造成了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我们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投诉。”
• 受到冒犯的工商总局喝令阿里巴巴方面“守住底线,克服傲慢情绪。法律面前没有特殊的市场主体,阿里系主要高管要有底线意识和底线思维”。
• 2015 年 1 月 30 日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与马云进行了“深入交流”。虽然张茅指出“当前网络交易平台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此次事件握手言和:双方将加强沟通,共同探索网络市场管理模式,构建社会共治新格局。
• 1 月 30 日晚工商总局表示,该局网监司于 28 日发布的《关于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的白皮书》,其实质是座谈会的会议记录,并不是白皮书,该记录不具有法律效力
• 2015 年 11 月 5 日,工商总局局长张茅到阿里巴巴调研。总局网站以“电商平台企业是构建诚信网络交易环境第一责任人,要切实维护好公平竞争的网络市场秩序”的大黑体字,作为此次调研新闻稿的标题。
△马云陪同张茅调研
所以,对于周小川警告的“舆论战”之威力,恐怕工商总局有更深刻的体会。
02
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讨论阿里巴巴,一定要区分阿里巴巴的昨天和今天。
在阿里巴巴发展的早期,各级政府对阿里还是“相当包容的”,一是鼓励创新,二是阿里彼时还未形成超级垄断地位。
在阿里的发展历程中,“有事找领导”是马云经常做的事情,往往也会取得好的效果。
浙江前省长吕祖善回忆说:
有次马云找到我,反映工商部门要对淘宝的网店进行工商登记的事。我们知道,很多自然人网店就设在家里,家里就是网店,家里就是经营场所,如果实行工商登记的话,要求有专门的场地,还要有相当金额的注册资本等一系列手续,这样很多网店就办不下去了。
• 马云急坏了,得到消息后就找到了我。第二天上班,我了解情况后,要求省工商局维持现有办法不变,并向国家工商总局反映我们的意见。后来国家工商总局听取我们的意见后出台的《网络交易管理办法》中规定,自然人平台提供真实身份信息,具备管理信用条件的依法办理工商登记。这样给电子商务发展创造了稳定的环境。
• 第二件事是我陪温家宝总理和多位部长参观考察阿里巴巴。考察过后,领导有说好的,也有讲税都漏掉了的,要征税。我当时就与他们“争”起来。我说,相当部分网店是一些社会最底层、最普通的人群开的。有很多下岗职工通过开网店再就业,还有许多农民从原来的“卖农产品难”变为“不愁卖”。有这样一个阿里巴巴解决了这么多政府该管的就业问题,减轻了政府多少负担,何乐而不为呢?把网店搞垮了,那么多人的就业问题谁能解决?后来国家税务总局也做过调查,大体上没有交税的网店只占了百分之二十几,这百分之二十几里八成甚至九成是依法可以享受小微企业免税政策的,所以真正涉及的漏交的税很少。我认为,很多事情在还拿不准的时候可以允许看一看、试一试。
的确,阿里巴巴能有今天成就,真心应该感恩时代、感恩政府的包容,这不是一句客气话
03
央行声色俱厉
12 月 26 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部门再度联合约谈了蚂蚁集团。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
蚂蚁集团目前经营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公司治理机制不健全;法律意识淡漠,藐视监管合规要求,存在违规监管套利行为;利用市场优势地位排斥同业经营者;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引发消费者投诉等。
央行此番表态,空前严厉,表明蚂蚁的问题“性质上很严重”,尤其是下面这句话:
公司治理机制不健全;法律意识淡漠,藐视监管合规要求。
笔者试着推测一下其“含义”:
“公司治理机制不健全”,很可能导致“内部人控制”。我们知道蚂蚁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是马云,这句话很可能是针对马云来说的。
“法律意识淡薄”,这句话的潜台词是蚂蚁存在不少“违法行为”,接下来估计要追究法律责任
• “藐视监管合规要求”,蚂蚁尤其是马云态度傲慢,试图通过舆论战搞对抗,必须“罪加一等”。尤其是那句“如果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错误的话,我们将会一错再错、一错到底。谢谢大家!”,绝对是天理难容的挑衅。
04
《人民日报》再发评论
针对阿里巴巴的问题,《人民日报》于 12 月 27 日再次发表评论“实现平台经济更加规范更有活力更高质量发展”:
• 随着平台经济迅速崛起,滥用市场优势地位的行为日渐增多,出现了限制竞争、价格歧视、损害消费者权益等一系列问题,破坏了市场竞争秩序,阻碍了行业创新。
平台经济的发展固然离不开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但绝不意味着平台企业可以走向垄断。垄断不是平台企业的基因和特权
各方面都很期待今天的大企业、大平台也能为后进入的小公司、小网站留有良性竞争的机会。
竞争是市场经济的基石,垄断是市场经济的大敌。反垄断可以有效降低市场进入壁垒,形成开放包容的发展环境,让更多市场主体共享数字经济发展红利,有效激发全社会创新创造活力,构筑经济社会发展新优势和新动能。
加强反垄断监管与做强做大平台经济并不矛盾,更不会扼杀互联网行业的创新基因,相反,正是对平台经济发展环境的有力保护。
• 互联网行业从来不是、也不应该成为反垄断的法外之地。平台经济领域竞争虽然呈现多边市场、动态竞争、跨界竞争、网络效应等新特点,但反垄断法律法规的精神实质与要义仍然适用,需要与时俱进更新完善法律法规,为平台经济发展创造透明的、可预期的法律制度环境。
当前,世界各国正在不约而同完善规制,加强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监管,就是为了保证行业竞争的有效性,有力维护消费者权益。
• 对于平台经济来说,加强反垄断监管,带来的绝不是行业的“冬天”,恰恰是更好更健康发展的新起点。正是欧美国家通过反垄断制约了微软、IBM 等科技巨头,才促使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等互联网新锐诞生和成长,并为行业带来强劲活力。
《人民日报》这篇评论很有必要,因为社会上对阿里监管和反垄断调查存在相当多的误解,《人民日报》明确指出了以下几个关键点:
调查不是打击创新
调查不是平台经济“行业的冬天”,但如果个别企业一意孤行,那就属于自找苦吃了
对平台企业反垄断,是全球“不约而同”的选择
“平台模式”绝对不能成为“不得不垄断”的借口
• 反垄断调查不仅不会打击数字经济,反而可以“让更多市场主体共享数字经济发展红利”
笔者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亮剑:马云 2021 年关键词:悬》一文指出了社会上流行的“五大错误观点”:
1. 限制科技巨头,意味着限制企业家精神。
2. 限制科技巨头,意味着压制金融创新。
3. 限制科技巨头,意味着打压民营企业。
4. 制定数字规则,会打压数字化创新。
5. 没必要反垄断,市场会自发解决垄断问题。
05
浙江省委书记省长表态
立志于成为“国家企业”的阿里巴巴,无疑是杭州也是浙江“最具份量”的企业,备受各级政府关注。
但这一次,时移势易,地方政府不会再为阿里巴巴“遮风挡雨”
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指出:
• 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是党中央作出的决策部署,我们要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全面领导,扛起责任,坚决落实,并以此为契机,动作为,力争在整体推进公平竞争、监管创新和推动企业竞争力提升上走在前列,以实际行动坚决做到“两个维护”。
垄断阻碍公平竞争、扭曲资源配置、损害市场主体和消费者利益、扼杀技术进步
• 平台企业要自觉接受监管,将监管要求内化到企业经营管理中,主动求变、变中寻机,努力实现新的更好发展。
浙江省长郑栅洁在参加省委经济工作会议分组讨论时说:
• 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的决策部署,按照省委要求,加强对平台企业垄断的规制,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依法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 对于平台经济来说,加强反垄断监管,不会带来行业的“冬天”,而是推动更好更健康发展的新起点。
简而言之,浙江省委省政府会不折不扣地执行中央决策部署。
06
马云命运猜想
从 10 月 24 日“失言”至今已逾两月,马云始终一言不发,当然也可能是没给发言机会。市场的关注点,已经从“蚂蚁还能不能上市”变成了“马云的命运会怎么样?”
马云曾经说过:
• 大象很难踩死蚂蚁,只要躲得好。

这句话用来形容“大银行”是有道理的,但如今马云面对的不是银行而是政府。
英国《金融时报》文章指出:
• 马云的言论被视为特别无礼,因为他讲话的场合是高级监管官员汇聚的一次活动,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发表讲话,强调防范金融风险的必要性。
《纽约时报》文章指出:
在中国,马云是成功的代名词。这位英语老师出身的互联网企业家是中国最富有的人……特朗普 2016 年当选总统后,马云是他见的第一个中国名人。这种成功已让“马爸爸”过上了摇滚明星般的生活。2017 年,他在一部由中国顶级电影明星主演的短片中扮演了一位不可征服的功夫大师。他曾与中国流行天后王菲合唱。他与中国顶级艺术家曾梵志共同创作的一幅画作在苏富比(Sotheby’s)拍卖会上以 540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如果因支付宝要坐牢,那就让我去,”马云当时对同事们说。《第一财经日报》2010 年的一篇评论文章用的标题是《把支付宝献给国家?马云只是说说而已》。现在,这些大胆言论成为现实的可能性已经增加了。“考虑到所发生的情况,蚂蚁金服最终将不得不由国家控制,甚至由国家持有多数股权,”香港大学经管学院经济学家陈志武说。
笔者认为,马云最终的命运仍有不确定性,但存在以下种可能,而最终结局取决于四大变数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