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来想去,只不过还是个医生。”  
                                ——钟南山
今天,距离2021年1月20号,
还有22天。
站在这一年的年末,回看过往,
如果说有哪一天是值得被记住的,
那么2020年的1月20号,
必然在列。
那一天,
钟南山院士坐在镜头前,
沉着冷静地面对全国观众说出:
“没有特殊的情况,大家尽量不要去武汉。”
“肯定存在人传人。”
也是那一天,
整个中国拉响了抗疫的警报,
彼时,没有人知道,
前方有什么,正等待着我们。
1月20日《新闻1+1》上白岩松现场连线钟南山
许多年后,当我们回想起2020年,
或许很多细节早已忘记,
记住的,可能只有人们脸上的口罩,
屏幕闪烁的测温枪,
不断更新的疫情信息,
以及那个在镜头前反复号召大家:
“做好预防,少出门,别恐慌”的84岁老人——钟南山院士。
01
时间回到2020年1月18日,下午5点45分,
钟南山院士出现在广州开往武汉的G1022次高铁上。
这一天是农历腊月二十四,
火车站里挤满了正准备归家的人们。
后来,
钟南山的助理苏越明在战疫日记里写道:
“踏上旅途的人们,满脸喜悦,
几乎没有人戴口罩,
欢乐的海洋里,
又有多少人知晓已有暗礁深藏?”
钟南山是那个不怕“触礁”的人。
7个小时前,
正在开会的钟南山接到国务院通知,
请他立刻前往武汉,
查明在武汉出现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
彼时正值春运高峰期,
机票和火车票均已售空。
钟南山和助理说:
“国家需要我们,我们一定要去。”
终于,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
钟南山登上了广州开往武汉的高铁,
因为没有座位,
乘务员只好将钟南山带去餐车休息。
在三个多小时的车程中,
钟南山几乎没有说话,
期间只喝了两口水,
花了10分钟用来闭目休息,
剩余的时间,
他一刻不停地对着电脑和资料研究疫情。
在助理苏越明的印象中,
虽然钟南山已经84岁,
但是身体状态一直很好,
有时走起路来,
自己甚至需要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后来在一次采访中,
苏越明说:
“我从来没看过他这么累,
在火车上要闭目养神。”
2020年1月18日,在高铁上闭目休息的钟南山
下了高铁已是深夜,
钟南山马不停蹄赶到武汉会议中心,
在听完国家卫健委专家的汇报后,
回到房间,已是凌晨。
第二天一早,
钟南山去往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进行实地调查。 
1月19日,钟南山前往武汉金银潭医院
当晚10点,他又坐飞机去往北京开会,
会议在凌晨2点结束,
短暂休息4个小时候,
钟南山在6点醒来,
为当天要开的3个重要会议做准备。
这一天,是1月20日。
在这一天的晚上9点半,
钟南山出现在镜头下,
接受白岩松的视频直播采访:
“肯定是有‘人传人’”
“没有特殊的情况,大家尽量不要去武汉……”
1月20日《新闻1+1》上与白岩松连线的钟南山
在这期间,面对白岩松连续抛来的问题,
钟南山曾经有过几秒的迟疑。
采访结束,钟南山和助理说:
“当时我脑子已经木了,
好像没能听到白岩松老师在问些什么。”
此时,是他连续工作的第52个小时了。
02
2020年1月23日上午10点,
武汉关闭离汉通道,
这个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城市,
正式封城。
一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战斗,
拉开序幕。
封城第三天,是大年初一。
钟南山一早就出现在医院内,
向工作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拜年。
之后又立刻召集大家开会,
研判当下疫情发展,
并研究相关对策和建议。
钟南山下班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
这一天,是大年初一,是鼠年的第一天,
也是84岁的钟南山院士,
本命年的第一天。
1月25日,钟南山与相关专家研究疫情防控政策和救治方案
此后的日子,随着疫情人数不断攀升,
钟南山的眉头,也越发紧颦。
每当想到病人所承受的病痛,
他的心情,就会跟着下沉一点。
1月28日,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
钟南山聊起前几天,
自己在武汉的学生曾发来信息,
说小区居民们自发唱起了国歌,
边唱边高喊着“武汉加油”。
说到这里,钟南山哽咽了一下,
眼中渐渐泛起了泪光。
他说:“劲头上来了,很多东西都能解决,
大家全国帮忙,武汉是能够过关的,
武汉本来就是一个很英雄的城市。” 
这是疫情以来,
钟南山第一次在镜头下落泪,
而这一天,是武汉封城的第5天了。
钟南山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
谈及武汉疫情落泪
03
或许,没有人曾经想过,
2020年这个看起来充满希望的年份,
会以这样的形式开局。
甚至没有人曾设想过,
我们会经历这样一个2月:
无法走亲访友的新年,
被按下暂停键的城市,
和遥遥无期的复工。
但是对于钟南山而言,
那个二月留存下的,
是他与疫情分秒必争的无数个瞬间。
1月30日,钟南山院士在飞机上处理工作
2月1日,全国感染人数破万,
为了更好地研究病情,
钟南山不顾旁人劝阻,
亲自进入重症监护室,
对病人进行会诊。
会诊结束,助理告诉他,
广医附一医院第二批支援武汉的医生正要出发,
钟南山立刻前去相送,
这一批医生的领队,
是跟随钟南山近30年的学生,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副院长
——张挪富。
钟南山拍了拍他的肩:
“一定带着所有人,平安归来。”
钟南山的助理说,那段时间钟南山的午饭,
一般不会发生在中午12点之前,
具体时间,
要取决于当天上午的工作何时完成。
连轴转的生活里,
他既要敲定诊疗方案,又要讨论救治策略,
还要参与远程视频会议,
除此之外,
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
他尽量详尽回答对方的问题,
他说:“理解大家迫切想要获取信息的心情。”
2月12日,
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15152例。
钟南山在自己的办公室
接受了路透社的采访。
采访持续了近2个小时,
钟南山先后回答了26个问题,
对当下国内疫情现状,他坦诚介绍,
对国际上流传的不实传言,他一一回击。
期间,
钟南山始终保持着客观且权威的态度,
只有在聊到李文亮时,他哽咽了。
他说:“大多数人都认为他(李文亮)
是中国的英雄,
我也是,我为他骄傲……
此时,是李文亮医生去世的第4天。
 钟南山谈及李文亮
在那些日子里,
钟南山很少情绪激动,
大多数时候,
他都奔波在各个会议与病房之间,
疲惫而沉着,匆忙而镇静,
深夜下班是常事,更别提周末。
2月16日,连续忙碌了半个月的钟南山,
结束了又一天的操劳,
下班的时候,
他想着明天是周日,
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但实际上,明天是周一。
1月23日,助理拍摄的钟南山背影
此时钟南山刚刚结束了一天工作,正要回家
04
钟南山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那段时间,钟南山的情绪,一直都不太高,
看着每天增长的确诊病例,
他留在医院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拐点在2月中旬到来。
2月18日,
钟南山出现在广东省疫情发布会上,
开会之前,钟南山对在坐的专家团说:
“把口罩摘了吧。”
之后率先将口罩摘了下来。
在发布会最后,
钟南山和大家聊了几句家常,
并久违地笑了。
这是他参加抗疫以来,
第一次在媒体镜头下露出的笑容。
这一天,是武汉封城的第26天了。
2月18日,广东省疫情发布会上的钟南山
2月27日,在连续抗疫37天后,
钟南山在出席新闻发布会时说:
“疫情预计在4月底得到控制”,
短短一句话,分量如定海神针。
3月6日,在忙完一天的工作后,
钟南山回到办公室,
给一群“特殊的朋友”回信。
疫情期间,各地小朋友先后给钟南山写信,
在信中,这些年龄不同的孩子们,
亲切地叫着他“南山爷爷”,
文中写下了对他的感谢,
也向他描述着自己的梦想。
钟南山认真地看着这些信,写下一封回信,
并题词赠了一首“寄少年”给这些孩子们。
此后,抗疫行动渐显成效,喜讯接连传来:
3月10日,湖北武汉实际投入使用的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
3月19日,国家卫健委宣布,国内新增病例清零。
图源:人民日报
4月4日,
全国举行新冠肺炎疫情哀悼活动,
上午10点,在接受完采访后,
钟南山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
向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牺牲的烈士,
和逝世同胞表达深切哀悼。
他说:“这次默哀,人们能从心里真正肯定这些战士们的贡献。”
这一天,是钟南山连续加班的第79天了。
4月4日在办公室默哀的钟南山
4天之后,武汉正式解封。
离汉通道纷纷打开,
武汉东大门第一辆车驶出,
武汉75个离汉卡点一起撤除。
整整76天,1814个小时,
武汉的春天,落英缤纷,车水马龙。
05
疫情中,除了钟南山,
他曾经的学生们也奋战在抗疫一线。
比如,来自山东潍坊维恩医院的医生魏春华,
曾在1995年广州呼吸健康研究所,
接受过钟南山的指导。
而疫情期间,她曾带队驰援武汉。
指导搭建新治疗区。
魏春华与钟南山
又比如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张挪富,
作为第一批到达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的医疗队,
广州医疗队又被称为“钟南山团队”,
因为医疗队的领队张挪富,
正是钟南山的学生。
张挪富曾在2003年的“非典”中,
与老师钟南山一起,奋斗在一线,
只不过,那时,他还是钟南山的助手。
17年后,
他以领队的身份,
出现在了武汉抗击新冠疫情的一线,
并主动要求接手重症加强护理病房,
他说:“把最危重的病人交给我们。”
而这句话,也是17年前,
他的恩师钟南山,在非典现场说过的话。
在那些日子里,
钟南山远程指导自己奔赴一线的学生们,
告知诊疗过程中需要注意的问题与对策。
也关心着他们的身体健康。
与支援武汉医疗队连线的钟南山院士
后来,张挪富在自己的工作手记中写:
“隧道尽头,终会有光。
期待我们的战队能早日回归,
也期待久别重逢时钟老师的温暖怀抱。”
4月22日,
在武汉整整战斗68天之后,
张挪富带着57名医务工作者回到广州,
在隔离结束后,回到了岗位。
钟南山站在楼下,
拥抱了每一位抗疫归来的同事们。
在与恩师钟南山拥抱的一刻,
张挪富——这位在抗疫一线从未怕过的医生,流下了热泪。
 钟南山迎接张挪富归来
站在人群中,
钟南山和爱徒开了一句玩笑:
“张挪富,你的肚子又大了一点。”
说完,钟南山笑了。
06
从钟南山的家向下看去,
能看到一片巨大的篮球场,
那是钟南山常常锻炼的地方。
然而,因为这场疫情,
忙碌的钟南山,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篮球场上了。
钟南山的儿子钟惟德的手机里,
至今还留着这样一个视频:
那是今年五月的一个中午,
母亲在楼下空荡荡的球场上,
独自拍着球,等待父亲回家。
等待钟南山回家吃饭的李少芬
儿子钟惟德说:
“母亲平常是每顿饭都要等着父亲一起,
而我的父亲一般是一点钟之后,
才回来吃午餐,
所以每天中午十二点,太阳最烈的时候,
我母亲都会在楼下
一边打球,一边等待着父亲。”
彼时,国内疫情日渐趋缓,
但国外确诊病例的飞速增长,
让钟南山又开始担心起来。
他开始频繁参加中国新冠疫情防控经验国际分享交流会,
并坦诚分享了自己在对抗新冠时,所获得的经验与知识,
他说:“希望国外防疫少走一些弯路”。 
钟南山分享新冠防控经验 
而在他忙碌的身影背后,
是妻子数十年如一日的支持,
与两人多年以来的默契。
看着忙碌的钟南山,李少芬也常感心疼,
但她却从不会劝阻,她说:
“劝是劝不住的,
他心中装着病人的生命,
肩上背负着国家的使命!”
钟南山与妻子李少芬
但是,在工作中,钟南山无论多忙,
如果不能按时回家吃饭,
他都会打电话提前告知妻子:
“不然,她会担心。”
这段钟南山妻子在烈日下打球的视频,
是儿子钟惟德在一次访谈中分享的,
在此之前,
他从没有给钟南山看过这段视频。
主持人问他,有没有什么话,
想借着这个视频,说给父亲听,
钟惟德停顿了一下,说:
“希望父亲看到这个视频后,
能够早点回家。”
早点回家,
是这一年里无数人的愿望,
最大的愿望。
07
6月20日,时隔150多天,
CBA联赛顺利重启,
成为疫情发生后,
国内第一个重启的全国性大型体育赛事。
13天后的7月3日,
钟南山与妻子出现在广东东莞篮球中心CBA 现场,
姚明亲自为钟南山与妻子送上球衣。
球衣上印有两人的姓名与数字“36”。
之所以选择这个号码,
是因为钟南山与妻子都生于1936年。
 从左至右:钟南山、李少芬、姚明
姚明说,疫情之下:
CBA联赛之所以能够重启,
钟南山院士和他的团队出了不少力。
CBA还特别邀请他作为联赛疫情防控首席专家,
为重启工作提供更加科学、专业的建议。
而钟南山与篮球之间的联系,远不止于此。
上世纪50年代,钟南山的妻子李少芬,
曾是中国女篮国手,
并在之后担任中国篮协副主席。
她的事迹曾经被拍成电影《女篮五号》。
年轻时的李少芬(右一)
而钟南山,也是一名运动健将,
他曾经入选北京市体育运动队,
并且在1958年打破了当时400米栏全国纪录。
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十足的“篮球迷”,
所以,很多球迷也将钟南山院士亲切地称为:“自己的篮球人”
年轻时的钟南山与李少芬
在CBA现场,
当被问到球迷们何时可以进场看球时,
钟南山预测,
决赛时或许有部分球迷可以进场看球:
“有这个可能,我也希望(大家可以入场)
因为球迷真的是很想看球。”
说完这句话,钟南山又补充道:
“因为疫情,大家对精神文化的需求非常迫切。”
7月20日,
中国电影院在关闭6个月后,正式复工,
那些曾经属于生活的美好瞬间,
正在一项项重启,
而在这背后,是无数人的奉献与守护。
9月8日,
“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大会上,
83岁的钟南山被授予了“共和国勋章”。 
站在台上,钟南山说:
“我叫钟南山,是一名胸肺科医生。”
“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发言的钟南山
下台后,
在接受中青网的采访时,
钟南山说:“今天这个礼遇,
是我根本没想象到的,
像这种摩托车开路,
以及走红地毯(这种礼遇),
我根本想都没想。”
“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前走红毯的钟南山
颁奖典礼后的10个小时,
钟南山出现在广州医科大学内,
学校内的同学们纷纷站在街边,
用闪光灯迎接着钟南山。
站在人群中,
钟南山分享了自己走上红毯时的想法:
“当时我故意加快了速度,
来显示我没老,还能干点事。”
84岁的钟南山,确实没老。
被广州医科大学学生围在中间的钟南山
08
至今,在钟南山的办公室里,
都挂着一幅字,
那是在他80岁那年收到的一块牌匾,
上面写着4个大字:
“敢医敢言”。
钟南山办公室墙上挂的四个字
而这4个字,
也正是钟南山治病救人的写照:
对待病人,他全心全力,
对待病情,他坚持真理。
或许,今年如果没有这场疫情,
钟南山的84岁生日,
依然会和过去一样:
曾经的学生们分别从各地赶来,
为老师庆生。
与学生合照的钟南山
10月20日,
钟南山迎来了84岁生日,
因为疫情原因,
在生日前一个月,
钟南山就让助手通知各地的学生,
今年不办生日会。
在生日当天11点,
钟南山的学生们准时出现在线上,
以视频的方式,
简单举办了一场短暂的生日会。
生日会后,
钟南山又转身投入到了忙碌的工作中。
这一天,是钟南山84岁的第一天,
也是他成为医生的第60年。
彼时已是深秋,随着天气渐冷,
关于疫情是否会在冬季反复的猜测,
逐渐变多。
10月30日,钟南山出现在一场会议上,
直面回应了这类猜测,他说:
“中国爆发第二次疫情的可能性很低,
因为我们有一套完整的群防群控机制。”
在这条新闻的留言区里,
点赞最高的一条评论这样写道:
“只要钟南山说不会有,我就觉得不会有。”
09
12月1日,
“钟南山说自己是80后年轻人”这个话题,
被推上了热搜。
话题背后,是源于11月30日,
钟南山在澳门科技大学建校20周年校庆典礼上的一席发言,
演讲中,钟南山向年轻的同学们,
分享了自己的经验与感想,
演讲最后,他说:
“作为一个‘80后’的年轻人,
我希望,30周年我也能来。”
澳门科技大学建校20周年校庆典礼上的钟南山
12天后,钟南山出现在广州华师附中,
参加母校132周年校庆,
面对夹道欢迎的学生,
钟南山说:
“你们生逢盛世,当不负盛世。”
钟南山给广州华师附中题的字
同时,作为“大师兄”的钟南山,
还鼓励更多的小“师弟”“师妹”学医:
“当医生不是为了赚钱,
而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大家。”
出现在广州华师附医的钟南山
这并不是钟南山第一次呼吁大家学医,
早在七月底的一次采访中,
记者和钟南山聊起彼时正进行的高考志愿填报,
钟南山就曾说过希望大家报考医学专业:
“中国现有的医护人员数量不是多了,而是少了。
“我希望,更多年轻人能够选择学医这条道路。”
10
这是一位84岁中国人的一年,
也是疫情下,
一位医务工作者的一年。
这一年,从年初疫情爆发,
他逆行去往武汉。
再到这一年间,每一个重要的疫情节点,
他都会站出来,答疑解惑,抚平人心。
出现在大众视线之中的钟南山,
总是专业、沉稳、从容不迫,
是有如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而私下里,钟南山说自己:
“是一个感情比较脆弱,
甚至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些消沉”的人。
这一年间,在看不见的地方,
这位84岁的老人,
有过多少压力与辛劳,担忧与悲伤,
人们不得而知。
但是,人们知道,
这一年,钟南山真的太累了。
如今,
钟南山院士已经回归到一位医生的日常。
比起疫情期间,
他开始越来越少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下,
而是更多地出现在他那间堆满了文件的办公室里,
但是人们知道,他永远在。
时间回到2019年10月20日,
钟南山83岁生日会上,
站在台上他说:
“今年是庆祝国庆70周年,
我的愿望就是,能够庆祝国庆80周年,
希望80周年的时候,
还能和大家说说话。”
转头,他指向学生送给他的一幅画上“耄耋”二字,
开玩笑地说:“这两个字,我不大承认。”
何止于米,相期以茶!
再过20天,
就是钟南山逆行去往武汉整一年了,
对许多人来说,2020注定成为他们人生中难以被忘怀的一年。
这一年里,
我们有过失去与无助,伤心与彷徨,
但好在,我们熬过去了。
站在这一年的年末,
或许,很多人都想对钟南山说一句:
谢谢。
对于救人无数的钟南山院士,
以及千千万万逆行抗疫的无名英雄,
再多的奖励都不过分。
毕竟,
国士无双,英雄无价。
部分参考资料来源:
1、《广州日报》:南山战疫日志
    2、《人民日报》:钟南山战疫60天全记录
    3、《钟南山纪录片》
    4、央视新闻
图片来源:网络
谢谢你
钟南山
新的一年
国泰民安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