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媛案”的罪犯赵斗顺,已经在12月13日出狱了。

这件事引发了中韩多国民众的关注,就是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太过恐怖的罪犯:
在2008年,赵斗顺性侵、殴打并绑架了只有8岁的小学生娜英,手段极其残暴恐怖。
为了毁灭证据甚至将大量自来水灌入孩子体内,用树枝和其他条状物捅进娜英的下体,并将娜英丢弃在小河边。
娜英全身多处骨折,内脏受损,大肠因大部分裸露体外坏死,生殖器官丧失了80%的功能,落下了终身残疾……
案发后,赵斗顺却一直宣称自己是喝醉了,从未对受害家属进行道歉。
最终就算被判12年有期徒刑,也没有对受害人一家进行道歉。

更恐怖的是,12年来,赵斗顺在坐牢,他的妻子就在外面不断“追踪”受害者小女孩一家人。
娜英一家搬到哪里,赵斗顺的妻子就搬到哪里。
赵斗顺在狱中的表现也非常异常:
天天锻炼,虽然已经68岁了但还能一小时做1000个俯卧撑。
体力之好,就像是一个30多岁的专业健身人员。
除此之外,赵斗顺还多次表示CCTV监控摄像头发出的电波声都会让他产生性兴奋,他还曾被发现因此做出过淫乱行为。
在民众的担忧和恐慌中,赵斗顺于12月13日出狱了。

出人意料的是,出狱后让警方头疼的不是赵斗顺本人,而是因为愤怒赶来“围攻”他的民众。

因为群情激奋,赵斗顺一出狱就被民众包围了。
有人跳到了他所坐车的车顶,让其滚出来。
有上百名抗议者聚集在他家门口,高喊“判其死刑”“化学阉割赵斗顺”。
有人直接关掉了他家中的煤气阀门,不让他做饭。
连他出狱时穿的羽绒服品牌都遭到了抵制。
租住房子给赵斗顺一家的房东也出面诉苦,说一开始签租房合同时,并不知道租房的人就是赵斗顺妻子,现在希望他们能够搬走。
吊诡的是,因为前来“围攻”赵斗顺的人实在是太多,赵斗顺的住处现在已经变成了网红打卡地。
很多网络主播赶到现场,拍摄视频、开直播、拍照片,喊出各种口号,并不一定真的是对赵斗顺的愤怒不抒不平,而是为借机炒作,赚取流量。
这些“贩卖愤怒的人”,在赚流量的同时,也让附近的居民不堪其扰。
目前,警方已经收到了超过70件居民的投诉案件,不得不派人去现场维持秩序。
看到这群网红的行为,我内心真的五味杂陈。
群众对于素媛案的关注,对于赵斗顺的愤怒,从社会层面来看是珍贵的。
因为正是这一份愤怒,推动了韩国性侵儿童罪犯的相关法律改革,对儿童性侵犯产生威慑力,让人们今后保护更多的孩子。
但如果在网红的炒作下,赵斗顺出狱这件事最终演变成一场闹剧,就是辜负了这一份难得的愤怒,消费了这份愤怒。
下一次,面对需要帮助的弱者、面对穷凶极恶的作恶人时,被戏耍过的民众还能再愤怒起来吗?
在关注韩国素媛案的时候,我们也有必要关注一下我们自己的“素媛案”。

比如,百香果女孩案:
2018年,广西10岁女童在离家几百米的集市上卖百香果,回家途中遇到了罪犯杨光毅。
杨光毅用手掐住女孩脖子,致其昏迷后将其装入蛇皮口袋拖入山中。
女孩醒来后,杨光毅又刺其颈部和双眼,对其实施了强奸。
在奸杀了女孩后,还拿走了女孩卖百香果所得的32元。
杨光毅被捕后,一审判决其死刑。

但经过上诉,二审中他因为有自首情节,被改判为死缓。
受害女孩家属不接受改判,目前案件还在继续审理中。
又比如,郭玉驰性侵幼女案:
2013年,云南的公职人员郭玉驰将一名未满4岁的幼女拐至家中,对其实施了两次强奸,导致幼女下体破裂。
被捕后,他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
同年年底,被改判为有期徒刑8年。
但因为其在服刑期间有悔改表现,目前郭玉驰已经连续减刑3次、共减刑2年零8个月,如今已经出狱。
而受害女孩常常遭到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为了保护孩子,受害女孩一家人已经搬家。
又比如,今年9月发生的农村老汉徐某性侵案:
年过六旬的农村老汉徐某,持续四年性侵同村的幼女。
女童父亲曾经撞破,但因为无法取证多次报警未果。
徐某还曾经带人到女童家中对峙,双方协议赔偿5000元后,徐某又抢回去了4000元。
今年,因为女童的哥哥终于拍下了性侵画面,有了证据,徐某终于被抓捕,至今还未宣判。
又比如,新城董事王振华性侵幼女案:
性侵了9岁女童的新城董事王振华,最终被判有期徒刑5年。
目前还在上诉,要坚持无罪判决。
还有许多案件,短暂地引起了一些关注,不久后又被忽略了。
或许是因为同类型案件太多、太荒谬、太恶劣,人们的愤怒就快要“不够用”了。
每次面对这些案件,恐惧、悲愤之余,就剩下深深的无力感。
除了转身抱紧我们身后自己的孩子,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幼童是人类社会中最弱小、最需要被保护的人群。对幼童弱小的爱护,也是人类的天性。
可这种天性,在儿童性侵犯们身上早就消失殆尽了。
每次看到儿童性侵案件的报道,看到受害人所遭受的创伤,就希望施暴者能够得到严惩。

所幸,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看到了一个大快人心的判决:
黑龙江一男子刘某国因为强奸邻居4岁的幼女。
致使女童身体三处重伤二级,其中一处9级伤残、2处十级伤残,在ICU中抢救了多日。
残暴程度,不亚于真实素媛案中娜英所受的折磨。
经过法院审判,刘某国于12月2日被判处死刑,剥夺终身政治权利。
不过,对于那些被判了4年、5年的性侵犯来说,我们还有许多可以做的。
在这方面,可以参考赵斗顺出狱后的“待遇”:
按照法院的判决的,赵斗顺出狱后将佩戴电子脚链7年。

这7年里他将被禁止夜间外出、禁止饮酒、禁止出入学校、禁止接近受害人200米以内。
政府在他住处附近增设了3000多个摄像头,引入了人脸识别功能。
同时,还要在他所住地区给周边学校学生分发安全哨。
另外,素媛案后韩国民众举行了大游行,60万人参与了请愿。
最终韩国为此修改了法律,推出了对性侵犯的化学阉割惩罚措施,提高了对儿童性侵犯犯罪的量刑标准。
有人说,花纳税人的钱来买这么多设备监控一个性侵犯,这个惩罚的社会成本太高了。

但如果这些措施能够震慑住一个赵斗顺,能够保证那些出狱后的性侵犯不会把魔爪伸向下一个素媛,这一切就不是白费。
所以,韩国对赵斗顺的监督,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惩罚儿童性侵犯这方面,我们可以愤怒,且应该继续愤怒。

我们可以投入更多,且应该投入更多精力去保护我们的孩子。
因为对罪犯保持愤怒,就是对受害者的庇护。
再次呼吁严惩儿童性侵犯的同时,也希望家长们做好孩子的防性侵教育,记住以下六条来自央视的防性侵课程的建议
1、告诉孩子,不是所有亲密举动都心存善意。
2、面对越界行为,要勇敢地保护自己。
3、别轻易约定两人间的“小秘密”
4、牢牢记住,熟人并非都是好人。

5、记住受害人不分性别,男孩也要小心。
6、如果真有不幸发生了,要让孩子相信噩梦都会过去,依然有人爱你。
点个在看,但愿在今后,我们的愤怒能够成为约束性侵犯的绳索。
锁住那些伸向孩子的魔爪,也护住孩子的今后。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打赏

郑重提醒
因最近微信公众平台文章推送规则改了,很多小伙伴反馈没有及时看到更新的文章,根据最新规则,建议如下:多点击经济学人壹周刊不同文章,成为“常读”用户;或看完文章常点右下角的“在看”。
各位朋友,因一些不可抗力,部分文章被强制性删除。现在想做好一个号,很容易触碰红线而被封号。为了不失联,请扫下方二维码关注备用号,有些不方便推送的内容会发在这个号上,篇篇精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