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互联健谈

“衙门”八字开,人人可进来
美国领区内的“衙门”都允许非工作人员、非公务人员,包括闲人、外国人随意进入,这让我深感意外。
我最早拜会的领区内政要是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布朗以及参议长和众议长,他们都在州府大楼内办公。
美国加州州府大楼没有人站岗,人人可以进去,不过必须经过安检。任何人进入州府大楼必须像坐飞机那样,摘下手表,拿出身上的钥匙、钱包之类的东西放进塑料框子里,连同提包等放入X光机检查。参议长、众议长办公室任何人都可以进去。只有州长布朗办公室外面有一位安全人员。
然而,更多“衙门”是不需要安检的。我曾到华盛顿州会见州长英斯利,到俄勒冈州见州长基察伯、参议长考特尼、众议长科泰克时,州府大门前无人站岗,也无人登记,只有州府大楼一楼大厅有一女孩坐在一张桌子前,起着咨询员的作用。
由于任何人不需经过批准就可进入政府大楼,有时也会发生“意外”。例如,2012年12月4日,旧金山市监督委员会正在市政厅开会,讨论关于禁止在公共场合裸体的议案,想不到在会议进行期间,现场竟遭到一批裸体人士抗议。该市关于禁止在公共场合裸体的法令。该市司法官员连忙给抗议者披上衣服遮羞,并带他们离开会场。
旅游好去处,参观全免费
旧金山领区内的州府大楼、市府大楼,都各具特色,文化底蕴丰厚,是参观的好地方,这些地方一律免费。
例如,三层楼的加州州府大楼其布局、陈设和装饰浓缩了加州发展的历史,其本身就是一个博物馆和艺术馆。这座具有浓郁欧洲宗教风格的圆顶式建筑,其造型源于民主法律制度的诞生地古罗马帝国。

加州州府大楼 资料图
同时,国外游客也可以通过参观州议会,旁听议会会议,来感受美国决策程序。位于州府大楼三楼的议会会议厅,最能体现美国民主化决策程序。在其会议厅正中央悬挂着美国国父、首任总统华盛顿的画像,画像下的拉丁文格言是“参议员的责任是维护人民的自由”。
在美国“衙门”,最大的感觉是游人比工作人员多得多。我到俄勒冈州府那天,除了看到一批批的游客,几乎没有看到求政府办事的人,也没有看到什么上班的人。在美国,进入政府“衙门”,人人可以在里面随便溜达,可以索取有关资料,甚至还可以“借用”政府大楼!
有一次我去市政厅拜会华人市长李孟贤,走进市政府大楼,看到里面有人穿着婚纱,我感到非常奇怪,连问为什么会这样,同事告诉我,这是有人在举行婚礼。我觉得在政府大楼里举行婚礼不可思议,连忙说,“是这样吗?”并问在政府大楼举行婚礼要交多少钱,同事告诉我,使用政府大楼不用交钱,只需提前登记预约,但婚礼本身的一切花费自理,因为市政府大楼是用纳税人的钱盖起来的,所以,纳税人也可以申请使用,可以办婚礼,也可以举行其他聚会。
州府大楼里的音乐会
官员讲节约,“衙门”不铺张
旧金山市政府大楼虽然建筑面积不算很大,然而,在美国已是够气派的了,所以,市政府大楼在旧金山还被列为旅游景点。相比之下,美国麻省政府大楼虽然看起来很别致,但很像个小教堂;美国田纳西州拉菲特市市政厅,无论你怎么看也像个内地的大型汽车加油站;而明尼苏达州州政府要不是楼上飘着一面国旗,游客还以为是个图书馆;加州科切拉市市政厅,旁边的中餐馆好像都比它大……更有甚者,美国弗吉尼亚州的阿灵顿县(相当于中国的地级市,美国多数是县管市)郡县政府在一栋商用楼里租用办公室,和其他商户一样向楼的主人交租金。

阿灵顿县在该写字楼里租办公室。来源:羊城晚报
阿灵顿县为什么这么抠门?我们看看该县2013财年的预算就知道政府把钱都花到哪里去了。阿灵顿县2013财年的预算收支平衡,税收和开支都是13.49亿多美元,政府本身预算少得可怜,县委员会预算占0.08%;县长办公室的预算占0.39%。但在教育、穷人救济等公共福利开支上却很慷慨,教育占35.84%,公共图书馆占0.92%,环境保护占9%,低收入家庭住房补贴占1.33%;公共交通占1.78%。该县预算报告有528页,每分钱的开支都有去处,每分钱的税收都有来路,预算公开,任何人都可调阅监督。
作为外交官来美国工作,我有机会见到不少美国高官,然而感觉高官们几乎都非常“抠门”。在美国州长、市长、议长的办公室,从来只是谈事,水都没有喝到过一杯,不管请高官们吃多少次饭,从来没有人回请我(因他们无法报销)。
生活节俭也是我遇到的美国官员的常态化现象,这点我感受特深。曾经有一次,我为李孟贤市长访华成功举行一个饭局,邀请李孟贤及访华团一行出席,饭局结束时,李的菜碟子里还剩两块红烧肉和其他菜,李坚持打包带走,并说他不喜欢浪费,自己可以第二天带到办公室作为午餐吃。
时任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的作者袁南生(右)与旧金山市市长李孟贤
尽管美国官员很“抠门”,但是在平日里,他们却很注意不沾公家和他人的便宜。例如,旧金山虽然是世界著名的大都市,然而,市长李孟贤一直开私车办事,市政府没有任何官员配公车。
市长少油水,往往要兼差
从我接触到的美国官员来看,他们的油水很少。有的官员甚至还要倒贴钱为选民办事。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加州前州长施瓦辛格。施瓦辛格当了两届州长,不仅没有领过工资,而且还拿出自己的钱用于公事。
根据加州政府资料显示,自从2001年以来,施瓦辛格为两次州长竞选活动以及其他政治活动,直接或间接地投入了总计2500万美元的个人资金。这2500万美元还不包括他当州长期间自付的交通费。他每周乘坐私人飞机在洛杉矶和萨克拉门托之间往来数次,这些也都是他自己掏腰包。由于当州长,他不能拍广告,不宜拍电影,他因此间接损失了巨额的拍广告、拍电影收入。而据悉,鼎盛时期的施瓦辛格拍一部电影可赚3000万美元
在美国也许当市长确实有点像做赔本生意一样,所以一些城市市长后继乏人。我经过领区内的内瓦克市时,和我同坐一辆车的总领馆政治处主任刘震告诉我:这个城市的市长阿兰·纳吉80多岁了,先后9次当选。现在他坐着轮椅,早就想退休享享清福了,可是由于没人愿意接替他当市长,所以市民每次只好还选他,他还在努力工作着……
总的来说,在美国的这段时间里,开放、平等、清廉的美国“衙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人感受颇深。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小编;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闲读。
   推荐阅读(直戳下面标题):

崩溃前七种征兆...全对上

“纵欲过度,到底有多可怕?”

除了芮成钢,另外一个人也要出狱了

外汇:保命的洋钱

瑞士银行:掌握太多国家机密!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外资撤离后,我们的街区安静了

张文宏:比预想的还要坏、还要坏、还要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