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微信改版打乱发布时间
常有读者朋友反映会错过最新英语演讲更新
请您点击上方“精彩英语演讲”,选择“设为星标
英语演讲视频,第一时间观看
特赦罪犯是美国宪法赋予美国总统的权力,克林顿在任最后天赦免了200多人,这其中就包括他的弟弟(偷税,在美国偷税属于重罪)还有杀人犯。虽然饱受非议,但过了这阵风就好了。所以特朗普赦免谁都不要惊讶。

实际上,美国国会赋予美国总统这项权利的特殊含义就在于让美国总统还人情的,竞选美国总统需要耗费大量金钱,给钱的自然都是有钱的大金主,他们也许有这样或那样的犯罪。需要总统的特赦,说白了就是我出钱帮你竞选,你给我特赦,利益交换各取所需。至于说在法律上没有写明总统不可以特赦自己。
也就是说,特朗普可以特赦自己,但美国历史上也没有总统特赦自己的先例。当选美国总统拜登已经明确表示,他不会追究特朗普在任期之内的罪责,毕竟美国不是韩国。而且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完全可以根据宪法授权特特赦任何死刑犯,不受国会监督,不受名额限制。所以美国报纸评论道“即便联邦法院判处总统媳妇死刑,他的丈夫也可以赦免她。有人曾说,当年尼克松想赦免自己,但觉得风险太大,只好辞职了事,继任总统福特赦免的尼克松。

美国宪法赋予美国总统这项权利的目的就在于:即弥补法院裁决之不公,给予总统特赦权,就是认识到人类实施的法律制度不完美。但现在这项权利的设立完全违背了他的初衷。已经成为也一个政治与金钱的交换酬金。奥巴马在位的时候,一共赦免64人,成为特赦最少的美国总统,杜鲁门是批准赦免人数最多的总统,为1913人,艾森豪威尔总统为1110人。约翰逊总共赦免960人,名列第三,自己被特赦的尼克松总统本人也赦免过863人。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特赦检察官办公室”最新数据,目前可以查到特朗普在任内一共赦免了29人、为16人减刑。这份特赦与减刑名单,除了前国安顾问弗林,还包括伊利诺州的“卖官州长”、在“通俄门”调查中对国会撒谎的总统铁杆密友罗杰斯通、“垃圾债券大王”等人。
美国司法部网站有一项“法外施恩统计”,记录了1900年以来美国总统特赦人数,奥巴马在这项排名中到目前为止在赦免人数上倒数第一,赦免64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裁决把总统特赦解释为赦免、有条件赦免、减刑、有条件减刑、大赦、缓刑、免除罚金等项目,据统计,美国二战以来通过总统特赦得到赦免、减刑的人数近8000人。
美国司法部网站上有一个“法外施恩统计”,记载着1900年以来美国总统的特赦数据,在这项排行榜中,奥巴马暂居倒数第一,任总统6年多以来,只赦免了64人。特赦权是美国宪法赋予其总统的权力,用来平衡司法判决的矫枉过正。设立这项权力以来,既有叛乱者被赦免,也有名不见经传的犯轻罪者被赦免,当然还有震撼美国政坛的福特总统赦免尼克松水门事件。这究竟是一项怎样的权力?总统能借此徇私枉法吗?还有一年多任期,奥巴马会特赦哪些人?备受争议的“叛国者”斯诺登会被特赦吗?
特赦权
总统“特赦榜”上,奥巴马倒数第一
今年7月,奥巴马签署总统令为46名联邦囚犯减刑,他们因非暴力毒品犯罪而锒铛入狱,这使获得奥巴马减刑囚犯数量增加为89人。15个月前,美国前司法部部长埃里克·霍尔德宣布,总统将优先处理那些表现良好、非暴力且被判刑过度的毒贩的宽大处理申请。
减刑属于美国宪法中所规定的总统特有权力,在美国宪法第二款中这样写道,“除了弹劾案之外,他有权对于违反合众国法律者颁赐缓刑和特赦。”根据宪法,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裁决把总统特赦解释为赦免、有条件赦免、减刑、有条件减刑、大赦、缓刑、免除罚金等项目。
众所周知,美国宪法一定程度上借鉴了英国普通法的某些合理内容,特赦权就是内容之一。1787年,建国之父们在制定联邦宪法时,参照英国法中有关君主可以给予某人减刑或特赦的规定,把总统特赦权写入美国宪法。
对于为何设立这项权力,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新京报记者解释说,美国总统拥有赦免权一定程度上使美国政府三大部门之间能够相互制衡,即对于司法权的纠偏。正因如此,这种赦免在制度意义上不受另外两种权力主体的制约和审查,虽然美国国会有声音曾要求限制这个权力。
美国总统几乎都使用过特赦权,美国司法部网站有一项统计,记录了1900年以来美国总统特赦以及减刑人数,奥巴马在这项排名中到目前为止在赦免人数上倒数第一,赦免64人。
据统计,二战后,杜鲁门是批准赦免人数最多的总统,为1913人,在他之后是艾森豪威尔总统为1110人,林登·约翰逊总共赦免960人,名列第三,自己被特赦的尼克松总统本人也赦免过863人。
从数字来看,总统赦免人数还是呈现下降趋势,里根之后的每一任美国总统赦免人数不超过400人,老布什四年任期只赦免74人,是目前为止的倒数第二。对于为何总统赦免数量呈现下降趋势?伊利诺伊州洛谷社区学院社会学教授拉克曼指出,20世纪初,美国开始实行假释和缓刑制度,之后,特赦的重要性逐步减弱。另外,自从60年代末期以来,法治在美国政治中成为非常重要的议题,公众对犯罪率日益上升很关注。因此总统在给予特赦时往往非常谨慎。
针对奥巴马特赦人数少,专栏作家瑞恩·库珀认为奥巴马这么做散发着“胆小鬼”的气息。刁大明则分析说,目前特赦少很可能是因为想树立华府新形象,毕竟总统特赦有一定负面先例。
司法“安全阀”
近年多赦免民事轻罪
究竟是什么罪行可以“幸运地”被总统法外施恩?
要求特赦的请愿浩如烟海,总统通常要求司法部协助对这类请求进行评估。司法部下设特赦检察官办公室审理正式请愿书。该部门通常每月收到100多件请愿书。经案件调查后,特赦检察官把请愿书及相关材料呈报给司法部长。司法部长审阅卷宗后决定是否向总统建议赦免某一罪犯。
总统对谁能被特赦可谓一言九鼎,纽约州佩斯大学法学院教授施泰因指出,白宫和美国司法部人员对要求特赦的申请进行审议,然后向总统推荐哪些人应该得到特赦,但总统有绝对的自由根据任何理由给予特赦或减刑,虽然总统从政治考虑有必要对特赦做出解释,但在法律上他却没有必要这么做。
虽然无需说明理由就可以特赦,但特赦案例还是有规律的。设立之初,总统特赦一直被用来安抚政治上的反叛活动,在适当时机特赦叛乱分子,恢复国家安定。随着时间推移,特赦对象也有了变化,刁大明表示,近年来赦免很少涉及重罪,主要是民事轻罪,美国总统使用特赦权赦免了很多名不见经传的人。以小布什总统为例,据统计他所特赦的人员所犯罪行包括,利用邮件诈骗、向政府机关提供假证词、走私假冒产品、贪污公款和非法销售毒品等。在他赦免的人当中,一位是曾在1957年因逃避兵役被判入狱的牧师,另一位是从邮件中偷窃10.9美元的邮局雇员,还有一位因篡改汽车里程表而被罚款。
不要小看特赦轻罪,因为这些轻罪如果触犯了联邦法律,在美国某些州,罪犯有可能失去投票及当陪审员的特权。因此,总统特赦不仅涉及他们的声望,也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
“如果某人年轻时犯罪,但之后一直表现良好,总统可给予这个人特赦,消除刑事犯罪的负面影响。有些州不允许触犯某些罪行的人担任公职,有时还会剥夺这些人持枪或投票的权利,因此特赦把刑事犯罪一笔勾销,使犯罪人员重获基本权利。”俄亥俄州首都大学法学院教授丹尼尔·科比尔指出。
不仅会赦免个人,美国总统还曾经赦免某个群体,刁大明介绍说,卡特总统于1977年特赦了那些在越战时期逃避兵役的人,美国总统也曾赦免南北战争时期参加南方军队的人,这属于大赦范围。
因此,在法学家看来,总统特赦权为司法偏颇提供了“安全阀”。
放过“圈内人”
特赦富翁特工引争议
虽然特赦在一定程度上让总统扮演着罗宾汉的角色,但这种宪法赋予总统的绝对权力也引发不少争议,因为特赦由总统单方面定夺,就连国会和法庭也无权审查。
“虽然特赦赋予总统去打抱不平、纠正司法偏颇的权力,但有时会造成开方便之门的争议”,刁大明举例说,克林顿实施了很多特赦,争议最大的就是赦免马克·里奇,因为被赦免者被指与自己有关。
身家过亿的富商马克·里奇是20世纪最具争议的商人之一,被业界称为“石油之王”,他是美国司法部通缉了17年的十大通缉犯之一,他因于2001年被克林顿总统在当政最后一天特赦而名噪一时。
1983年,美国司法部指控马克·里奇于伊朗人质危机期间,违反美国政府禁止公民与伊朗贸易往来的禁令,逃避个人所得税4800万美元等罪状,但里奇却早在控告前几个小时逃往瑞士。
这起特赦搅动美国政坛,里奇的前妻被指曾向民主党提供政治献金超过百万美元,更曾向克林顿的竞选活动捐款。对于这起特赦,在司法部和美国国会要求下,有关方面对此事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是克林顿特赦不恰当,但各方并没有对此采取任何行动。
小布什的争议特赦源于一起白宫“特工门”。2003年,前中情局特工普莱姆的丈夫威尔逊发表文章指责小布什政府为获得公众支持发动战争而故意使用虚假情报。几天后,普莱姆的特工身份遭媒体曝光。调查过程中,副总统切尼办公室主任利比被确认是向媒体泄密者之一。据美国法律,泄露特工身份者最高可能被判10年监禁。之后,利比被判处两年半徒刑,并且罚款25万美元。小布什于2007年特赦利比,理由是尊重陪审团裁决,但认为对利比的判刑过于严厉。小布什只是赦免了利比的刑期,没免去25万美元罚款。
对于这些争议,刁大明指出,赦免自己圈内人产生的负面影响很大,虽然做了也就做了,但这并没有产生任何积极司法作为,这是污点。
说到特赦引发的争议,最轰动同时也是影响最深远的就是福特总统特赦尼克松,这几乎动摇美国立国之本,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认为福特此举直接导致其竞选连任失败。尽管有证据表明前总统尼克松可能参与水门事件,但对于任何起诉他都可以不受审,因为继任总统福特给予他完全的无条件赦免。在赦免声明中,福特表示身体欠佳的尼克松已受到放弃总统地位的前所未有的惩罚,这个特赦将使尼克松以及整个国家在这场“美国悲剧”中减免额外的痛苦。
“被赦免时尼克松还没被定罪,福特用模糊表达特赦了尼克松任内所犯下的错误。主流观点认为福特与尼克松关系很不错,福特是尼克松一手推上去接任总统的,让这个赦免看起来非正义。”刁大明表示。
福特的特赦曾激起政客和民众一片指责,并引发深远影响,直到1976年竞选总统时,对手卡特仍用这个作为攻击把柄。刁大明分析说,那次特赦给福特带来长期民调阴影,1976年大选确实和这次特赦有关,福特获胜州数多于卡特,但却败选,其实两人不相上下,只能说卡特利用了那次特赦为竞选造势,宣传自己是局外人,要改变华府沆瀣一气的状态。
权力的界限
最重要看是否履行宪法精神
很多年之后,美国学界对于这起特赦有了新的解读,多了一些支持福特的声音。刁大明指出,那次特赦并非没有一点积极影响,从长远角度来看,特赦尼克松维持了美国三权之间的平衡。试想如果不特赦,那么总统可能被弹劾或被定罪,总统权威将一落千丈,在当时国际国内环境下考虑,都是不符合美国利益的,没有总统仅靠国会治理国家是不奏效的,也会打破三权制衡的天平。
虽然总统特赦一言九鼎,但也并非没有限制,总统只能特赦那些触犯联邦法律的人,不能干涉州刑事或民事案件,州长有权特赦此类罪犯。另外,美国宪法第二条也明确规定,除弹劾案之外,总统有权对违反合众国法律者特赦。
那么如何衡量特设是否合理,是否也要有所顾忌?刁大明指出,最重要要看总统特赦时是否履行宪法精神,是否真正在平衡司法过激行为,或者是否明显违背民意判决。赦免要考虑第四权力,即舆论监督的力量,离谱的赦免肯定会引发舆论抵制。
鉴于此,美国总统也曾收回成命,2008年小布什就曾收回发出的特赦令。这同样引发争议,白宫官员说,不知道在小布什之前总统是否有撤销特赦先例。一些法学家则对美宪法是否授予总统撤销特赦的权力提出质疑。
纽约市房地产开发商图西被判定邮件诈骗罪和向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提供假声明。小布什对其特赦,但很快又撤回。白宫方面表示,撤回特赦是因为总统了解到图西的父亲为共和党捐赠了4万美元。总统特赦时并不知情,“这有不妥之嫌,因此总统审慎决定不予赦免。”
下一次特赦?
闪电特赦斯诺登“不太可能”
即使特赦引发一些争议,但也不太可能动摇这项权力,刁大明解释说,这涉及修宪,在美国很难,过程繁琐。而且三权制衡在美国宪法中是固化框架,基本不会动,在国会中很难形成足以成为修正案的主流声音。
如今,手握这项权力的奥巴马将面临抉择时刻,因为有规律显示,虽然总统能在任何时候下达赦免令,但大部分赦免发生在总统任期的最后一段时间。美国总统一般在大选年之后的1月左右卸任,美国司法部网站显示,在那个年份总是会出现大量赦免数字,即便是很吝惜赦免的老布什。
“通常情况下,总统在即将离任时会赦免一批人,因为即将离任政治影响不大,奥巴马可能会在未来一年半发出赦免令。”刁大明指出。
奥巴马未来会赦免哪些人?刁大明推测,他现在热衷为自己留下政治遗产,因此可能会考虑特赦因移民问题入狱的人,但不太可能特赦关塔那摩监狱囚犯,那里面的犯人几乎都涉及恐怖主义。
在这些可能的选项中,最备受瞩目的就是斯诺登,截至昨日有16万多名网民在白宫请愿网上要求特赦斯诺登,声称他是“国家英雄”。白宫方面已对此做出回应,声明表示斯诺登危险地决定泄露机密信息,为美国国家和民众带来严重后果。
对于奥巴马是否会在离任之际闪电特赦斯诺登,刁大明认为不太可能,因为网络安全议题很敏感,关系到美国国家安全和全球领导力,斯诺登让美国名誉扫地,若特赦他,岂不是等于美国政府认同他的观点?这么做不符合美国利益。
说法
美国法律承认,任何法律制度都需要给严厉的刑罚一个安全阀或例外保护,因为任何法律都有可能导致不公正结果。给予总统特赦权,就是认识到人类实施的法律制度不完美。
防止未来失联
请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备用号
想第一时间接收英语演讲文章&视频?把精彩英语演讲设置为星标就对了!操作办法就是:进入公众号——点击右上角的●●●——找到“设为星标”点击即可。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英语演讲!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