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第3660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3k+ ·

· 水姐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上周末写了《中年好友苏东坡》,没想到大家还蛮喜欢看的。我就继续写下去吧。好在东坡是绝对的精神富矿,可写的事情很多。

苏东坡不仅睡觉“可爱”,有仪式感,他的理财方式也非常“可爱”且有仪式感。

作为一个有家有口,一直颠沛流离的中年人,一定的财富能够给他带来某些安全感。是的,文人并不一定要穷酸才能逼出才华,相反,相对妥帖的、刚刚够用稍有富余的生活,才是产出作品的较好环境和条件。

所以,作为中年人的自觉是,必须有点积累,绝不能靠杠杆生活,更别提是高杠杆。

苏东坡虽然总体给人印象是生活相当困难,但其实他并没有那么穷,不然他怎么养活妻妾和孩子们呢。

据说,他有一个特别的预算方法:

1、日用不得过150钱;

2、每月底拿出4500钱,分成三十份挂在高高的屋梁上;

3、平日就用叉子取下来一串,然后把叉子藏起来;

4、用一个大竹筒藏一些用不掉的钱,存来的钱至少够一年花费。

量入出,有积累,是所有中年人该有的美德。那么在量入为出的前提下,还怎么提高生活品质和乐趣呢?

这里就以他在黄州(现湖北黄冈)的生活经历为背景,列出几条加点我的感受来分享给读者们。(为什么选黄州呢?因为黄州时期是他文学创作最高峰。)

1、找不同的新鲜陌生人聊天。比如有时候,他会雇一条小舟,跟渔夫们出江闲聊,消磨时光。哇,想想也是很飘逸自由的场景。其实跟陌生人聊一些有的没的,学习点无用的知识,也是生活一大乐趣。太关注在自己身上,世界总是那么小,心就很局促,常不安。所以有时候把自己当个“记者”挺好的,经常拜访、采访点陌生人,听点故事,交流点切身感想,记点时光中的温度。

2、跟朋友见面。时候他会过江去见朋友王齐愈,每逢风狂雨暴,不能过江回家,就在王家住下。人是要有彼岸的,不能老在一个地方呆着。

3、关心粮食蔬菜。粮食、蔬菜、鱼肉,还有酒,吃的喝的里面都是真正的人生和人情。比如,他善于发现哪里的村酒既便宜又好喝;他能比较各地米价的差异,黄州的米那时候才卖二十文,他感觉真便宜啊;他还发现南方的羊肉尝起来不比北方的牛肉差,鹿肉那更是便宜,鱼蟹根本不值钱,黄州生活的好被他发掘得个底朝天。你发现没,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做个价值发现者,永远那么快乐。

4、他善于自己做菜,也乐意自己做菜。会做饭的男人,怎么都是帅的。现在的家人们都不经常一起吃饭了,去外面吃饭又少了点相互照顾的感情的成分。人间烟火气的实质消失了。我一个朋友说,他特别喜欢看炊烟,他觉得那才是家。我们享受分工的便利,却日渐减少了付出的意愿和能力。

5、发现各种朋友们的擅长和善良。他的朋友中有以借别人书读为乐的人,也有家里有好厨子经常请吃饭的人。还有一个可以随时开玩笑的朋友陈季常,对,就是那个怕老婆的酿出“河东狮吼”典故的人。

不过,以上这些,仅为调剂。真正让东坡找到自己的,是找到了“东坡”,学习了真正劳作与生活。做个心思复杂的单纯农民,真好。林语堂说,外在的本分责任只能隐藏人的本来面目我们还是要找到自己的那个本来面目,正所谓,找到了自己,也就叫响了自己的名号。(大部分有IP的人,重点就是找到了自己。)

“东坡”就是东坡农场,占地五十亩,在黄州城东约三分之一里,坐落在山坡上。他还在山顶上建了房子,共三间。往下一点是雪堂,雪堂前面也有五间房。为什么叫雪堂,据说是房子建成的时候刚好下了雪,古人真能把自己跟天地自然扯上点身心关系。这个也值得我们今人学习。

雪堂的墙上有诗人自己画的雪中寒林和水上渔翁。感慨啊,感慨啊,脑中腹中有才华的人,真的是个巨大的锦囊,可以随时掏出点技巧和作品,填满自己的空间和时间,让自己的人生不至于空荡荡的。我经常说,人生就是最大的内容产业,才华和发展空间,才是一个人真正的福分。

苏东坡不是个地主,而是个真正全心投入劳作的农夫。他亲手筑水坝、建鱼塘,从邻居处移树苗,从老家四川拖人找好的菜种。孩子们跟着他一起经营这个农场,他们会为从井里打出水而欢腾。土地和自然果然人快最近骑着一匹叫珍珠的白马的康巴汉子丁真那么火,就是因为他似乎是自然所炼成的宝藏,纯天然的美貌和微笑,没有一丝城市的人为塑造的气息。

再回来讲东坡,住在附近的农夫们会主动来教他,比如初生的麦苗要被牛羊吃去,冬尽春来,再生出的麦苗才能茂盛,等等。

从此,他的稻田、麦田、桑林菜圃、果树、茶树,统统有了新气象。他在这片自己的营造地里找到了自己。他觉得自己的前世就是陶渊明,陶渊明就是自己,这是一种多么令人陶醉的认知。

但他的隐居并不是跟世事彻底切断联系,也不是如我们现代的大V一样拍视频告知旁人自己丰富的生活,随后再卖卖产品。他的隐居是干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并且吸引真正喜欢自己和自己喜欢的人。

什么是解脱?解脱并不是遁入空门,把家人和社会弃置不顾,只管自己修行。林语堂总结道:

“真正的解脱,只不过是在获得了精神上的和谐之后,使基层的人性附属于高层的人性,听其支配而已。

“一个人若能凭理性上的克己工夫获得此种精神上的和谐,他就不需完全离开社会才能获得解脱。”

如果感觉到自己命运多舛,如蝼蚁,如羽毛,如草芥,千万不要就此沉沦下去。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能期望自己一生就是一条平整的曲线,毫无起伏,波澜不惊。

人生也不可能是一条一直曲折向上的线。我们现代人发明的金融工具们、经济模型们,非常直观地告诉我们,波动是常态,复利是谎言。

中年人,要面对的不是向上走或向下走的趋势判断或者命运分野,而是什么时候都有积累、有建造,如果有亏欠就去补,来的及。

有自己的诗歌、散文和评论,自然有自己的声名和影响力。再有了自己的“东坡”,自然就有更多的朋友涌入,更多新鲜的概念被带进来。人是要开辟自己的空间吸纳投缘的人和知识的。

黄州太守徐大受、武昌太守朱寿昌是对苏东坡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人。此外,东坡还吸引到了一些“神奇”的人物,比如弟弟子由给他介绍了一个127岁的道士,后来他还认识了一个诗僧参寥。因为这些道人的影响,他开始追求长生之道。

养生的生活方式,下面这句总结非常好:

身体方面,目的在于容光焕发的健康,体格精力的强壮,以及处处缠绵的痼疾的治愈。

精神方面,则在于求取心灵和情绪的稳定以及灵魂元气的放发。

苏东坡的弟弟子由,童年时候夏天肠胃消化不好,秋天咳嗽,吃药也不见效。中年之后呢,练习了瑜伽气功和定力,病就好了。于是苏东坡也开始练瑜伽。

苏东坡除了研读佛经之外,还在道观闭关。他甚至还试过在家里设炉火炼丹。当然这些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已经不合适了,知道就好,不必学习。不过他写下的瑜伽修炼心得,倒是对我们依然有益。

他写道:控制呼吸,脉搏跳动五次算呼吸的一个周期的话,吸、停、呼的比率是1:2:2。瑜伽能够使得心灵完全休息,若再加上内在觉知的高度敏锐,他能察觉到脊椎骨和大脑间的振动,以及浑身毛发在毛囊中的生长。这些他都记录在他的《养生诀》里。

这周某天,我喝了一杯澳白失眠了,大晚上一直在听赫拉克利特的“流变”说。他说:万物皆流,无物常住。总之,由于始终处于流变当中,一切存在又不存在。

刚好又细读了中学时候学习的苏东坡的《前赤壁赋》,里面写道:“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后又写道“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可能,如果苏东坡不练瑜伽,就不会思考宇宙。瑜伽的功能是达到对宇宙巨大物体遗忘的心境。

虽然一切都在变化,但还是要找到那个相对不变的本我,只要本我的感受力还在,有些东西就不会消失。比如跟某人的感情不在了,不代表我们自己的对感情的感受力消失了。就如有些人无论经历什么,对于江上清风和山间明月,始终是能看到的,感受的。

苏东坡的哲学是暖的,有希望的,甚至是能自我嘲笑的。说,“失去人间美好的东西之人才有福气。”“世界的灵魂,不是在于看到什么,而是在于一无所见。”

他还能研究一些小细节。比如我们随时都在消耗自己的精力,主要是两种方式,第一为火,包括情绪上的纷扰。第二为水,包括汗、泪等排泄物。吞咽唾液是把心火向肾方面压下去。中年人啊,记得,紧张、焦虑的时候,多咽口水。失眠的时候,偶尔也有用。

友人曾问他长寿秘方,他说:无事以当贵;早寝以当富,安步以当车,晚食以当肉。嗯,保持愚蠢,保持简单,保持运动,保持饥饿吧。

接下来,我还想写的是苏东坡的“NGO”。

苏东坡在黄州发现当地溺死初生婴儿的野蛮风俗的时候,写了很多调查报告,上书等待批示,还成立了一个救儿会,请心肠慈悲、为人正直的邻居读书人担任会长,自己去富人那里募集资金和物资,再请安国寺的一个和尚当会计。

他想,如果一年能救一百个婴儿,是心头一大喜事啊。

中年人啊,最后真正救赎自己的方式,一定是乐于助人。就像苏东坡这样,给予这个世界的多,拿走这个世界的少。终有报偿的。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被欠着的,世界也有补偿。真正的慈悲,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黄州的生,让他找到了自己,所以他慢慢改变了讽刺的、尖锐的行文风格,他的紧张与愤怒消失了,变得光辉温暖,亲切宽和,甚至能够自黑自嘲,又不乏透彻深刻。

无论如何,还是要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友好,当最好的投资。千古其实也没有多久。我们依然承着这份文化。

「 图片 | 视觉中国 」

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开白名单:duanyu_H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email protecte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