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最新科技进展,报道硅谷大事小情
点击上方“硅星人”关注我们~
有人抓住机会,有人正面发起进攻,总之,一潭“死水”终于动了。

——
文|Lianzi   编辑|Vicky Xiao
在美国加州Santa Cruz市的Glass Jar餐目前正在不停蹄的理来自餐网站的订单
但大概一年前,这家餐厅的老板Zachary Davis对于订餐网站不断发出的邀请合作橄榄枝是一概拒绝的————一方面,他认为外卖递送过程一旦过久,会影响菜品。更重要的是,他不认可这些外卖合作软件的高额抽成,这将大大增加他出售一道菜的成本。
但今年3月15日,当美国各城市政府宣布居家令后,他开始妥协。
“(疫情爆发,)我们彻底关张了一段时间,盘点了库存,之后无奈地意识到这(接受做外卖)是活下去的唯一途径。”Zachary告诉媒体。
目前虽然疫情下餐厅逐渐开放,但Glass Jar的收入中,仍然有超过一半的营业额来自这些他曾经不愿意接触的送餐网站。
在一年前,Zachary并不是唯一一位硅谷餐饮圈对外卖平台呈现抗拒姿态的“老古板”。过去很多年,哪怕深处全球科技腹地硅谷,这里的日常生活却可以保持很多年不变——只有小比例的年轻人愿意接受外卖这种“比较新式”的生活方式,哪怕外卖模式在亚洲国家早已普及到千家万户,成为普通人生活的一部分。
实际上,在美国,尽管人工智能、软件开发等前沿科技发展迅速,但和人们息息相关的这些科技倒显得比中国慢了好几拍:哪怕中国的居民早早接受外卖,美国人民还是更乐意去餐厅堂食;哪怕中国的居民已经接受无接触支付不再出门携带钱包,美国居民却还是执拗地拒绝苹果支付功能。
到了2018年,苹果支付在美国的普及率仅为3%。似乎对比马斯克的火箭、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以及苹果不断更新换代的硬件产品来说,美国人民对于“科技改变生活方式”一直不算热情。
但新冠疫情给这些曾经一潭死水的生活科技领域意外带来了刺激。那些“迟到“十几年的科技进步终究还是赶来了。
四足鼎立和被加速的上市计划
Doordash最近提交了IPO申请,上市市值大约320亿美金,比今年6月疫情爆发不久时的估值翻了将近一倍,被不少华尔街人士看好。这家公司计划在公开上市过程中“吸金”28亿美金,单股股价大约在75-85美金之间。
另外几家尝试让美国人体验外卖、外送服务的对手Grubmarket和Postmates也纷纷在疫情期间尝到了超高盈利的甜头。
加上UberEats,这四家主流外卖公司从今年4月美国进入半封城状态到今年9月,呈现四足鼎立的状态。短短的5个月时间内,它们的收入总和超过55亿美金,比去年同期数据25亿美金翻倍还多。
除了外卖行业,疫情也让帮助人们代购超市生活日用品的创业公司Instacart获得了新的活力。同样,Instacart也放出了即将在几个月后,2021年上半年上市的风声。
晚了14年,沃尔玛吹响打击亚马逊号角
疫情带来的“刺激”除了对这些创业、创新公司提供了更多发展机会外,也意外逼迫了美国停滞不前的普通商家的线上转型。
当中国网购成为每个人每天都在做的事情,美国的商家却在网购这件事上不断比烂,“不思进取”。如果吐槽美国疫情前的网购遭遇和龟速快递真的一天一夜也未必说的完。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硅星人在Rite Aid上下了一单,大约5周后才送达。在过去几年时间中,主流网购平台除了亚马逊、eBay之外并没有什么后起之秀可以与之抗衡。
但现在,当人们不得不选择网购的时候,商家也不得不面对转型。
经过半年的“情势所逼”,无论是Target、沃尔玛,还是被亚马逊收购的全食超市,甚至药店Walgreens都开始在“在线购物”这个赛道上拼尽全力彼此竞争。
竞争之下,美国的网购行业进展神速。其中除了全食超市的一小时达和路边自取服务外,沃尔玛异军突起,推出了免费一日达和两日达的服务,和亚马逊正面对抗。 
在本周,沃尔玛甚至发布声明,表示将对拥有Walmart Plus会员的用户在12月4日后取消35美金的免邮限额。这一举措,被外界认为是传统超商沃尔玛正式加入电商大战,和亚马逊公开叫板。而今年9月才推出的Walmart Plus也被认为是对亚马逊会员的直面挑战。
如果不是疫情,15年前由亚马逊推出的网购会员制度甚至从未被复制和挑战过。
在线上购物领域不断出新这件事儿让沃尔玛也尝到了甜头。
在今年8月发布的财报中,沃尔玛对外表示其线上销售额增长了97%。在财报中,沃尔玛指出这个增长背后主要有两个原因:美国第二季度疫情爆发后诸多城市“半封城”,人们更多选择网购。同时,为了应对这个变化,沃尔玛主动出击,增加了当日达业务和店门口自取服务。
让沃尔玛感到欣喜的是,这样的增长在之后的几个月并没有因为经济逐渐重启的政策而减弱。
此外,Walgreens也在疫情期间尝试推出免邮活动,希望吸引更多用户用其网站下单生活日用品,打破其“药店”的单一身份。
在这种百家争鸣过后,硅谷人民的网购变得越来越顺心,快递速度也相对快了不少。这些变化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也开始更多地依赖网购来解决生活日用。
闷声发大财——苹果 
除了开始频繁外卖和网购外,美国人民在支付方式上也终于得以咸鱼翻身。
2018年,美国仅有3%的用户习惯使用这种无接触支付。同一时间,英国免接触支付已经有64%民众频繁使用,而韩国已经有超过96%的居民频繁使用无接触支付。
可以说,当全世界都依靠各种“扫码支付”方式不再依赖信用卡和现金的时候,美国在生活支付领域却一点也没有发达国家的样子。 
当疫情到来,美国人民和商家为了减少支付过程中的接触,也开始接受Apple Pay等无接触支付方式。
苹果CEO蒂姆库克在上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中,强调Apple PayApple Card在这个季度中增长迅速。
“我们一直对支付领域的发展非常有热情。”库克表示,“Apple Card在过去一个季度做得不错, Apple Pay则是发展相当出色,就如大家猜想到的那样,疫情让人们开始接受无接触的支付方式。”
同时,他强调这种变化绝对不是疫情结束后就消失的。他坚信其中大部分用户会被在这半年中养成这种新的支付习惯,彻底抛弃旧的信用卡模式。
总之,无论我们发现或者承认与否,美国人民都在疫情期间被迫接受了很多新的科技给生活带来的“贴地气”的改变。同一时间,美国科技公司也终于在迟到几年后终于发力,尝试在科技改变普通人生活这件事上做更多的事情——无论是迭代更新还是更前沿的研发。

也许疫情过后,当一切恢复正常,在美国的人们,会突然发现他们的生活着实变得方便了不少。
喜欢这篇文章?
1)点击右下角的“在看”
2)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和群里
3)赶快关注硅星人吧!
关注硅星人,你就能了解硅谷
最新的科技进展和湾区的大事小情,变身最in技术潮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