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陈琼青
来源 / 智合

《论语·为政》中写道:“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意为三十岁能够自立;四十岁能不被外界事物所迷惑。
1980年8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批准国务院提出的在深圳市、珠海市、汕头市和厦门市设置经济特区的建议。同一天,《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获批,这是国家有关经济特区的首部法规。深圳经济特区取得了自己的“出生证明”。
40年,已到不惑年纪的深圳特区,发展依旧高速,成为中国律师业发展的重要基石。而今,当我们回望律师执业机构这一漫漫长河的起源时,将目光放至四十多年前,这才惊觉如今随处可见的“律师事务所”,在当时是再新鲜不过的事物了。
1983年7月15日,深圳市蛇口律师事务所正式挂牌成立,成为新中国第一家律师事务所。它打破了律师工作机构的传统命名模式,是新中国首个以“律师事务所”名称挂牌开业的机构[1]。
而江河齐汇,潮水奔流,终究跨过千山万险,汇集成汪洋浩瀚。
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地聚起座座金山。”这是属于深圳老一辈人的独家记忆。
在那一年之前,深圳还不叫深圳,“宝安县”才是她的代名词。1979年,宝安县升格为深圳市,“深圳”这一名称随之开始为人所知——也是这年,全国律师制度的恢复,让律师们再次有了“名正言顺”的头衔。
1980年的初秋,深圳的大街小巷还弥漫着夏末的余热,路边凉茶摊的生意依旧络绎不绝。10月,距离全国律师制度恢复已接近一年,与此同时,在原宝安县委印刷厂的一间仓库内,深圳市法律顾问处应运而生。当时深圳全市仅有3名在职律师和1名兼职律师,分别是曾博华、谢鲁冠、麦宗炬和兼职律师姚峰[2]。曾博华成为国内恢复律师制度以来深圳的第一位律师[3]。
80年代的深圳罗湖车站,路面还是土路,风一吹,尘土飞扬。深圳特区刚建立,不少人都看中这里的发展机遇,纷纷赶往深圳。西南政法学院毕业的徐育康成为1976年后第一个分配到法律顾问处工作的大学生,而后毕业的陈鲁涛成为深圳历史上第一位女律师[4]。
3年后,在蛇口工业区海景广场大门左侧的一间竹棚里,全国第一家以“律师事务所”命名的律所诞生——蛇口工业区律师事务所[5]。
这家全国“第一家”律所的面积仅一百多平米,办公设备十分简单,一套灰色海绵沙发、一部电话、一台打字机、两个文件柜和四套台凳,构成了律所的全部家当。成员仅有四人:主任吴念祖,律师姚峰,英文翻译员倪学林,打字员兼财务叶素君[6]。
借助于当时地处中国最早的经济开发区蛇口工业区的优势,蛇口律师事务所对律师业务进行了大胆的探索,最早开展了律师见证、为企业股份制改造出具法律意见书、担任三资企业常年法律顾问等当时法无明文规定的非诉讼业务。
1981年10月深圳蛇口港与香港油麻地港的航线正式通航[7],来深投资的外商纷至沓来、络绎不绝。受香港商业影响,深圳的商业历史开始拉开帷幕。
说起80年代的深圳商业,就不得不提位于盐田区沙头角街道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北区交界处的中英街[8]。早年“卖黄金”[9]的中英街,是当时深圳最繁华的地方。这股“黄金热”让中英街成为当时中国第一条“黄金街”。除了“卖黄金”,早年间的中英街还聚集这各种电器商家,这些电器大多是从香港、台湾或者日本、韩国来的货。巅峰时期,中英街曾创下日接待游客近10万人的记录[10]。
商业开始繁荣,深圳特区引进外商投资的窗口打开,法律需求也开始慢慢增多。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颁布实施[11],深圳市政府组建特区涉外仲裁机构,受理涉外经济贸易纠纷案件,独立行使仲裁和调解权。
除此之外,在蛇口工业区律师事务所成立后,深圳市委政研室条法处又紧锣密鼓草拟了深圳经济特区律师条例的草稿,内容对当时的律师体制进行了多项突破,提出设立多家合伙制的律师事务所,把律师的身份由国家法律工作者变为社会法律工作者,律师的管理由国家机关管理改为行业自律管理。
1983年,对于深圳法律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年份,对于中国法律亦是。中国第一个破产重组案件东湖破产案、中国第一个计算机贪污案、全国第一个律师出具见证书、全国第一个为企业上市出具法律意见……这些是属于深圳这个城市的作为和深圳律师的作为。
1984年1月2日,全国第一家不纳入国家行政编制、自收自支的律师事务所——深圳特区经济贸易律师事务所正式成立[12]。截至1987年,深圳全市共7家律师事务所,在职人员92人,其中正式律师43人,实习律师7人,律师工作人员42人,兼职律师76人[13]。
1988年5月4日,深圳诞生了全国第一家合作制律师事务所——段武刘律师事务所[14],该所只用缴纳律师事务所的年检注册费,其它业务收入自行支配。
1989年,全市律师体制初步形成以公有制为主体,集体所有制和个人所有制并存的管理格局,为全省、全国积极而又谨慎地探讨律师体制改革提供有益的借鉴。6月8日,全国第一家以创办人名字来命名的个人律师事务所——深圳市李全禄律师事务所成立[15]。
1979年~1990年是深圳发展的黄金时期,招商蛇口、天虹等企业都是那个时期成立,如今都是赫赫有名的地产企业。毗邻香港的深圳,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
90年代的深圳虽然商业经济已经开始发展,但总体还称不上富裕,大部分的区域除了荒芜的地皮就是几个不成样的港口。那时候深圳的GDP只有1.96亿元,还不足同期香港的0.2%。学习香港的工厂模式,是深圳成立特区做的第一件事。在特区成立的初期,深圳遍地都是制造业加工厂。
那时的深圳车站,是一座简陋而又其貌不扬的小车站,却迎来了数不清的南下打拼者。发展中的深圳被看作是“遍地黄金”的新兴特区城市,无数怀揣致富梦想的人们纷纷来到这里淘金。
1990年12月1日,在这片热土上诞生了新中国第一个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在红砖瓦搭建的深交所大厅楼内,深圳最早一批股民正屏息盯着电子屏上滚动的股票信息,有人欢喜有人忧。当时,几乎整个中国的人们都以新奇、迟疑的目光,揣测着这个“新事物”的命运。
1992年9月,深圳律师参与股票上市责任保险,成为全国律师界一项创新之举。不久,深圳市体改办和深圳市司法局联合发布《关于律师参与股份制改革若干问题的通知》,通知要求国有企业申请上市,必须出具法律意见书,自此,法律意见书成为公司上市申请必备的材料[16]。
在此之前的当年7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授予深圳经济特区立法权。从此,这座年轻的城市驶入了快车道,以“深圳速度”和敢为人先的精神开展立法工作,为改革开放提供了法治保障。事实证明,深圳几乎所有重要的改革都与特区立法相伴,二者有机融合。
1993年12月,广东省司法厅批复同意了首批12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17],不占国家编制,合伙人必须辞去公职,律所在行政上和业务上受深圳市司法局领导和管理,经济上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按章上交管理费和律师会费,拉开了律师体制改革的序幕。华商、信达、星辰等律所赫然在列。
1995年2月24日,《深圳经济特区律师条例》经深圳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8次会议通过,并于同年5月1日公布实施。《深圳经济特区律师条例》是我国律师体制全面改革后的第一个地方性律师管理法规,其打破了所有制的束缚,推动律师行业突飞猛进地发展,律师从具有公职身份的国家法律工作者,转变为社会法律工作者。
也正是这一年,广和律师事务所诞生。1995年创立于深圳的广和律师事务所,是国内最早成立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之一,如今已是华南领先、全球布局的“千人大所”。
不仅如此,深圳也是最早施行的最低工资保障制度和劳动合同用工制度,公平和包容的环境,让年轻人们更乐于留在深圳,打拼自己的生活,而这也促使了深圳律师的活跃。那一年,深圳拥有了47家律师事务所和494名律师[18],相较10年前,人数翻了10倍。
华为、中兴、创维、科健等高新科技企业也迅速崛起。1997年深圳高新技术产品产值达到472亿元,高新技术产品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例达到34.6%[19];1998年,马化腾、张志东、许晨晔、陈一丹、曾李青在深圳创办腾讯,而这些高新科技企业的出现也大大促进了深圳法律服务的需求。1998年,成立仅5年的金杜便迈开步子,率先闯入深圳。
1999年,深圳全市有律师事务所96家,律师人数901人,办理诉讼业务达13320件,非诉讼业务8950件。
20年,无论是对于深圳法律人还是对于深圳这座城市来说,都相当年轻。步入2000年的深圳,向全世界输送着活力,用它的朝气感染着每一个人。
新的时代是“年轻与包容”的时代,深圳也不例外。2007年,深圳率先建立非户籍人口居住证制度,实现“来了,就是深圳人”,给追梦者带来无限的机会。
在2000年底,深圳全市律师脱钩改制工作全部完成。深圳13家市属国资所中,有12家改为合伙所,1家改为合作所,130多名律师及辅助人员全部得到合理安置,全市律师事务所全部为合伙所和合作所,其中合伙所占90%以上。
2001年,深圳全市有律师事务所143家,律师1541人。全年共办理律师机构事项217件,办理律师证照事项1455件,为深圳市当时历年之最,也是全广东省之冠。广东金卓越律师事务所同年在深圳开设分所,成为首家三线城市到深圳特区开设分所的律所。
之后4年内,中伦、德恒、隆安、君泽君、锦天城也纷纷南下,在深圳生根发芽;晟典、普罗米修、君言、商达等本土所也纷纷冒尖,法律服务市场一片繁荣。
2005年,深圳市律师数量达3440余人,律师事务所201家,另有407名实习人员。深圳人均拥有律师数位居全国第一,律师平均年收入位居全国第一。同年9月13日,来自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的香港居民吴志强在深申领律师执业证,成为广东省首位获准在内地执业的港澳居民[20]。
2007年,随着合伙制律所的概念广而传播,深圳的卓建、德纳等本土所开始活跃法律市场;2008年,大成深圳分所落地,本土所的兴起与外来所的频频南下,深圳法律服务市场如火中天。同是2008年,深圳率先建立规范行政处罚裁量权制度,首创标准化执法“度量衡”。
从改革开放到中国入世,再到如今的“一带一路”,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深圳以独天得厚的地理优势、政策扶持吸引了无数人聚集在这片热土。深圳律所在特区成立的第30个年头,开始真正踏入国际法律服务的棋局之中,向世界展示中国法律人的英姿。
在陪伴深圳一起成长的国浩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李淳看来,他眼里的深圳法律人有“六不”——第一深圳人不信命,第二深圳人不较真,第三深圳人不欺生、第四深圳人不杀熟、第五深圳人不江湖、第六深圳人不居功。他如此总结深圳:“有过贡献,但这是历史的;有过作为,但这是是以往的;有过担当,但这是是昨天的。
对于深圳来说,她的目光永远在前方。
4月的深圳盎然生机,一切都来得静悄悄。2011年的春天,对于深圳青年律师的未来发展来说,是不可忘怀的一天。4月10日,深圳市律师协会第七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深圳市青年律师发展扶助基金管理办法》,保障和帮助深圳青年律师成长与发展,为深圳青年律师搭建了更好的舞台,供其发光发热。
同年,深圳律师业“十年千人”人才培养计划正式启动,创办青年律师发展基金,为高精尖的法律服务市场输送“术业有专攻”的高质量法律服务人才。
2012年,盈科从北京派出职业经理人前往深圳,一跃成为深圳人数最多律所;2013年,泰和泰从四川出发,落子深圳,趁着进一步改革开放的发展大潮扎根本地诉讼仲裁、政府法务、房地产及建设工程、公司商务等传统业务,建立起一支不可小觑的法律队伍。
2014年,全国首家深港合作联营所——华商林李黎(前海)联营律师事务所设立,深圳依托香港架起了通往世界的法律桥梁,为中国律师走出国门、推介中国法治、服务“一带一路”提供了机会。
受粤港澳大湾区和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影响,全国各地的律所都看好深圳这一片沃土,开始在深圳扎根发展。那一年,深圳全市拥有律师事务所514家,律师人数8561人,粤港联营所的设立被评为2014年深圳市十大法治创新事件。
2015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落户”深圳,这个被深圳人称为“家门口的最高人民法院”,刚一亮相就备受外界瞩目。
作为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所在地,深圳对于诉讼法律服务提供者的意义不言而喻。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一直以只做高端民商事诉讼案件且保持高胜诉率而著称,在业内是“小而精”律所的典型代表,却也因“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而于2016年选择深圳。
同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审议通过广东[21]、天津、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3月24日,深圳前海合作区万科企业公馆13A栋一楼正在进行一场立案听证,窗外,五星红旗飘扬[22]。
连接香港、放眼国际的深圳,前海蛇口自贸区出生伊始就被赋予了非凡的使命,一个是深圳最具“国际范”的区域(前海),一个是深圳改革打响“第一炮”的地方(蛇口),前海蛇口自贸区充分利用经济特区立法权,在金融服务、电信服务、专业服务等领域率先按照国际标准进行立法探索,营造国际标准的法律环境。
从前海法院成立不到4年内,深圳龙华区法院、深圳坪山区法院、深圳知识产权法庭、深圳金融法庭、深圳光明区法院和深圳市行政审判中心这7个审判机构随后在这座城市诞生。
2016年,深圳律师人数突破1万人大关。深圳律师业务的发展与创新呈现多元化格局,传统业务不断创新,新型业务不断拓展,律师业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更加突显。
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23]作为国家战略正式提出,由围绕中国珠江三角洲地区伶仃洋组成的城市群,成为中国人均GDP最高,经济实力最强的地区之一。
在这一背景下,不仅会促使律师业的重新布局,也会带动珠三角地区及香港、澳门之间法律服务市场的再平衡。但随着跨境法律服务需求的增加,对于律所和律师而言也会带来挑战。一时间,全国各地的律所们开始纷纷抢滩大湾区,仅2018-2019年,就有高朋、浩天信和、京师、立方、安理、奋迅、中闻、海华永泰、汇业、兰迪、瑛明等数十家北京或上海的律所在深圳设立分所。
2018年3月,第一家专业的商事调解机构在珠海横琴成立——横琴新区国仲民商事调解中心,由珠海国际仲裁院、横琴新区金融行业协会、横琴新区消费者协会共同发起设立。值得一提的是,其利用珠港澳商事联合调解中心工作机制,可以实现与港澳跨境调解合作。
2019年12月10日,经广东省司法厅批准,中国第一家粤港联营律师事务所分所——华商林李黎(前海·广州)联营律师事务所正式成立。此次华商林李黎所的布局,旨在进一步实现内地和港澳法律事务跨区域和跨法域的合作,这标志着粤港澳三地法律服务业进一步融合。
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对于深圳来说绝不是偶然,李淳这样说道:“我认为深圳法律市场能取得这样的作为,来自于六个方面,第一是体制的创新,第二是机制的创新,第三是产权制度的创新,第四是人事制度的创新,第五是律师管理的创新,第六是执业范围的创新。
但事实上,深圳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另类”,“深圳从来没有评选过十大律师、优秀律师,深圳也从来没有认定自己为哪个派别律师,亦没有出现过特别著名的律界大咖,或是红圈所、蓝圈所,深圳没有的东西太多了。”但深圳却从不惋惜,正是如此,才造就了深圳法律市场和谐共赢的局面,“如果有了这些东西,我相信就不是深圳了。
深圳,这座平均人口年龄仅有32.5岁的年轻城市,也正以饱满的活力拥抱新的时代。
截止至2020年8月,深圳律师总人数为15597人,列北京、上海、广州之后,位居全国大中城市第四名,成为非直辖市、非省会城市执业律师最多的城市。
在改革开放之前,深圳还是一个人烟稀少的边陲小镇。80年代,160米高的国贸大厦以“三天一层楼”的速度创造了“深圳奇迹”;90年代,383米高的地王大厦又以“九天四层楼”创造了新的深圳速度。经过40年的发展,深圳已经跻身中国的“一线城市”。
历史的鸿篇巨制一旦开启,每一页都是崭新的。“特区是个窗口,是技术的窗口,管理的窗口,知识的窗口,也是对外政策的窗口。”1984年,邓小平首次来到深圳,便为深圳经济特区的发展和全国改革开放指明了方向。
如今,全国优秀律所扎根深圳,法律市场发展大步向前。在未来,深圳律师行业的竞争必将更加激烈,而行业洗牌亦将重新开始。
看完这篇文章,你是不是觉得不过瘾?
想知道更多关于律所们的有趣故事吗?
由智合推出的《中国律所访谈·40周年纪念版》即将出版!
更多不为人知的律所秘史在书中等着你哦~
注释:
[1] 1983年3月15日,深圳市司法局向广东省司法厅呈报的报告中,律所名为“蛇口工业区律师事务所”,1983年7月15日正式挂牌开业时,采用的名称为“蛇口律师事务所”,参见《广东蛇口律师事务所所鋕》,蛇口律师事务所官,http://120.25.216.47:10082/Portal/Portal.aspx?type=content&CID=7121&ArticleID=352。
[2] 资料源于《深圳特区40年||打破“铁饭碗”,律师走向市场》,深圳市司法局,https://www.sohu.com/a/412772224_120083644。
[3] 同脚注2。
[4] 资料源于《深圳特区40年||深圳律师业伴随深圳特区共成长》,https://www.sohu.com/a/415775900_120083644。
[5] 批文为:粤司(1983)25号,http://1872.cmhk.com/zhizui/302.html。
[6]资料源于和振宇律师网(广东蛇口律师事务所)《蛇口律师事务所――中国首家律师事务所》,http://www.0755148.net/?p=474。
[7] 同脚注2。
[8] 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中英街以毗邻香港的特殊地理位置和免税店物美价廉的优势,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被内地人誉为“购物天堂”。
[9] 从1986年开始,黄金首饰成为中英街的销售热点,华界一侧的金铺从最初的3家迅速发展到47家。
[10] 资料源于《1979-2019:敢试敢闯的深圳,迅猛发展的商业丨外商投资研究》,https://www.iyiou.com/analysis/20191030116765。
[11] 《中外合资企业法》中规定,中外合资各方如发生纠纷,由中国仲裁机构进行调解或仲裁,也可由合营各方协议在其它仲裁机构仲裁。
[12] 同脚注2。
[13] 资料源于深圳市司法局,http://sf.sz.gov.cn/xxgk/xxgkml/gzdt/content/post_8046736.html
[14] 由段毅、武伟文、刘雪坛三人共同创办,现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资料源于《口述历史—深圳律师业回顾与展望纪录片》,https://v.qq.com/x/page/z0386hrbrls.html?start=534。
[15] 资料源于广东律协发布《改革开放40年广东律师行业走在前列40个事件》,http://acla.org.cn/article/page/detailById/24497。
[16] 深圳康佳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上市法律意见书,是1991年在我国对公司股票上市出具法律意见书尚无任何规定及先例的情况下,由郭星亚律师率先就股票上市出具的法律意见书,是我国内地第一份律师证券业务法律文书。
[17] 1993年国务院批准了《司法部关于深化律师工作改革的方案》,广东省当年12月便积极推动。
[18] 资料源于《打破“铁饭碗”,律师走向市场》,https://xw.qq.com/cmsid/20200813A0T45L00。
[19] 资料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深圳出台新政策 扶持高新技术产业进一步发展》,http://www.most.gov.cn/kjfz/kjxz/2011/201303/P020130314581347657988.pdf。
[20] 资料源于《吴志强律师成为我省首位获准在内地执业的香港人--市司法局石岗副局长亲自为吴志强颁发律师执业证》http://www.szlawyers.com/info/7e732b64194184e33f152bd567f5748b。
[21] 2015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审议通过广东(三大片区:广州南沙自贸区、深圳蛇口自贸区、珠海横琴自贸区)、天津、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
[22] 资料源于人民法院报《深圳:司法服务演绎特区版“速度与激情”》。
[23] 粤港澳大湾区于2015年首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属下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的文件“一带一路”中提出,2017年被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纳入《政府工作报告》中,2019年由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公布《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
 参考资料:
1、《40年深圳速度,卓越与城市共生长》https://www.yicai.com/news/100748270.html
2、《2019年深圳律师行业大数据报告丨事务所篇》https://mp.weixin.qq.com/s/Qq8V1lKHgAD8gQMcIYUW3A
3、《特区40年丨站在深圳律师业发展的每个里程碑前》https://mp.weixin.qq.com/s/C6NoF2P2O2iU6SZ62Wscjg
4、《广东律师40年丨金杜(深圳)所:严格要求自我,深耕法律服务》https://mp.weixin.qq.com/s/xnj2Vf37QwZ-Bef4HHDw_Q
5、《深圳法治40年大事记》http://sft.gd.gov.cn/sfw/news/workSt/content/post_3075310.html
6、《深圳特区40年||深圳律师业伴随深圳特区共成长》https://www.sohu.com/a/415775900_120083644
7、《华商:粵军崛起,大气纵横》https://www.zhihe.com/main/article/3811
8、《广和:广聚英才 和达天下》https://mp.weixin.qq.com/s/r86QB7Q-UldGGoCP_Udy1Q
9、《盈科:独行其道,规模大所的行军路》https://www.zhihe.com/main/article/3992
10、《泰和泰:时代的新一线律所》https://www.zhihe.com/main/article/3961
11、《经济总量超10万亿,粤港澳大湾区法律服务超级蛋糕怎么分?》https://www.zhihe.com/main/article/627
12、《追赶时代到引领时代》https://www.sohu.com/a/232286374_115495
13、《浅议粤港澳大湾区的法律服务行业现状和发展——以深圳前海为主要视角》https://zhuanlan.zhihu.com/p/295611502
14、《往事40年,深圳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https://k.sina.cn/article_3486180151_cfcae33700100qnhd.html
相关阅读:

责编/Richard  编辑/Willa  分类/原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