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医学研究进展”
关键词:COVID-19;感染时间;
一,

美国CDC报道2019年12月的血清新冠抗体阳性
2020年11月30日,著名的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杂志发表了美国CDC的研究发现2019年12月13日-2020年1月17日,部分献血员血清已经对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存在反应性,主流媒体如WSJ也报道了这项研究。
而后,Fred Hutch的病毒遗传学专家Bedford反驳了这篇文章,认为这是ELISA假阳性以及普通感冒冠状病毒(CCCoV)交叉反应性问题。
二,
如何客观解读这个结果?
这项研究对美国红十字会从2019年12月13日-2020年1月17日的9个州7389个献血者样品进行了回顾性筛查,应用SARS-CoV-2 S抗原特异性全Ig ELISA法筛选血清,发现了106人的血清具有S蛋白反应性(1.4%),其中90个样品依然存留。
在这90个样品中,有84个血清样品具有病毒中和活性。其中1个样品有S1亚基结合活性;另一个样品有RBD结合活性并可以50%竞争性抑制活性阻断ACE2结合。抽检的9个州均有呈阳性的样品,其中西海岸三个州在2019年12月13-16日检测的1912人中有39人ELISA阳性(2%),37人血清具有病毒中和活性,1人具有S1反应性。
而在2019年12月30日-2020年1月17日采集的5477个来自东海岸和大湖区的样品中,51个样品ELISA阳性(0.9%),47人血清具有病毒中和活性。

Bedford的反驳纠结于ELISA假阳性以及普通感冒冠状病毒(CCCoV)交叉反应性问题。
但从病毒学角度,遗传学专家Bedford的观点有很多值得质疑。
从1月疫情开始,我就反复强调COVID-19领域谁都不能说自己是专家或者全才。之前曾说过这个领域涉及的学科,做病毒的可能不懂结构,做结构的可能不懂免疫。COVID-19涉及病毒学、免疫学、流行病学、药理学、生物化学和结构生物学、遗传学和生物信息学、流行病学、病理学、传染病临床、呼吸疾病临床,这些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完全掌握全部这些领域
首先,这个研究来自于制定ELISA参比标准的美国CDC;同时,他们还进行了中和试验以鉴别CCCoV,所以我认为基本可以确认这些阳性样品的反应性属实
目前看来RBD的反应是SARS-CoV-2最特异的,虽然这些样品中只有1个具有RBD反应性(2019年12月13-16日样品),但足以说明是SARS-CoV-2感染。该研究单位还保留了90个样品,因此可以进一步做S抗原/RBD特异性IgM/IgG检测,另外可以用PCR筛查血清中RdRp以鉴别病毒种类。

我一直反对阴谋论和网络传言,尤其是涉及疫情起源的谣言,因此很少去评论这些信息。但是,由于东亚和美国西海岸的广泛通航,在12月中下旬在美国西海岸检测到SARS-CoV-2感染者血清阳性并不意外,这也不能暗示疫情的真正起源地。
因此,实在不必因为任何一个回顾性血清研究而过度解读或借题发挥,但也不应该矢口否认
这个研究的方法是确切而可信的,它对了解疫情的全球流行传播轨迹十分有帮助。

编辑:Henry,微信号:Healsan。

如果您觉得对您或者您的亲友有帮助,欢迎点赞转发。这也是我们项目组坚持下去及提供更精彩解析的动力。
更多新冠病毒研究进展,在本公众号主页面下回复“新冠”获得原创资料;亦支持按照科室搜索,如回复“神经科
”,获得神经科原创资料。

点击👇,关注医学科研
成长三部曲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