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疫情出现的本身就说明世界不是线性发展的。
《华盛顿邮报》近期报道了多个在疫情中陷入身份困境的美国公民,倒不是因为美国疫情造成的出行困难和美国护照免签能力大幅下降:
59岁的艾琳是一位护理助理,住在法国的巴约讷。她在2月份收到银行的来信时感到震惊,信里警告说如果不能提供美国社会安全号码,她的帐户将被关闭。自从婴儿时代离开加利福尼亚以来,她与美国已没什么联系。
当她试图在美国驻巴黎大使馆安排预约申请时,发现在疫情期间该服务已被暂停。
几个月后,在收到银行的另一条警告后,艾琳决定放弃美国国籍。她说:我从没想过自己是美国人。但是使馆和美国驻法国其他领事馆都不会处理她的请求。该服务已在全球范围内终止。
她说:在我看来,美国政府正在竭尽全力阻止我们放弃美国国籍。
艾琳并不是个案。美国政府的数据表明,今年有创纪录数量的美国人寻求放弃公民身份或永久居留权。但是,由于全球领事服务的中断,一些美国人几乎不可能停止成为美国人。
坦普尔大学法学院(Temple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双重国籍问题专家彼得·斯皮罗说:障碍从未如此之高。
《华盛顿邮报》在国外采访了六名美国公民,他们说与大流行有关的种种限制措施推迟了他们放弃国籍的计划。潜在后果:银行帐户被关闭,贷款被取消、破坏生活受到干扰。
总部位于巴黎的“偶然美国人协会”的负责人法比恩·莱哈格表示,他正在与约100名希望放弃公民身份但无法放弃的美国公民一道努力。
美国国务院虽然已开始分阶段恢复常规领事服务,但对很多欲弃籍的美国人而言,这远远不够。
寻求放弃公民身份的美国人诉诸于组织团体向美国国务院施压。在荷兰的海外美国人组织创始人达恩·杜拉赫表示,他已经与美国驻荷兰大使彼得·霍克斯特拉进行了交谈。杜拉赫说,大使虽然了解情况但没什么帮助。他们唯一说的是,是的,我们知道这个问题,杜拉赫说。他们根本不理解这些人所处的境况如何令人难以置信,奇特和不可能。
现年51岁的帕特里克(Patrick)是一位住在比利时根特的上班族,他说他先去了美国驻布鲁塞尔大使馆,探讨了于20199月放弃美国公民身份的计划。今年,帕特里克已取消了三次预约,已怀疑自己能否在2021年底之前放弃美国国籍。
帕特里克出生在美国佐治亚州,其父母当时在当地学习,在他两个月大时,全家一起回到了比利时。他说,尽管他的银行威胁要关闭与妻子的共享帐户,但美国官员提供的帮助很少。
帕特里克说:使馆的人说我是美国公民,因为我出生在那儿,但他们却不帮助美国公民。
艾琳说,她将参加诉讼,挑战放弃公民身份所要支付的政府费用。她仍然希望放弃护照。
艾琳说,我们应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国家
来源: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0/10/27/us-citizenship-renouncement-fatca/
腐朽美帝子民的呼声。
美国人弃籍困难,加拿大则是入籍困难,因为入籍考试因疫情而中断八个月。
而中国人则是出国难、回国难。

双阴性要求表面上影响回国的人,实际上也影响出国的人,因为出去就可能因达不到检测要求而不能回来。
巧合的是,世界前两大经济体都对自己的公民不离不弃,一个有意无意的增加公民弃籍的障碍,除了弃籍税,预约美国使领馆旅行弃籍流程也是个艰巨的任务。而另一个则明显不想让公民进出国门。很难预测两国各有什么深意,不过看起来,两国公民可能都要再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多些时候了。
所有的一切都说明,极端情况是完全可能发生的,而在极端情况发生时,不知道哪个环节就能有不可预测的巨大影响,比如无法放弃国籍、无法留学、不能办签证、不能海外投资、无法考试、无法探亲、无力阻拦银行账户被关、滞留海外等等。
如何优化极端情况下的身份问题?无论放弃还是添加,还是在非极端情况下准备为好。顺便说一下,美国人弃籍人数连年创新高,大部分原因是纳税和汇报义务,但同时中国也开启了中国公民的全球征税的关键一步,这点或许也需留意
那位法国护士说的好:we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choose the countrywe want我们应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国家。经典。
更多国际身份测量,可约聊James
James Zhao,英国籍MBA,国际化专家。James有加拿大枫叶卡、中国永居,国际自由人倡导者和实践者,为多国知名移民律师、开发商在华代理。如您希望通过投资或购房移民、或者快速获得外籍护照或居留权、投资海外,也欢迎联系James。
微信: jameszhaouk - 更多移民信息和特惠

Email: james @ jameszhao.uk (去掉@前后的空格)

Web: www.jameszhao.uk
近期原创、相关阅读
无需捐款、买房、创业即可移民或入籍的八大国家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