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嗅注:每年十一月,一年一抚摸。今年与往年唯一的区别是,虎嗅亦如2020年疫情下的新常态那样,把今年的F&M创新节(俗称“抚摸节”)搬到了线上,除了虎嗅App外,与虎嗅调性相符、气味相投的B站独家承包了我们的抚摸直播。
对虎嗅,是一个新的尝试,它并没有像苹果发布会那样提前录制好、精修好,到了预定的时间放出来就好,求稳从来不是虎嗅的本能,冒险才是。
去年的抚摸节,虎嗅尝试了抚摸之夜,今年我们准备了抚摸酒馆,只在11月28日晚营业4个半小时(18:30-23:00),上半场北京(18:30-21:00),下半场上海(21:00-23:00)。北京场有北京场的精彩,上海场有上海场的幽默。如果你还没看过直播,可以在虎嗅App上观看直播回放
以下是上海场的现场捕捉。
在2020年11月28日的虎嗅FM节上,我的同事竺晶莹与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B站知名UP主@硬核的半佛仙人、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沈奕斐、知名编剧汪海林,就“互联网让我们更幸福了吗?”这一议题,展开了讨论。
下面,我就从他们对话中的速记里:挑选最精彩的片段,进行整理,分享给大家。
01. 互联网让我们更幸福了吗?
陈睿在视频中阐述,互联网的出现是人类的一个巨大进步,它让人类社会产生了巨大的改变:让通讯变得迅速、让购物出行变得方便。尽管互联网的发展也带来了隐私问题,网络暴力等等的副作用,但这些问题就像是工业革命会带来污染一样,既不可避免,也不可以因此忽视正面作用,更不能因噎废食。
半佛仙人认为互联网让人更幸福,这源自它的高效与连接:前者让它收获了源源不断的选题,成就了现在的事业;后者则让他认识了自己的爱人。
沈奕斐则表示互联网本身是一个技术,跟人们幸福不幸福没有关系,它其实没有太多的影响,幸福的人有互联网也幸福,没有互联网的时候也挺幸福。如果你在今天的社会,突然没有互联网,一定会不幸福,而是我被剥夺了我已经拥有的东西,这个时候我们一定不幸福。
汪海林认为互联网是一个进步的新技术,但却并不是所有人都为此感到幸福。
为此他拿两类人群举了例子,一类是他所观察到的出租车司机;在网约车刚刚兴起的时候,他们怨气颇大,汪海林认为他们和一些被冲击的实体经济下从业者,一定不会认为有了互联网就更幸福。
汪海林
另一类是创作者,他说:“ 我觉得从创作来讲,对相当一部分创作人来讲,互联网是产生不幸的,它对于我们的生产创造格局模式都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冲击,这个冲击有一些人被淘汰了,淘汰并不是因为他不够优秀,而是现在的话语方式或者发达方式发生了改变,这个改变是强行的断代。“
关于互联网浪潮下产生的弱势群体,沈奕斐表示,互联网的最大价值在于改变了过去“精英说教,民众聆听”的模式,让不同的声音发出来,给他们更好的机会。
但同时,一些老人也会因此成为弱势群体,所以作为在互联网上有话语权的人,得去考虑如何去帮助那些没有话语权的人。
02. 互联网让人更焦虑吗?
关于当下互联网的信息爆炸,产生了无数新潮事物令人焦虑赶不上趟的问题,几位嘉宾也展开了讨论。
沈奕斐
沈奕斐表示互联网赶不上新事物的想法,有时的确会让人焦虑。但在哈佛访学时,傅高义说的一句话——“现在年轻学者,不过是把过去我们的问题,重新冠以新名词而已”,让她意识到在互联网时代落后似乎没什么,把根基打扎实就好。
汪海林则认为,互联网上更多的情绪不是焦虑,而是浮躁。浮躁是一个事儿很开心,是一种浅思考,作为一种本能的反应或者夸张的反应,悲伤几秒钟就换到下一个话题;而真正的焦虑还是高级一点、带有忧患意识的情绪。
陈睿说:“焦虑跟互联网没有直接的关系,焦虑和社会的发展速度直接相关,现代人的焦虑感越来越重,原因是因为大家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所以大家就会有更多的愿望,有了更多的愿望,我们实际的生活又没有追上愿望的时候,容易产生焦虑。”
面对焦虑,几位嘉宾也给出了自己的药方。
沈奕斐说互联网总会扩大后果。比如前一阵常说的“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她认为:“时代怎么抛弃我们,没有那么容易。互联网时常会扩大那个后果,我自己觉得解决焦虑最好的方式是回到事实本身,焦虑就会好很多。”
半佛仙人认为,大部分焦虑是有道理的。但更多年轻人的现实焦虑不是赶不赶的上互联网的趟,而是:“我出来上大学,我看到了一个大城市的繁华,我留不下怎么办?我是回老家省会还是回到村舍文化?”
面对焦虑,他给出的药方是要抗造。是面对工作,少想多干,用做了再说去冲抵焦虑。
03. 互联网让人与人更近了吗?

汪海林(左)和半佛仙人(右)
在这次对谈中,几位嘉宾还聊了聊互联网与人际关系这件事。
汪海林认为,互联网让一个个“孤岛”之间的连接变得简单,但人类的孤独不会通过互联网得到根本的解决。
他说,尽管有的时候通过互联网可以解决一些孤独的问题,实际上到精神的深层还是解决不了,人类永远要面对自己的孤独,就像是400多年前塞万提斯笔下塑造出的堂吉柯德一样孤独。
半佛仙人表示,网络下的人际关系,既不是更近也不是更梳理,而仅仅是多了个渠道,而已。网络只是人际关系的破冰船,但却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比如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问题。
沈奕斐说:“在互联网上可以快速找到同爱好的人, 反过来它很容易构筑了一个圈,容易被圈死,这里面是相辅相成。还是得破圈,去跟更多人交流才行。”

以上,就是虎嗅2020FM上关于“互联网让我们更幸福了吗?”这一议题的精彩摘要,您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去虎嗅App观看直播回放。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End
关注虎嗅视频号,发现世界新奇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