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注 电 影 派,和 片 荒 说 拜 拜
电影派
Vol.2626
初雪来了。
国产剧的烂剧风暴,也像是刚起了头。
完全看不到停下的势头。
而这一部,因为54岁刘嘉玲双马尾扮嫩造型,轰轰烈烈的出圈了。
以为是《情深深雨濛濛》出了中年版本。
回过头,又来了一招“吃我一砖”,砖头都整个捏扁。

对手戏男演员仿佛只有跪下叫妈妈,才能逃过一死。
很有《澳门风云》的味道。
还没完,又整上嘉玲姐乾坤六连扇
又“少女”,又霸道,又神经。
公司年会表演节目,都没这么四六不着。
就很难猜到,这会是一个以出卖色相为生,正处于被抛弃状态民国落魄舞女
翻拍自张爱玲原著《半生缘》。
看得派爷异常纳闷。
奇了怪了,为啥现在不管翻拍啥,都是喜剧片质感?——
《情深缘起》(2020)
前辈在前,翻拍《半生缘》注定吃力不讨好。
97版,就像书里走出来的。
吴倩莲版顾曼桢,有韧劲,以及惹人怜惜的脆弱感。

和出演顾曼璐的梅艳芳相似度极高,符合张爱玲原著“双生姐妹花”的设定
黎明温润内敛。
既有民国少爷的气质,也符合沈世钧腼腆拘谨的个性
02版,蒋勤勤版顾曼璐,李立群版祝鸿才,更是狠角色。
风头压过了第一主角的林心如谭耀文。
前者集狠毒、柔媚、怜弱于一身。
营业状态,眼神动作又撩又辣,比男人还敢开野车
磨蹭磨蹭
切换黑化模式,精神崩溃到全身抽搐。
看得派爷又害怕又心疼
后者,是真正的“童年阴影”担当
家暴曼璐强暴曼桢的戏份,随便截一帧,就是恐怖片。
功能很明确,女人要可怜,男人要可恨
2020届选角带来的突破性进展是,所有人,都很可笑
故事简单说,是顾家姐妹被“原生家庭”毁灭的人生
身为长女的曼璐,养活了家里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妈妈奶奶,却因为“舞女身份不光彩”而被嫌弃。
结了婚,因无法生育设计丈夫强暴妹妹曼桢,后众叛亲离,含恨而终。
一个被所有人压迫的角色
“顾曼璐”刘嘉玲,本身就是大姐大气场。
再配上霸总味超载的台词,感觉能拆了上海滩。
当她作为舞女勾引年轻嫖客一起跳舞时......
像极了黑社会老板娘前来要债

每次遵循原著人设开始“卖惨”惯例时,都能产生剧烈的喜剧效果
黯然青春已逝本钱已失的绝望片段,变成女大佬在巡视下一个该砍谁
台词感慨“该长大了”
但气场让派爷忍不住高喊一声“吾皇万岁万万岁”。
“她好适合演武则天”。
也难怪有人感慨,“感觉曼璐不是为生活被迫做鸡,而是在享受做鸡”
“顾曼桢”蒋欣,更是负担不小。
角色人设和剧情设计强烈矛盾。
既要温柔乖顺,又要她像绿林好汉路见不平一声吼
大部分时间,只能强撑一双睡眼强装柔弱可欺。
再和身板不够宽厚的男主沈世(郑元畅 饰)在一起。
就觉得是老油条女上司在PUA新来的实习生。
再看男性演员,派爷彻底佛了。
如果说《半生缘》原著,顾氏姐妹悲剧源于无法选择真正想要的伴侣。
那《情深缘起》的悲剧来自于,全场甚至没有一个正常人可以选择
顾曼璐朝思暮想十几年,直接导致顾家姐妹反目的“初恋”张豫瑾,长这样 ↓
本剧男主角,郑元畅饰演的民国世家子弟沈世钧,眼睛睁不开,脸部松垮。
第一次约吃饭时的脸,也皱巴得不太让人有胃口。
不约 谢谢
比起上演爱恨情仇,吃瓜群众更想看他们干架。
灾难选角带来的最灾难后是啥呢。
最好能丑到吓哭小孩的祝鸿才(郭晓东 饰)
成了全剧最顺眼且最年轻的男人

即使郭晓东老师使劲挤褶子,想显老点。
对曼桢毛手毛脚,还试图用强
氛围还是丝毫不可怕,甚至让人想笑。
弹幕只留下一句,“祝鸿才可真TM的帅”
这种角色设定和演员外形的割裂贯穿全剧。
几乎每两人凑一起,就是一出欢乐海啸。
很难分清他们是在正经聊天,还是在反讽
比如二妹曼桢笑话祝鸿才“这么一把年纪了”还为老不尊 ↓
比如顾妈催婚女儿顾曼璐
演成了洗脚婢因为水温过烫遭大房太太刁难 ↓
剧情魔改程度,能把张爱玲老师气活再气晕。
沈世钧腼腆含蓄的性格,是他的魅力,也是后期与顾曼桢悲剧的直接原因。
在这,成了暴躁狂+幼稚鬼。
和青梅竹马见面,互骂“猴子”
能和祝鸿才直接干架。
情感递进方式,也是迷惑连连。
因为一个抢救,一个医院的人,都跑光了。
然后,公司文员顾曼桢,干起了护士的活。
为沈世均的敏感部位,他弟弟那里,涂抹药膏。
画面一度很R级。
还有原著没有且完全多余的伦理关系
沈世钧的未婚妻,成了他女朋友顾曼桢的姐姐的情夫的私生女。
相当于啥呢。
差一点,顾曼桢就成了沈世钧他二姨。
再配上《中学生满分作文》摘下来的哀伤美丽文字,一盘琼瑶剧大餐,齐活了。
爱得莫名其妙,虐得无病呻吟。
《情深缘起》的失败,直接拉低了原著作者张爱玲的口碑。
出来了这样的言论,“张爱玲,就是那个时代的琼瑶”
这真是天大的误会。
比理解《第一炉香》为“记一次白嫖”还能气得张老师原地复活。
琼瑶小说里,爱情大过天,家庭责任、道德伦理,都是配角的。
“两个爸爸”名场面
张爱玲却很现实
塑造了最恐怖版本“祝鸿才”的李立群老师总结过。
一生都在讲爱情故事,但都是残破、不堪的。
最终目的,是突出封建时代下的“女性困境”
最大的魅力,是那些极富魅力的女性角色深陷囫囵时的纠葛心理。
如《色戒》为爱卧底最终为爱丧命的王佳芝。
《第一炉香》以交际花身份为姑妈与乔琪乔铺路的葛薇
看起来讲爱情,其实在借这些相信爱情的女人的悲剧戳穿爱情
2002剧版《半生缘》,制片人是琼瑶儿媳,美化了角色。
结局很煽情。
顾曼桢沈世多年后再见,两人爱意依然汹涌
结局是很童话式的“我心里永远有你”,分开是对责任的妥协。
许鞍华97版残酷得多,也更贴近原著本意
一个动作,就否认了过去所有。
多年后再遇,听完曾经爱人被设计强暴、怀孕生子、被迫嫁给祝鸿才的曲折故事,沈世钧的第一个动作是,点烟
平淡得像偶然听了一个陌生人的悲伤故事。
曼桢,不过刚好需要他施舍同情
燃烧的烟头很像他两爱情的隐喻,原来再炙热似火,到现在,也只剩灰了。

开口第一句话,更坐实了这点。
“钱够不够用”。
然后,是两次拒绝。
一个人不断勾起回忆,一个人不断强调现在——
顾:“我当初给你写了好多信” 
沈:“我没收到,你现在才告诉我,要我怎么办” 
顾:“你送我戒指那天晚上,说要告诉我个秘密,现在可以说了” 
沈:“说什么也没用了” 
真正分开他们的,不是曲折命运和懦弱性格,只是爱情的时限。
爱情这玩意,只是张爱玲用来道出生活和时代真相的引子。
97电影版《半生缘》和02版,有点距离。
从02版到20版《情深缘起》,又差了150个《情深深雨濛濛》。
至于品质为啥越来越次。
一个角色的“被魔改”,能看出原因。
许叔惠,爱情经历是男版顾曼桢
爱上大户人家子女,自知出身低微而不敢靠近。
97年的黄磊版,是书卷气和新青年杂糅的气质。
偶然遇见心上人,短暂出神。
两人独游,侧过一边,慢哼小曲,掩饰不敢直视的窘迫
能看到身为寒门子弟的压抑,和情感难以自控的可爱。
最后,亲手把心上人交给好兄弟沈世
他没遇上过大风大浪,却还是一辈子遗憾,像很多普通人的故事,动人程度不亚于顾沈。
到了2020版,选角,先差了一大截。

人设上,从有志青年,变成势利小人
为让沈世均入职,找后门通融关系,牺牲没后门的曼桢“主动离职”。
在单位,带头孤立顾曼桢。
顾沈爱情初萌芽时,也劝,你配不上沈家那样的富贵人家
完全看不出让闺秀石翠芝念念不忘十几年的魅力,只是一个为男女主感情设置路障的工具人
看出来没。
用心的作品,追求以情动人。
没心的,借个原著热度,凑凑矛盾点捱到结局。
无脑翻拍,不仅糟蹋了演员和经典,也浅薄了影视作品和我们的关系。

如果一个人出生在90年,他可能在少年时期为黎明吴倩莲和氤氲的民国柔情沉迷过,但并不能看懂具体内容。
12岁时,在电视上看到了更世俗更童话的剧版《半生缘》。
他大概明白,这是个悲剧,也许还回过头看稍显隐晦的97版。
等到今天,会听说的,可能只有——
“这是个笑话”。
翻拍,越来越无法证明原著经典在哪。
回不去的,不止是爱情,还有对作品的初心。
但,希冀优质剧集出现的观众,真不该在流行自嘲的浪潮中,变成一种越来越悲情的存在。
往期精彩内容
一个在看=【今天点的人,明天都更美】
千万别随便在文章下面留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