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上半年我开始写号拉群卖货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人来跟我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写号,现在都搞短视频和直播了!”
最近大家终于反应过来了,
原来直播那么难搞。
著名打假人王海资料翔实地盯上了快手头部网红辛巴卖的燕窝,里面一点燕窝成分都没有。他是碰巧盯上燕窝吗?不是,肯定是把每一个著名大号带的每一件东西都扫过以后,发现了最弱的弱点。
燕窝这东西水特别深,那个忽然卖得特别好的小仙炖,号称只有燕窝和冰糖,其实炖燕窝根本就不能放糖。这次被打到的品牌毫不知名,连贴牌都不贴,一点燕窝都没有,太粗暴了。
李佳琦被工商部门警告,有消费者投诉某一件商品不能退货。
还有一个被报道少一点的案例,杨坤带货的一场,商家花了10万坑位费,当场完成了120万销售额,但是直播结束后竟然有110多万都退货了。商家跟踪之后发现有的人直接一买十几份,又很快退货,显然不是正常的消费者,就是专业刷单的。
那么刷单的责任到底谁来付呢?艺人公司不知道的,中介经纪机构扬言也不知道,大概是一批活雷锋吧。
视频号也是短视频,现在微信的页面里又多了好几处看视频的入口。也有一些创作者已经做起来了。微博现在也在搞短视频的互相链接。
流量在哪里,哪里就有生意,能想象未来更多人会把时间分给视频。
可我自己,不需要去尝试每一样生意,扮演每一个角色吧。
我喜欢写,写字有一种疏离感,虽然写的内容是此刻窗外的红尘滚滚,但可以关上窗,煮上茶,慢慢写啊。
写字可以停下,做点别的,再接着写呀。
写字还可以留着,哪天需要提及某个观念,搜出来交流。
甚至,为了省时间,尝试了语言输入。出来的文章都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语音说出来的,没有打字打出来的精炼。
作为策划人、制作人,工作上,我可以为了特定项目去组织任何团队,我们做演出,做现场活动,做展览,当然要拍视频也能做到。但这个号,我没把她当作是职业行为,这里是有点小任性的自留地。很多朋友觉得我每天能絮叨这么多话太神奇了,其实一个人对着电脑,是我最放松最舒服的此刻。
昨天招呼的瑜伽群,有一位并不认识的外地读者妈妈,说:“一个人晚上要管两个孩子,实在没时间。”
我感慨,这样好了不起,真辛苦。她说,所以啊,每天看你的文字,是我最喜欢的时候。
哎呀,能有这样的反馈,不是最幸福的吗。
越是风暴席卷的地方,
一个小小的房间越珍贵。
近日要进入写书的状态,公号话题可能会有点散,就这样闲聊吧,爱你们,也谢谢你们爱我。
还有很多计划和念头,会在这个小小的女生班里实现的。
不喜欢感恩节,美国人的节日,不是个世界性的节日。
昨天夜里回家看到桌上一朵玫瑰,原来是女儿去买奶茶,奶茶店送的。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节日。
感恩,不是去感谢一个具体的人,虽然是很多很多个具体的人,组成了我们的力量源泉。
要感谢的,是某种头顶三尺的力量,有时候叫神,有时候叫自然,有时候叫道……名字并不重要,所有信仰的本质都是谦卑,知道“我”的意义,在于成为那个更大的力量的传递者。
在此层面,也请感谢你自己仍然那么好。
因为你也是造物放在这个世界上的一颗小种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