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蔡宸劼
来源 / 智合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上海,很多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国际化”。无论是经济、教育还是文化、娱乐,你总能在上海这座城市中,发现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印记,法律行业亦是如此。
中国律师行业刚刚起步的时候,上海涉外律师就已活跃在对外开放的第一线,而今,在经济不断发展、全球化趋势愈发明显的当下,国际化更是成为上海这座城市的代名词,上海涉外律师队伍的发展串联起一个又一个10年。
1978年12月18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政策全面实施,广东、福建、上海等地先后被批准在对外经济活动中实行特殊政策、灵活措施[1],催生出涉外法律服务需求。1980年春,上海一桩看似不起眼的法律案件在不久后被载入史册:中国银行上海分行法律顾问受理债务持有人委托代办索债手续,经与美国律师先后3次的谈判,最终圆满解决[2]。这桩案件即是改革开放以来上海的首例涉外法律事务,拉开了上海涉外律师40年故事的序幕。
1981年,随着涉外业务数量的逐步增加,在上海市司法局的筹办下,上海第三法律顾问处正式成立。第三法律顾问处以上海律师协会涉外组为基础,并从成立甫一年的第一法律顾问处、第二法律顾问处抽调了一批拥有涉外经验的律师,专门从事涉外业务[3]。不久,第三法律顾问处便改称第三律师事务所(又称上海对外经济律师事务所),成为上海第一家从事涉外业务的律师事务所。
1985年,国务院批准长江三角洲为沿海经济开放区,涉外业务需求进一步增加。1988年,司法部发布《关于下发<合作制律师事务所试点方案>的通知》,允许试建不占用国家编制的合作制事务所。此时,上海第一律师事务所的吴伯庆洞悉到法律市场潜藏的机遇,与另3名律师联合创办上海经贸律师事务所(后改称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成为上海最早的合作制律师事务所之一[4]。金茂率先进军涉外业务,为上海诸多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涉外法律服务,同时也积极投身证券业务,逐渐成为90年代上海律所的领军者。
1992年初,邓小平南方讲话,再一次确立经济制度改革对于中国社会主义发展的重要性,正式开发开放上海浦东新区,大大促进了跨国公司在沪投资的热情,形成了持续的投资潮。据统计,1990年上海律师办理涉外法律事务630件,至1995年,这一数字已达3024。同时,这一阶段律师业务类型也逐渐呈现多样化,除传统的诉讼业务外,金融证券、投资并购、仲裁、知识产权等新兴市场也开始出现,对外开放进入了全新局面。上海多家涉外律所,均于此时先后成立,如上海市浦栋律师事务所、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上海市方达律师事务所等。
浦栋原名浦东涉外律师事务所,1992年在上海市司法局的组织下正式成立,主任毛柏根是上海最早的一批涉外律师,创始人均为全市各所涉外业务骨干,境外执业经历丰富[5]。从成立之初开始,浦栋就明确了以跨境业务为核心服务。在经济发展的影响下,浦栋上升势头迅猛,其涉外业务占全所业务总量比重高达60%以上,成为90年代上海滩最具影响力的律师事务所之一。
将目光瞄准在涉外市场的还有段和段。1993年,中国刚刚开放市场,外企进入中国寻找发展机会,正需要律所为其提供法律服务。在美国华盛顿大学攻读完硕士学位的段祺华决定回国创办律所,开拓涉外业务市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同年,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正式挂牌成立,作为中国第一家私人合伙制律所,段和段很快便在涉外业务领域打响品牌,并于1994年在美国西雅图设立了第一家海外分支机构。
同样是1993年,刚从复旦大学毕业的周志峰、吕晓东以及在第三律师事务所执业不到三年的黄伟民等人提交办所申请,并于一年后拿到了上海市司法局批文,成立上海市方达律师事务所[6]。凭借证券市场与跨境争议解决两项业务特色,方达在十余年的时间内迅速崛起。
随着上海涉外业务增势迅猛,越来越多的律所将涉外业务纳入律所专业板块中。1995年,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看到上海的地域优势,决定来到上海建立办公室开拓涉外领域;1998年6月,北京张涌涛律师事务所、上海万国律师事务所、深圳唐人律师事务所合并成立中国第一家集团律师事务所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特设团队发展涉外业务;同年9月,俞卫峰、秦悦民、韩炯等众多海外背景的律师回国合伙创办上海市通力律师事务所,在国内率先提出“精品化”“专业化”“一体化”战略;12月底,姚重华创办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开拓涉外领域,主攻日本业务;1999年,锦联、天和、长城三家上海律所合并,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正式成立,涉外业务成为其重要板块。
临至千禧年,涉外市场愈发热闹,“入世”的消息不胫而走,社会各界都掀起了关于涉外业务的大讨论。各家律所的律师们纷纷摩拳擦掌,盼望着新世纪的到来。
2000年,中美达成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协议,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外开放战略效果立竿见影,“入世”不足两年,中国即成为世界第四大贸易国,来华投资的外商数量大幅增加,国外市场对中国产品也逐步开放,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向世界进发,“引进来”和“走出去”成为实现中国经济飞跃的两根支柱。
与此同时,“入世”也带来了中国法律法规条例的修改与完善。为了改变中国知识产权立法落后、与WTO规则不相适应的局面,中国先后修改了《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以及《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保护条例》等知识产权领域的法律、法规,此后多年,中央政府又陆续制定、修改了《对外贸易法》等3000多部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覆盖了货物贸易、服务贸易、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保护以及透明度、贸易政策的统一实施等各个方面[7],为涉外律师行业提供了更完善的保障,也带来了大量的新机遇。
锦天城第二任主任吴明德曾表示:“加入世贸之后,上海律所的创收迎来了成倍的增长。”[8]以锦天城为例,1999年成立时,锦天城仅45名律师,年创收不足千万;经过“入世”后多年的发展,2007年,全所律师数量超过250名[9],创收达1.36亿,比成立之初增长了15倍。
但另一方面,入世又对上海涉外律师提出了更高要求,除了法律专业知识外,从事涉外领域的律师既要熟悉世贸规则,又要精通不同法域的法律和文化。因而,各家律所、各个律师之间纷纷开启新一轮应对措施。
2001年,浦栋律师事务所风头正盛,业务创收位居上海乃至全国前列。此时所内的青年合伙人乔文骏却感到一丝担忧:浦栋业务虽强,管理体制却十分松散,合伙人之间泾渭分明,未能形成合力。乔文骏意识到,在中国“入世”的巨大机遇背后,是科学律所管理的重要性,涉外业务若想进一步发展,离不开业务制度与管理模式的革新。
于是,在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学兵的邀请下,乔文骏离开浦栋,加入成立未满两年的北京市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并担任负责人,从此开启了一段全新的征程[10]。凭借公司化的管理模式与涉外团队的优势,中伦迅速在上海崛起,站稳脚跟。当年,中伦上海的业绩即达到350万,超出了预期目标,2002年创收翻倍,2003年上升到2500余万[11]。
同样是在2001年,协力发生了一件大事,青年知识产权律师游闽键加入协力,成为重要合伙人,在他的带领下,协力进行了业务结构性调整,正式开启专业化道路,并一直持续至今。在知识产权、财税、金融并购、劳动法、婚姻家庭等领域,协力均组建起了专业团队,涉外业务的优势亦是在此时得到进一步加强。凭借专业化策略,两年间协力即实现了创收业绩翻倍[12]。
2002年,上海的一家传统诉讼律所亦收获新生。为了与世界接轨,这家名为“古北”的小律所更名为“海华永泰”,并通过扩展涉外业务领域、大规模招揽人才、迁址核心商业区等措施,迅速实现专业能力与行业口碑的提升。
“入世”的10年,对于方达来说,是走向国际市场的10年。2000年,方达抢占先机,进军珠三角,设立深圳办公室,拓宽对外窗口。2004年,方达迎来重要合伙人季诺的加盟,并将外资企业定为主要客户人群,借助经济全球化的红利,实现跨境涉外业务的迅速腾飞,这也为方达进一步国际化布局提供了契机。不久之后,方达便正式设立香港办公室,作为发展跨境业务的桥头堡,放眼全球、进军世界。
10年间,上海涉外业务需求不断增加,法律市场愈发繁荣,昊理文、江三角、瀛泰、元达、原本、大邦、虹桥正瀚、四维乐马、融孚、星瀚越来越多的律所合并、成立,加入到涉外市场中,此外,联合、九州丰泽、申达、光大、华诚、汇盛、毅石、邦信阳、汉盛、君悦、汇业等成立于上世纪的老牌律所的涉外业务在此阶段亦稳步发展。
但与此同时,涉外业务的竞争也愈发激烈。自1992年司法部允许外国律师事务所设立中国办事处之后,外所同样进入快速发展阶段[13]。与之相比,国内律师专业程度不足、缺乏竞争力的劣势逐渐暴露出来,在涉外市场繁荣,律师广泛短缺的情况下,仍出现大量律师接不到业务等情况。
行至2010年左右,随着中国增速开始逐步放缓,涉外律师专业性的问题又一次放到台面上,成为上海律师界聚焦的核心关键问题。
2010年前后,“入世”带来的经济红利期效果已不再如同初期一般明显,连续几年,中国发展的上升姿态渐趋平稳,正式进入经济新常态[14],在这个阶段,经济增速放缓,经济结构优化,经济动力逐渐向创新驱动过渡。
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主席分别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积极主动地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其中,“一带一路”倡议为法律市场带来最明显的变化,即是涉外业务结构的调整。跨境投资、兼并、收购、重组等业务日益增长,中国企业和人员在不同国家、地区之间频繁流动,衍生了跨国交易谈判、国际知识产权保护、国际经济合同纠纷、跨国刑事犯罪等各类涉外法律服务的需求[15]。
涉外业务的高要求,与国外律所的激烈竞争,自身专业性的不足,都在推动律所开始转型,着力培养精通相关领域业务和国际规则,具有国际化视野、丰富执业经验和跨语言、跨文化的法律运用能力的高素质、复合型上海涉外律师。
2013年,以涉外业务起家的段和段意识到:在经济逐步转型的当下,精品所的定位已经无法满足日渐复合化的业务需求。于是,段和段正式启动“适度规模化”发展战略,转型升级。凭借专业和品牌优势,段和段成功吸引各地精英加盟,用五六年的时间构筑起二十多家办公室、逾1000名律师的全球服务网络规模[16],业务领域也随之逐步扩展,在合规、跨境贸易纠纷领域均获得大量机遇。至2019年,段和段已经是一家名副其实的综合化规模大所。
无独有偶,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同样在这一时期启动战略调整。2001年成立伊始,大成上海是市场中一家典型的传统律所,尽管规模在不断扩张,但律所内部人员相对松散,专业化程度较低,面对经济转型对于高精尖专业性人才的要求,2010年开始大成上海决定长期分阶段推进专业化转型,并取得了较为显著的初期成果,涉外业务水平日益精进。2015年,大成与跨国律师事务所Dentons合并,加速战略升级转型,向着专业化的方向继续深耕。
2014年,协力律师事务所与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合作,全国首家由律师事务所与全日制综合性大学联合办学的律师学院协力巨匠律师学院正式成立。通过建立“律所+学校”的模式,协力为复合型涉外人才的培养开创了一条具有前瞻性意义的道路,协力自身的专业化策略也得以落实,内生涉外人才亦大量开始涌现。
与此同时,除了律所自身的转变之外,宏观政策也在推进涉外市场的开拓升级。2013年上海自贸区设立,2014年上海市司法局颁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中外律师事务所互派律师担任法律顾问的实施办法》,允许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处在上海自贸区内与国内律师事务所实行联营。这一政策标志着中外律所之间全新合作模式由此诞生,双方可以通过互派法律顾问的方式进行业务合作,进行跨境资源整合。
2015年4月,上海自贸区首家中外律所联营办公室诞生,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和北京奋迅律师事务所联合成立“奋迅·贝克麦坚时”联营办公室。联营后,双方互派律师进行磨合发展、交流互助,三年时间内,双方的合作项目超过400件。
随后,上海瀛泰和英国夏礼文、福建联合信实与霍金路伟、北京观韬中茂与澳大利亚亚司特、上海昭胜与英国年利达、上海科伟与英国史密夫斐尔、上海朗悦与英国安理也相继成立联营办公室。
短短5年间,即有7家中外联营所在上海自贸区成立,全新的运营模式与业务结构加速推动着上海涉外律所的调整升级,为涉外律师带来了新一波的业务繁荣。
据统计,截至2019年,在律师队伍层面,上海从事过涉外法律服务的律师有3,000多人,超过了全市律师总数的10%,在律师事务所层面,上海共有280余家律师事务所从事涉外法律服务业务,此外,逾200家外国律师事务所在中国设立分所,其中150余家位于上海。[17]
经济步入新常态,律所走向多元化,涉外律师转型升级,一切都向着积极的方向转变。然而,就在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却打破了原本的部署,各行各业受影响严重,涉外业务遭遇的打击尤为突出。
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原油价格跳水、10天之内美股4次熔断,全球陷入百年难遇的经济震荡中。餐饮、旅游、酒店等服务行业收入骤降,大量跨境商业项目取消,对涉外法律服务市场带来冲击,直接表现便是2020年第一季度涉外律所业务总量和创收总量的同时滑坡。
谈到涉外业务遭遇的影响时,金杜上海副主任陈青东指出:“近年来,大国之间愈发紧张的国际关系,其实已经对涉外业务造成一定冲击,疫情只不过是一根导火线。”根据The Lawyer的营收调研报告,2018年到2019年,随着中美贸易战的不断升级,大部分涉外律所的创收增速表现出明显的放缓。在近些年的业务中,金杜承接了大量外资撤退、国内企业收购其境内资产的案例,察觉到涉外业务中暗藏的风险。因而,不断完善管理模式,提前进行着业务多元化布局。
从建立伊始,金杜的所有办公室之间便采取公司化、一体化的管理模式,人员调度、收入分配、重大事项的决策都交予总部统一进行,在业务资源上也实现全球各办公室之间的共享,因而,律所业务的综合性和抗风险性得到了大大的提升。陈青东认为,一体化不仅能够及时响应调整度过突发危机,同时也能帮助金杜提前布局,迎接疫情之后的法律市场。
换而言之,疫情只是暂时的影响,对于上海涉外律所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迎来阴霾散去之后的新生。
疫情爆发初期,锦天城便进行了工作形式上的调整,值班与远程办公相结合,使用线上协助手段解决人事、行政管理、财务、风险控制、业务宣传等各方面的信息技术需求。通过一整套完善的线上工作流程,全所3000余名律师、总计4000余名全所员工得到了充分的后台支持。锦天城主任顾功耘表示:“虽然涉外业务受疫情影响较大,但事务所今年整体发展战略不会改变,锦天城相信国家在金融、经济政策等方面都会采取更积极的举措,全体律师需要更加务实笃行,努力克服困难,积极开拓业务,保持事务所各项工作的平稳推进。
2020年7月,全球疫情影响仍未散去之时,锦天城已开始了新一轮国际化战略布局,正式落户西雅图,这也成为了继香港、英国之后锦天城开设的第三家境外分所。与此同时,段和段正积极筹备在英国伦敦、日本东京、斯里兰卡科伦坡和中国台北设立办公室,其余地区海外办公室也在紧锣密鼓的联络和建设。段和段主任吴坚认为:“涉外律师一直是国际关系最早的感知者,疫情之后,段和段将进一步推动涉外业务规模化、专业化战略,成为中国律师在国际上的一柄尖刀。
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渐稳定,通力等律所的分所布局战略亦开始重启。10月20日,通力深圳分所正式开业,作为一体化精品强所,通力正式进军华南,深入粤港澳大湾区的腹地,开拓华南地区的涉外业务法律市场。通力主任俞卫峰表示:“通力将会坚持着务实的原则,以业务需求为导向,一步一个脚印,与中国企业一起走向世界。
眼下,国内的服务行业逐步开放,疫情所带来的后续影响慢慢减小,国外的疫情最终也将逐渐平息,迎来经济复苏。在经历了短暂的寒冬之后,上海涉外律师终将完成优化升级,重迎开春曙光。
结语
涉外律师40年,从起步到腾飞,从挫折到低谷,始终站在时代的最前沿,感知着法律市场的起落兴衰。而今,它又再一次站在十字路口,迎接着下一个全新十年的到来。
时代的变幻、经济的发展、市场的繁荣、城市的兴旺,涉外律师,是这座城市最好的见证者,涉外律师的历史,即这座城市的历史。
“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2020年,只不过是一个起点,未来,上海涉外律师将会秉承着这16字的城市精神,伴随着这座步履不停的城市,将历史继续书写下去。
注释
[1]1979年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中共广东省委、福建省委《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广东省委、福建省委关于对外经济活动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的两个报告》,广东、福建两省成为第一批对外开放的省份。1984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根据邓小平的意见召开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并于5月4日发出《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纪要》的通知,确定进一步开放14个沿海港口城市,包括大连、秦皇岛、天津、烟台、青岛、连云港、南通、上海、宁波、温州、福州、广州、湛江、北海。
[2]《上海通志》,中国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九卷公安司法、第四章行政、第一节律师。
[3]李海歌、刘小禾:《我筹办了上海首家涉外律所,陈泽政律师访谈摘要》,载《上海律师》2017年第10期。
[4]《30年走出国际律政“拓荒路”,上海三代涉外律师的真实故事》,上海市司法局,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5189635,访问日期2020年11月18日。
[5]刘大力:《律师的一年级到九年级》,https://www.ilawpress.com/material/detail/495912179719995904,访问日期2020年11月18日。
[6]第三律师事务所对方达有很深的影响,方达最早的客户群即来自于三所的客户,参见刘晓笑:《独家专访 | 钱伯斯中国最顶级律师,君合律所(硅谷)合伙人李骐》,搜狐网,https://m.sohu.com/n/487499816/,访问日期2020年11月18日。
[7]刘敬东《入世10年对中国法治的影响》,中国法学网,http://www.iolaw.org.cn/showArticle.aspx?id=3126,访问日期2020年11月18日。
[8]杜娟、王秋蓉:《入世让中国发展步入快车道》,WTO经济导刊,http://www.wtoguide.net/index.php?g=&m=article&a=index&id=1434&cid=1,访问日期2020年11月18日。
[9] https://www.jetro.go.jp/ext_images/world/asia/cn/ip/firmlist/2007033035509221.pdf
[10]申欣旺:《中伦的秘密》,中信出版社2013年版。
[11]彭飞:《乔文骏:律师要从法律专家走向行业专家》,载《法人》2016年第3期。
[12]游闽键:《协力发展历史》,协力律师事务所官网,http://www.co-effort.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247&id=1325,访问日期2020年11月18日。
[13] 1992年5月26日司法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司法部关于外国律师事务所在中国境内设立办事处的暂行规定》
[14] 2014年,习近平主席将这一阶段特点表述为“经济新常态”,《习近平“新常态”表述中的“新”和“常”》,中国经济网,http://www.chinanews.com/gn/2014/08-10/6477530.shtml,访问日期2020年11月18日。
[15]张由:《中国涉外律师的国际视野》,中国律师网,http://www.acla.org.cn/article/page/detailById/28593,访问日期2020年11月18日。
[16]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官网,http://www.duanduan.com/index.php/default/category/62.html,访问日期2020年11月18日。
[17]《如何有效推动涉外法律服务?经验分享在这里!》,中国律师网,http://acla.org.cn/article/page/detailById/26315,访问日期2020年11月18日。

责编/Richard  编辑/Willa  分类/原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