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才华横溢、富可敌国的女人,是如何自愿离开尘世、与世隔绝的?
作者:喻汀
还记得今年年初宅在家里的滋味吗?
对于普通人来说,几个月不出门可能会憋疯,几十年不出门更是不可能的事。
但在世界上还真有这么一个人,几十年都没怎么出过家门,直到104岁去世。
她被称为世界第一宅女,她的名字叫做胡格特·克拉克(Huguette Clark)

她含着金汤匙出生,她是20世纪美国最富有的女人之一,她身体健康、面容姣好,是什么原因让她甘当宅女呢?
掌上明珠
2009年,普利策奖获得者比尔·德德曼(Bill Dedman)在查阅房产资料时,无意中发现了一座占地23英亩(9.3万平方米),富丽堂皇却没人居住的庄园。
这个庄园已经闲置了近半个世纪,却有园丁打扫看护,光是维护费每个就要4万美元。
在庄园里,他发现所有东西都完好无损,价值连城,其中还有一辆1933年的克莱斯勒皇家敞篷车,和一辆1933年的黑色凯迪拉克,都是老古董级别。
这座俯瞰太平洋的庄园,主人正是胡格特·克拉克。
德德曼对这个神秘的女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几经辗转,他联系到了胡格特的表弟纽威,也是为数不多的与她还有联系的亲戚之一。
之后在纽威的帮助下,两人合著了畅销书《空屋》,讲述了一个才华横溢、富可敌国的女人,是如何自愿离开尘世、与世隔绝的。
▲ 《空屋》封面
胡格特的故事就这样开启了。
她是典型的富家千金,1906出生于法国巴黎。
父亲威廉·A·克拉克是美国著名的铜矿大王,凭借着开采铜矿,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也成为镀金时代(Gilded Age)最富有的人之一,与洛克菲勒家族并驾齐驱。
▲ 右一为威廉·A·克拉克
克拉克的第一任妻子凯特于1893年去世,留给他4个成年子女。
1901年,他迎娶了比自己小40岁的第二任妻子安娜,也就是胡格特的母亲。
婚后两人生了两个女儿,分别是安德烈和胡格特。
作为家中最小的女儿,胡格特从小就受到全家人的宠爱。
▲ 胡格特和父母
1907年,小胡格特和跟随父母和姐姐搬到了纽约。
他们住在纽约第五大道的一座大房子里,四口之家拥有121个房间、4个美术馆。
家中收藏着法国路易十六家具、罗丹的大理石雕塑,以及美国最宏伟的欧洲绘画、蕾丝和挂毯,极尽奢华之能事。
像普通的小女孩一样,胡格特非常喜欢洋娃娃,为了满足小姑娘的爱好,父母为她收集了各个国家各式各样的娃娃。
▲ 胡格特和它的娃娃们
年长4岁的姐姐安德烈,对胡格特也是宠爱有加,听她诉说少女的心事,分担小小的烦恼。
▲ 1917年,11岁的胡格特和父亲、姐姐在一起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胡格特,生活就如童话般美好。
一家人和和美美,整整齐齐,衣食无忧,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然而,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 法国城堡里骑马的胡格特
童话破碎
如果说前13年,胡格特的人生一直生活在家人精心编织的童话中,那么接下来就迎来了梦碎的时刻。
1919年,在17岁生日的前一周,姐姐安德烈死于脑膜炎,那一年,胡格特13岁。
失去了最爱的姐姐,胡格特的心好像被戳破了一个洞,不再完整。
▲ 胡格特和姐姐安德烈
然后,厄运接踵而至,6年后,年迈的父亲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父亲死后,母亲得到了圣芭芭拉庄园,也就是文章开头的那座庄园。
胡格特和四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则继承了高达3亿美元(相当于今天的36亿美元)的巨额遗产。
在失去姐姐和父亲的陪伴后,20岁时,她遇到了自己的初恋威廉·高尔(William Gore)
威廉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法律系,曾为胡格特的父亲打工,当时只是一个普通小职员。
尽管门不当户不对,胡格特还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并在2年后,不顾家人反对,义无反顾地下嫁给了他。
▲ 1928年,胡格特的婚礼上
这段不被世人看好的婚姻只维持了2年,离婚时,丈夫还狮子大张口,要走了巨额离婚补偿费。
1930年,心灰意冷的胡格特将自己关在了纽约的豪华公寓中,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这是一个12楼的大公寓,她一个人占据了两层,拥有42个房间,面积足有1400平方米。
站在房间里,可以俯瞰整个中央公园。只要出门,就可以漫步中央公园,但人们却从未见过胡格特的身影。
或许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胡格特把自己的精力都用到了收藏珍品上。
▲ 1993年,86岁的胡格特花费近3万美元,购买了两个19世纪的法国娃娃
她收藏了无数珍贵艺术品,包括莫奈、塞尚、雷诺阿、凡·高的画作,大量珍贵的乐器、瓷器、古董,还有她最爱的娃娃。
▲ 这是胡格特公开露面的最后一张照片
但对于胡格特来说,再多的财富又如何?
将“宅”进行到底
宅在家中并非无事可做,胡格特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绘画、艺术和收集各种古董上。
胡格特的画
她的画作充满了日本元素,日本女性、和服、樱花都是她笔下的常客。
▲ 胡格特的画
别以为宅女不干正事儿,就算足不出户,她也凭借自己的智慧赚得盆满钵满。
她先后投资了多处房产,遍布乡村、山区、海滨等度假胜地,但她本人却一天也没有住过。
她的房子很大,世界却很小。1963年,她的母亲去世后,她的世界就变得更小了。
她再也没有去过一家人曾经住过的那座豪华庄园,但她要求园丁们维持原样,每年的费用需要几百万人民币。
旧车停在车库里,墙上挂着姐姐16岁时的画像,一切都还像曾经一样。就好像父亲、母亲、姐姐都还在。
一位园丁回忆说:“这一切都很完美,就好像主人只是刚刚离开,去度周末了。”
不惜花重金,也要保留家人的痕迹,我们可以看到她内心深邃的孤寂。
只是物是人非,一切终究是镜花水月。
虽然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但于她而言都毫无意义。
1964年,她捐出了庄园附近的大片土地,用于美国童子军营地的建设。
圣芭芭拉庄园
1991年,胡格特患上了癌症,她离开了豪华公寓,住进了曼哈顿的医院。尽管后来抗癌成功,但在接下来的20年里,她再也没有离开那间有些简陋的病房。
她没有子女,也拒绝亲戚来看她。她为人慷慨,她将自己的财富用来做慈善,奉献给艺术,并为朋友和陌生人买昂贵的礼物。
几十年来,大楼的工作人员也只见过她几次,据描述,那是一个瘦弱的妇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
2011年,胡格特孤独地走完了她漫长的一生,离她105岁生日只有两个星期。
她留下了超过4亿美元的财产,亲戚们为此大打出手,争上了法庭。
但根据胡格特生前的遗嘱,大部分捐给了慈善机构。包括圣芭芭拉庄园,大部分艺术藏品、乐器和稀有书籍都将捐给一个基金会,用于艺术事业。
剩下的,100万美元赠给医院,50万美元留给她的助理,10万美元送给她的医生。
世界第一宅女的一生,爱过,恨过,绝望过,终于归于江河湖海。
或许,别人看来富贵安逸的一生,其实是她最大的不快乐。
如果你这么有钱,会选择宅在家里吗?
 参考资料
1. The Clarks | an American story of wealth, scandal and mystery
2. Reclusive Heiress's Mansion Uninhabited and Frozen in Time for 60 Years Finally Revealed
3. Huguette Clark Splits $400 Million Fortune Between Charity - and Her Nurse
◇ 责任编辑:华小妹 微信(xinjuece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