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各州的计票认证工作先后完成,以及Four Seasons Total Hairmelting “律师”团队不断在法庭上丢乖卖丑,特朗普及其喽罗们在大选之后的胡搅蛮缠逐渐步入尾声。今天早些时候,我在上次播客(
大选余波
)中提到的General Service Administration的川粉负责人Emily Murphy,终于(不甘不愿地)表态将为政府换届交接工作放行。

当然,就像我在过往的文章与播客中反复强调的,特朗普下台,并不等于美国能够松一口气。倘若不及时推进重大改革,也许不久之后卷土重来的,将是比特朗普更有手腕的野心家,到时这个体制未必再能逃过一劫。
本周末,张千帆老师将以“美国契约的破裂与重建”为题探讨这个问题(详细信息),由我担任评议人、於兴中老师主持。欢迎报名参加。
顺便一提,最近不少读者都在后台发问:为什么那些原本视美国为“灯塔”的自由派川粉,本次大选之后纷纷沉迷于各路荒诞不羁的“大规模选举舞弊”阴谋论假新闻,哪里还有一点把美国当“灯塔”的样子,根本是当成鬼火还差不多?
其实这个情况,我在论文里早就预测到(提交于去年9月,接收于今年2月,发表于今年5月)并解释过了——关键就在于这些灯塔主义者们,究竟是“政治灯塔主义(political beaconism)”的成色高一点,还是“文明灯塔主义(civilizational beaconism)”的成色高一点:
更多细节,还是请大家去读论文啦,哈哈。
"Beaconism and the Trumpian Metamorphosis of Chinese Liberal Intellectuals",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 下载地址: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abs/10.1080/10670564.2020.1766911
  • 或: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538736
继续阅读